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宿命,大战团长
    ,!

    在心头“咯咚”一下,张团长一阵心痛。当回头看到后面时,士兵都已经死光了,人影不见了。

    寻觅找到连长气味,他无声无息躺在乱石坑里。陈连长死了。张团长看到事实后,心口更加痛了一下。一跃飞跳到他身旁,向他认真看一眼,莫大的悲伤涌上心头。

    他们来了。

    张团长抬头仰望看到一群外星人飞船接连而至,跳上巨石顶端向外星人飞船大声吼叫,向他们宣泄一定要报仇血恨。团长没有肉翼飞不上天空,只能眼巴巴看到他们飞闪而过。

    士兵人影全没有了,只闻到后面风啸声,叫嚎声,爆炸声……,一个结局终于落下帷幕了。

    “你在等我吗?”欧雅寒潮站在他面前,对团长大问。

    张团长看到他跟自己一样霸气十足,却没有气愤,显得那么气定神怡。他是杀死连长的凶手。

    “你是什么人?”张团长看到他后,镇定神色大声问。

    “你看我像什么人?”彩云从欧雅寒潮背后走出来,对他大声问。

    张团长吃惊看到她是人类的化身。她流淌着跟我一样人脉气息。

    “你是人变的?”张团长看到她,想到人类已经被外星人腐化了。

    “你看我还是人吗?”彩云走向前去,蜂腰硕胸,脚步迈着风骚的步伐。

    “你是人。我不想跟你作战,叫你有实力的过来!”张团长自信满满的说。

    “你打得赢我吗?”彩云说完风衣一展,龙角尖爪在身上冒出,眼色通红,一股杀人的凶气射向他。

    张团长看到惊愕了。她是什么人兽?凶恶的眼神爆射出来,就是要至人于死地。看来不杀了她,就打不倒敌人。

    “请你看清楚我是什么?”张团长说完大嚎一声,展示愤怒的身体,牛身狮头虎牙暴露出来。此刻是按照自己心头意念变化出来的外形。

    欧雅寒潮看到了,后退一步,确实吓了一跳。万万想不到弱小的人类竞然有如此厉害的怪兽。此次不杀了他,永远得不到安宁。

    张团长展开强壮如牛的身躯,张开血盆大嘴,向她吼叫一声。一阵强大的气流吹起彩云一头长长秀发。

    彩云畜势暴增起巨大力量,舞起尖爪向他飞扑过去,犹如狼女捕食,直击要害。

    团长手疾眼快抓上她手臂,转一圈把她抛到百米高空,掉到地上非死即伤。

    甩上空中的彩云如回旋镖一样,从哪里来回哪里去。闪电般速度飞回团长,奋力一腿踢中大胸。团长受重力一脚后退几步,才坚难站稳不倒。

    呵!她真有两下子。看来她不是吃素长大的,而是吸血长大的妖怪。张团长奋力爆发出力量,冲向前去跟她快如闪电,手对手,脚对脚硬敌起来。闪如电,快无影,她虽快狠准,但力量显些不够,用上大半力量挡下一次次攻击。

    彩云以超级速度攻击,时时逼使团长蛮力只有招架的份,再硬的铁块被无数击打都会攻破,何况血肉之躯,自然不在话下。

    她速度功夫再好总有一疏,张团长趁机重拳击中她腹部,先劫断她的气力之源,就使她的攻击速度大降几成。

    “啊——!”

