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困了,大梦一场
    ,!

    宫俊用抱新娘的姿势搂抱起小妹,使她更舒服地睡在怀里。

    宫小妹像只楔猫安祥的闭着眼睛,嘴角浮出微笑,甜甜地进入梦香。

    爸爸到现在整理房间应该差不多了。

    那是我们家的主卧室。

    自从妈妈去世之后,爸爸再也没睡过。他说在妈妈的房间里睡不着。

    它一直空闲着,希望等待有一个新女主人到里面休息。爸爸说过,如果我结婚了就把三楼主卧室当婚房用。

    现在,它用上了。

    “爸,”宫俊稳稳地抱着小妹推开房门,看到爸轻叫一声,“床铺好了没有?”

    宫宝看到宫俊搂抱着她进来了,显然抱不住了,急着要把她放到床上休息,于是顺手拉开被单一角说:“快放进来。”

    宫俊照爸的意思迅速把小妹放入宽大的双人床上,用被单轻轻盖上去,然后放心了,舒爽地来个微笑。

    “哎,宫俊。你真的没有问一点出来?”宫宝大大不信地问。

    “她……”宫俊镇静地望上爸多疑的眼睛说,“她脑子被撞失忆了。什么也想不起,以后她要赖在我们家里了。你别对她使坏心眼啊?”

    “你小子。”宫宝偷袭地敲上头,目光凶煞地对他说,“这应该是我警告你。你别趁机会吃人家豆腐。你污了她的清白,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以后当她是自己的妹妹,知道吗?”

    爸爸力量够重的,一个手指弹功伤痛到脑子里去了,额头无论怎么抚摸都止不了痛。

    宫俊胆怯害怕地望上爸,“我知道啦。”生气地回答。

    “你看好她!”宫宝向宫俊发出警告。

    “喔。”宫俊摸着被敲痛的地方揉揉,装作十分无故的表情回答他。爸爸用严肃的目光瞪了瞪我,出门的时候再次射来警告的眼神。

    唉——!

    我们和谐的父子关系啊!爸爸急需要一个女人来调理生活情趣。他急躁的火气在家里常常发泄在我身上。剑姨啊!你快来拯救我吧!干掉爸,我的生活就和协了。

    宫俊一阵胡思乱想之后,精神困倦起来,是时候该去睡觉休息了。明天又不知道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宫小妹静谧谧的深入睡眠当中,这下我放心了。她苏醒之后,就会好了。如果她一直晕迷不醒,我们就犯下了天大的罪过,一生难安。

    轻轻关上门,长长伸展起手脚给自己提上精神,可眼皮垂下了,努力也睁不开。宫俊托着睡眠的身子到床沿边上,倒上床睡了,闭着眼睛,手脱衣,脚脱裤子,然后卷进凉被里睡觉。

    时空转换,大脑里休眠的细胞活跃起来,浮现出一幅幅画面。我漂移在广阔的异世界,宫小妹活灵活现在身旁。她领着我飞翔进入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里,含目传情的眼睛时时表达出了赏心悦目的心情。我的心儿在飞扬,跟小妹一起走进了婚礼大堂。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心喜地交换戴上了戒子。

    宫小妹和我心心相应,幸福甜蜜的微笑,彼此情情脉脉地传达心意。在主持人指引下,我们正要进行接吻仪式时。在激动人心两张唇接吻的时刻,大堂大门闯开了,进来一个耀眼夺目的高贵王子。他一闪出现在面前,一*走了宫小妹。

    在一瞬间,我犹如千刀万剐,但感觉不到心痛。宫小妹活生生的被他抢走了。宫小妹乞怜流盼的眼神死死盯着我的反应,向我发出求救信号。可我的身子一点儿动不了,干巴巴看着小妹,我的新娘被他这样抢走了。我可怜万分地沮丧,有泪流不出来,如泉水一般涌进心海里的无底洞。

    不知何时,从大堂外面吹来了一阵狂风,掀起椅子在大堂里乱舞旋转,吓得人四处逃窜。我的眼里除了风和椅子就什么没有了。突然间下起了大雨,大堂消失了,我变成落汤鸡站在空旷的草地上抬头仰望。

    大雨终于停了。

    阳光明媚,云雾缠绕,一缕灿烂的光亮照射下来。天空里出现了一座巨大的七色彩虹,两头都在天边,找不到落角点。阳光忽然间五光十色,我伤痛的心烟飞烟灭了。在天空中,看到宫小妹如同仙女下凡一样飘飞降落到面前,笑脸迎人面对着我。

    在一刹间,光彩夺目的天空不再了,随即阴云滚滚,我和小妹大惊失色,手牵手逃跑。我们身后跟来了一片片黑鸦鸦的追兵。只知道王子率领大兵小将追赶逃婚的小妹。

    我们身轻如飞逃在漫无边际的空间里。小妹怡心欢笑发出最美最动听的声音。我们就这样永远永远地跑下去,永远没有尽头,……

    “呵呵,呵呵……”宫俊耳边响起了亲切的笑声,猛地睁开眼睛,从梦中惊醒。

    宫俊意识到自己所有见到的都是梦。

    “呵呵!哥哥,你醒啦!”宫小妹低着头,一双星光灿烂的眼睛对着我笑。

    宫俊醒了,身体陷入了现实与梦幻两种意识当中。梦景消失了,只见宫小妹仍旧甜甜蜜蜜对着我笑。

    “哥哥!”宫小妹要求我抱的投入怀里,脸贴到脖子以下的地方,温柔地转动脑袋。

    宫俊被小妹大胆开放的行为搞得心惊肉跳,面红耳赤,梦中甜蜜的情景在现实版中出现了。

    不容错过的张开双手温柔地抱搂上小妹,手指在光滑的肩背上轻轻划动。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妹,根本不晓得男女有别。

    温存一会儿,宫俊推上小妹的肩膀坐起床问:“小妹,你看我像什么?”

    宫小妹在哥哥坚持推动下,在双手之间坐直了身子,笑眯眯地看着说:“哥哥像妈妈一样。”说着身子向哥哥倒下。

    晃然明白了,宫小妹像初生的动物一样,第一眼看到宫俊就把当成最亲切的人。她心中的切实感受。

    宫俊想不出她为什么毫无顾忌地向我投怀送抱,原来像婴儿一样寻找妈妈温柔温暖的怀抱。小妹以后的健康成长需要我正确引导。

    “好了。小妹,天亮了。你让哥哥起床。”宫俊说着,不能让她有的放矢。毕竟我是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子,而小妹处于少女怀春的季节,搞不好情不自禁了,**起来,我就不得了。

    “哦。”

    宫小妹听话的离开身体站在床边。

    从宫小妹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腥骚味,她该不会连上卫生间都不能自理吧?她的味道越来越重了。

    宫俊在嗅觉意识下知道了。

    没错,宫小妹真如初生的婴儿。

    她失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