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娜娜,宫俊杀人
    ,!

    “你们的星球很漂亮!”娜娜有意向他靠近说。

    宫矿退一步说:“所以你们外星人看中我们的星球,就是来侵占它的。”

    “也不是啊,我们知道入侵你们的星球很不对,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娜娜向他说出所知道的理由。

    “哼,说什么好话。”

    “我们宇宙飞船在宇宙空间漂流飞行了几千年。我们到处流浪寻找能够生物生存的星球。我们找到过很多星球,它们那些都不适合我们生存。有的星球还在黑暗初始阶段,有的星球刚刚形成生物形态,但那里地质活跃,时时发生火山地震,有的星球是一个海洋,陆地全部淹没在水中,有的星球异常寒冷到处都是冰山,找不到能够维持生存的东西,就这样我们宇宙飞船队伍放弃一个星球,就去寻找另一个星球。每换一个星球,我们都要轻历几百年。我们都知道每一个发光的星星,它那里都有适合生物生存的星球。结果有的,但不全是能够适合生物生存。虽然我们科学发达,但不是每一个能克服,弄不好我们所有人都会毁灭。为了延续生命,我们中许多人都会休眠在营养液体里。有的在那里面待上几百年。我们相互轮换休眠。”娜娜望着繁星闪烁的天空慢慢说。

    “你为什么还这么年轻?”宫俊看到她年轻貌美,岁数不超过十八岁。

    “呵呵,我当然不是。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受精细胞的新生体。我们每一个新生体都是在营养容器里发育成长,并像没有你们人类的孩子,每一个人都怀在妈妈的*里。我们根据基因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其实根本不用我们去找。我们出生之后,就会自动被带到去大脑开发,把记忆信息密码复制到大脑里,所以我们的记忆永远不会消失,就像某一个人永远活在世上。”娜娜说完转身问,“你相信吗?”

    “呃?”宫俊呆愣一下,通过她更了解到外星人出于何种目的。

    “你把你们的遭遇说出来,谁都能理解。但你们不能消灭毁灭我们地球人啊?我们一切都商议。你们就借凭超高科技毁灭我们人类。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我们跟你们一样都是有智慧的生物,而且还十分有感情。”宫俊义愤地说。

    “这个我不知道,许多问题都不是由我们每一个人来决定的,我们有我们的首脑,你们有你们的首领。他的思想行为决定了一切。”娜娜向他说出这样的解释,希望他能够接受而满意。

    宫俊听到她大道理,认可地点头。

    “你们首脑在哪里?”宫俊想去消灭他。

    娜娜指上天空说:“他躲藏在太空里。你有本事上去吗?他不是你们想见就能见到的。他根本不会考虑你们人类的死活。他需要的是一个崭新的没有毁坏的生物星球。你们在他眼里跟一只蚂蚁没有区别。我看你还是别费脑筋了。”

    宫俊看到她如此能说会道,万分的佩服她。

    “你为什么逃跑?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宫俊问上她的实际情况。

    “其实我是他们的公主。他们接受到我哥哥命令抓我回去。”娜娜向他说出原因。

    宫俊这才清楚知道她的秘密,看来她是个玩皮任性的公主。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回去?你逃跑,他们追你。”宫俊进一步问。

    “呵呵,你想知道吗?”娜娜看到机会来了。他这样问,我就能很自然的说出。

    “你说,或许我能帮你。”

    “你说真的?”娜娜指上他鼻子问。

    “嗯!”

    “其实我受一个人类的委托。他死了让我出来找一个人。他是他的儿子。我接受他的委托就逃跑出来。”娜娜说出理由,眼睛细瞧上他,希望他继续问下去。

    “他……他儿子是谁?”宫俊动了心思问。

    “他儿子叫宫俊,他叫宫宝叔叔。”娜娜对视他的眼睛,仔细认真地说出来。

    “爸爸!你说的是我爸爸!”宫俊一听到情绪激动地抓起她手臂椅叫道。

    “啊!啊……是……!”娜娜被他蛮力抓痛了,用力要挣开他。

    “哎呀!你把我抓痛了。”娜娜挣不开他双手 ,生气大叫上他。

    宫俊这才清醒地放开她。

    “你干嘛!这样子抓人家?”娜娜通红脸对他生气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我爸死了!”宫俊面色表情痛苦地问。

    “是。你爸死了。是他叫我出来找你的,你听清楚了吗?”娜娜对他毫不客气地说。

    宫俊听到连连后退,撞到一根花岗石柱子停下来。此时脑袋被当头一棒,已经痛苦眩晕,仿佛世界毁灭,黑暗到来了。我眼角的泪儿悄悄滑落下来。

    娜娜看到他万分伤心的样子,从心田里产生了同情可怜之情。

    “哎,你还好吧?”娜娜用手指在他眼前扇一扇,引他的注意问他。

    “我爸爸怎么会死的?你怎么知道的?你跟他什么关系?”宫俊希望一下子统统知道所有答案。

    “这个……,你先情绪稳定下来,我再告诉你?”娜娜发现他眼珠通红了,面色十分痛苦悲伤,弄不好在他暴怒之后就把我杀了。

    宫俊看到她害怕我的后退几步。她要做出逃走的准备吗?她退几步就跟进几步,总要弄个水落石出。她别想离开我的视线。

    “你干什么?”娜娜害怕后退撞到光滑的花岗石柱子,战战兢兢地看着他血色通红的眼珠。看样子,他会吸了我的血,然后把我丢进大海里喂鱼。

    “快说!”宫俊血爆出气愤的力量,一声大吼冲向她脸庞,口气冲歪了她脸。

    娜娜脸蛋蒙上了一层口水,手刮下脸上的口水,闻下口臭极了,怕怕地瞧着他问:“你想干什么?你在吓唬我吗?你爸爸是被他们吸血而死的。你这个不能错怪我。我只是来向你传口讯的,我是你的恩人。”急速一口气说完。