    彩云一声惨叫,被他一拳击中腹部,另一掌勾推下巴,接连受两次重击。他用十成的力量攻击上来。彩云犹如打中的飞鸟推得很远倒在地上。一时气力难收,爆发力被中断。

    欧雅寒潮看到彩云败下来,愤恨的血气爆怒,瞬间幻化。头顶冒出一只尖尖的犀牛角冲飞过去。

    张团长双手拼力抓握他的强力尖角。

    欧雅寒潮冲飞上他,一起冲到几百米高空,舍身拼命搏击,声势浩大,气势如虹,喷发激起气流犹如狂起了一阵飓风。

    各受一拳一掌,加上一腿,两人踢飞百米开外。

    张团长站稳脚根,看准了,忽一阵狂风从背后刮来,趁此机会,借风势飞奔冲去像一头狂牛攻击过去,抓上尖角集全身之力举起飞转他身体,再抛上空中飞跳上去,双腿快如闪电踢中他。

    彩云趴在地上静气一会儿,看到主人在空中被踢成球一样,再不去拯救被踢成肉酱。忽地一蹬,从地上拔地而飞,一腿踢飞蛮力牛。

    张团长被她踢中右臂,筋骨断了似的发出剧痛。从空中硬生生掉到地上,砸到地面,飞沙走石出现一个大坑。

    彩云扶上主人,从空中平稳降落到地上。

    欧雅寒潮大受伤流血了,突地嘴里喷出大口死血,吸气迅速补回气力疗养受到的内伤。

    “主人,你没有事吧?”彩云扶着主人关心问。

    “这点伤影响不到我。哼!他有几分力量,看来不好对付。”欧雅寒潮嘴里还是忍不住吐出一团黑血。

    “啊?”彩云惊声一叫,看傻了眼。主人伤得不轻啊!

    “我没事。”欧雅寒潮再吐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血,确认自己的内伤随黑血排出来。

    “啊?主人你……”彩云吃惊不已。他说什么话啊?十分明显已经伤得不伤了,最好不要再恋战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来日方长,还怕找不到他算帐吗?

    “哼!你走开,让我来解决掉他,太小看他了。”欧雅寒潮推开彩云扶着的双手,充满力量信心的眼神传给她。

    彩云看到主人坚毅果断的眼神,心血突然狂跳起来。他好有魅力啊!突然花痴了一下,此刻看到主人好帅啊!

    张团长四脚朝天躺在坑里,顿时魂魄被吹走了似的。再过了几秒钟,全部恢复过来了,手心摸上剧痛的右手臂。臭*!腿脚蛮有几分力量,看来不收拾掉你,我就不回家吃饭。

    一蹦跳出大坑,张团长站上一辆废装甲车,看到他向这里走过来。他没死也受了重伤。他一个外星人怪物,不是简单的怪物,不知外星人给人类吃了什么?她全心全意孝忠于他。

    哼!她的姿色不错,把她活捉回去,让士兵享受一番。

    “喂!你报上大名。本人不杀无名之辈。”欧雅寒潮走到他面前叫道。

    “哼,你还有胆量过来。本人就是指挥官,张团长。你打倒我,才配问我大名。”张团长放下捂在右臂的手,不能看到我的一处弱点。

    “你果然是个大人物。我是欧雅寒潮,一名大将军。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欧雅寒潮抹净嘴角的血迹,笑咧咧告诉他。

    “大将军,明年就来看寒潮吧。”团长说完,一声大叫冲飞过去,双拳重击过去。

    欧雅寒潮手掌紧紧顶住他万斤力双拳,向空中一蹬,推开重拳。他双拳爆发气旋射中前方废车,轰地一声散架,七零八落。

    他不同凡响,今日棋逢敌手了。

    张团长跟欧雅寒潮不断肉搏击战,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一会儿不见踪影。双方拼尽全力,搏击得天昏暗地,仍未见胜负。

