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伤口,满目伤痕
    ,!

    “娜娜,我给你介绍一下。”宫俊松开庞珍,立刻拉上娜娜说。

    宫俊到宫小妹面前笑嘻嘻地说:“娜娜,她是我的小妹。以前我取名字叫她宫小妹,后来小妹回想起自己了。她是克莱蒂斯公主。”

    宫小妹向她友好点个头,保持一丝微笑。

    “你就是克莱蒂斯公主?”娜娜惊爆眼球的大问。

    宫俊瞧她如此大惊小怪地问,一脸尴尬。

    “你好,你就是克莱蒂斯公主。想必,你也是外星人,是哪个族的?”克莱蒂斯公主向她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掌,眼神正视她问。

    她搞什么名堂啊?克莱族人会这么好吗?我哥哥说了,欧雅族跟克莱族水火不融。她友好的向我伸出手什么意思?

    “呵呵。”宫喀怕她们闹出矛盾,将娜娜的手和小妹的手放到一起说,“你们两个都是我最为重要的人,以后和睦相处啊。”

    “喂!宫俊!你要搞清楚,我们欧雅族与克莱族不共戴天,水火不融,怎么能够和睦相处?”娜娜立刻收回手冲着他大叫。

    啊?宫俊一脸灰色了,我这个和事佬当惨了。原来,娜娜是那么有原则的人。还有我的小妹看她怒气冲冲的,也一点没有不高兴。

    “呵呵,那是你们族长的事。你们可以做个好朋友的。你们无怨无仇的应该可以和平相处。”宫俊向娜娜低声下气地说。

    “哼!”娜娜此时把鼻子翘到天上去了。

    “哥哥,你受伤了,让给你疗伤吧。”克莱蒂斯公主向他周身看到了说。

    宫俊马上向小妹嬉皮笑脸,我一点不敢让她生气,说:“小伤一点不碍事。”

    “走,我带你去疗伤。”克莱蒂斯公主牵上哥哥的手就要走,突然回头说,“庞珍,你给我好好照顾欧雅族贵客。她,我们可得罪不起。”

    庞珍一听一瞪眼,手指向自己疑问,为什么是我?哑巴吃黄莲一样有苦说不出。

    “哥哥,你受伤很严重,让我为你疗伤吧。”克莱蒂斯公主说着就走。

    娜娜欲想动身跟过去。

    庞珍立刻张开双手拦住说:“喂喂喂!你跟上去干什么?”

    到她面前示威示狠地瞪眼,不让她过去靠近他们一步。我虽然得不到宫俊,你从今以后在我的地盘也别想靠近他,除非她把他带走。

    看懂她的眼神,娜娜含唇啃齿,最担心宫俊跟她的关系不正常。现在满脑子里想像的都是那些男男女女恩爱的画面。

    “听到我的话吗?”庞珍不客气的叫问她一声。

    “切!”娜娜丢她一眼转身展翅向天上飞走了。

    庞珍瞧她气走了,举起手挥一挥说:“你走,我就不远送啦。以后,别回来啦。”

    在空中,娜娜扇动几下七彩羽翼,一晃远远地飞走了。我现在就去找一个人,叫她来收拾这里一堆人。

    她走了,庞珍大欢开心,我少了一个死敌。宫俊没有她的干扰,到晚上我偷袭。他迟早是我嘴里的菜。

    忽地,从天空中刮来一阵风。

    一声惨叫,庞珍闻到是王小洋的惨叫声。

    他死到哪里去呢?庞珍被扑倒地上,被他整个身子压住了。他还撞到我左侧额头上,一阵眼冒金星的头昏眼花。

    本人心情特别不爽,庞珍愤恨地甩起手朝他脸上恶狠狠地打上去。

    “啪”像炸雷一样一声巨响。

    王小洋大气不敢吭一声,翻身倒在大院子草地上,嘴角浮出永恒的笑容。

    打完之后,庞珍火气统统全消了,手掌打得生痛。他是什么人啊?我这样打他,一声也不吭的。

    从草地上爬起来,庞珍这才看到他浑身上下千疮百孔一样,血流模糊,全身是血啊!他脸上印下我的手掌印。

    “呵呵。我大难不死g呵!……”王小洋痛快地笑出声。

    “喂!你伤成这样子还在笑?”庞珍指着他一身是血,问。

    王小洋朝她端正脸说:“不好意思啊。我从天上冲下来太快了,把你撞到了没伤到哪里吧?”

