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剑妃,母女相见
    ,!

    “跟来吧。”彩云对她叫一声。

    剑妃紧跟她过去了,双手仍旧套着锁铐。现在还是没到完全自由,被当成了奴隶被他和她折磨了几天几夜。外星人的行为原来这样那样的卑鄙可憎可恨。在心里最为担心的是宫俊。不知道他醒来了没有?好了,有没有担心我,在寻找我?吉人自有天相,宫俊一定会好过来的。如果没有我在身边,你就好好照顾自己吧。如果有一天,我再回到你身边会更加努力的爱你,照顾你。

    “你们带我去哪里?”剑妃跟上彩云问。

    “你别问了。去了,你就知道了。”

    剑妃看她不愿意回答,给我真相,也许她已经说过了。他要把我送到宇宙飞船上去,去向他的上级大将军交待。我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吗?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啊。

    彩云牵上剑妃走进他们专用飞船。

    欧雅寒潮过来看一眼说:“你想保住你的命就乖乖听话,乖乖做事。出了麻烦,谁都保不了你。看你听我话的情分之上,我会向大将军说几句好话,让你好过一点。”

    剑妃收回对他憎恨的目光,低头默许地听进去了。

    外星人飞船悄然无声的起飞。

    剑妃仿佛驾上行云,身子有股向上推动的微妙感觉。从现开始只好听天如命,只要能活下来,不做伤天害人之事就什么依了。我保住自己这条命,后面还有许多事等待自己去做。

    罗威推开搭在身子上的剑芳,耳窝里传来了新消息。欧雅寒潮带来了一个进化变异的新人物。

    “滚!陪我去见一个人。”罗威推一把剑芳叫道。

    剑芳立刻听命爬起来,找到衣物穿上。一点点衣物穿上身之后,极大开放的露肩露背露腰的袒胸。

    罗威不等人的先出去了。

    飞船进入宇宙飞船仓库里。

    它这里高高大大的空间停满几乎一致的小飞船。小飞船虽小但比我们人类的直升飞机大好几倍。它们都是椭圆平面形的飞船。我们人类输给外星人不足为奇。几个月过去了,除了见到宫客吉丽之外,就再没有见到过其他人了。

    在记忆里,大都市里的人全部被抓走了。他们可能被关闭在一个地方。他们受苦受难,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平安无事。

    彩云牵着她走在欧雅寒潮身后。他大步急飞,狠不得立刻来到商议大厅。罗威将军就在那里。

    罗威到了商议大厅,此时没有一个人影。他们都没有来到。主持位置的大椅就在身旁,于是坐下来等他们。

    欧雅寒潮昂首挺胸,威风凛凛走进商议大厅。在眼前,罗威将军就坐在眼前。他一副轻松轻闲的样子,日子过得太休闲了。

    剑妃低着头不敢张看一眼,浑身不由自主的冰冷发抖。

    “将军,我抓来了一个超级进化的人类。她是克莱族人培育的人兽。她到一家药店里找药被我们逮个正着,特意带来让你定夺。”欧雅寒潮见到后,就开门见山说。

    罗威没看他人,斜头偏脑还是没有看到他人。朝他挥个手,原来她躲藏在他的身后面,跟着移动身子是玩捉迷藏吗?

    欧雅寒潮看到将军他左右没有看到人,回头看到她躲跟在身后。手抓上她用力向前一托一甩。

    “啊!”剑妃吓破胆的大叫出声,被扔到前面甲板之上,全身疼痛难忍。

    彩云看到她战战兢兢的,同情无赖地摇个头。她的活命就看她的造化了。

    罗威看到是一个柔弱女子。她怎么是个进化人兽?从表面上一点看不出来。她已经退化恢复人形了。这种情形让自己很清楚。剑芳就是一个例子,不足为奇。这是人类特有的进化形态。

