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寻药,剑妃被抓
    ,!

    娜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抬到大床之上。娜娜怀着愧疚的心情看着他,接下来的事由剑妃自己去办,自己守候在一旁。

    剑妃端一盘热水,拿上白色毛巾给他清理身体。他胸部大伤碰不得任何东西。

    “你拿着把他脸擦干净,我去找药。”剑妃把湿热毛巾拧干递过去说。

    娜娜接上毛巾打开,学着她清理的方法去给他抹脸。在给他清洗时候,从心里流露出一份心情。那是掩埋在内心深处的一点情丝。它冒然生长出来了。他好帅好英棵强壮啊!此次更加深了我对他的印象。

    剑妃出去寻找药了。

    从药箱里找遍了,剑妃找不到特效药。现在不行,不能光让宫款受罪。他胸口烧焦了大块。他伤得太重了,弄不好发炎发热就更麻烦了。

    “娜娜,”剑妃从外面进来叫上她,“家里没有药。我必须到城市里找药。你在这里好好照顾他,哪里也不要去。你一心照顾他。”

    “我陪你去。”娜娜不想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怕他万一醒来杀了我怎么办?

    “不行。宫俊需要你看着他。他现在伤成这样子,应该不会再伤害你。你帮我看着他,我找到药就回来。”剑妃向她耐心说。

    “嗯,好吧。你快去快回。”娜娜还是很纠结的不愿意留下来。

    剑妃向她挥个手就离开了。

    娜娜看她走了,像失落了魂似的,把毛巾丢进脸盆里。他现在半死半活的,还需要我照顾吗?我才不想看你这个凶神恶煞的可恶之人。你可怜吗?你一点不可怜。谁叫你当时难为我?

    想想他对我的态度,娜娜端上脸盆出去了,发誓在剑妃没有回来之前,绝对不会踏进房门半步。

    过了很久,娜娜在等她回来。

    我好无聊啊!娜娜到处走了走,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连虫儿鸟儿都在睡觉了。

    娜娜会放这里电视,拿上遥控器一点,激光电视画面出来了。那是什么?好像很儿科的样子。这就是人类创作的动漫电影。从脑海词汇里找到了答案。

    看一会儿,娜娜看着电影内容,看到有趣的笑了,有时候还哈哈大笑。他喜欢看,我也应该看下去。

    娜娜看上电影就忘掉了所有事情。他是死是活,还是需要什么照顾?现在懒得动,一切都等她回来再说。

    大都市里漆黑一片片,四处寻找不到灯火。剑妃在空中借着月光星光飞行,看到那里有灯光,对那里的情况好像很清楚。

    在大都市里待了几十年,虽有许多地方没有去过,但主要的地方还是去过不少回。那里有灯光的地方就有一家大药店。那里种类齐全,对于创伤药和发炎药应该有不少。

    从天空俯冲下去,剑妃瞬间来到大药店门外。它这里大门紧闭,找不到进去的方法。楼上有灯光,肯定有人。

    剑妃飞到灯光楼层,看到一对男女正打肉战。女的叫喊连天以示快乐无限。

    现在我急切办大事,对他们视若无物,充耳不闻。剑妃找到有门开的地方,偷偷摸摸闯进去,敞开的房门没有人把守。

    剑妃进入到里面,它灯火通明犹如白天一样。这个大商场,在以前来过无数回。药店商场就在一楼。我这里是第四层,走下到第一层需要经过一层层商场。

    在灯光下,剑妃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商场里面到处睡满了人。他们都被外星人控制了的人。他们累了困了就在这里找个地方休息。家对他们来说,不知道是什么概念?这样的事,宫俊对我提及过。现在亲眼看到了,万分的心酸眼酸鼻酸,所有的酸苦滋味一齐袭上心头。我们的人类在外星人控制下过得好惨啊!

