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宫宝,变种游戏
    ,!

    一直在担心害怕,宫宝没有带外星人玛亚女王离开地下研究室。电源中断后又莫名其妙地恢复了。有了电,地下生活一切好办。

    “宫宝,你还想睡啊?”玛亚女王爬上他身体撒娇温柔地问。

    “当然还想睡。我好久没这样舒舒服服睡过觉了。你陪我不喜欢吗?”宫宝当她成自己的女人,对她也就不客气地欣赏。

    “你不想出去吗?”玛亚女王生气问。

    “你上去不怕被外星人抓走吗?你也说过。你们外星人背叛了你。他们正在四处寻找你。你也从监视器里看到满城外星人士兵。我们只要一出门就被外星人抓了。”宫宝贪生怕死,当然自己不会离开这个安全地下室,也不愿意她离开。给她客观分析,让她再次死心踏地留下来。

    “可是,你说你们人类军队会来救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出现一个人影。我不相信你们会很强大。”玛亚女王像个乖乖女孩似的,双手撑着下巴说。

    他说的全是道理。欧雅族正在加大布防兵力到处搜索,最大可能寻找我们克莱族人。只希望我们克莱族人经受起这次灾难性的毁灭性的危机。只要有一个克莱族人存在,就会有东山再起翻身的机会。

    “你在想什么?”宫宝从身后抱过来,双手幽灵般抱上来,两座高峰像玩古董的爱不释手,亲密地问。

    “嗯,我好闷啊!”玛亚女王枯上眉头,痛楚地说。

    “有我在这里,你还不快乐吗?”宫宝再需要那个。

    “你好坏啊。”玛亚女王推他的侵犯,把他推倒然后骑上肚子。

    “哈哈!你比我更坏。”宫宝对她笑说。

    “呵呵,”玛亚女王被他逗笑了,忽然来了严肃的眼神,俯上身让他弄,“我们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宫宝欣赏着她,玩赏着她,一听到停下来,感兴趣地问:“玩什么游戏?”

    “我们再一次玩变种游戏。”玛亚女王突然想起来了。

    “哈哈!变种游戏?我们还拿什么变种啊?”宫宝忽地大笑起来,一想那是不可能的事。

    “哎,我说的是真的。我好想要报答你,所以要为你做出贡献。”玛亚女王认真起来说。

    “我没有给你什么?要报答,你已经超出报答了。”

    “我说的不是那个。我是说,你给予我,你们人类的文明知识,还有让我学会你的语言,总之报答不完。”

    “你真的想报答?”

    “嗯。”

    “那好,就按照你的报答方式进行吧。”

    “你说的啊。你不能反悔啊?”

    “我有什么反悔的?”

    “那好。我们现在就玩变种游戏。你把你的手给我。”玛亚女王伸手要他的手。

    宫宝把手伸给她。

    玛亚女王抓住,把其中一个指头放进嘴里咬一下。

    宫宝疼痛地跳动起身体,但很快不痛了。

    “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非咬我的手指?”宫宝脸红红的生上气了。

    玛亚女王严肃地看着他不出声,张开嘴吞噬不断冒出的鲜血。他的新鲜血液在身体里与自己的血液融合。血与血交融变化之后,它们混合成了另一种神奇的新鲜血液。鲜血激流冒起来。它在身体里加速度流窜,血液力量突然暴增。

    玛亚女王知道暴增的血液力量会使整个身体充满能量,到达极限之后就要通过各种形式,将多余的能量释放出来。

    好舒服啊!

    宫宝闭上眼睛享受了。

    血液能量达到极限时,玛亚女王有无数次成熟的经验,咬破手指干脆利落把它喂进他嘴里。

    宫宝突然一惊,弹动起四肢,可惜被女王压住了身体,想逃脱也没有办法。

    “嘘——!”玛亚女王跳个眼神,向他暗示安静下来。

    “你听我的话。你不要吐出来,吞下流进你嘴里的血。它是我的血。”玛亚女王眼色严厉地命令。

    宫宝想到吞血十分恶心,令人作呕,包含着一团血不敢吞下去。这逃不过女王的法眼。双指用力掐上嘴角两边,迫使他不得不一股股吞进肚子里。

    女王看宫宝惊愕地瞪大眼睛。他显然不喜欢玩这个游戏,但现在为时已晚了。本想突发变形给他看的,考虑到他接受的程度,只好强忍下来。

    “好了。”玛亚女王把手指从他嘴里收回来。

    宫宝立即十分恶心的掐捂着脖子大声喘气。救命似的大咳几声,一点没有咳出来。脑子里想像着那恶心的血腥味,难受要死,紧枯着眉宇。

    “好了,有那么难受吗?”玛亚女王带着生气离开他的身子,从床上下来。

    宫宝不行了,我一定把血吐出来,否则就会寝食难安。从房间里去了卫生间,把门关起来放心地恶心呕吐。

    玛亚女王看不懂他。他怎么会这样?这是赏赐他的最好报答。他真的不懂啊!无赖无趣地摇摇头。

    玛亚女王捡上紫红色连衣裙穿上,不理会他出去了。

    经过一阵恶心呕吐,把胆水都吐出来了,仍不见一点血迹。在我嘴里吸了她那么多血。它流到哪里去了?

