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打架,怒气大发
    ,!

    近一个多月没有吃过像样的饭菜,宫俊到餐厅里吃上剑妃给做的色香味俱全的好菜。受之感触差点眼泪流出来了,这是不平凡的一次饭啊!在平时,那是再平凡不过的,而今到现在是这样的来之不易。

    “你慢点吃。”剑妃看着宫俊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提醒他别呛着了说。

    宫俊放慢吃的速度,抬起头看上剑姨有话问不出来。那是想到剑芳。她跟爸一样音信全无。是死是活还是个未知数?

    剑妃有话要说的坐在餐桌对面看着,有话在嘴里哽咽了说:“宫俊啊。我们去过你爸上班的地方,发现那里没有一个人,也没有见到过一个死人,可能是提前撤走了。宫宝他可能跟国家在一起。他可能还活着,你不要往坏处想。”

    宫俊听到剑妃难过斯哑的声音,再没有心情吃下饭菜。眼巴巴的看上剑姨想起了剑芳问:“剑芳她……,她也没有消息?”

    剑妃闻到低下头,泪水默默地暗自流下说:“她可能遭到不测,没有见到她人,始终会相信她还活着。此次外星人入侵地球,这是毁灭性的,能生存都是八辈子欠的。我们要好好生存下去。”

    “嗯。”宫俊听懂了点个头,放下手里的碗筷。

    剑妃摸干眼角的泪问:“你要洗个澡吗?我去给你放热水。”

    宫俊这才想到,嗅嗅浑身的汗臭味令人恶心,使自己也闻不下去了。

    “好啊。”宫俊爽快答应了。

    “我去给放热水。你等一下就来。”剑妃看着来了笑容。

    “哎。”

    剑妃去了浴室给澡池放热水。他爸说过,宫俊一年四季只热水澡,而且喜欢泡澡。

    宫俊从餐厅里出来看到吉丽坐在他的大腿,胸贴着他脸。开始以为打扰了他们,后来想到是他们不会注意诚。在公众大厅来亲密的行为,就怪不得别人看到了。

    “小子,我们有你好看的吗?”西克使着凶眼问上他。

    “我……,你们要做请房里大大方方的做,不要让人看到还以为不礼貌。你们做给我看,还是故意让我和剑姨难堪。”宫俊立刻摆正姿态教训他。

    西克闻到他说剑姨不由地来了好笑,手指点点宫俊,“呵呵,你说剑姨。她跟我们一起什么都做了,还怕被看到吗?”

    宫俊听到他对剑妃有过冒犯,便冲地飞扑上,闪电掐上他脖子倒在地板上,吉丽被吓灰了脸。

    “你说什么?你对剑姨做了什么?”宫俊压在西克身上,双手死命掐住他吓问。

    “你想想男女在床上能做什么?她和我都是两情相悦。你别不识相,不要什么都要过问。剑妃是你什么人?她是你妈吗?”西克脸上浮着得意的笑容说。

    “她是我妈。我要教训你。”宫枯狠的来个重拳击在他脸颊之上 。

    西克一下被打得眼冒金星,才知道被打是如此的痛苦滋味。

    “你找死啊!”西克大怒叫起来。

    宫俊使劲压着不由他反抗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剑妃听到大厅大闹匆匆出来看到叫问。迅速过去抓上宫俊的手。

    宫俊被剑姨拉了一下,分散去了力量。西克借机猛地翻身反扑过来把宫俊压倒地上,两拳左右击在他脸上。

    宫俊被重重两拳打出了牙血,面颊红肿了起来。头重重的昏沉了。

    剑姨还是抓着宫俊的没放,宫俊不敢逆着剑姨心意反抗他,还是再硬生生地接上两拳。

    “你别打啦!”剑妃叫吓上西克。

    西克听到命令似的停下半空中举起的铁拳。

    吉丽看到西克愤怒了而又解气了,才敢放心过来。双手抱上他一只手臂,说:“你赢了。你把他打成重伤了。”

    吉丽扶托上西克起来。

    剑妃看到宫俊被几拳打得脸不像样了。红红肿肿的,鼻歪嘴肿,嘴角和眼角破口流出了血。

    “吉丽,你带到西克回房去,好好安慰他。”剑妃没有太多生气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两个暴怒变身,那整座大厦就变成废墟。

    吉丽听到了说:“西克你听妈妈的。你把他打得血肉桃模糊。你好了,别生气了。”

    西克凶眼恶眼毒眼看到他确实被几个重拳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了。心中愤恨慢慢解气了,也没有必要逆着妈妈和吉丽的心意再去打他,原因都是他起火来打我的。我不是什么这样的能够欺负的。

    吉丽看西克身体没有使劲了,说明他完全放懈了,抱托着手臂回房间里。这儿的事由剑妃处理。

    “宫俊,你还能站起来吗?”剑妃抱不起他身子问。

    “没事。过一下就好了。”宫俊硬棒棒的身体,没有看到的想像的那么严重,从地板上站起来。

    “我扶你去洗澡。”剑妃看到他强装忍受着痛,心里流血似的难过。刚才自己踩了偏向,用劲托着他手不去反抗,否则真的大打起来。宫俊他,我还不了解。他善良的人性不会冲动犯下过错。

    到了浴室里。

    “热水放好了。你脱下衣服洗澡吧。我去给你拿衣服。”剑妃放开他手说。

    “嗯,谢谢剑姨!”

