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娜娜,宫俊苏醒
    ,!

    娜娜从梦中惊醒,我靠在沙发上睡熟了一会儿,当醒来的时候以为她回来了。

    跑到楼上去看看,娜娜轻轻地推开门,他依旧原样像活死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外面天色大亮了,强烈的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

    娜娜拉开窗帘,让强烈的光线照进大卧室。哇哈!卧室精华装饰多美啊!它这里完全像美丽公主居住的地方。现在被他霸占了多可惜啊!

    娜娜把头伸出窗外四周张望,希望找到她的身影。看了一会儿,仍旧不见人影,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喂,你能听到我的话吗?”娜娜走到面前叫问他。

    “你会不会在吓我啊?”娜娜低头盯着他看,“谁叫你控制不住情绪?你凶巴巴地吓唬我。我也不是好惹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有那种爆发力量。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娜娜对他说几句,向他道明,算作道歉了。责任不在于我,而在于你。

    “唉——!”娜娜看他没有一点反应,十分扫兴了。

    他伤成这个样子,昨晚根本没在意看清楚他伤势。

    娜娜轻轻地揭开他被子。他胸口上足足有自己两个手掌宽的重伤。他的胸肌变得焦黑黑,仔细看到他伤成这样子,难过的心情油然而生。我的心儿十分难受,枯眉皱脸的失去许多心情。

    “其实我也不想的,你想知道你爸爸是怎么死的吧?其实他死得好惨啊!他被一群欧雅族人活生生的吸光了血。他在最后一刻,也叫我吸他的血。我害怕啊!哪敢啊?他说出他的心愿,他说他希望他的血能够活在我身上。他说他要我把他的血还给他儿子,就是你啊。他说如果我的血活到儿子身上,就与儿子永世共存了。这是你啊!我也不想的,可我还是不想让你爸爸失望。他心甘情愿让我吸血。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后来我就吸了几口。”娜娜坐在他旁边的床沿上,语气随着心情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说给他听。

    “但他还是死在你手里。”宫俊倏地睁开眼睛对她说。

    “啊?你醒啦!”娜娜看到他醒来就说话了,喜之不禁的笑容挂在脸上。

    “你这样说话,是死人都会被你吵醒。你是杀我爸爸的最后凶手。”宫俊抬起手指上她鼻子说。

    “不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娜娜慌忙摇起双手向他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你爸逼的。”

    “哪有快死的人会逼你的?”宫俊说着气愤地竖起身子,怒目叫吓她。

    娜娜看他坐起身子,便弹跳地躲开他,以防他偷袭。

    “你就是杀死我爸的凶手。”宫俊仇恨地怒指着她,下恨心要替爸报仇,但胸口内的疼痛不由地咧上嘴忍着叫痛。

    后退几步再后退几步,恐惧之心再度生起,娜娜看到他胸口上的伤痛发作了。我的恐惧感消失了,他有伤在身,现在伤害不到我。

    “你怎么死脑筋不听我解释了?”娜娜开始不怕他了,他的伤是我一手造成的。他若再敢打我,不建议再一次重伤他。

    “哼!你不要威胁我啊。”娜娜双手心对准他说,“你再威胁我,我的手心就不知道会不会向你发射光球。你被打死了,你死也不能怪我啊!到时候,你跟你爸到地狱去了,看你还有什么本事找谁报仇?”

    宫俊看到她不客气的向我威胁,担心她的手心又发射能量光球,那我不死也残废了。

    “咳咳!咳咳!……”宫俊特大生气,气得喘息忍不住大咳。

    娜娜看他发病的大咳起来,他的脸色通红了。

    “哇——!”宫俊忍不住了,一团团血黑的东西从嘴里喷出来。

    娜娜看他吐出一团团黑乎乎的东西。它们是一团团死血,吐到地上一大堆。

    宫俊大吐之后,全身耗费了所有力气,“我的剑妃了?”求助她的问。

    “你别吓唬我啊。她出去给你找药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娜娜一步步靠近,想去安慰他说。

    宫俊听到后,抬头仰身躺回床上说:“你把这里清理干净。”想起不能让剑妃看到我大吐血,那样的话她会非常难过。

    “我……?”娜娜极不情愿地问。

    宫俊瞧上她一眼。

    娜娜看他用斜睨的眼神,说:“你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你这是自找的,我就依你这次了。”

    “快去啊!”宫俊躺着大叫她,“拿桶拿拖把拿铲子来。”

    “哦。”

    娜娜看到他特别生气了,匆匆出去寻找他说的东西。在楼下到处去找他所说的东西,好不容易找到了他说的三样东西。

    上楼到他房里时,娜娜又看到他还在不断的大吐血。我又开始同情他,爱怜之心油然而生,不介意他吐的有多脏有多恶心。手指轻轻拍上他的背,以使他更干净的吐完。

    宫俊拿上她送来的白毛巾,擦擦嘴放到一边去,看到她低头去扫地上的死血,她好像没那么讨厌,虽她不甘心但没有刻意表现出来。我一直在气愤她,我错怪她了。她是无故的。我爸爸相信她。我也应该相信她。她始终没有表现出对我的恶意。

    娜娜强忍着呼吸,一句话也不敢说出来。那样的话,我闻到臭味就会恶心呕吐。黑乎乎的死血,它们一团团的让人受不了,心口在翻江倒海的反胃。

    过了好一阵子,娜娜把地板上的脏血全部清理干净了,提起桶子迅速跑进卫生间,把它们倒进马桶里放水冲洗干净。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极度恶心的从胃里反射出来。