    从卫生间出来,宫宝摸着头脑想不明白。女王不在房间里了。她可能到处去转转了。

    宫宝放不下心,从椅子拿上白衣蓝裤工作制服穿上,怕她走掉了。

    玛亚女王到处转转散心,走到宽阔的地下大厅时,从四面八方蜂涌出奇型怪异的人群。他们手里端着激光枪,一声不吭的团团围困。此时插翅难飞。

    不一会儿传来声音。

    “哎哎!你们是哪里人啊?是来救我们的吗?”

    宫宝一出房门就被突然袭来的怪人抓住了。怪异的武器对使着前胸后背,一点不敢动弹,却嘴巴还在不断问。

    他们押着宫宝来到大厅。

    玛亚女王正被他们包围了。

    “你好啊!克莱族玛亚女王。你藏在这里让我们好难找。”一个高个大男子走近,用外星语说话。

    “你是谁?”玛亚女王瞪着他问。

    “我是欧雅族罗威将军部下欧雅史杰。你跟星球其他生物就是不一样。我们根据你发出的信号才找到了你。你和他躲藏在星球地底下就以为找不到你了。”

    玛亚女王看他洋洋得意的表情,实在看不去。若不是困在他手里,早想把他四分五裂,永不翻生。

    “我发信号?”玛亚女王想不到他们早对我有防犯。

    “对。它就在你后脑上。”欧雅史杰走到女王身后。手指摸上女王后脑,尖锐的尖爪生出来划破皮肤,从肉里面拈出一片肉色芯片。

    玛亚女王看到后,只好认摘了。

    “你们不要对女王无礼!”宫宝听不懂女王跟他说了什么,但看到他对女王放肆无礼,便大叫起来。

    玛亚女王后脑流下一行行鲜血。

    宫宝心痛地看着女王。

    玛亚女王向他来个安慰的笑脸。

    宫宝和玛亚女王被他们隔开,前前后后分开押着乘电梯离开地下研究室,被单独坐上飞船去了天上的宇宙飞船。

    在软软的床板上。

    罗威将军正在与剑芳亲密,耳窝里一个微型无线耳机传来部下欧雅史杰的汇报,说是找到抓到玛亚女王了。

    罗威将军闻到最震动人心的消息,倏地爬起来说:“好了,亲爱的。我有事了。”

    剑芳缠绵他还想继续下去,依依不舍的目光瞧着他。这段时间里,一直沉迷于男女之事,快乐爱之中,到现在舍不得放弃。

    他果断意决换穿上威严的套装出去了。

    剑芳这才慢慢收心,双手捂把脸回想这段时间到底干了什么事?总之满怀不舍的情怀,相信冷静之后,这一刻我是爱上了他。

    剑芳穿上自已的短衫短裤,赤脚光足走出豪华空间。手指扶着油光冰凉的飞船建筑物。它奇曲八拐,四通八达,选不定走上哪条走廊才好。此时凭着感觉走,向四处张望,希望找到自己人类。

    下飞船后,宫宝被带走关押下去,双手被一只光环锁住了手腕。稍动一下,或者用其它方法挣脱,它就发出红色警报。

    飞船大厅空间响起了声音。

    罗威将军拍着手掌走出去,笑口常开来到玛亚女王面前,向她低头敬意。

    “好久不见。玛亚女王,你在容器里沉睡了三百多年,容貌不改当年。你比过去还更年轻。”罗威将军站在面前说出女王的秘密身份。

    “你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玛亚女王找不到记忆,为难地问。

    “你当然不记得我。在三百年前是我的爷爷送你进容器休眠的,在中间有早世的父亲。我是二百年后才产生的。我继承祖辈们的记忆。你也是一样,重生复活了。我们已经有首领了。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你们克莱族日落了,而我们欧雅族兴盛火旺。如果你服从我们的首领大人,或许你的世界一样精彩。你看呢?”罗威将军向她道明立惩主张,规劝女王。

    “哼!我怎么会向你俯首称臣?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你知道,我们克莱族一定不会被你们灭亡的。”玛亚女王眼神锐利地对视他说。

    “那样很好。”罗威将军看到女王刚毅意决,也不必多说,看个身后问,“他是什么人?”

    欧雅史杰用内腔语音向罗威将军传话。

    罗威将军听懂了,走到宫宝面前,顿眼看了看,握拳击中他的腹部。

    宫宝受到重拳攻击像死了一样断气,倒在地上。

    这一幕被站上面的剑芳看到了。她隔着透明窗口清楚看到现场。他是宫宝叔叔。他被抓上外星人飞船,想不出什么原因被罗威将军雨十分生气地打了。心惊胆跳地害怕,双手捂住快要惊叫出的声音。

    “你拿一个脆弱的人类出气,干什么?”玛亚女王马上叫吓他。

    “他还是一个软弱的人类吗?他跟你在地下做了许多天理不容的事。他犯了错。你不知道。你下贱龌龊,跟低级生物做出失去尊严的事。你还佩当我们伟大的女王吗?”罗威将军指天骂地,凶狠批判女王的过错。

    玛亚女王生气地咬牙切齿,双手被套光环锁,怒目憎恨地对视他,忽闪挥手一记巴掌。

    罗威将军不偏不躲正中挨上女王的耳光。怒火中烧,来而不往非礼也,扬手掌给女王一个更响亮的耳光。

    玛亚女王痛恨接受他重重的耳光,唇角破口流出血。

    在后台上方,躲着观看的剑芳被吓坏了,好像打在心坎之上。这才发现罗威将军是个多么阴险毒辣的人物,以后在他面前小心点,不要有的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