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奴隶,如活死人
    ,!

    在大楼医务室,朵朵拿出消毒消炎喷雾剂到他面前。

    “你把上衣全部脱了。”朵朵看到他手臂和背上的衣服破出了几个大洞,明显撞到硬物质撕坏的。

    罗成按照她说的把上衣给脱了。

    “你啊,你对你主人太卖命了。她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朵朵给他手臂上的伤口中喷上药雾说。

    罗成有点药痛地眯起眼睛,嘴角发出咝咝疼的声音。

    “呵 ,你知道痛啦。看你以后还要不要命?你死了,你主人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朵朵给他喷完药剂之后,再细心给他涂上创伤药。

    “我是身不由已。你也知道,我听从主人的话,但对人还是有同情之心的。今天,我碰一个进化变异的先进人类。她会飞会隐身。她没有一点恶意。我怎么会杀了她?为了她多受一点伤。”罗成悄悄说给她听,希望得到理解。

    “小声一点,你不怕有人听到啊。现在人人都是外星人傀儡。思想行为受到控制。听说傀儡人活不过三个月,他们就像蜜蜂中的工蜂一样到最后疲劳累死。”朵朵轻悄悄地向他说出发现的秘密。

    罗成闻到她说的话,十分惊讶了。原来傀儡人都会死,而且时间只有三个月,是那么的短暂。

    “你听谁说的?”罗成脸色惊变地问。

    “那还有谁?是我的主人。他好像藏不住秘密,有话就对我说出来。不过他很好,你的主人和彩云的主人。他跟他们大不同。”朵朵轻轻说给他听。

    “是那样啊。”罗成相信了点头,“我以后跟你主人在一起小心一点。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许他也有最恶毒的一面没有表露出来。那样的人会更加危险。”罗成向提醒说。

    “喔,我知道了。”朵朵给他每处受伤的地方都涂上药了。

    “谢谢你!”罗成向她感激说。

    “没什么,应该的。你以后小心点,不要拿命卖命了,那样子不值。我们虽成了他们的奴隶,但还是有自由身的人。”

    “嗯,我听你的。我们是进化变异的先进人,但都有着相同的一颗人心。”罗成向她许诺说。

    “好吧。你的伤处理好了。你的衣不行了,我去给你找一件来。”朵朵说着看他一眼出去。

    罗成看着她走出去了,心中对她产生不断的感激。我和她第一次面对面交流谈心。也许这是最好的机会,她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认识我,以后我和她的距离就走近了。现在伴君如伴虎,以后多加小心一点。主人杀人如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不会为我心痛伤心流泪。

    “你看,这是人类的可乐饮料,你喝得下去吗?”欧雅洛克向她亮起可乐杯说。

    “没什么,又不是毒药,我什么都喝得下。”欧雅安洁不介意他直勾勾的眼色。

    “你喝得下吗?”欧雅洛克手指轻悄悄地爬来握上她手指。

    “我怕吗?你变成毒药,我也喝得下。”欧雅安洁向他使个眼神。

    “呵呵,果然你一样跟我一样。”欧雅洛克看到她来眼神了,于是马上会意了。

    欧雅安洁正需要寻找安慰剂。他送到手上了,那也不要客气,也不要放过。我一个无底大洞,还怕他的一门大炮吗?

    来到一个无人打扰的房间,欧雅洛克转身抱上她柔韧的身姿,亲密吻上她性感的唇。

    欧雅安洁来了更高的性情,跟他配合起来,声音随着感觉一起走,不断叫哼起来。

    朵朵去给他寻找衣服,走到门边的时候闻到男女狗合的声音,忍不酌奇偷偷从门缝里看清了一切。啊!我的妈呀?主人跟她搞到一起了。那种忘我入情的场面,看了就让引人心惊肉跳。

    看了看之后,朵朵怕被人发现便悄悄溜走了。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给自己打打气压压惊,这下可好了。主人跟欧雅安洁有一腿了,从表面上看不出来,而在暗地里狗男狗女的交在一起寻欢作爱。

    从别的房间里,朵朵拿上一件黑色长袖t衫匆匆出来,到医务室寻找罗成。

    罗成面露微笑,看到朵朵她脸色绯红好像被受到耻辱似的过来。

    “你怎么啦?”罗成仔细瞧着她问。

    朵朵心惶惶地躲开他的目光,脑子里时时不断出现主人在火热搞女人的情景。那样的画面太惊心入目了。我万万没想到主人他尽然是个色魔,看来罗成说的对,知人知面不知心。

    “没什么,你快把衣服穿上吧?”朵朵把衣服递给他。

    罗成看她羞得满脸都红了,可能不是我,而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你是不是看到了好东西?”罗成悄悄地对她问。

    “啊?”朵朵更加脸红了,转脸望上他的眼睛问,“你看出了?”

    罗成含笑不止起来说:“你太年轻了,应该不是黄花女。你跟你主人没有那个?”

