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理智,睹物思人
    ,!

    夜色慢慢降临了。

    宫俊抱着娜娜飞回海岛别墅,到家的时精疲力尽。双手抱起疲惫不堪的娜娜,轻轻在放上大厅里超长沙发里躺着。

    “你饿了吗?”宫俊关心问。

    娜娜吊着强劲的脖子不放手,微闭眼睛。宫俊在眼前就是一个晃动的人影。

    “我不饿。你别离开!”娜娜害怕地抓紧他手。

    “嗯,”宫俊没有依着她的请求,她舍不得放开手,说,“你坐着别动,我去拿一瓶水。”

    娜娜乖乖听话,他说的都是对的。在大白天,我眼珠里白茫茫的闪动光影,到傍晚也是黑茫茫的闪动光影。我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瞎了?

    从冰箱里拿出自己和她都爱喝的花生牛奶,我们飞了大半天一滴水没有喝,却在脏兮兮大江里洗了一个大澡。现在浑身还闻到江水的恶心臭味。黄浦江恶臭每个市民知道的事。江河里生物绝迹,没有虾鱼鸟虫。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鸟不会拉屎的大江。大江生态环境已经恶化到没有一点希望了。

    “来,你喝瓶花生牛奶。”宫俊打开瓶盖送到她手里说。

    “谢谢!”娜娜拿到手里一口气喝完。

    宫俊一口喝掉半瓶,看到她像盲女一样感觉好有趣。她也有危难的时候。我胸口上的十指莹,是她留给我的永久印记。

    娜娜喝完花生牛奶,鼻子闻到怪怪的恶心味道,伸长脖子到处闻闻,发现手臂和身体每一个地方发出恶心的臭味。这是我一生中闻到最为难受的臭味。

    “宫俊,我身上好臭啊!”娜娜生气说出,委屈地差点要哭了。

    “我们在恶臭的大江里洗个大澡,过会儿洗洗就不臭了。”宫俊说着喝上饮料,一口气喝完。

    “不行啦!我受不了啦!你带我去洗。”娜娜双手摸上空中道。

    “不行,我和你男女授受不清。”宫俊拒绝说。

    “你说什么废话?我们两个有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你不把我洗干净,比杀了我还难受。”娜娜摸着空气站起来,万一他不带我去洗,我就自己摸着去。

    “好吧,你说的。以后别说我占了你的便宜。”宫俊也十分受不了自己身上恶心臭味。

    现在好了,大都市人少了,生活污水和其它污染都没有了。大江大河通过几年自然自我调理,慢慢会恢复正常的生态体系。到那个时候,虾鱼鸟虫重新回归,济济一堂。

    “你在哪里啊?快过来,带我去洗澡。”娜娜急不可待地招手,紧张地哭丧脸道。

    “我在这里。”宫俊到她面前握上手说,“你现人什么都看不见了,就听我的。你眼睛休息一晚,到明天自然恢复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娜娜跟着走问。

    “你现在暂时性的刺盲。休息好了应该很快没事了。”宫俊猜测地说。

    “你洗澡,你要听我的。我不会占你便宜,顶多看光你。”宫俊牵着她走进浴室里,事先来个声明。

    “知道啦。我有什么好看的。你看我还不如看穿上衣的我。”娜娜推他个肩膀。

    “呵呵,你真够大方。我们的人,只有一种人看了别人的身体就不会犯法,而且是合情合理的。”宫俊牵着娜娜走进一间大浴室里,停下来对她说。

    “那是什么人?”娜娜好奇地问。

    “是医生。”宫俊对她认真说。

    “医生?”娜娜知道人类的医生干什么的。

    “嗯。医者父母心,所有他们看人的身体就不会犯法,而且是合情合理。医生冶病疗伤,对症下药。当然不是每个医生都有权力。不同的医生只对自己的专业部分负责。也不是每一个医生能看别人的,主要看病人需要治疗哪里的病。”

    “说这么多什么意思?”娜娜嫌他像个八婆一样话多。

    “我只是说明。你看不见,你这方面不方便,需要救助于我。我了像医生一样帮助你,所以看了你的身子是合情合理的。”宫俊转弯说个大道理,为了再三说明自己是正人君子,绝不会无故占人便宜。

