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窃喜,默默感受
    ,!

    “你轻点,慢点。”娜娜稳稳地扛住他的手臂,使劲托扶起他的上半身。

    宫俊忍了好大一口气,听从她的话开始慢慢移动,终于把上身竖直起来。这次我好像大解放了。

    “啊——!我终于起来了。”宫俊战胜困难向她开心一笑。

    娜娜没跟他一起笑,时时注意他的身体情况,用力扶背他的身子起床。忽然感觉好像这是自己的责任,他的伤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宫俊上半身保持僵硬的姿势,下身可以随便移动,到了卫生间门口,一手扶上门对她说:“我可以了。”

    “不让我扶你进去吗?”娜娜关心地问,十分诚意却没一点别的意思。

    “让你进去看我小便啊?”宫俊笑口对她说。

    “喔,你自己去吧。”娜娜根本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从肩膀上松开他的右手,“你当心点,不行就叫我啊。”

    宫俊心田暖暖的,刚才笑她是怕知道我在取笑她,会讨来她一阵毒打。一手打开上卫生间的门,进去后再关上门,对准马桶大声放水。我久憋了一夜,胀得我生不如死,才敢大胆请求她相助,大放水之后顿感舒爽像浑身释释放十万斤重担一样。

    宫俊小便之后,再用毛巾给自己洗个脸,让凉水把自己清醒过来。剑妃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此事重大,袭击上心头。我该怎么办?

    等候在门外,娜娜看到他进去一会儿了,敲响门大声问:“好了没有?”

    宫俊开门出来说:“你也要用吗?”

    “谁说的?”娜娜脸一红,头转向另一边。

    宫俊走到试衣镜面前,轻轻脱开衣服对着镜子看清楚,一眼看到大吓一跳。

    “我的妈呀!我的胸口盖一个大黑锅。”宫俊心痛自己的胸膛变相了,丑**怪的,叫我以后如何见我的爱人啊?我的小妹蒂斯公主会不会对我十分失望?顾虑重重地想敲碎自己的脑袋。

    宫俊气恨地朝额头捶几下,一脸的苦恼。

    “哎!是不是又怪我了?”娜娜十分歉意地问。

    宫俊此时说不上话,根本没有她那样想,看她一眼说:“我不怪你,只怪我一时冲动。冲动是魔鬼啊!”

    “我扶你。”娜娜在内心里对他装满了愧疚之感,想给他一些补偿,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如果她在的话,我就是知道怎样做了。

    宫俊把左手给她,让她扛上手臂。

    “我扶你到床上休息。”娜娜扛稳了说。

    宫俊全部眼神瞧上她,对我如此这么好,来了许多感动说:“你扶我到楼下吧。你也饿,我也饿了。”

    “你能行吗?”娜娜顾虑地问。

    宫俊向她笑一眼,移步坚决向外走。

    娜娜扶上他僵硬的身子向外走,像木偶一样走路感觉好有味道。走出卧室房门,到楼梯上看他迟顿一下,慢慢地提起脚下楼。这太不像他箭步如飞的模样。人只要受到重伤,那怕是神仙也如此这样。

    走下楼梯的时候牵动胸口肌肉,撕裂疼痛的感觉犹如挖心的痛苦,宫俊强忍着。现在楼梯上,上下两难。剧烈撕裂的疼痛,额头冒出一层汗水。

    从四楼走到一楼,宫俊痛出满身汗水,站在一楼大厅,抬头回头看一下楼梯的过程犹如走了坚难万险的万里长城。在以前,只不过一步远的时间,而我重伤在身此次耗费了太多精力。

    娜娜面对宫俊凝固的表情,不闻不问,他的言语全部表现脸上和眼睛里。

    宫俊在娜娜的搀扶下来到大厅,坐上大厅沙发,这比躺在床上舒服多了。

    “你要喝什么?”娜娜将他坐上沙发问。

    “有什么喝的,你都拿来吧。”

    “好吧。”娜娜不确定他喝什么,自己喜欢上了地球人类的饮料。他们的饮料样式繁多,品味口味都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在宇宙飞船寻找不到人类风味独特的最棒饮料。

    从大冰箱里取出一瓶瓶饮料堆放在宽大茶几上,茶几跟餐桌好像没有区别,只是矮了一点。

    娜娜坐在旁边,给他拿一瓶花生牛奶问:“你喝它吗?”