    “哇!哇——!”娜娜万分恶心全部呕吐出来了,肚子里空空的,除了胃水就没有什么。此时人儿开始虚脱无力了。

    宫俊在床上闻到她在卫生间大声呕吐的声音,心情十分不好受,怪自己太鲁莽了。我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害得剑妃为我寻找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用清水洗个嘴,娜娜从卫生间里出来,手提着冲洗干净的桶了,面无表情来到他面前,把桶子放在床边说:“你以后吐血,就吐到桶里面。你恶心死了。”

    “谢谢你!”宫砍上感激的心情对她说。

    “不用谢,只要你以后对我不凶就行了。”娜娜讨厌他说。

    “不会了,是我错怪你了。你是怎样学会我们人类语言的?”宫砍着疑问,忍不住问她。以前蒂斯公主是我亲自教她学习的,她该不会……

    “你想知道啊。那是你爸爸教给我的。不过我还是通过我们的语言系统学会的。你以为我们外星人是吃素的,学会你们的语言还不是小菜一碟。”

    宫俊听到她跟爸爸的关系好像非比寻常,问:“你怎样跟我爸认识的?”

    “你想知道吗?”娜娜突然微笑上脸问。

    宫俊点个头,指个床说:“请坐,你说给我听。”

    “那好吧,但你一定要克制心情。”娜娜坐上床沿警告他。

    “嗯。现在不会了。”宫俊向她保证说。

    娜娜信任他的点头说:“是这样的……,……”

    宫俊认认真真的,目不转睛看着她,听着她说下去。我渐渐的深入了她所说的情景当中去,把她的话复原到活生生的情景当中去,犹如身临其境。

    过了很久,娜娜把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给他听。他听入神了,眼角滑下一颗颗眼泪。那是他爸爸的死,使他万分难过,但他已经十分克制了内心的愤怒。

    “就这样。”娜娜说完了,心情与他一样十分低沉失落。

    “谢谢你为我爸所做的一切!”宫俊听完整个过程之后,对她怀上深深的感激之情。

    “没什么,我只想完成他的心愿。你喝上我的血吧?那样你爸的心愿,我就完成了。”娜娜突然求上他说。

    “算了吧。你别让我再做出傻事了。”宫俊心膛来了一股股暖意说。

    “不行啊。我一定要把血还给你,不然的话让我一生难安。”娜娜坚持已见。

    “呵呵,哪有像你这样的女孩子?”

    “你笑我什么?我哪有让你好笑的?”娜娜被他轻松的带笑了。

    “想不到你的力量也是由血液进化变异,看到你能力惊人。你看你把我伤成这样子。我卧床不到,你要负一点责任。”

    “是,我负责任。等你伤好了,我就离开你回家。”

    “你回家,回到哪里去?”

    “呵呵,不告诉你。”

    “你够狠心的,你就丢下我不管。”

    “哪有啊?我跟你非亲非故的。我们芝麻一点的关系都攀不上。”

    “呵呵。你说什么废话?你身体里流着我爸的血,我也流着爸的血。”

    “喂,你不要死攀关系好不好?那是不一样的血,你的血太垃圾了,所以你爸要我把他最先进的血还给你。他担心你被外来人欺负。”

    “是嘛。”宫俊听着呵呵笑起。

    “哎哟!”宫况地苦眉叫痛,却不敢用手去摸痛。

    “你又痛啦,让我看看?”娜娜关心他的再度揭开被子。

    宫俊看着娜娜年轻美貌的一张脸,开始欣赏她。她不仅年轻貌美,而且心肠更美。她是世界上奇好的一个女孩。我爸爸遇到她,也许是最好的报答。爸爸离开我之后,碰到不断的奇遇。他还跟玛亚女王有一段缘分。等我的伤好了之后一定要她带我去见玛亚女王。

    “啊!你的伤口好像加深了。”娜娜看到他的伤口又红又黑起来。

    “你别吓唬我?”宫俊听到害怕地问。

    “没骗你,真的。”

    “哎哟!”宫俊疼痛地大叫。

    “啊?你又痛了。”娜娜心急地不知如何是好?

    宫俊刚才笑动了伤口。现在伤痛牵动全身神经,并故意放大痛的声音,以使她更加为我心痛,看她以后会怎么照顾我?

    “我怎么办啊?她找药还没有回来啊?”娜娜闻到他大声叫痛,越来越不安起来,想起了她。

    “剑妃,她去多久呢?”

    “她差不多去一个晚上了。”

    “啊?去了这么久?”宫俊脸色惨白地惊叫,一种不祥的预感马上袭来。剑妃肯定遇到麻烦了。

    “你担心她?”娜娜瞧他神色大变问。

    “嗯啊!真的让人担心,她一个人去了那么久。城市里面到处有危险。”宫俊揣测不安地说。

    “没有你想的那么坏吧?”娜娜怀疑他的担心。

    “哎呀,真的是。不行了,我忍不住了。”

    “啊?”

    “我要上卫生间。”

    娜娜以为他要去寻找她了,大惊一下,听到是这个,才放心拍个胸,轻松地透个口气。

    “借你用用。”宫俊实在实在忍受不住了。

    “喔。”娜娜伸出双手扶他起床。

    宫俊把右手臂给她,让她的肩膀扛上,双手用力扶上我,我再慢慢地移起烧得发焦的胸,不能有任何伤口牵动,否则又会有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