    “你废话少说。我是自愿的。”娜娜烦死他了,“快把我解衣服。”

    宫俊听她话,双手给她一件件解开脱下。她变成一条光溜溜的美人鱼,牵扶她走入一个大大的浴池。

    娜娜坐入浴池里,马上来了笑容,“嘻嘻”不断地笑出来。

    宫俊开上浴池水底泉涌开关。水像温泉一样滚涌出来。自然大阳能温热水想用就用。

    “哇c舒服啊!”娜娜泡在热水里,快乐地欢呼挺胸展臂。

    宫俊打开了四个进水龙头,六十秒时间内里往浴池里注满了温水。看到她开心兴悦的样子,脸蛋红通通了,她浑身上下每一处进入眼帘,心动不已。她仿佛像光裸的性感仙女在泡澡似的,对她爱慕羡慕不断啊!

    “哎,水放好了,你自己好好洗啊。”宫俊不想对她看下去。鼻子痒痒的,害怕鼻血喷洒出来。还有我晚上会做大梦,在那样的梦什么都会发生。我还是正常正经一点好,不要看到大美女就花心大萝卜。

    “啊?你到哪里去?”娜娜闻到他要离开,立刻紧急地问。

    “我身上脏死了,到楼上去洗个澡。”宫俊如实告诉她即时的想法。

    “不行!你哪里也不要去?”娜娜大发小姐脾气了,一脸的生气固执。

    “可是,我……”宫俊对她不可理喻,越来越不听话。

    “你不是想洗澡吗?到我这里跟我一起洗。你看这个浴池多大,多容下几个人不成问题。你快来啊。”娜娜突然转变态度,而且异常的热情。

    “可是……”宫俊特别为难了。

    “可是什么?你一个大活人,害怕一个瞎子会吃了你。”娜娜突然脸笑了,露出雪白的齐整牙齿,十分开心向他招招手。

    “是你说的啊。”宫俊再三声明,反正她看不见我,我也不想占她便宜。我是个有良心的正人君子。再说对女人在没有很久以前就向往之心了。

    “你少说废话,我叫你来,你就来,像婆娘推三阻四的。”娜娜等不及了。

    宫俊走进到浴池里,浴水里浮满香人的泡沫。它们全掩盖了她。从上至下脱光自己的衣服,坐进浴池。在以前,我与剑妃在这里鸳鸯戏水几小时,一点舍不得离开,大战几百回合,叫她快乐无比。现在她不在这里了,脑海浮现当时一张张恩爱画面,随即让人热血沸腾,此时让我立刻睹物思人。

    “呵呵,你对我真好。”娜娜笑移过来。

    “你干什么?”宫俊像中了她的圈套,想逃也来不及,拒绝她的推上她手指。

    “我看不见,你帮我洗一下。”

    宫俊听到娜娜这样求于我,只好委屈求全答应。如果她真的瞎了,就会赖上我一辈子。我的蒂斯公主看到我这样子,一生一世都不会原谅我。还有剑妃也会恨我,还有怀里的宝宝长大了也会看不起我。

    娜娜抓着手来到熟悉的怀里,而此时大不同了。这是叫肌肤之亲。人类的知识在我的大脑里都有,我就是趁这个机会,借花献佛。宫俊此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宫俊用柔软刷子给她刷背,然后再用毛巾给她搓背,再其它地方。她蛮老实的嘛。舒服的时候就会听人话,就像玩皮的孩子在享受的时候就会乖乖顺着大人。

    过了一会儿,宫俊有多大变化就有多大变化,自乱心智,但守住了一条底线,不能乱来。

    “好了,你洗干净了。”宫俊推推她说。

    “哇c舒服!啊!”娜娜浑身轻松爽快地叫。

    “你坐那边去休息。”宫俊指挥她说。

    “你不让我给你洗吗?”娜娜真诚地问。

    “不行。你别碰我身体。不然受不了,你会做错事。”

    “我会做错什么事?呵呵。”娜娜说着要过来。

    “总之,我自己洗就行了。”

    “你后背能洗上吗?要不帮你?”