    “把头抬起来。”罗威用人类语言命令她。

    欧雅寒潮看她不听话,两步过去抓上脖颈一抬头。

    “啊!”剑妃疼痛地大叫一声,脖子差点被他折断了。

    罗威看她浑身上下有几分姿色,比我的剑芳成熟性感多了。她好像跟剑芳有许多相似之处。突然之间动了凡心。

    欧雅寒潮看到将军挥了个手势,就放下她的脑袋。她像一只受死的羔羊在战战兢兢地颤抖,眼泪从眼角直流出来。

    罗威离开大椅走到她面前,一根长长的手指勾起下巴细细打量,看了又看。

    “嗯,真的是很错。你们大大有功。我们需要抓淄消灭不听话的克莱族人,包括克莱族人培育的人兽。你们知道没有?克莱族女王已经现身了。她就在大都市里。你们几个将军一起把女王给我捉回来。她正在召唤克莱族人。如果他们的力量团结了我们就有*烦,不好对付了。”罗威对她十分满意了。她自然对我自有用途。并立刻严肃向欧雅寒潮将军交待一个最大的命令和任务。

    “玛亚女王就是那个逃走的?”欧雅寒潮想起了说。

    “嗯。你们务必把她抓回来。首脑已经向我下达最高命令。不惜毁灭一切代价也要抓到她。”罗威指挥他说。

    “我们怕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捉到她。她毁灭我们不费吹灰之力。”欧雅寒潮害怕的犹豫起来说。

    女王的威力让我们大家都亲眼目睹了。

    “你们是大智慧头脑人物。你们不能力敌就不能智取吗?”罗威指责他说。

    “是!我们一定完成任务。”欧雅寒潮立正严肃接受任务。

    “嗯。”罗威满意地点头。

    “将军,她……”欧雅寒潮指上她问。

    “她以后就由我看管了。你们做事去吧。”罗威向他说一声。

    “你老实点,多听将军的话。将军或许会饶了你的命。”欧雅寒潮再次凶狠地抓上脖子警告说。

    剑妃咬牙切齿地痛恨,目光万分的可怜,一声也没有发出来。他这是什么话?分明是在暗示我该怎么做。

    “好了。你们去吧。你顺便向欧雅安洁通报一声,你催催她尽快找到娜娜。在前几天,我发现她跟一个人兽在一起。他们掉进了江水里。娜娜,你们不能伤她一根毫毛,否则你们谁都担当不起。”罗威特意交待了另一件大事。

    “是,我知道了。”

    罗威到他身边说:“我需要一个大将军,以便以后接我的地位。”

    欧雅寒潮听到最令人兴奋的消息。大将军是有意要提拔我。手掌在肩膀之上重按一下,以示委以重托。

    罗威说完走回大椅坐上,看他带着自己的女奴走了。他这次特意送这个人兽过来邀功的。他来了自然少不了他的好处。在今后,谁将坐上我的大位置,就看谁活到最后了。欧雅族人跟克莱族人较量高低,没有一点本事想活命就好比登天。在上次,他跟一个人兽大战半天,是合两人之力才侥幸战胜。

    “你起来吧。”罗威看他们全都走了,叫她一声。

    剑妃慢慢地抬起泪汪汪的血色眼睛,惊魂失魄的样子。欧雅寒潮对我下手也太凶狠了一点,毕尽自己好好服侍过他。他让我一生一世不堪回首,有机会我要让他血债血尝。

    他下命令了。

    剑妃托起吓软的大腿站起来,走不了几步摔倒在铁铮铮的甲板之上。

    剑芳不急不慢来到大厅,一眼看到一个熟悉人影。她像自己的妈妈了。在眼帘里有那种感觉了,当她抬起头时,一眼认出了。她就是自己的妈妈。妈妈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倏地急闪躲藏到一角,用十万个心力压抑自己不要爆发出来。罗威跟他交谈了些什么,全不进耳里。此时此刻,在眼里,在心里只妈妈一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都走了。