    “你别说了,羞死了。”朵朵说着脸色通红马上背对他。

    “是,我不说了。在这里好像很安全,我们做了也不会有事。”罗成向她开玩笑的说一句。

    “我不跟你说了。”朵朵速速跑出去,原来他也是个色君子。男人为什么看到漂亮女孩就想到那个了?一个个都是死性不改。

    罗成看她被自己吓跑了,便呵呵大笑一声。朵朵,她人真的很不错。如果她对我有意思,我会好好爱她。她要什么就给什么。

    朵朵逃出来,远远的躲到一个安全地方。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也是个大色鬼,我以后不理他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见色忘友。

    在心田里好心慌啊!朵朵时时摆脱不了那种画面,根深蒂固一样,还有他的一句话深深烙印在心里,想删掉那是不可能了。在这个时候又闻到奇怪的声音,轻轻推开门偷看。妈呀?又是一对狗男女在做好事。那是一个外星人跟一个人类女奴隶,就像我这样的奴隶跟主人做好事。这都是身不由已的事。

    过了好一会儿,朵朵渐渐地平静下来。从这里悄悄地离开,不愿再想那些事了。原来这些都是身心需要的,所作所为都愿于心态心魔。人跟动物一样都是要经历这样的表达,以致于知道自身存在的价值。这也是一种价值表现吗?朵朵把神经绷得紧紧的乱想一通。

    我想那应该是的,朵朵想到了自己。其实自己也不介意跟主人尽情做那个好事,而且自己十分愿意的尽心投入。原来我也是一样货色啊。我有什么资格去贬低别人?我跟罗成一样都是那样的人。

    慢慢地静思想透了,朵朵坐靠着大椅上终于想明白了。如果罗成或主人出现在这里,我会立刻满足他们的要求,此时心里面太想做了。

    这个大房间是我和主人的私人空间。在这里是不会有人来此打扰的。我的主人现在跟她火热地搞事,暂时不会回来了。

    朵朵靠着大椅闭上眼睛,静心静气地休息了。

    罗成也想不清楚朵朵为什么红着脸回来?她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为了这个,我决定去寻找答案。

    此时,正巧闻到房间里有声音传出来。

    “呵呵,你真的好棒!”

    “我比他棒吗?”

    “你的……你的又大、又硬、又长,比他的强多了。他跟你的相比就是一个只小鸟。”

    “是嘛。那以后,你还会不会找我?”

    “哎,为什么找你。你的仆人不行吗?”

    “行,当然行。她跟你一样色。不过没有你这么丰韵多情。她有你一半就好了。”

    “呵呵,是嘛。那你好好*她。这个星球的人啊,是非常好教的动物。他们不仅有头脑,还更有我们需要的。我们不能把他们全部消灭了。我感觉这个世界如果少了他们,好像失去了生命一样。他们的文明有很多地方深深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太追求科技发达,所以我们的精神文明少了很多。”

    “我也是。我以后不会对他们注射短命的进化剂。我们在这个星球上需要长久建设。我们自己人手太少了,想把星球建设成我们原来的母星球一样科技文明,少不他们作劳力帮手。他们以后当我们的长久奴隶就行了。”

    “你说的对,希望首脑跟我们是一样的想法。”

    “哎,你好像不行了?”

    “那你亲亲它,看看还行不行?”

    “呵呵,你坏死了。今天我满足了。下次吧,你想要了,你一定找上我啊。你也带上你的奴隶到我那里。我也把奴隶介绍给你。我们一起好好培育他们,说不定有更高的情趣啊。”

    “哈哈,你的脑子坏透了。”

    “哪有?我想慰劳一下对我忠心的奴隶。我们要他们忠心我们,总不能亏待他们吧?”

    “你说的对。奴隶他们首先就要从精神上下手。他们认同我们是他们的主人。他们以后就乖乖听我们的话。这个星球建设就更有希望了。”

    “呵呵。是,你说的对。人心是肉长的,聪明的人都会明哲保身。”

    “嗯,好了。我们下次再来吧。”

    ……。

    罗成强烈抑制气息,静心静气听到了主人和他的全部谈话,偷眼看到了一眼。他们正在一件件穿衣。

    他们要出来了,罗成趁机悄悄逃掉。躲到远远的地方,不是向外面,而是向上逃到大楼楼顶。这里是最安全最开阔的地方。

    每当站在这里的时候,罗成回忆起了昔日繁华热闹的大都市。东方之珠的大都市,世界人口最多最大的不夜城。到深夜里,公路上依旧车水马龙,而现在不一样了,只要到了晚上公路上就静悄悄的,除了作业建设工程,再也看不到人群车流。

    在内心深处,罗成每每在这里呼吁呐喊:“让我们回到过去吧?”

    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罗成眼角暗暗流出眼泪。我们的地球,我们的人类世界,我们的生活全都彻底改变了。我活着如一个活死人,却不是以正常人的身份活着。我已经变成他们的奴隶了。不仅是我,今后千千万万的正常人都变成他们的奴隶。我们的人类世界完蛋了。

    罗成越想越深,有气无力很痛很后悔很无助。我身不由已了,只要能活下去,到未来一定会看到新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