    剑妃看到他如此乖的听话,来了开心的笑容。

    宫俊看剑姨出去了,脱下破破烂烂的衣服丢在地板上,光条条的走进澡池里。身子躺上澡池感觉好爽啊c久没有这种舒心的感觉了。

    剑妃去自己房间,从一个大包里取出一件件男式衣服。它们一套套的,是这几天去寻找有没有活着同类人,顺便到空空荡荡的商贸广场,任由挑选的拿了多套衣服。那是为西克找的,想不到此时宫控来了,也用得上了。

    从包里选了一件白色t恤和一条牛仔裤短裤,加上一条男式内裤就行了。他还洗澡,现在就送过去。

    剑妃抱着衣服来到浴室,看到宫俊躺在澡池泡澡,静静的没动在休息。

    “宫俊,我把衣服放在这里。”剑妃把衣服放上衣架说。

    宫俊捂着胸转头看到了说:“哦,知道了。”

    剑妃看到他,忽然来了莫名的感觉,心意不断涌出来说:“你还没有洗啊?”

    “我躺着休息一下。”宫俊不好意思说。

    “你不方便吧?”剑妃看着他说,“还是我帮你一下。你看你头脏息息的,臭死了。”

    “呵呵。”宫快着脸。

    “你躺好。”剑妃指指头说。

    宫俊看到剑姨来了不容拒绝的心情,按照她说的,把脖子伸长枕在澡池边沿之上摆着。

    剑妃挤出一大堆洗发露到他头上,手心加上十指给他用力洗头。白白的泡沫沫包裹上臭臭的气味。

    洗了一次,再洗了一次,三次之后。宫俊长长的头发柔柔软软的光滑。它彻底的洗干净了。剑妃此时来了更多的情素。

    “你的头洗好了。”剑妃给他干毛巾擦上头说。

    宫俊自已来的抓上毛巾擦干头发。

    剑妃此时脱下了衣,在给他洗头的时候不小心把衣弄湿了。衣脱了后,光身站在他面前,抬足走进澡池里。

    宫俊专心擦干头发,不经意间看到剑妃光洁一身站立在眼前,忽地心惊肉跳,浑身发热发麻,目顿口呆地看着她。

    “我那么好看吗?”剑妃笑他一眼。他的口角流出口水了。

    宫俊眼痴痴地看不够的看着。

    剑妃一点不害羞的大大方方靠近,坐入澡池里托宫俊手臂,说:“让我给你搓个背。”

    宫俊一时紧张发愣,不知如何是好?手脚僵化了。依着剑妃说的背转过去,让她搓背。

    “宫俊,你害羞啊?”剑妃双手在他背上用力搓洗问。

    “没……没有。”宫俊此时打死也不承认了。承认了就是自己不配不成熟,还像孝子。

    “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我儿子看。你玩固不化的爸爸,是死老筋。把问题说明了,他还是不看中我,不向我表白。他可能真的不喜欢。我不是她喜欢的那类女人。有时候感觉自己好失败。”剑妃边搓背边说说往事,那是心中面的一个心结。

    “都我爸不好。是他不懂得珍惜你的感情。剑姨,我好想让你当我的新妈妈。你当了我的新妈妈,我可以每天看到你,吃到你做的好菜。还有剑芳可以当我的妹妹。”宫俊说上话,一身的不适和紧张消失了。现在变得很轻松。

    “你是个好孩子。剑姨知道,你从没有让我失望过。好了,算了都已经过去了。你许的愿望,我也知道。你跟爸爸结婚了,剑芳就成你妹妹。你也就名正言顺跟她开心玩。”剑妃搓背搓出一条条脏泥似的,用水泼泼冲洗掉。

    “剑妃,你以后不要跟西克那个了。”宫俊突然转过身面对上说。

    倏地,剑妃脸一红,目光羞涩地躲开他,点点头说:“那是我一时糊涂,受不了他和吉丽在一起那个。宫俊,我也是女人,对它很敏感,也很向住。我也一时把持不住自己。你别怪西克,都是我自愿的。”

    宫俊听着心里面来了怒火,但还是能够毫无反映出来说:“我理解。他跟你不配。”

    “我保证,我以后不会了。”剑妃握上宫俊的手说。

    宫俊接受理解,明白含上唇,仔细看着剑妃,不断地激烈反应。条件反应全出来了。剑妃好美好成熟啊!一心一意向往她。

    剑妃把他手轻轻地托上来按上胸,目光羞羞地垂着不敢张望他。心膛跳动得万分厉害。

    宫俊碰触到了软绵绵的地方,轻轻爬上高峰与它们亲切地接触一起,心灵十万个舍不得离开它。它们多么的吸引人啊!

    剑妃怕宫俊拒绝,背转身移过去靠近说:“你帮我搓搓背。”

    “哎!”宫俊满口答应,轻轻柔柔给她搓上背,不断地想入飞飞。如果接下来做了什么会怎样?岂不是乱了套。她在我心里当上新妈妈了,却又当上情人。我那不是往死里钻吗?

    好有感觉啊!

    宫俊大大的长长的硬硬的撞到了。她有意无意接触着我。手指在乱方寸的划动移动。

    这是干什么?

    剑妃起初想的不是这样的。那全是自己没有想到后果,帮他洗澡洗成这样,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现在全变了,他变成了心中的渴望。冲动的心,在内心里持续不断的燃烧起来。

    剑妃知道宫俊现在不知如何是好?他害怕着却想要着。此时来了冲动的心握上他手,指导他来到那个地方。手指变成了幽灵。

    剑妃爽快的,一下醉倒似的靠入怀里。

    “宫俊……”剑妃满怀期待地向他召唤,眼神火辣辣的,点点头。

    宫俊看到她真心实意的愿望,按照她的指引没完没了做下去。

    剑妃快乐起来,无限极地陶醉下去。

    宫俊走火入魔了,对剑妃也不再客气起来。她正需要那样做,已经万分的迫不急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