    “谢谢9是不要了。你到坐那边闭上眼睛好好休息。说不定,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就好了。”宫俊坚持拒绝她的热情要求。现在是做错事最关键的时刻。那样不仅自己,她也忍受不住。我现在还有理性,我的好兄弟他已经高高展示雄风了,一露出水面就会吓死人的庞大。

    “哦,你这样胆小。”娜娜极不愿意的一动不动。

    宫俊看她还听自己话的样子,移到对面枕上浴池边沿闭眼休息了。哈——!自己向自己轻松地呼口气,用上沐浴工具给自己洗澡了。

    娜娜闻到他只管自己了,于是冷却心思,慢慢移到然后靠上浴池让自己休息会儿,随心意展开身姿的放松。一天下来,我好累啊。

    过一会儿,浑身累得不想动了,忽儿来了浓浓的睡意。

    宫俊时刻警惕她,洗完澡,轻悄悄走出浴池,到喷头下面开上热水冲洗全身的泡沫。浑身恶心的臭味没了,飘来浓浓的沐渊香。

    从浴室衣架台上,宫俊拿下自己平时穿的浴袍围上,回头看上娜娜。她在那里睡着了。大半天,她陪我到处飞行寻找剑妃,没有丝毫的线索和结果。她任劳任怨没有半点不开心。她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一个女孩。她也一定是我的女孩,但不是现在这个时候,而是要等到她心甘情愿,对我情意深深,浓烈到非我不可的时候。

    那时候,我们再进行人生的进化升华。她就会永远爱我一生一世。刚才,宫俊努力战胜了自己,这是自己伟大的一次进步。

    娜娜睡得好香。

    宫俊轻轻过去,开上换水龙头,更换上清洁干净的水。她会睡得更加舒服。

    从浴室里出来,宫俊穿着拖鞋走进大厅,拿上酒杯倒上半杯红酒。红酒是我和剑妃最爱喝的酒。我们两个人常常依偎在一起,在楼台上观看天空中美丽的月色和星星。她到现在仍旧音信全无。

    不难想到,剑妃一定遭遇到麻烦事了。宫俊痛苦地想起她,以至于让手中的红酒没有心情喝下去。

    “剑妃,你在哪里啊?我好担心你啊!”宫俊在内心里呼唤着她。

    在宽敞的卧室里,欧雅寒潮站在剑妃后面,彩云站在前面。把剑妃夹在中间,一前一后的都在做激烈的运动。三人好不痛快地叫爽,声音响彻在耳边。自从彩云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之后,剑妃想通想明白了,没有比活着来得更重要。只有好好活着,我才可能再见宫客剑芳,也可以去见想见的人。如果死了,就永远没有机会了。那样只会让活着的人为我更伤心。

    长久持续了很久,欧雅寒潮终于火山爆发,熄火地停息下来。彩云配合他们也停下来。剑妃更累更爽的倒在床上一点不想动,卷曲着身子尽快恢复。在脑海里想着恶魔还会做出什么折磨人的坏事?

    剑妃眼睁睁地看着他。他累得趴下了,想必他不会再折磨我了。

    “你真的很棒。从明天开始,我放你自由。”欧雅寒潮浮出邪气的目光说。

    剑妃看到他说出的每个字。他所说的自由绝对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以恐惧的眼神看上他,对他充满了怒视。

    “你别怕。我明天送你去宇宙飞船。在那里,你会看到我们的大将军。他会好好照顾你,但没有这样的好处。”欧雅寒潮用布满邪气的眼睛看着说。

    “你别怕。”彩云俯上背说,“我们只是让你去见一个大人物。他仁慈不会对你做什么?”

    “看你这么好,真舍不得把你送上去,但为了做出贡献。我不得不那样做。”欧雅寒潮说出最终目的。

    剑妃听到他的真正原因之后,满脑子一团雾水,总比在这里受尽他的折磨好多了。他的目的把我当成礼品一样敬献他的大将军,这样一想浑身好像来了解脱似的,展放四肢轻松地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