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吉丽,想明白了
    ,!

    从大都市里视察回来,此时已经深夜了。

    吉丽穿一袭开放式睡衣盘根曲腿坐在沙发上看录相电影。现在为民服务的网络公司已经停业了,只有从商场的音像市场搜集感兴趣的电影及其它的娱乐影片。

    “你回来啦。”吉丽看到宫俊从阳台上走进来。

    宫俊看她开放的情怀,多停留了几眼不感兴趣,还是剑姨的好。虽与剑姨发生了关系,但没有后悔之心,向往着感觉情,寻问自己的感情对剑妃很深。我与剑姨没有血亲关系,就不存在过错,遭人谴责。我们属于那种正常的姐弟恋,年龄大小都不是感情发展的障碍。

    “你不怕发胖吗?”宫俊看她面前茶几上吃空的一堆零食空袋子空盒子问。

    “我不怕。呵呵。”吉丽放下瓶喝完的饮料说。

    宫俊拿上一瓶可乐当茶水,一口气全喝完了,丢到茶几看上她的胸口。它怎么那么的招人引秀人心。两个浑圆的山谷超可爱,分明是在勾引人心嘛。可想到她是西克的人,把所有的非分之想全部消除了。若不是有他在中间,她可能是我手心上的宝贝。

    “宫俊,”吉丽走过来靠近,目光依依地问,“我好看嘛?”把大胸斗一斗。

    宫俊立即红上了脸。她的凶波一浪一浪,令浑身发烧发热。眼球像被强光刺痛了一下,慌忙躲开。

    “想不想再看一眼?”吉丽挑、逗起来问。

    “别这样,请多自重。我可不能夺人所爱。”宫俊把脸侧向另一边说。

    “哼!”

    吉丽不开心了,哼上一声,系上透明睡衣。它们略隐略现的展示,更迷人的,那一双樱头小嘴。

    宫俊躲避她,看上激光电视电影。

    从厨房里出来,剑妃手里端着一杯热奶茶,笑盈盈走到宫俊身边,陪他一起坐着。

    宫俊端上剑妃送来的奶茶喝上,一手揽上她的肩膀,眼睛看着电影。

    剑妃头枕上肩头。

    吉丽看到她跟宫俊如此亲近,极不情愿收拾自己的一腔热情。他有了剑妃,我别想再有希望了。

    “喂!你回来了。西克没跟你一起?你们是不是在外面打架了?”吉丽看着他不爽地问。

    宫俊微笑看上她,再回头瞧上剑姨,“他跟我不在一起,可能到别的地方去了。”

    “你们不一起,他到哪里去了?”剑妃抬起头问。

    “我看你们两个都是山寨霸王,两个合不到一块。你说,你当大哥,还是让西克当大哥?”吉丽说出他们之间的矛盾问。

    “你说什么?我们哪里像山寨霸王啊?你是看我欺负他吧?看我不顺眼吧?”宫咳完奶茶,放下杯子生气了。

    “我哪有啊?哪敢啊?我看到你们两个大怪物不能和谐共处,替你们担心嘛。我天天担心你们两个到外面打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我和剑姨能不担心吗?”吉丽说着委屈起来。

    “宫俊,吉丽说的对。你和西克不和,迟早还会发生矛盾。我们三个都是有人性的人类。他是外星人。难免会产生许多矛盾。西克的主人只有克莱蒂斯公主。西克到处在寻找公主,心情不好。你将就一点,不能让他出现不好的情绪。”剑妃以慈母心肠对他劝解说。

    “嗯,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跟西克发生矛盾。”宫俊点头保证说。

    “那好。”剑妃开心起来,手指轻拍拍他头。

    “我累了。我想洗个澡休息。”宫俊被她一拍头,就来了需要休息的念头。

    “那好吧。我帮你。”剑妃知道怎么做了。

    吉丽看到宫俊去洗澡了,剑妃也跟了去。他和她两个在浴池里鸳鸯戏水,那个叫爽的声音别以为我没听到。唉——!没办法啊!他爱上了母性一般的女人。如果蒂斯公主知道了,她会收拾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宫俊。

    到了浴室后,宫俊立刻来心情了,一手揽上剑妃的腰,嘴堵上嘴亲热。

    剑妃更是迫不急待地解下衣,跟他……

    宫俊被剑妃脱、衣解裤子,躺在温暖的澡池里闭目休息。

    剑妃在身上,尽情愉悦做着想做的事。

    剑妃爱不释手,对宝贝不断地吞吐起来。

    宫俊最喜欢我这样了。这个时候是他最开心的时刻。我特爱他的宝贝。它化解去了我内心最原始最期盼的饥、渴。我本来就是万分充满欲、望的女人。只是在别人面前保持得十分淡定平静。

    外面传来不一样的风声,吉丽敏感到了。

    “你回来啦。”吉丽迎上前去。

    西克在阳台收拢肉翼藏入体内,看到她笑脸常开,心情非常好。可自己还是无果的回来,坏坏的心情无处使。

    “你到外面没有碰到麻烦事吧?”吉丽看到他闷声沉着脸进来。

    西克看上她的开心,气也没法使了,拿上一瓶可乐坐到沙发里喝起。

    看他不开心的表情,肯定又遇上麻烦事了。他在外面苦苦寻找,到头来一事无成。是人都会难过,哪像宫俊啊!到处去溜达。吉丽来了给他安慰之心,双腿跪在他眼底下。

    “你把它亲一下。”西克分开大腿说。

    吉丽不好意思的红上脸说:“我们到房里去吧?”