    罗威叫上妈妈的时候,我才肯冒出来。

    “将军,谁来了啊?”剑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走出来问。

    罗威看到她来了,招个手势。

    剑芳依着过去,随他手势坐上大腿。

    “她是谁啊?”剑芳若无其事地问。

    “你看,她像你吗?”罗威拿上下巴看上一眼放开。

    “我……,我怎么跟她像了?”剑芳不信地说。

    罗威让她去看看。

    剑芳顺着他意思,走到她面前蹲下来,手指轻轻地抬起她脸,看到妈妈大惊。泪儿在眼眶里打转,抑制不能让它流下来。

    “哎呀,你们真是的,怎么这样对待一个软弱女子?她跟我有几分相似。但我记不起她是什么人?你跟我有关系吗?”剑芳迅速抢上话,对妈妈眨眨眼神。那是妈妈最熟悉的眼神,好让她明白意思。

    剑妃挣扎一下,极不舒服地挣开她,后退几步。她是我的女儿剑芳。她认出我来了。激动的心情不断激动眼神,但她给了我示意,叫我不要认出来。

    罗威看到她情绪激动的慌乱后退,头不敢抬一眼的重重埋下。她不认识,说记忆不起来了。哪有这样的事?她进化变异成超级人兽,把老祖宗十八辈子的事都记起来了。她是谁?她不认识吗?她激动的反应全看到了眼里。

    “你看,我该如何处置她?”罗威问上她。

    剑芳苦笑一下脸,走回他身边说:“你看她有几分姿色,还有她跟我几分相似。你就让她留在我们身边吧。我一个人在飞船上,除了能够跟你交流,就找不到其她的朋友。要不你把她赏赐给我,陪我玩好吗?”

    “你满意就好。你带她去清洗一下。”罗威成就她心意。她有意向我隐瞒,看她到底隐藏了什么?

    “谢谢大将军!”剑芳欣喜起来。

    罗威默许点头。

    “你能站起来吗?”剑芳过去用力扶起,轻声问。

    “我可以。”剑妃恢复惊吓的心情。

    剑芳细心稳稳地扶着妈妈站起来,然后离开商议大厅。

    “你别说话。这里到处都有监视器。”剑芳用力扶着妈妈说。

    “嗯。”剑妃听懂了。

    剑芳扶着她急步走进自己的房间里,带进浴室里。

    在这里最安全了。

    “妈妈!”剑芳转身抱上剑妃。

    “剑芳!”剑妃激动不已,眼泪一束束掉下来。

    “妈妈!妈妈!……”剑芳多叫几声,泪儿奔流直下。

    剑妃摸上她脸蛋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原来你在这里。”

    “嗯。妈妈,是我大命。我没有像其她人做了工具。我被这里最大的人物选中了,做了他的贴身奴隶。”

    “他为什么对你好?”

    “是因为他吸了我血。我的血能帮他进化。”剑芳告诉妈妈。

    “他对你好吗?”

    “他对我好。其实他是个大好人。他有时候很残暴很凶恶,杀人不眨眼。只要依着他顺着他,就没有事了。”

    “他真的对你那么好?”剑妃大大怀疑地问。

    “嗯。妈妈,你是怎么上来的?”剑芳大不明白地问。

    “我是找药,不小心被他们抓了。”剑妃隐瞒了许多实情,许多事是不能跟她说的。如果她知道我跟宫俊搞在一起,她会立马跟我翻脸。

    “妈妈,你好像年轻了很多。我差点认不出你了。”剑芳眼神奇怪问。

    “唉!我是阴差阳错啊。我不小心让大帅哥吸了血。他吸血后发狂。我也吸了他的血。我也一样难以控制发疯。后来,我就变成这样子。你看你变化这么多,比以前更漂亮了。”剑妃边说边上下看一看。

    “我也是吸了将军的血变成这样子的。”剑芳听到妈妈跟自己是同样子发生变化。

    “这样啊。”剑妃全都明白了。

    “妈,我帮你洗澡吧。”

    “嗯。我被他们折磨死了,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剑妃疲累不堪,枯上脸说。

    剑芳看到妈妈疲惫不堪,给妈脱下衣服的时候,看到背上和手臂之上暗一块,紫一块,青一块,许多地方死伤了。一股股心酸的疼痛涌出泪水,心痛不已。

    剑妃惊喜过后,便很快地平静下来。我们母女重逢,想必后面还有更多的事发生,处处小心才是求生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