    宫俊拿上花生牛奶打开喝上,口渴的一口气喝掉半瓶。冰冰凉凉的花生牛奶令人好过瘾。

    “哎,你想到自己与我们地球人有什么不同吗?”宫俊找上话题问。

    娜娜给自己开上一瓶花生牛奶喝上,一口气喝完,“啊——c过瘾啊!”特爽快地叫出来。

    宫俊瞧瞧到她天真可爱的样子,像我妹妹似的。她跟剑芳和蒂斯公主大大不同。她们三个各有千秋,不过好想跟她在一起。她没有蒂斯公主成熟的大脑,却天真无邪可爱,还有一头秀丽的金丝长发,碰到手里柔顺光滑。她身上时时飘散出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

    “你们人类最好的东西就是饮料。”娜娜放下空瓶子说。

    “是嘛。”宫咳上自己的半瓶,也把它喝光。

    “你好像我的一个人?”宫俊对她微笑说。

    “是谁?”娜娜盯上他问。

    “你像我心目中的妹妹。”宫楷笑平静地告诉她。

    “她在哪里?”娜娜好奇地问。

    宫俊指下胸口说:“她在这里。”

    “哦,知道。”娜娜看懂了他的意思说,“我有个哥哥。他是宇宙飞船里的船长,也是大将军。他非常霸气,非常威风。他是我们首脑最得力的手下大将军。我哥哥手下有五个将军。他们都效忠我哥哥。”

    宫俊听了后深思问:“他们都很厉害吗?”

    “那还用说,将军不是人人想当就当上的。它们都需要超凡的能力和气质。”娜娜说出自己的背景。

    宫俊瞧她如此坦白,颇感心慰。原来她是外星大人物的亲妹妹。如果控制了她,就等于控制了外星人的心腑。她可无限为我提供免费信息。这样看来务必将她弄到手才行。如果让她乖乖听从的话,必须与她发展亲密的感情。女人啊,只要跟心怡的男人发生亲密的感情,就等于把心交出来了。

    “我看你的头发很漂亮,很有吸引力!”宫俊来了心思夸赞她。

    娜娜听他说喜欢我的头发,便拿上一支放到鼻子边闻一闻,碧蓝色珍珠般的眼睛看上他。我要看清他是出于什么意思?

    “你能让我闻一下你的头发吗?”宫俊向她轻轻提出请求。

    “你想……?”娜娜哑愣一下,问他半句。

    宫俊尴尬了,脸一变一红低下头说:“你不给算了。”

    娜娜瞧他变得很没味。

    “你想闻就闻到吧。”娜娜把手里的一支金丝长发给他。

    宫俊拿上它放在鼻子边,细心长闻,飞快进入了芳香的世界。哇啊——c爽啊c舒服啊!这种香气太好闻了。它好像来自于大自然,仿佛闻到了万事万物的气息。

    娜娜让他细心细闻。不一会儿,他寻着感觉凑近过来。他把身子倾倒下来。娜娜笔直坐着不敢动,犹如玉石雕刻一样让他细细闻上我身子。他这是什么意思?让我感觉好害怕,仿佛要吃上我了。

    “你……,我身上好闻吗?”娜娜面红耳赤地问。

    宫俊听到停下来,睁开眼睛看到自己闻到她身上去了。她白皙如画的粉颈,多么地吸引人心。一下子冲动了,我好想来一口,品尝她芳香清泽的味道。我一下子好像不能控制狂乱的想法。她如果变成我的女人该多好啊!我想抱着她睡,闻着她睡……那样的美妙情景在脑海里一张张浮现。

    “啊——!我动不了。”宫俊突然一叫,一手捂到脖子下方,眉宇疼痛难忍,向她表达疼痛的深度。

    娜娜转身面对他关心问:“你伤口又痛了?”

    “是。我胸口好像抽筋地痛,痛到脖子上一点动不了。”宫俊向她说出实情。

    “哪怎么办?”娜娜急神了问。

    “请帮我揉一揉好吗?我的脖子没力气了要靠在你肩膀上。”宫俊愁眉苦脸求助于她说。

    “这样可以吗?”

