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爆炸,大战开始
    ,!

    什么情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宫俊在沉睡当中鼻子痒痒的,总有一缕毛发骚扰,刚要反应打喷嚏的时候就不痒了。

    烦死人啦!宫筐冒三丈地坐起来,闭着眼睛还在昏睡当中,没有什么情况,又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浓浓睡觉。

    “呵呵。”朵朵手指捏上费了一个早晨缠结好的马尾辫子,饶有兴趣地叫他起来。推开门瞧到他张着嘴,鼻子和嘴巴一起吐气呼气。眼睛闭成一座泰山压顶似的永远不会睁开。

    弄几下,然后倏地跳开,躲藏起来,不让他发现我的身影和气息。朵朵边玩边开心,用细细头发尖尖骚痒他的鼻孔。

    忽地,宫俊弹飞起来。

    “呯!”一声巨响。

    “啊!”朵朵惨叫一声,远远撞飞碰到墙上掉落下来,头昏转向,满眼冒星星,头顶炸裂的疼痛不已。

    一响一叫,宫俊从死睡当中苏醒过来,额头被碰了一下,自己没有感觉,而眼睁睁看到她掉到墙角里,像打昏的一只狗毫无精神意识,昏头转向的不知东南西北。

    “朵朵,你在干什么?”宫俊瞧她问一声。

    “哎哟,这都怪你啦!”朵朵十分生气地双手码在头顶轻揉。

    “我……我……”宫俊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我哪里得罪她了?分明我在睡觉,你在骚扰我,以为我没有感觉到吗?我一瞬间就明白过来了。

    “你怎么起来也没叫一声,你是冲着我打扰你睡觉,就故意用头撞我的头。哎哟c痛啊!我的脑袋撞开花了。”朵朵一肚子的气,到现在一点不能痛恨地发泄出来,满嘴牢骚。

    宫俊摸个头,从床上下来,光脚向他走过去,站立在她面前把手伸给她。

    “对不起啊!”宫俊诚诚恳恳地说。

    朵朵松开手,一望马上埋下头,脸蛋红通通的,心蹦乱跳起来。他的庞然大物直立在眼前,是那么的高傲逼人,再看一眼就让眼睛刺瞎了。

    瞧她的反应,宫俊向下一看,立刻弯腰手心罩上去,真的好吓人啊!我的好兄弟独立自主,像一座高耸云天的山峰。幸好,我还有一条短裤罩着,不然全被她一眼看到了。我不要紧,是怕害了她。

    “你走开!”朵朵捂着眼睛仰起头对他说。

    “你要站起来吗?”宫俊继续伸手给她问。

    “我不要啦。”

    朵朵火爆地想站起来,以为他走了,一松手还是满眼看到他那里,一样的情景令人手忙脚乱。他的大家伙吓死人啦。我还是少女之心了。虽不是贞洁美少女,我的清白被早就破了,但我的心还依旧像无知美妙的少女心一样。

    身子失去平衡向外向后面倾倒,忽地被钢铁一样手指抓上来,一闪扑到怀里。这下更要人命了。我的妈妈啊!他是什么东西啊?它是石头钢铁做成的柱子吗?它直挺挺的顶到肉里去了,我浑身气竭了,像个无力的软架子一扑搭到他身上再也动弹不了。

    宫俊眼疾手快,一把捞住她的身子免得从身上滑落到地上。一时大不明白,她怎么搞的?我一拉她起来,就扑到怀里,幸亏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然让人见到了就羞死人了。

    软弱无力,朵朵失去力气,犹如男人踢中命根子一样无法动弹,像死人要命的一时之间无法缓上劲来。身子一滑,嘴唇撞到钢铁柱子的头顶之上,跟它来个亲密之吻,眼花迷离的惊魂失魄,面红耳赤。此刻,朵朵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它,可惜自己连抓起拳头扬手的力气也没有。

    宫苛无察觉到朵朵剧烈的心灵神情反应,把她楼起来往大床上一放。朵朵四肢朝天地躺在大床上,脸儿红红的,心脏加速度快要爆炸似的猛跳,眼珠火辣辣地盯着他,木纳的表情的不知所措,装死比任何时候更重要。

    若无其事的宫俊转过身,然后回头再看一眼,瞟一瞟她需要什么帮助?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我无意中伤害到她,况且我根本没有伤害到她。是她反应过度了,才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我到楼下去了,你起来的时候别忘了帮我把床整理一下。”宫俊穿着一条短裤向后挥个手说。

    他一走消失了,朵朵手脚慢慢地缓过劲来,可是我的小肚子下面那块地方好像被他钢炮撞烂了。手指挨上去,那里好像撞肿了,痛得嘴巴咧咧地颤抖。

    稍过一会儿,朵朵手腿有力,竖起身子坐在大床上,辫子散了,一头乌黑长发盖住整个脸,狰狞地露出牙齿,愤怒地握拳头,痛敢地发誓我迟早有一天把你的大鸟吃了,以报刚才的痛苦加耻辱。

    朵朵让自己深深地记住了,少女报仇三十年不晚,我跟你拼时间拼青春拼耐力。宫俊,你总有一天会拜倒在我脚下,给我*丫子,“呵呵……”心中不由地得瑟起来。

    到楼下,宫俊去卫生间来个大方便,然后淋上热水匆匆洗个澡,让精神面月焕然一新,昨日像那东流水一去不复返。一件短裤变成了我的便装,本来要到卧室浴室里洗个澡,但瞧到朵朵在场不方便,所以到楼下没带换洗衣。将就穿上原样的,等一下再到楼上更换。

    什么时候呢?

