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警察局的道理
    ..,超级狂兵辣总裁

    “哎,既然你不愿意说,那老头子我就不强求。”叶龙这很明显是在瞎扯淡,既然叶龙不愿意说,那自然有他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老爹也不会去强求的。

    哎,这年头说实话都没有人信,叶龙感到很无奈,其实叶龙说的都是真的,哎,可惜就是没有人信。

    在那群小混混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后,叶老爹的女儿叶小小背着个印有叮当猫的大书包回家。

    叶小小,今年十七岁,还在上高中,在天海中学上高二,长得瘦瘦的看上去有点病怏怏的,身高大约一米六,看看上去挺可爱。

    叶小小从学校回来的时候穿着一件白蓝色校服,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把那白花花的大白腿给包裹了起来,剪着一头齐耳短,带着一副蓝框眼镜,一看就是读书的料,小小看上去还有一点学生的青涩。叶小小穿着虽然朴素,但是却掩盖不住那张清秀漂亮,精致的瓜子脸,即使素颜朝天,也是一美女。

    叶小小哪里都好,就是胸部有点发育不良,属于太平公主那种类型。

    叶小小看见叶龙有点害羞,还怕生,而且叶龙看上去还有点小流氓的气质,一直在那嗑瓜子,特别像社会上的不良少年,把叶小小都吓到了。

    老爹为了不让叶小小担心自己,还特别嘱咐了叶龙不要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小小。

    从回来到饭店吃完饭,叶小小都很少跟叶龙说话。

    叶龙第一眼看见小梅的时候,差点都认不出来了,还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了,虽然还没有发育完,但是也算是个90分的美女。

    真的不敢想象,这丫头就是十几年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流着鼻涕,整天叫自己小哥哥的那个傻丫头。

    在吃饭的时候叶小小虽然很少说话,性格也有点内向,也很少点菜。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叶龙的心情,大家还是吃的很开心的,尤其是叶龙,一个人在餐桌上风卷残云的把菜往嘴里倒,把叶老爹和叶小小都吓到了,他们见过能吃的,没见过这么能吃的,叶龙吃饭的时候,看上去特别像非洲那边过来的难民。

    叶龙一顿吃的饭比叶老爹父女俩一天的饭量还多,看到这里,老爹有点明白叶龙的力气是哪里来的了。

    什么鲍鱼,鱼翅,燕窝,烤全羊之内的叶龙点了一大桌,花了叶龙好几千,叶龙还使劲往叶小小的碗里夹菜,搞得叶小小都不好意思拒绝。

    老爹和叶小小刚开始的时候还挺拘束的,但是叶龙实在是太热情了,大家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大家最后都敞开肚皮吃了起来。

    叶龙跟老爹,叶小小三人刚吃饱喝足完回家,被停在家门口的警车给破坏了兴致。原本叶龙和老爹都打算回家再喝两口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一辆警车,现在喝不了了。

    叶龙也没有想到,那个叫什么青龙帮的办事效率这么高,这么快就来打击报复自己了。

    “你是叶龙是吧,请跟我们走一趟,有人告你蓄意伤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一位身穿警服的女警英姿飒爽的从车上走了下来,拦在了叶龙的面前,那双犀利的眼神在叶龙身上面扫了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女警察同志名叫慕容琴,今年24岁。身高一米七,身材很火爆,大概是因为经常在外面训练的原因,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脸上的轮廓如刀削一般,线条很明显,头发被精致的盘在了后脑勺,带着一个帅气的警察帽,在一身警服的衬托之下,显得十分的干练。

    唯一美中不住的就是那张脸太臭了,感觉就跟别人去欠他几百万没有还似的,看见叶龙就一脸的严肃。

    慕容琴曾经是华夏天海市重案组副组长,因为调查一起杀人案,而得罪了某位十分有势力的大佬,后来被人从重案组副组长的位置上面给撸了下来,现在是刑警队队长。

    “我说警察同志,我可是良民,你找我干什么,我是冤枉的。”叶龙一脸无辜的表情,一边嗑着瓜子一遍说道。

    “少废话,有没有冤枉你,我们会调查清楚的,跟我去警局一趟,希望你配合一下。”慕容琴冷冰冰的说道。

    要不是上头提倡文明执法,不准随便动用武力,慕容琴早就把叶龙按在地上打了,谁还跟这种人这么多废话,掉价。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可是好人,大大的良民。”叶龙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就算本大爷打人了,本大爷就是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滴?

    “今天有个叫肖吉吉的人告你故意伤害罪,你把人家打得,现在还躺在医院起不来,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冤枉你。像你这种人,最好老实点,这样我还可以向上级申请对你从轻发落。”慕容琴的语气里面很明显带着一丝丝的怒气,像这种不要脸的罪犯慕容琴见多了,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听这位美女这么一说,叶龙这才想起来,没办法,人家把名字都说出来了,想抵赖也抵不了了。

    “哪个啥,我说警察同志,是那个肖吉吉先挑的事,他还拿刀捅我来着,要不是我牛逼,现在我就见马克思去了。那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是他先动的手,我只能算是正当防卫而已,你总不可能让我站在那里让他捅吧。”叶龙义愤填膺的说道。

    叶龙感觉自己说的也没错啊,是那群家伙先动的手,自己这是正当防卫,合情合理,谁叫他们先来找麻烦的,活该。

    “这些本姑娘没兴趣管。在我们警察局,不管你是不是正当防卫,在我们这里,谁伤得重,谁有理。”

    “你把人家打成重伤住院,还丧失了生殖能力,你再看看你,你一点事情都没有,你还敢说你正当防卫,人家没有告你蓄意谋杀就不错了。你最好老实点,拒捕的话我也救不了你。”天海市警察局办事一向都是这个道理,管你是谁先动的手,在警察局里,只有伤得重的才有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