    宫俊终于知道一点爸爸的死因,一身重担松泄下来,浑身气无力的坐到石凳垂下头,止不住的泪水哗哗啦啦地落下来。爸爸的消息我等到了,却是最不愿意想听到的。他偏偏这样给我带来了打击。

    娜娜看到他泄愤了,我一时逃脱了他的威胁。不过,我不知道接下来,他还会不会再炊发怒?那样,我就死在他手里。

    看他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娜娜便想到溜之大吉,但想到宫宝叔叔嘱咐的遗愿,不能一走了之,但现还是远远避开他为好。

    宫俊沉痛地流泪,但想到还有许多原因没有弄清楚,不能让她逃走了。当抬头一看时,她悄无声音的逃走了,远远的看到她人影飞向别墅去了。她好啊,没有说完就跑了,看你能否有命逃出我的手掌心?

    娜娜回头望到他像猛兽一样闪电般追上来了,急中生智想到一个人,只有她可以救我。

    “呯”的一声响,从窗户突破而入。

    剑妃从沉睡中惊醒,大声呼叫:“宫俊!”

    “嘿!是我!你快快救救我!”娜娜十分可怜痛处地叫她,眼泪差点掉出来了。

    “出什么事了?你……”剑妃马上安静下来,话没说完,娜娜已经躲在身后了。

    “他要杀我。你帮我阻止他。”娜娜注视着窗外战战兢兢地说。

    剑妃看到宫俊从阳台破门而入,眼珠血色通红了。他变成了杀红眼的野牛。他使上性子了。我不明白到底发出什么事呢?

    “宫俊!你这要干什么?”剑妃站起来用身子挡上他,怒吼叫醒他。

    “你让开!我要抓住她。”宫俊大步向前一手拔开剑妃。

    “啊!”剑妃从床上被摔到地板上。

    娜娜吓到腿软的倒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他把伸手过来。

    “宫俊,你不要伤害她!”剑妃倒在地板上呼叫他。

    宫俊有所感觉的看上她一眼,又回头瞪上她,这下子不能让她跑了。

    “快告诉我?是谁吸走了爸爸的血?”宫俊冲上她大声怒问。

    “别!救命啊!”娜娜举上手心对着他,同时罩上自己的脸大叫起来。

    “宫俊,你不要……!”剑妃看到自己救她来不及了。

    “你快告诉我!”宫俊像狂牛怒吼一样大声问她。

    “啊——!”娜娜惧怕地划破天界的一声尖叫。

    突然“呯”的巨声爆炸。

    娜娜大声叫喊之间,从手心里发出两个强大的光球。它们射上了宫俊。宫俊弹射出去,重重地撞破墙壁。不一下子,整个墙全倒塌了,破出了一个大洞。宫俊被埋进乱石堆里。

    剑妃一时之间看傻了眼。她尽然会发射出威力无比的光球。这下*俊不知是死是活?

    娜娜看到眼前危机解除了,同样不可思议地看看自己手心。它在最危难时刻就发出光球拯救我。这也太神奇了吧!

    剑妃瞧到砖头墙堆里没一丝动静,宫俊被埋在里面不知是死是活?

    “宫俊!你听到我的话吗?”剑妃到那堆砖墙叫喊他,拉开窗帘看到宫俊上身被埋进砖头里,两只脚伸出外面。他这下不得了,非死即重伤。

    娜娜站起来,发呆地看到眼前一切。他被我射死了。我一手杀了他。这也不能怪我,是他硬逼过来的。我当时自卫。

    剑妃要把他救出来,瞬间大变身。

    娜娜亲眼看到她瞬间变身。她变得威武强大,完全不像之前的美丽女人,而是艳丽性感霸气好几倍,总之非常成熟魅力迷人。她的气质不论大小男人都会垂涎三尺,非弄到手品尝一口不可。

    剑妃抓上宫俊的双腿一抬一托。他整个人被拉出来。他一时昏迷不醒了,看样子他伤得不轻。

    娜娜没有逃了,走过去仔细瞧瞧,他刚才伤到哪里呢?

    剑妃开上电灯。

    宫俊躺在地板之上,四肢好端端的一点没有受伤,但雪白肌肤的胸口炸开花似的。他胸口大睡衣被光球炸得粉碎,胸肌烧焦成木炭一样发黑。

    剑妃捡查他的呼吸。他的呼吸正常,还活着了。这时抬眼看上她。她尽然会如此暴力。她人不简单啊!此事不能怪她。她在这里危险太大了。

    “对不起!”娜娜慌慌忙忙地道歉,双手摇摇的向她解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个能耐。”

    剑妃看她会如此解释,一时原谅她。

    “他还能救活吗?”娜娜看到问。

    “唉——!他可能要昏迷一段时间 。你帮我把他抬到另一个房间吧?”剑妃原谅她说。

    “哦。”

    娜娜抬着两只脚。他身强体壮,浑身像钢铁一样沉重,使出了全身力量才抬起脚。剑妃变身之后,拉上双手一提就抬举起他。此时变异的宫俊至少有两三百多斤重。

    从毁坏的房间里出来,再到隔壁一间大房里。它这里是顶楼的次卧室,一般都由家里人居住,比如儿子和女儿。他们住在一层是求得有个照应。现在此时的次卧室变成了主卧室的备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