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杀死
    ,精彩小说免费!

    她死了吗?

    好像没有一点动静了。

    所有战士看到了。连长肯定她死了,这才放下机枪,向她走过去。

    “呯”的一声巨响,惊魂地吓破所有人。她变成一头妖兽,狼头熊眼虎爪,张开血盆大嘴,十指长长的尖爪吓死人,害得所有人闻风增丧胆,身体不听从大脑指挥了,不敢动弹。

    “啊!”剑芳忽闪跳入战士群中挥舞长尖,瞬间杀人无数。她变疯成魔了,六亲不认,杀人不眨眼。

    一声声恐惧大叫,每叫一声,死亡一个英勇战士。

    连长他第一个倒在她的尖爪之下,这让朵朵看到好害怕。目瞪口呆地张开嘴,吓坏的收拢不了。

    剑芳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妖兽。剑妃亲眼目睹她变异全过程。她已经没心没肺了,射到哪里都不会死。我的女儿剑芳原来是如此的可怕。

    “宫俊,快杀了她!”剑妃朝他叫一声。

    听到了,宫俊臂力一挣,五个强壮战士被弹飞到空中掉落下来。他们压着我的身体,千方百计想取走我的金刚重剑,却始终移动不了分毫。

    射击!不断射击!

    惨烈叫声一片片,从不绝耳。

    他们都死了,朵朵看到英勇的战士死不冥目地倒下。他们被她杀了,牺牲了自己最为宝贵的生命。剑芳罪该万死。一切缘由是我激怒了她。我是躲在后面的罪魁祸首,让宫俊他们知道了,我将变成众矢之地。剑妃一定会亲手杀了我。朵朵跟剑妃正需要宫俊把她杀了,以免她给这里人们大军造成不可估计的伤害。

    “宫俊,你不能杀了她。”朵朵跑过去想阻止道。

    宫俊取下背上的金刚重剑,一手拔开朵朵,叫她到一边去。

    剑妃也过来拉上朵朵,叫她别再冲动,痛苦万分地望上宫俊。

    宫俊知道了,向剑妃重重地点个头。她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了。

    “你当心一点!”朵朵眼睁睁看到宫俊持剑冲飞过去。

    宫俊在空中举起重剑向剑芳劈过去。

    “铛”的一声。

    剑芳十指尖爪挡上宫俊重剑,子弹射击像射到铁板上一样,刀枪不入。一声怒吼,一脚踢开重剑。

    宫俊趁机砍上她的肩膀,好硬啊!一剑砍不进去,铜墙铁壁,伤不到分毫。剑芳臂力惊人,被震退几步。

    剑芳变成了恶魔。

    “散开!”宫俊再次飞跃起来,双手举起重剑向她的脖子砍去。

    剑芳成魔,意识还没有完全控制机体,行动缓慢,运作迟顿。加以时日,将变得身手敏捷,箭步如飞。到那时,宫俊想砍到她难上加难。

    “啊——!”宫俊重剑砍上剑芳脖子,忽地巨震。

    剑芳被一砍整个人儿砸进水泥地里,一个坚实的大坑留下永恒的印迹。

    宫俊提剑再砍,倏地被抓上手臂撞上天顶,再撞下来。剑芳一时得逞,将宫俊压在身子下面,挥起布满血滴的尖爪向宫俊脖子挥下去。

    突然,一口鲜血喷到脸上,剑芳像死一样停止攻击,回头看到妈妈在背上插入十指尖爪。我皮粗肉厚,再锋利再重的剑都无法砍进分毫,唯独的妈妈尖爪轻易刺穿。

    剑妃救人心切,一怒之下瞬间变身,光闪一下跳到剑芳身后,使出十成气力,向剑芳后背刺进尖爪。

    朵朵说过,剑芳没心脏变成了不死之身,唯一的方法就是断头。

    剑妃瞧到尖爪能够刺入剑芳,接连不断地刺入。眼泪横飞,刺在她身上犹如在刺在我心上,这将是我最大的悔恨。

    “哇啊!”剑芳怒声长吼,转身站起来手尖一挥。五指尖爪像划断剑妃身腰,危险至极。

    剑妃向后一仰,被伤到了。不由手心捂上肚子,嘴里吐出鲜血。宫俊看到了,血红眼珠暴怒,她敢伤害我最爱的女人,我跟她拼命。从地上抓起重剑,忽闪一冲。

    一剑穿头而过!