    剑妃不敢惊醒他们,轻悄悄的从一个个身旁身上身边走过去。若不是到第一层去拿药,也不会大冒险。

    一层两层三层走过了,剑妃费了全心全意的小心翼翼,没有惊醒一个人。到了第一层大不一样了,第一层睡满了,根本没有插足过去的地方。

    剑妃想不出办法,只好展开巨大的肢膀飞到对面那里找药。从他们头顶上飞过,看到药架里面更是躺睡满了人。突然一不小心,扇动的肉翼冲倒一座药架发出惊醒人的声音。

    一声巨响在封闭的空间里扩大化了,惊醒了所有人。

    他们一个个迅速端起枪对准没有开枪,正在等等命令。

    剑妃受到吓惊向外飞窜,撞倒更多东西,引起了商场巨大的骚乱。他们拿着武器都没有开枪。这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

    “你是谁?”一个声音从楼上传下来。

    “把她抓活的。”另一个男子命令。

    有人下了命令,他们潮涌潮动对剑妃对进行活抓捕。一个在空中飞,一个个在地面上跳起来抓不到。

    大事不妙,剑妃一个劲的向上向外飞行,到处找不到出口,即使找到一个出口却被厚厚的人墙挡住了。

    一次次逃脱失败,剑妃更是心急了。在不注意的情况之下,从上空罩扑下来一张大网。它包围网住了,剑妃从空中掉落下来,被下面的人群活捉了。

    “把她押上来。”在楼上传来命令。

    他们连人带网抬着上楼。

    剑妃被他们抬到楼上,这里是第四层,是刚进来的地方。他是谁?从外形看上去不像正常人类。他肯定是个外星人。外星人跟人类长得十分相似,只是面部特征有点区别,一看就分别出来了。

    他走到眼前,长长的手指勾起剑妃的下巴。从身上摸出一个锁扣,向双手按一下。剑妃两手被紧紧的扣在一起。

    剑妃灰心意冷,到这里被外星人抓了,那救宫俊的药谁给啊?内心疼痛后悔起来,怪现自己救人心切了。这里明明睡满了人,却一个劲的冒着危险去拿药。万事没有总顺利的时候,总有一疏啊。

    疏忽大意,剑妃现在后悔莫及。

    “把她带上,跟去见将军。”他挥手一下。

    他们把剑妃从网罩里放出来押走。

    他们一个个都不会说话像哑巴一样。他们是一个个被控制思想言行的傀儡。宫俊跟我说过许多关于傀儡人的事。剑妃现在被抓到傀儡人的手里。他们驱赶着我走。他们行尸走肉犹如一个个僵尸。

    他敲响了门,向里面汇报了情况。

    在卧室里,欧雅寒潮与自己的仆人正搞得热火朝天,闻到外面传来了重大情报,于是从彩云体内拔出来,穿上人类睡袍系上腰带出去。彩云十分不悦,太扫兴了,我好好的感觉就停止了,咬牙切齿地狠他。

    欧雅寒潮打开房门,看见他们押来了一个妖兽,眼神示意他们走开。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一番说“”“带进来。”

    他推上剑妃一把。

    剑妃被他猛一推,腿脚不听使唤摔倒在地板之上,抬头看上他们两个。

    “你出去吧。”欧雅寒潮向他挥个手势。

    他看到将军要单独审问她,转身挥个手叫所有人撤走离开。

    欧雅寒潮看他带人出去了,并关闭房门。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来了心血来潮,涌出痒痒的感觉。她性感艳美,她脸透满女性的气质,尤其她爆满的胸更吸引人心。

    “你是哪里来的?”欧雅寒潮走到她身前蹲下问。

    剑妃瞪眼不回答。

    “从你体形变化看,你是克莱族培育的人类妖兽。凡是克莱族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你也不例外。你有什么说的?”欧雅寒潮边说边勾起她下巴仔细瞧一瞧,把多余的目光射向胸口。

    剑妃仇视他的扭过下巴,拒绝他非礼邪恶的眼神。

    欧雅寒潮看她有点女子骨气,更心血来潮,用力扳回她的下巴,怒目对她说:“你别敬酒不喝吃罚酒!”