    再这样下去,不行了,到头来两个人两败俱伤,都会气尽身亡。彩云不想主人死。他死亡了,我生活就没有主心骨了。忽然想起了欧雅安洁给我的一个瓶子。它里面装了液体。

    “你拿着吧。这是你的护身符。只要一滴,再强大的对手都会倒下,乖乖听你的话。”这是欧雅安洁送给我时说的一句话。

    彩云想起了,摸上吊在脖子那个瓶子。她们把它当成项链挂在脖子上,以便随时使用。此时,眼珠发现雪亮的光芒。

    打开瓶盖,尖尖爪子伸进去,十指沾入液体。没试过,就让我试验品吧。彩云看到他们两个空中打出来了。

    欧雅寒潮双腿着地,一蹬飞奔冲向他,发出大嚎叫声。

    张团长看到他拼上全力攻击,便全力冲上去,与他双拳对双拳,死命地拼出全身力量。此时两人半斤八雨,棋鼓相当,对峙起来谁弱半点力量。此次是胜败最后一击。

    千载难逢的机会,彩云闪电飞跃到空中,无形无影消失了一下,晃地出现在张团长背后。

    “你要干什么?走开!”欧雅寒潮看到了叫她。

    “哼!你到最后还要靠女人帮忙,不过再来十个也不济于事。”张团长轻蔑地笑上眼说。她在背后偷袭确实构不成重大的威胁,她可能受到双拳力量的反冲击力,极有可能一命呜呼。

    “主人,我不想你死。”彩云向他吐露真情,目光中布满深情厚意。

    欧雅寒潮气愤了。她怎么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摆明就要害死我?为了不让她受伤,此时略有松懈,双拳收回两成力量。

    “哈哈!”张团长看到机会来了,她无形之中帮我了很大的忙。

    “啊——!”张团长借机大声吼叫,爆发浑身血液力量。他的死期到了。千万斤力量从**深处激涌而出。

    欧雅寒潮感应到了危险,快顶不住他的超强力量。在眼神中暴露出恐惧。我平生第一次浮出绝望的恐惧。

    彩云看到主人恐惧惶恐的目光,挥上十指尖爪猛划上他后背。十道血痕万分清晰的刻上肌肉。彩云以为没成功,后悔了起来,看上欧雅寒潮的疑惑目光。

    张团长突然脸色一变,浑身血液凝固了,神经被麻木了。坏了,中了她阴毒险计。她用毒攻击了我,好卑鄙,胜之不武!瞬间,全身僵硬,有力使不出来。双拳倏地失去了全部力量。

    “啊——!”欧雅寒潮感应到他双拳失去力量,便闪电般攻击过去,拳打脚踢,再乘胜攻击。他没一点还手之势,被打成肉饼一样,任由摔打。

    张团长强壮的身躯抵抗着他猛力拳打脚踢,气没有断绝。全体麻痹了,再强大也是摆设。她使用阴险狡猾的毒招,算我大意轻敌了。我的死亡就要来临了。

    欧雅寒潮暴打到最后,拳脚没劲了。一脚踩上他的胸口,完全制服了他。

    “主人。”彩云看到主人大获全胜,跑来看明情况。

    他被死死的踩在主人脚下。

    他的脸像万花筒,被打得血肉模糊,连他老婆都认不出来了。

    “喝上他血。”欧雅寒潮体感到他没有死,他的气力还在不断聚集。此时自己的力量已经用完了。

    彩云看到主人的大声命令。

    “是,主人。”彩云冲上去,长长尖锐的尖齿暴露出来。

    “呵呵!”张团长睁开眼皮,领死受命地大笑了,“你真的够狠毒!我们同是地球人。你当了外星人的傀儡。你会不得好死!”

    彩云听到他还好好的活着,心里想着:“我怎么死不用你管。现在我要喝你的血。你惨死在我们手里。”

    “呵呵!生生不息的后来者,我们一定会战胜你们。”张团长透上气大声说。

    彩云再也听下去了,尖齿咬上脖子,鲜血喷射到嘴里。此时犹如喝泉水一样源源不断吞噬下去,直到他完全断气为止。

    张团长眼睛大开,嘴角含笑不止,我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此劫终究难逃。在生命停止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所有人,看到亲人父母、兄弟姐妹、老婆和儿子。我看到了陈连长在天空迎接我,一起随风飘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