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密室,天外来物
    ,!

    “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发现,你们看了一定要控制住自己。”所长走在前面向旁边的宫教授说。

    “是什么东西?”宫室忍不酌奇地问。

    “你们看到就知道了。”所长不想作出过多的解释。

    宫宝和同事们保持高度警戒,作了心理准备以防万一。所长一身紧张,谁都没有不紧张的道理。所长阴暗的神色把险情展露出来了,只要不是瞎子,一眼感知到了。

    大家跟随所长一起乖坐电梯下降到地下十一层研究室。它是国家一级秘密研究室,在此工作的都是身份绝对保密的高级工程师,像宫宝这样教授级的人物非常多。

    地下室由众多武装军人守护。

    宫宝驾车进入研究所的时候,发现多了许多军人把守。这样严密的突发事件,在一年之中总有那么一两次发生。常此以往,宫宝习已为常。

    地下研究室厚重的大铁门被两个军官推开,从里面走出四个军官,定定眼神观察一下,挥手指挥后面的官兵。

    大家一同被带到另一个机密地下研究室里。

    机密研究室的中央竖立一个巨大封闭的玻璃营养液水柜。它里面注满了生物生存的营养液。它有许多奇特的地方,这不像我们人类建造的东西。

    “你们看到了。它是军方一大早送来的好东西。它原封不动,毫发无损。”所长对着它说,“你们好好研究一下。它到底是什么?”

    宫宝和所有同事们被眼前的怪物吸引住了,以为是人类的变形人。大家提起脚步小心翼翼靠近观察。它里面悬浮着一个光体的人类,还是个女性。她跟我们现代女性的身体一模一样,找不到任何有区别的地方。

    “她还活着吗?”宫宝问向玻璃柜,自然有人会回答。

    “她还活着。她的一切生命迹象正常。你们看到了,她没呼吸辅助设备。她能在水里呼吸,生命系统一定有特殊之处。”所长把得到的第一手资料说给大家听。

    “在哪里发现的?”宫宝探询地问。

    “在公园湖边,被一个做早练的人发现,以为是个死人就报了警,后来警察发现大问题就通报了政府,政府请求军方支援,最后到了这里。”所长把过程简短说一遍。

    “她是怎么来的啊?”宫宝不由自主地问一声。

    “根据线索收集,她就是昨天晚上来的。大家有没有看到昨天晚上下了一场流星雨?突发而来的流星雨,没有一点气象预报,十分怪异。”所长说着吩咐秘书把几张照片资料给大家看,“它就是昨天晚上的流星雨。”说完指向玻璃柜里的她。

    宫宝和所有同事们惊讶了。她是外来生物。大家不由地多加几分好奇,瞪大眼睛看看她。从头到脚,从外到内,几根毫毛都看清楚,数清楚。她越看越像外来生物。她怎么赤光光的封闭在玻璃柜液体里?

    手里一张图片,它经过特殊处理,是放慢千万倍像速呈现的图像。它里面发光的流星就是一个个玻璃柜,其里面都密封着一个个外来生物。它们就是外星生物入侵地球的真实依据吗?如果是,那么地球就会遭受到巨大灾难。这个情况还不知道,全世界有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

    “你们看到了,这是机密,最高级别的机密。你们都懂规则。”所长面向大家宣布说,“我们这里所有人的重要任务就是研究这个天外飞来的人类。现在开始工作吧。”

    同事们听到后,默不作声离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宫宝拿着三张图片跟眼前的她仔细比照,忽然来了重大的灵感。昨晚成千上万的流星,现在只有找到一个,那其它的流星呢?它们飞到哪里去了?

    “所长,”宫宝怀着沉重的疑问在身旁问,“你说它们飞在到地上会不会摔破?”

    “无一幸免。”所长告诉答案。

    宫宝心头惊一下。它们摔到地上破碎了,那么就是一个个活生生解放的外星生物。它们可能涌进全城全球,藏进千家万户,是敌是友,是恶是善谁都不知道?