    剑妃拼命地扭上自己的下巴,拼命地拒绝他。

    “啪!啪!”两声巨响,响亮的两耳光打在脸上,剑妃唇角打破了流出鲜血。

    “不识好怠的东西。”欧雅寒潮痛骂她一句。

    彩云躺在床上休息,闻到大厅里主人在生气地打人骂人,来了好奇心。他在折磨什么人啊?

    剑妃被打得眼冒金星,两张脸庞火辣辣的疼痛,一下子来了烈性子,含上鲜血“呸”一声,吐上他脸。

    欧雅寒潮恼凶成怒了,一手掐上她的脖子,把她举起来,愤恨道:“你不想活了。”

    剑妃被他掐死了脖子,不会呼吸,再过一下就会气绝身亡。四肢不断拼命挣扎,争取一线呼吸的希望。

    彩云披着睡衣出来,看到主人凶狠的一手掐举起一个人兽。她快没有命地垂死挣扎。

    “主人……”彩云立刻到主人身边说,“暂时饶了她。她活着可能对主人会有好处。”

    欧雅寒潮听到她温柔的求情,灵机一动。她说的对。暂时让她活着对我们有好处。她来历不明,背后有没有隐藏着巨大势力?我就这样掐死她,太便宜她了。

    剑妃双手奋力地扳他掐上的手指,求生的发出信号。突地一下,他松开了。剑妃掉到地上,双手捂上脖子轻揉,大口大口的呼吸。

    “你看主人。她有头有脸的,有材有料,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主人为什么不先享用一下,然后另作她用。”彩云温顺妖娆地趴在主人身上,对他默默深情地说。

    “哈哈!你说的对。”欧雅寒潮听她意见,心头乐了,一下子来了好心情说,“你去把她好好调节一下感情。”

    彩云明白主人的意思,走过去拉起剑妃的身子,在耳边轻声说:“你想活命就先乖乖听我的,你先躲过一劫再说。”

    剑妃不在乎她说什么?反正是在贴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了。

    彩云扶她站起,她的肉翼慢慢收拢回了身体。

    剑妃被她扶带进卧室,推倒在床上。双手被锁铐了,根本无力反抗。

    欧雅寒潮坐上卧室沙发大椅,瞪眼瞧着她们两个,她明白我的意思。她要跟她演一声情感大戏。她真的知我心啊!心头乐呵呵的来了极高的兴致。

    彩云嘴对她嘴说:“你听我的,专心用心一点,不然你死定了。”

    剑妃被求生的想法蒙住了大脑,此时作不出反抗。她要干什么?意思非常明显不过了。她这是算救我吗?她在我身上开始慢慢的亲起来了。我渐渐的慢慢的来了奇异的感觉,连续不断的冲进了大脑神经。

    彩云亲一阵子。她乖乖地听从使唤了,没有一丝反抗。她乖乖的听话了,这下就看主人的心情了。

    彩云从床上下来,睡衣从身上滑下。一心想着如何让主人满意,又如何使主人不会对她下毒手,此次我要使出浑身法术了。

    “哈哈!”欧雅寒潮看到她特来心情,向她招个手。

    彩云走到主人眼底下,俯首下去亲上硕大东西。

    ……,……

    剑妃闭上眼睛,心海目空一切,眼眶里的泪水从鼻眼里吞进嘴里咽下去,此次是我一生最苦难的一天,接下来的日子则会受到更残的折磨。

    “哈哈!”欧雅寒潮大笑起来,干得好爽!同时两个大美人在眼底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十分痛快心意!

    剑妃随着感觉大声哼叫起来,痛苦的叫喊声催使他更加拼命疯狂。在脑海里想明白了。我要好好的活着回去见宫俊。我不要让他看到我的尸体,而是搂抱我这个大活人。我和宫俊的爱还没有完了。此时他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委屈求生啊!这希望以后宫俊能够原谅我。

    彩云在一旁协助主人干她,让主人达到最高兴致。这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我是他的仆人,也是他的奴隶,要想好好活下去,暂时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