    宫俊到大厅瞧一眼墙壁上的吊钟,时间指上十一点差五分,差不多中午了。做午饭的时间到了,我到这里休息两三天,然后再去找我的宫小妹。我们情同手足,爱如夫妻,与宫小妹在一起那才是真正意义的幸福生活。只是现实中有一个难题,玛亚女王是宫小妹的妈妈。我要小妹还没有经过她妈妈这一关了。

    唉,算了。玛亚女王的存在就是我的绊脚石,恐怕我和宫小妹的性福生活也可能只能玩地下情了。

    到厨房大厅里,宫俊从超大十字门冰箱里取出一些简单食材,差不多热一下,稍炒一下就可以吃了。

    麻利的手脚动作,宫俊轻轻松松搞定一个午餐,一盘子卤鸭,拿出来手撕成一块一条地码在盘子上,然后放进微波炉加热三分钟就ok。另一盘是煎鸡蛋,分别各一个,煎得两面焦黄香脆就可以装盘了,还有一盘是豆腐,包装豆腐切成片放到水里稍煮一下,加一些汤汁调料,就做成一碗清香扑鼻的豆腐汤。

    “ok!就这么搞定。”

    宫俊到大厅抬头向上大喊一声:“朵朵,吃中饭了。”

    “你叫什么叫啊?”朵朵从楼梯上下来,对他没好脸色地叫他。

    宫俊看到朵朵手里抱着男式衣服,她干什么?

    “我看到你房里乱成了老鼠窝,许多东西没有的全都扔了。看你身强体壮,但也不要整天把一身肌肉露在外面。这样只会污染了我一对美少女纯洁的眼睛。”朵朵边走边说,谍谍不休的没完没了。

    “呃,我说吃饭了。”宫俊等她说完停下来说。

    朵朵把衣服往他一扔,说:“拿去换上,别污了我的眼睛。只会穿短裤的家伙。”忍不住抱厌一声。

    宫俊双手接空中散落的衣服,跑进一个空房间,迅速更换上了,不过手臂一展一伸,背后衣服裂开了,裤子短小,一蹲屁股后面开叉了。这样子,我能穿上吗?不行让她看看,免得废话满天飞。

    “嗯,好吃!”朵朵吃上白米饭,啃着卤鸭,嘴里满满喷香的叫着好吃。

    宫俊走进厨房大厅,往她眼前一站,问:“你看,这衣我还能穿吗?”

    嗯?朵朵嚼着鸭肉,看到他转身一个圈,一套休闲便装在他身上分裂成碎玻璃的裂纹一样好看。

    “哈哈!”朵朵看了看还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此时看到了最滑稽可笑的宫俊,尤其他屁股上的大峡谷裂口,一直延伸到海底深处。

    “你看这样还能穿吗?”宫俊说着从上至下一件件脱掉扔到地板上,仅只剩下一条黑色短裤。

    朵朵害怕看到污了眼睛,所以一直辟邪地躲开一些目光,但余光还是正视清楚他的一个好地方,就好比男人爱看女人的胸一样,爱看男人最骄傲的老二。

    宫俊脱下没用的衣服,来到餐桌前坐下,拿上筷子正要夹菜。忽然,天空传来天崩地裂的爆炸声。一阵庞大的冲击波,人震飞似的弹跳起来。

    朵朵手里筷子和碗被震落掉了,桌子上的饭菜全部震翻到地板上,天板上挂灯摇摇欲坠。什么情况?朵朵抱着椅子惶恐地躲避,不敢吭一声。

    紧急情况,宫俊倏地一闪,背靠上墙,力量源源不断涌出,抵抗外来入侵之力,一手拔开窗帘,远远地眺望天空中,一阵阵巨光爆炸,犹如世界大战开始了。

    朵朵害怕起来,我距离他太远,便想尽办法来到他身边,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同他一起向外看过去。

    我的妈呀#岸那边发生大爆炸了。那个方向正是大都市的地方。这个海岛距离大陆约三十公里。我们在这里明显感受到爆炸的威胁。

    “是什么情况?”朵朵看懂非懂地问。

    “我也不清楚。可能它们开战了。”宫俊清楚那个地方是大都市中心地带。我从海岛到大都市往返多次了,对此地形情况十分清楚。

    “是外星人他们开战吗?”朵朵盯着他脸问。

    “嗯,克莱族和欧雅族开战,殃及我们地球人。”宫俊平淡平静地说。

    朵朵开始怕怕地问:“我们这里会安全吗?”

    宫俊摇头说“不知道。我现在要去那里。你在这里等着我回来。”

    “不要!”朵朵立刻没得商量地拒绝。

    宫俊镇定地看她一眼,无话可说,向她点头说:“嗯,你小心一点。”

    “我会。”朵朵同意他的话,只要跟他在一起,我的生命才是最安全的。我想要活着生存下去,必须找到一个打不倒的保护伞。他就是了。

    宫俊一跳跃出厨房,来到后院草地上。整个海岛在爆炸声中颤抖,丝毫没有停息过来。振背一展,宫俊巨型羽翼伸展开来。

    朵朵一跃跳到宫俊背上,双手稳稳地抓住翅膀,把脸躲藏在深深的绒毛里面。

    扇动巨型羽翼,宫况地一下冲飞到天空,向大都市天空飞去。此时此刻,宫俊一心担心着宫小妹的安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