    “我要你做,你就做!”西克听到心情不痛快,随手给她一记耳光。

    吉丽忽地一下被打痛了,却不敢哼出声,通红着脸瞧他。

    “我……”吉丽还是难为情的拒绝。

    “我要你现在马上做!”西克怒火了,瞪上眼睛差点又扇上一耳光。

    吉丽受到莫大的痛苦委屈,他越来越使性子了。两天前开始就变了。只是没有打人,而是拼命的……。此时,在大厅里做那个,被人宫客剑妃看到了,脸面尽失,还有面目见人吗?

    西克气愤的目光,还是不爽地盯着吉丽。

    吉丽只好俯下头,张嘴吸上他的……

    西克爽快,仰头枕上闭目休息。

    大受委屈了,吉丽眼角来了泪水。从没有人强迫过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西克野蛮无理,不分人、不分事、不分诚由着自己的性子就来。他比宫俊差远了。原以为他是个大帅哥大好人,到此时他不是人了,是一头恶魔怪兽。

    吉丽不断后悔起来,但还是要顺他的心,依他的意,不敢想像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把他特大的宝贝塞进体内,饱满的塞着,脑子里出现宫俊身子。我把他想像成他,在心里面舒服了许多,希望借此幻想化去心中的阴影。

    ……

    剑妃舒畅,不断指挥他。

    宫俊迎合着剑妃要求,全心全意,做到她满意为止。

    剑妃像头巨大的母兽,永远没有停止要求,要我把每一次攻击发挥到极致。

    剑妃爽快地叫唤起来。

    此时,知道宫俊来了最后冲刺,直到喷完了为止。

    这是最高最高的境界,与此同时,剑妃达到最高顶峰。

    有了宫俊的滋润生活之后,剑妃过上甜蜜幸福的时光。她为他去死都愿意,只他不舍弃我。剑妃进化变异之后,性情方面发生了许多变化,以前不想的不敢做的统统改变了。自己也变成了非人非兽的妖兽。

    忽然,大厅传来吉丽的惨叫声。

    宫俊惊地爬起来,穿上裤子。

    剑妃也匆匆忙忙找到衣服穿上,跟他一起去看看。

    吉丽惨列的叫声连连,不断发出痛苦不堪的声音。在她背上出现一道道血淋淋的爪痕,血流不止的到处流。疼痛的脸变形变歪了。

    宫俊走在前面,到大厅门口看到惨不忍睹的情景,马上就来气了。此刻被剑姨死命地托住手,使劲晃头晃脑,叫使冷静再冷静,还没有搞清状况了。

    剑妃把宫俊托住按上肩膀说:“你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吉丽可能是情愿的。”

    宫俊听到情愿两个字,愤怒的心立刻停止了下来,剑妃说的也是。她正在感受虐心的刺激。即使不是情愿,也不要在这个时候出现,人最难堪的莫过于被人见到最丑的最恶心的事。

    宫课然想明白了。

    剑妃带他再偷偷看几眼,然后带宫俊马上离开回房。

    “这个西克越来越不像话了。”剑妃到房间气愤起来说。

    “看以后,我不打死他。”宫俊气愤填膺,摩拳擦掌。

    “不许你乱来。西克是你想杀就能杀的吗?他是蒂斯公主的人。你最好不要再动他,除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剑妃变脸对他警告。

    “你看,他哪点不像畜生?”宫俊气极了。

    “他本来就是畜生。你不要乱来。他有人性化一点。只是受到的教育比较少。他不像蒂斯公主通情达理。兽性非常严重。”

    “是。”宫俊接受剑妃的说法,听到心爱的蒂斯公主,怒气消了,点点头。

    “好了,刚才你也累了。我也困了。我们明天再去看看。他不会对吉丽再残忍到哪里去?”剑妃推推他身子说。

    宫俊按照她要求去休息睡觉。

    剑妃陪睡在旁边,可耳朵里时时传来吉丽剧烈的惨叫声。她明天可能变得不成样子了。

    宫俊更是听不进去,双手捂上耳朵紧闭心思,转展反侧睡不了。幸好有剑妃搂抱着,过一会儿困倦地睡着了,即使外面天打雷劈也不会醒。

    大声惨叫一场之后,吉丽嗓门嘶哑了。在心里发埂,再这样下去会吓到宫客剑妃了。如果被他们看到我如此惨状,还要不要见人啦啊?

    坚忍,再强忍下去,吉丽忍气吞声,巨痛已经麻木了,像失去了痛的知觉。直希望他快点结束,以后再也不想跟他在一起了。西克还把我当女人看待吗?

    西克发泄完之后,把吉丽丢到血泊的地板之上。他毫不顾及吉丽的感受,干完就离开了。

    吉丽卷曲地躺在血堆里,抽筋着身子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幕幕,太恐怖了。他不是人,是魔鬼。我总算看到他真本性,对此万分惧怕了。我背上的尖爪伤痕一道道,肩膀上留下一排排锐齿伤口,还在流血,开始时比死还惨痛。那时候,我好想有人来斩掉这个恶魔。

    过了好一会儿,房子里静悄悄的,吉丽疼痛的心冷却下来了,从地板上爬起来,拿上破烂不堪的睡衣,发誓再也不敢穿开放的衣服了。

    幸好自己是妖兽的身子,不然就会流血失血身亡。伤口在不久之后愈合了,血不再流,但痛还是隐约存在。

    吉丽托伤痛的身子到浴室,把所有的污质全部洗掉,也要马上洗掉刚刚痛苦不堪的回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