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青龙帮的家事
    ..,超级狂兵辣总裁

    “我说慕容警官,我天生就这么能吃,我有什么办法,吃饭你也要管?”叶龙一边风卷残云的消灭着碗里面的米饭和菜,一边跟慕容琴说道。

    其实叶龙也不是天生就这么能吃的,叶龙也是在自己的右眼病好了以后,饭量才开始变得这么恐怖。也正是叶龙这么能吃,所以叶龙的身体素质才会远超常人。

    而且叶龙这次是真的饿了,叶龙跟慕容琴一样,晚饭都没有吃,还跟青龙帮干了一架,消耗了那么多体力,叶龙不饿才怪。

    其实苏燕也被叶龙的饭量给吓到了,苏燕还是第一次见到叶龙这么能吃的家伙,一盆米饭就这么被叶龙这家伙给干掉了,而且叶龙还啃了一个卤猪头。苏燕真的怀疑叶龙这家伙还是不是人。

    苏燕他们这边吃饭吃得其乐融融,不过青龙帮,今天晚上可就炸锅了。

    在天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一个重症监护病房里面。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抢救,司马天宇的生命终于是保了下来,不过司马天宇的命根子,被叶龙那一脚踢成了太监。

    此时的司马天宇躺在病床上面,刚刚做完手术,麻药的药效没有过。

    司马天宇眼睛呆呆的看着头上的天花板,之前那一直阴沉着的脸,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表情,他就这么一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都看了好几个小时了,整个人就跟魂丢了似的,跟之前那嚣张狂少的模样相比,现在完全变了一个人。

    而在司马天宇的身边,则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瘦高中年男子,这个男人看上去四五十岁左右,中年男子在司马天宇的身边走来走去,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中年男子眼睛很大,眉毛很粗,五官紧凑,浑身上下有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此人就是司马天宇的父亲,青龙帮的现任帮主司马夏天。

    而在司马夏天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贵妇,贵妇的怀里还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狗狗,在贵妇的脖子上面还围了一件大貂皮,也不知道这大夏天的她围这玩意热不热。这个女人就是司马天宇的母亲张翠花。

    张翠花坐在自己儿子的病床上一边抹眼泪,一边向自己老公抱怨。“司马夏天,你个杀千刀,你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你不去帮儿子报仇,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走来走去,你枉为一帮之主。”

    司马夏天“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报仇,报仇,一天就知道报仇。儿子现在变成这样,全部都是你给惯的。”

    自己老婆不提这家事情还好,一提这件事情,司马天宇就来气。如果不是自己老婆,一直纵容司马天宇干坏事,司马天宇也不会被别人打成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司马天宇身体上面的伤还是小的,最重要的是,司马天宇心里面的伤口,估计一辈子都好不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被变成太监,他都会接受不了。

    尤其是像司马天宇这种人,把他变成太监,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不过这家伙现在这样,魂不附体,基本上跟死了差不多了,就那一口气的事。

    “我平时怎么跟你们说的,叫你平时做事低调点,低调点,你就是不听。你还老是惯着他,我跟你们说过多少回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叫你们不要到处惹事,你们就是不听。现在提到铁板了,知道痛了。”

    司马夏天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老婆。“现在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你张翠花,还好意思在这里对我大吼大叫,老子当初真的是瞎了眼了,居然娶你这种人当老婆。”

    “你个杀千刀的,你现在还敢凶我,老娘当初怎么就瞎了狗眼,居然看上了你。”司马夏天不说还好一点,他这一说,他老婆抱着司马天宇立马哭得更大声了。

    “儿啦,你看看你那杀千刀的爹,你被打成这样,他不去帮你报仇,现在却在这里骂我…………我不活了”张翠华扒在自己的病床上面,哭得那是老泪纵横,肝肠寸断。

    然而,他儿子司马天宇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呆呆的看着头上的天花板,看样子,变成太监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够了。”

    司马夏天实在是受不了自己老婆了,再加上司马夏天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司马夏天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张翠花都吓了一跳。

    “儿子的仇,我会想办法报的,你就别哭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司马夏天也不知道,自己年轻的时候为什么会娶张翠花这样的女人当老婆,要不是看在他为自己生了三个宝贝儿子女儿的份上,司马夏天真的有打自己老婆的冲动。

    也不知道自己儿子天宇,什么时候能够从打击中走出来。

    那个打伤自己儿子天宇的家伙确实是有些本事,刚才司马夏天就已经想好了,准备贿赂公安局的局长,让他严惩那个打伤自己儿子的那个混蛋。

    只要打伤自己儿子的那个混蛋进到了牢里面,司马天宇就有把握运用自己的手段,让那家伙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留自己的老婆在病房里面照顾自己的儿子。

    司马夏天刚出病房,一个穿着西装的保镖就把一张价值一百万的建设银行卡。递到了司马夏天的手里,在司马夏天的耳边,轻轻道。“老板,公安局那边,好像有点麻烦。”

    司马夏天看着这张银行卡,微微的皱起了眉头。“难道是那个张万山,嫌弃老子不够诚意。”

    “老板,你看他是不是觉得你这钱,送得太少了。”

    “算了,备车,老子亲自去一趟。我倒要看看他这个新局长,到底想要什么?”

    最后司马夏天决定亲自去找张万山,希望他可以出手帮自己,对付那个把自己儿子打残的家伙,他如果敢忤逆自己的话,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

    一个小时以后。

    在张万山的家中。

    张万山把茶几上面那张镀金的建设银行卡推到了司马夏天的面前,委婉的拒绝道“司马老哥,这件事真的不是我不帮你。你说的那位爷,我是真的得罪不起啊,你就别为难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