    宫俊稳稳地握住剑,穿头而过,剑芳在这一瞬间生命结束了。

    放开重剑,剑芳随重剑倒下。

    金刚重剑插进水泥地面上,剑芳手脚四肢在抽筋地动弹。稍过一会儿,一动不动。她死得十分凄惨,但比她杀死的咬的无数战士,死得难以其咎,罪该万死。

    宫俊丢下金刚重剑,一冲过去双手搂住剑妃,瞪眼看到她嘴里流血,双手捂上肚子。她快要垂死一般。

    “剑妃!”宫俊痛声长叫。

    剑妃看到剑芳死在宫俊剑下,心安地笑了,说:“我不要紧,过一下就好了。可能只是我的孩子不能保住了。”

    一听到孩子保住不了,宫俊痛心疾首,心如刀割,眼泪哗哗地直流。

    宫俊张开血盆大嘴,仰天流泪,一心想到我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难过的事。叫我死一万次都行,就不能伤害我的孩子。他还没有出生了。

    剑妃透气咳出血,喘息说:“宫俊,我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我一直对不起你。我不应该隐瞒你的。其实……”

    “什么?”宫俊收回一点心问。

    朵朵跑过去开始照料剑妃,双手帮她堵着肚子,叫她赶快好起来。我心酸心痛地流起泪来了,好像一切痛苦发生在我身上。

    “宫俊,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剑妃坚难地吐声说出来。

    一听,宫俊整个人儿浑身散力坐下,全身凉透了,头脑一阵乱麻。我的命好惨啊!满怀希望的一个孩子到头来不是我的,这比死还难以承受。

    “对不起!”剑妃抬起血淋淋的手,向他伸过去,要去抓住他的手把话说出来。

    “你别这样了。”朵朵痛哭流泪,你已经严重让宫俊伤心了,幸亏孩子还没有生来,不然宫俊在替他人养大孩子。

    宫俊看到剑妃痛楚的脸,瞬间一切都可接受的原谅了。剑妃是我世界上最爱的人。一切都可原谅。

    “宫俊,这个孩子,它是克莱西克的孩子。这是他第一次血爆的时候,跟我发生的事。我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我对不起你。”

    宫俊听到是克莱西克的孩子,就更没有理由责怪剑妃。是他们先在一起的,而我只是后来者。我这个后来者,没有理由说前任之事。剑妃没怀我的孩子是我的不幸,怀上他的人孩子,那是缘分。我向剑妃点点头。

    “别说了。我知道了。我没有怪你。我以后不会让你有事的。”宫俊忙忙向剑妃表明自己的态度。

    剑妃脸上开心一笑,沾满血的手指摸上宫俊的脸。我是多么的爱他啊!他是多么好,能理解我的心。我好爱他啊!我不会死的,我要与宫俊天长地久。

    “她死了。”朵朵看到她一只手浑满深情地抚上宫俊的脸蛋,我肚子里喝十坛子醋,不能就这样让她开心,于是提醒她。

    剑妃听到后,马上放下手,侧头看到我的女儿剑芳躺在血泊里。她死了,罪有应得的死了。我此时却为她流不出一滴泪。是我的泪干了,还是我绝情绝义,好好的一个女儿突然之间发疯地走火入魔。这是她的命啊!是老天爷叫她死在这里,死在此时此刻。剑芳杀了许多英勇的人们战士。他们多么的年轻有为,死得多么无辜啊!为此,别人不杀,我也要亲手杀了她。

    “她死了,死得好!”剑妃对剑芳痛恨一声,等于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让我这样的尝到苦果。

    “你看,她杀死了多少人啊?”朵朵一脸委屈地说。

    宫俊收回眼泪,将剑妃放到朵朵怀里,几步过去,从剑芳头上拔出金刚重剑往背上一放,然后从朵朵手里接回剑妃。我现在要带她离开地道。

    在这个时候,罗成和庞珍飞跑过来,惊讶看到大战场面,以为他杀光了这里。他这样就与人们为敌了。他将遭到全天下的通缉,死无葬身之地。

    什么情况?

    庞珍眼睁睁看到剑芳躺在血地里,搞不清楚状况看上她们两个,好像一点儿没有伤心难过的情景。

    朵朵过去拍拍庞珍的肩膀,向她摇摇头,现在什么都不要问了。以后,你们会清楚知道的。

    “车呢?”宫俊抱搂着剑妃大吼一声。

    话声一落,一辆军用越野车开到身边,跑下几个军医护士。

    “请她交给我吧。”一个为首的老军医说。

    宫俊信任他们的把剑妃放上车架,让他们火速治疗。

    一场残忍的屠杀结束了,这让在这里的每一个幸存者心有余悸。

    宫俊一个人站在血泊的地下广场上,向周围看了看,怒声大吼说:“我要杀光一切入侵者!我要杀光一切入侵者,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在场的战士们听到他震耳欲聋地叫吼声,纷纷从恐惧中站起来,向他走过去,在心中,在嘴里唱起了国歌。

    朵朵听到了国歌,不断热血沸腾起来,“我们在冒着敌人战火奋勇前进!”这是我们国歌的精髓所在。

    罗成开上车过来道:“上车吧,我们杀敌去!”

    宫俊跳上车。

    朵朵跟上去。

    庞珍也开车过来,把头伸出车窗外大声说:“英勇的战士们,你们多多保重!祖国需要你们大无畏的精神。你们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光明马上就要来了!”

    话一说完,在场的所有战士向她们向他们*地敬上军礼。

    庞珍向战士们回敬一个军礼,然后开上车,忽冲在开出地下基地。

    英勇的战士们向他们注目送行,期待天明就在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