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罪有应得
    ..,超级狂兵辣总裁

    张闫妮挨了张玉龙一巴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只是眼睛微微有些泛红。

    张闫妮此时心里超级委屈,但是她那坚强的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开门开门,里面的人,过来开门。”就在张玉龙扇了张闫妮一耳光后,没有一分钟的功夫,张玉龙办公室的门就被一个嗓门很大的家伙,一边敲,一边喊开门。

    张玉龙做贼心虚,怕被人逮到调戏女同事,最后只有无奈把张闫妮给放了。

    张闫妮脱离魔掌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离开这里,结果张闫妮一打开门,就看见了叶龙那张熟悉而刚毅的面孔。

    这几天叶龙天天往客服部门跑去找张闫妮聊天,两人聊得也挺投缘的,这几天叶龙天天跟着张闫妮她们跑到公司食堂吃饭,这几天相处下来,两人也算是朋友。

    当叶龙开门看见张闫妮眼睛泛红,脸上还有五根手指印的时候,以叶龙那惊人的智慧,他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闫妮,你脸上这伤。”叶龙摸了摸张闫妮脸上那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很是心疼的说道。

    叶龙不只是视力好,而且叶龙的听力也极好,刚刚叶龙正在附近巡逻来着,突然听到了“啪”的一声,声音十分清脆,叶龙在办公室十几米外都听到了。

    直觉告诉叶龙,这个业务部组长办公室里面肯定有人在搞事情。

    现在看见张闫妮这个样子,叶龙真的很心痛。

    叶龙看得出来,张闫妮受了很大的委屈。

    看着平日里一脸微笑的张闫妮,现在眼神这么暗淡,叶龙就有一种想帮张闫妮报仇的冲动。

    张闫妮红着眼睛淡淡的看了叶龙一眼,什么都没说,推开叶龙,低着头就跑了。

    很明显,张闫妮脸上那五个手指印是办公室里面的这个家伙打的,叶龙再怎么说也是张闫妮的朋友,而且叶龙最看不惯的就是男人打妹子。

    而且这家伙还打的是自己喜欢的妹子,张闫妮能忍,叶龙都不能忍。

    另外说一句,凡是美女,叶龙都喜欢。

    “啪。”

    叶龙走进了张玉龙的办公室,直接一巴掌抽在了张玉龙那白净的脸蛋上面,直接把椅子上面的张玉龙,连人带椅子,一起给抽翻了。

    张玉龙直接来了个四脚朝天,样子狼狈到了极点。

    “这一巴掌是我替张闫妮还给你的,还有,你现在就去给张闫妮道歉,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叶龙指着四脚朝天的张玉龙,眼中释放出无限冷光。

    因为,叶龙这一巴掌抽得实在是太响,把整个二楼办公区的同事全部都给惊动了,一个个全部都放下手中的工作,过来看着业务部组长的办公室凑热闹。

    而且看这架势,业务部这是要跟保安部干起来的节奏,像这种热闹怎么可以错过。

    华夏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看热闹,这个在全国各地都是一样,在天海集团内部也是一样,一个个脖子伸得老长。他们特别想看看,平时在公司里面张扬跋扈的张玉龙,今天提到哪块铁板了。

    当这些同事们,看见跟张玉龙起矛盾冲突是天海集团未来姑爷的时候,一个个的眼睛里面,都流露出了一重奇怪的神情。这种神情的书面表达,意思就是“有好戏看了。”

    张玉龙平时在公司里面,仗着自己有一个强势的客户部经理姐姐,在公司里面看人都是用鼻孔,早就有很多人对这家伙有不满了,只不过因为她老姐的关系,一直没有人敢表达出来而已。

    现在这个张玉龙跟天海集团的新姑爷干了起来,平日里那些被张玉龙看不起的那些人,别提有多辛灾乐祸了。

    在这些人里面,有极大一部分人,当初在叶龙刚来公司的时候,都看见天海集团董事长白青海亲自下来迎接。就算叶龙不是天海集团的未来女婿,那身份也差不了多少。

    要知道,天海市的市长来了,都不一定能得到这样的待遇。你一个小小的业务部经理,敢跟董事长的心腹对着干,那你还不死定了。

    张玉龙被叶龙突然跑过来,抽的一巴掌,给抽得有点晕头转向。不过,这家伙的反应能力很强,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自己那火辣辣的半边脸,一脸怨毒的看着面前这个抽自己耳光的家伙。

    “你tmd的算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知不知道我姐是谁?”张玉龙刚才被叶龙一巴掌抽到地上,他现在很生气,张玉龙爬起来,就冲了上去,直接揪住了叶龙保安制服的衣领,准备举起拳头打叶龙。

    张玉龙身高有一米八几,而叶龙只有一米七五,张玉龙比叶龙足足高了半个头,而且叶龙看上去瘦瘦的,也没有张玉龙强壮,张玉龙很有信心,把这个抽自己巴掌的家伙放倒。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去向闫妮道歉。”叶龙淡淡的看着张玉龙说道。

    叶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释放出一道冷芒,这道冷芒让张玉龙身上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我不去,你能拿我怎么样。”张玉龙揪着叶龙的衣领,十分干脆的说道。

    叶龙来天海集团的那天,张玉龙正好在外面跑业务,所以他完全不知道,叶龙是自己集团董事长白青海的准女婿。要是知道的话,张玉龙估计再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这么跟叶龙对着干。

    “找死。”

    说完,叶龙抓住玉龙放在自己衣领上面的那一只手,大拇指用力往下一按,一股强劲的指力直接贯穿了张玉龙的手腕,张玉龙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张玉龙只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卡进了一个正在运转的器械齿轮里面骨头要被碾碎了一样,紧接着一股深入到骨髓的痛,从他手腕处传了过来,疼得张玉龙脸色苍白,嗷嗷大叫。

    张玉龙想挣脱开,但是他发现对方的手就跟钳子一样,把自己的手卡在那里,自己怎么都挣不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