    “宫教授,你想起什么?”所长看到发呆的宫宝问。

    “所长,有没有想到外星人没死从里面逃出来?你看会不会他们……,是不是有备而来入侵地球?”宫宝矛盾重重地向他说出想法。

    “教授,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危险意识,有时候闷在心里更安全,安心作研究吧。”所长告诫他的拍拍肩膀离开。

    宫宝再一次,一个人近在咫尺的距离对她认真观察端详。她的四肢比例……,丰胸美脸,腹部美臀,娇体脸形。如果活灵活现出现在眼前,绝对是个举世无双的大美人。仔细端详太过认真了,遭到她的抵触情绪。突然间,她睁开瞪大碧蓝色眼睛。宫宝心惊肉麻地大吓一跳,魂魄都吓没了,命差点没了,凉透一大截。

    心脏“咚咚……”地跳跃起来,宫宝已经面慌失色。

    宫宝真切感受到她是活着的怪物,慌神害怕地踉跄后退几步,幸亏没有摔倒否则会引来所有人的注意。本想大声宣布大发现,但所长的一句话按压住了所有的惊奇发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罪了外生怪物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她如果记恨我,我就死定了。

    宫宝大惊受吓后,慌慌张张地远离她和玻璃柜,下意识想到了危险,去寻找手机电话时,才想到这里是封闭的地下室,所有通讯工具都上缴了。惶惶不安,恐惧担心起儿*俊,叫他远离捡来的女孩,告诉他,她是外来生物。总之,从现在起分分秒秒牵挂着宫俊的生命安全。

    昨天夜里,一场突然奇来的流星雨引起了广大人们群众的注意,引起媒体极大兴趣。他们在第一时间作出最先报道,在网络里纷纷传播。几乎同时在一夜之间全球人都知道了。

    宫宝和宫俊忙于料理捡来的小妹,忽略了新闻。

    “妈妈,昨天晚上的流星雨全世界都知道了。”剑芳抱着妈妈的手臂卖乖地说。

    “哦,是嘛。你今天有时间没有?”剑妃锁上房门问。

    “什嘛?你叫我到店里帮忙啊?”剑芳不乐意了,本想扮乖点向妈妈要点零用钱去商场闲逛一圈,然后再回来进行网购看中的衣物。

    “你多少天没去店里了?”剑妃说着不理她。

    剑芳向我卖乖太土气,无事不献殷勤,手里肯定缺钱了。

    “妈,等一下。”剑芳追进电梯里陪个笑脸。

    剑妃无视她的笑脸,背转一边当陌生女一样,到下面一层进来几个人分开了两母女。电梯里沉默无声,到下面搭乘电梯的人越来越多,到第一层才纷纷离开。

    剑芳沉住气瞧着妈妈。她今天还在生我的气吗?我常常故意干涉宫叔叔跟妈妈的感情发展。那是为了宫俊,特意向宫叔道明了立场,意思我爱宫俊,希望叔叔跟妈妈保持一定的距离。如果作了宫俊的老婆,你们自然就在一起了。这是跟宫叔的默切配合。不知怎么搞的?老想不清楚。宫俊根本不爱我,只把我当妹妹一样,老是帮着妈妈跟宫叔结合。有的时候,我恨死他了。

    剑芳跟着妈妈走出公寓楼小区,走上大公路。公路两侧都是门面商铺。妈妈的一家风味小吃店就在前面。

    “香飘飘小吃店”大招牌出现在剑妃面前,手指按一下指纹密码屏。

    店子大门卷起来。

    进店做三件事,开门开灯开空调。

    剑妃做好之后,就会去食材箱里领取各种食材。它这个箱子跟邮筒箱一样在外面只进不出,只有在店内才能取出来。它这样方便大清早送食材的人,也为自己节省了许多心事和时间。

    “哎呀!我的妈啊——!”

    剑芳搬出一包食材到厨房里,一眼看到就吓得魂飞魄散跑出来,托上妈妈的手臂战战兢兢。

    以为她看到大老鼠,剑妃不足为怪地推开问:“你怕什么?”

    剑芳紧闭上眼睛,紧张地指指说:“里面有个死人。”

    当她看瞎了眼,剑妃不足为惧的一个人走进去。

    剑芳看到妈妈走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心惊胆战地替妈妈担心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