    “好像是。”

    “那好吧。你别动,我帮你。”娜娜依照他的,把他头架在自己肩膀上,用另一只手在他脖子上轻轻地揉。

    宫俊万分窃喜。她终于上当了,我要开始她的计划。她变成我的人之后,她的秘密就会毫不保留送给我。我也会得到她更高的力量。在以前我碍于面子,拒绝她把爸爸的血还给我。现在大不一样了,她一定要把我爸的血还给我。我以后要制造浪漫气氛,让她心甘情愿把血献给我。

    宫俊闭眼深深地闻吸到她的温柔香味,仿佛整个人儿在飘飞。她的肩膀柔柔软软的,好像躺在她温柔的怀里!在此时,我好想好想吸上她的脖子,然后慢慢地亲昵她。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投怀送抱。她妹妹来水之后,就会湿成一片海,奇痒无比,难以忍赖,到时候什么都愿意听从我的。

    娜娜手指揉得酸溜溜的痛,手指无力了问:“好了吗?”

    “嗯,现在不要揉了。你把手心捂到我脖子上就行了。你手心有种奇特的能量,相信它会帮助我减轻痛苦。”宫俊十二万分舍不得离开她的肩膀,还想继续闻上她的香味。

    “好吧。”娜娜把手心放在脖子之上,突然来了奇妙的感觉,眼睛闭上去细细体会。那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在身体里流动,它使身心十分舒服。它是什么?弄不懂它,但知道它产生于身体深处。以前从未有过的神奇感觉,现在莫名其妙的源源不断产生。

    在这个时候,娜娜温柔地蠕动一下身子和脖子,以使自己更舒服悦目。我这样让眼睛闭着深深体味到身体深处一股股一**到处涌动的舒服之感。它们就像所谓所说的神韵吧?

    宫俊眼睛雪亮地睁开,她与我,我与她靠在一起,让她产生身体元素。她开始深迷于体会当中,现在舍不得放开我。

    娜娜跟宫俊温馨温存了很久,一直到那种感觉渐渐消退。

    宫俊明白这个时候应该进退自如,从她馥郁的肩膀上抬起头说:“谢谢你,刚才用手心为我疗伤。你的手心很神奇,它不仅有突然暴发力,更有一种治愈疗伤的功效。”

    “真的吗?”娜娜把方才那种美妙的感觉,默默地感受封存在心灵深处,对他说的太感奇怪了,从未知道自己有这种特异本事。

    宫俊确实感受到了。她的手心捂在脖子之上,就有一股能源力量从手心里传导到筋脉里,然后流经全身。它在让身体产生潜移默化的力量,使胸口阵痛渐渐消失。

    “嗯,我感觉是这样。”宫俊向她道出真实感觉。

    “这样啊。那我试试。”娜娜突然来了兴奋的心情,跃跃欲试。

    “嗯,相信你。”宫俊说着拉开系睡衣的腰带,敞开胸膛。

    娜娜看到宫俊胸口中心黑焦焦的肌肉,周围血脉乌黑。他大伤在眼前,看到难以忍受地同情起来。

    “你试试,注意精力把意识传输到手心里。”宫俊教她方法。这是我自己瞬间身体变形时用到的方法,应该跟她的一样。

    娜娜知道怎么做了,两手心捂到胸口受伤的地方,聚精会神倾尽全部心力向手心输送意识能量。在心灵深处清清晰晰感受到了源源不断的力量通过手臂传导到手心,再通过接触输入到他体内。那种能量激活了他体内的基因代码,迅速治愈胸口受伤的地方。

    宫俊沉下心接受她传导的能量,胸膛热血沸腾起来,它们活跃的急剧变化。伤口在热血能量中愈合,疼痛减轻到后来全部消失。

    娜娜默默感觉到他的伤口好了,便收心拿回手,看上他问:“你现在感觉怎样?”

    宫俊试着摸摸伤口,抖动胸膛铁骨铮铮的肌肉,完全感觉不到伤痛。它全好了,笑逐颜开,浑身轻松。精神和力量重新注满了心膛。

    “哈哈,谢谢你!”宫俊向她感谢地来个拥抱。

    娜娜突地被他一抱,震动心灵,撞出火花,爱意之心油然而生,一阵脸红羞涩地避开他的目光,开始暗暗心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