    “喂!我打你不生气?”庞珍突然间对他产生十万个对不起,口齿讷讷自责地问。

    “你打我算得了什么,没有比活得更痛快。我以后再也不乱逞强了。我打不赢就跑。”王小洋总算给自己长经验了说。

    万分抱歉,庞珍弯下腰伸手给他说:“你也别再贫嘴了。看你这个样子捡条命回来算你祖宗积德了。起来吧!”说完用力拉上他沉甸甸的身子。

    王小洋舒喘之后,身子骨完全松懈下来了,现在连一点吃奶的力气也使不出来。全靠她用力把我托起来。

    “你站稳啊,我扶你到床上休息。”庞珍使力扶稳他说。

    “谢谢!”王小洋把一只手臂搭在她柔软的肩膀上。

    庞珍使出全身力气扛着他一步步走进别墅大厅,然后一起坚难爬上二楼。他的房间就在楼梯一旁。

    推门进去,庞珍将他托扶到床上,然后丢下手跟他一起横倒在床上。在这个时候,王小洋无意间双手码在高高的胸脯之上,还用力的抱捂着它们两个。

    什么意思?庞珍敏锐感觉到了,可他好像根本不是有意的,倒在床上就不动了。让他的双手多留一秒钟我的心就发热不止。他的手好像我把我的心夺走了。

    立马弹起来,庞珍犹如惊魂一吓。他的双手自然脱落了,他不是故意吃我豆腐。好了算了,以我过去的大小姐脾气一定会掐死他。不过,现在我无依无靠的,必须收敛自己的脾气。我现在浑身发热,还皮肤痒痒的,一时之间不能冷静下来。

    “哎!你就这样躺着行吗?”庞珍看到他倒在床上,血迹斑斑的把整个床单染红了。

    “谢谢!”王小洋现在只有睁眼说话的力气了,全身动弹不得。

    “我躺着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去休息吧。”

    庞珍瞧他伤痕累累的就这样走了,十分过意不去,对他产生浓浓同情之心,说:“让我看看你伤口止血了没有?我这里没有药。你就忍着吧。”

    “没事。我伤口的血流干了。作为一个军人就不怕流血牺牲。”

    “你不是很开心吗?说自己捡回来一条命,以后再也不敢了。”

    “呵呵,那是笑话,安慰自己说的。”

    “你别动。我看你伤口跟衣服沾在一起了。我帮你脱下来。”

    “谢谢!”王小洋正需要这样子,不然血肉跟衣服沾在一起,再去脱衣的时候就会撕掉一层皮,那样会造成第二次伤害。

    庞珍胆怯心惊地轻轻的一点点给他脱下衣服,还有连同裤子也脱了。他满目伤口,有的伤口分裂了,就由它们自由愈合吧。

    此时自己像个医护人员,对他精心照料一番。

    到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恶心起来。

    庞珍捂着嘴拔腿就跑,急匆匆跑上三楼,到自己的卧室进入洗漱间大声呕吐起来。洗把脸,看到镜子里自己像个野人一样从森林钻出来,一身狼狈不堪。

    最没有受伤的人是我,可身子脏得不成样子,庞珍赶紧脱下衣服,开上太阳能热水洗起来。我以前的生活是十分干净整洁的,自从家人死光了之后,自外星人入侵这里之后,我连续几天几夜都没有洗过澡也不嫌脏。我的个性在特殊情况之下改变过来了。我不知道是感谢,还是痛恨,但有一条让我十分清楚,活着比死更痛快。

    现在让它们见鬼去吧,庞珍开始心无杂念,一心一意洗澡。

    “哥哥,你受伤了,喝我的血吧?”克莱蒂斯公主看到他上半身和四肢到处都是尖爪划痕,伤口已经愈合干巴巴的不流血了。

    “小妹,我不要紧。今天,我能见到你特别高兴。”宫俊脸上荡漾着笑容,握住她的双手始终没有放下说。

    “我也是特别开心。我听到庞珍说出你的名字,就马上过去救你了。我不想哥哥死。哥哥,我到处找你,不知道你在哪里?我一时无法找到你,日日夜夜想着你。哥哥,我是不是得了你们的相思病?”克莱蒂斯公主盯着他的眼神说出所有心里话。

    “嗯,我也一样得了相思病。我也日日夜夜想着你。”宫俊向她表白心声地说。

    “哥哥,我知道你们人类如果想到一起就要先做那个事。哥哥,我想跟你再次做那个事。我好想让哥哥知道我的心。”克莱蒂斯公主已经迫不急待地说出来,脸蛋羞羞的,目光万分的真挚。

    “傻瓜,在一起不一定要做那个事的。我知道你的心里爱我就行了。”宫俊松开手摸拂脸蛋说。

    “可我……”克莱蒂斯公主忍不住推一下,让他倒在床上,然后扑上去趴在胸口说,“可是我想给哥哥多留些深刻的印象。”

    “小妹,你让我休息一会儿吧。”宫俊听懂了,但嘴里说的跟心里想的不一样,现在脑子里装满娜娜的身影。她跟我恩爱像电影一样放映出来。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我只跟小妹有过一次就好了。我根本不想有第二次,如果再多一次,我们就不是兄妹关系了。

    “嘘——!”克莱蒂斯公主手指堵上他嘴,叫他不再说话。

    手指往胸口一划,鲜血长流起来。

    她这是干什么?宫俊一眼看明白了,可被她压着身子不能动弹。她的意愿看到了。小妹露出白白香嫩嫩的肩膀,然后在胸口划出伤口,鲜血直流,是要我喝上她的鲜血。

    正是这样,克莱蒂斯公主好像救人心切一样,将伤口伸到他嘴里。

    “哥哥,你喝上我的血,你就好了。不要跟我客气。”克莱蒂斯公主自愿牺牲地说。

    宫俊一碰到她的伤口,闻吸到香喷喷的鲜血味道,立马改变性子了,双手抓上胳膊狠狠吸噬起伤口里流出的鲜血。

    克莱蒂斯公主深深的闭上眼睛,忍受着被吞噬的感觉,浑身火热地燃烧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