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章 寒毒之谜
    火山内就好像一座炽烈燃烧的丹炉,下落的过程中,罗晨抬头往上看,只看到熊虎那得意和嘲讽的眼神。

    随后,他和李恨水一同落入岩浆之中,滚烫的岩浆和烈焰,瞬间将他们吞噬,无情地灼烧着他们,即便罗晨以前是修炼火系气功的,对火焰有一定免疫能力,此时也于事无补。

    忽然,他身前的李恨水惨叫一声,整个人化作了灰烬,罗晨也露出了绝望之色。

    在这火山内部,岩浆烈焰中,武者三层的李恨水,跟一片枯叶没什么区别,一就着。

    “哎,我也要死了,终于解脱了,师父,没能替您报仇,希望您能原谅我……”

    罗晨心中绝望而又愧疚,已经做好了化为灰烬的准备,但突然发现了一丝异常。

    李恨水武者三层都化作了灰烬,但武者一层的自己,为什么还没死?不是应该比他更先化作灰烬吗?

    最诡异的是,自己竟然感受不到被火烧,反而好像是在泡热水澡,居然还有些舒服。

    震惊之下,罗晨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顿时眼睛瞪得老大。

    只看见一层冰蓝色的光罩笼罩他的全身,炽热的岩浆和火焰都被隔绝在外,而这光罩似乎是由他的丹田中某物释放而出的。

    “莫非是那枚冻结我丹田和经脉的冰珠?”

    内视之下,果然那枚鸽蛋大的冰珠不停旋转,释放出冰蓝色的光芒,形成光罩,将岩浆隔绝在外,让得他仿佛置身热水中,反而有种不出来的舒爽。

    罗晨的身体继续在岩浆中往下沉,沉得越深,岩浆的温度也越高,火焰的颜色由红色变成白色,最后竟然变成了青色,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界。

    随着周围温度的升高,罗晨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热,一股股热量不停地朝自己丹田涌去,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一样。

    “又是这种感觉!当初在冰川历险时,我的丹田就是这样吸收寒气的!”感受到丹田的异变,罗晨大惊,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随着热量进入丹田越来越多,罗晨的身体开始变得通红,仿佛煮熟的大虾,但下一秒,丹田中冰珠又爆发出一股寒气,让他瞬间全身结冰,仿佛万年的冰雕。

    极热与极寒,不停地在他体内交织,冰火两重天的痛苦,让他生不如死,最后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彻底昏死过去。

    “轰!”

    罗晨吐出的鲜血,被丹田吸收,顿时一道金光从冰火交织的丹田中破壳而出,透过厚厚的岩浆,照亮了整个火山空间。

    ……

    “呼!”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罗晨从昏迷中清醒过来,顿时吓得一跳!

    周围的环境变了,他已经不在火山内部了,而是躺在了火山口!他之前跌落的地方。

    假如不是身上衣服都被烧得精光的话,他甚至都怀疑之前落入岩浆中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我为什么没有死?是谁救了我?

    对于眼前的一切,罗晨非常迷茫疑惑,但同时又有一种劫后余生、死里逃生的庆幸感。

    “对了,我现在感觉不到寒冷了,不知道丹田怎么样了!”突然,罗晨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现在虽然是赤身果体躺在火山口,但既不觉得热也不觉得冷!于是连忙内视自己的体内,检查情况。

    内视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精彩了。

    “武者二层!我的修为恢复了?从武者一层恢复到二层了?”

    “咦?丹田内的冰珠也不在了,反而多了一个金色海螺?这金螺好像师父临死前交给我的那个,不是已经弄丢了吗?”

    体内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让罗晨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不等他将眼前的情况梳理清楚,突然他脑中一声爆炸,大量的记忆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巨量信息涌入脑海,让他的脑袋仿佛被硬生生塞入了什么东西一般,痛得他大吼起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那些信息终于停止涌入,罗晨浑身大汗淋漓,趴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但他此时已经明白了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原来,当初修行界的传闻是真的,圣螺武院的确继承了一件上古至宝“圣龙法螺”,也就是这金色海螺,这才引来的灭门之祸。

    这金螺也是在罗晨的师父,圣螺武院的掌门临死前交到了他手上,这金螺自行钻入罗晨体内,让罗晨误以为丢失了。

    本来,这金螺是处于封印状态,需要吸收冰火阴阳两极的力量才能解封,于是就有了罗晨去冰川历险时吸收大量寒气,最后中了寒毒的事情,然后他误打误撞落入火山中,金螺便又自动吸收了岩浆火气,最后解封,然后颇有灵性地把他救出了火山。

    “圣龙法螺?!”

    “咦?还有一篇至高气功,《金螺吞海诀》!”

    翻看了脑海中多出来的信息,罗晨不由得惊呼起来,眼神隐隐有着兴奋之色。

    “哈哈,天无绝人之路!”

    “我终于又能修炼了,呜呜呜……师父,谢谢你的保佑,你和圣螺武院的血仇,我一定会报的!”

    罗晨弄清楚前因后果后,开始是兴奋地大笑,笑着笑着又大哭起来,他压抑得太久了,几乎已经绝望了,此时看到了变强的希望,内心的情感再也忍不住了!

    许久之后,罗晨爬起来,将地上的那件棉袄捡起来,裹在身上,绕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他武者二层的修为也是彻底稳固了,而且还稳步朝武者三层迈进中。对此,罗晨十分满意,一个多月后就是武院大比了,如果不能取得好成绩,他将要被逐出璇玑武院,毕竟没有一个势力会养着一个废物。

    原本罗晨对此几乎已经绝望,但现在又燃起了希望!

    现在,他要去练功场,测试一下自己的力量到底恢复了多少,也好为下一步修炼制定计划。

    刚出门,没走多远,一个疑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让他身形骤停,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

    “罗晨,你竟然没死?”

    熊虎的声音中带着强烈的震惊,前天可是他亲手把罗晨和李恨水一起打落火山的,李恨水这两天没有出现了,想必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但没想到这罗晨却完整地站在了他眼前。顿时他有一种见鬼的感觉。

    “我没死,让你失望了吧!”

    罗晨转过身,冷眼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熊虎。

    这熊虎,他可是恨极了,平时欺负他不,最后竟然想取他的性命,何其歹毒!这种人,留着,始终是个祸害,不如除掉算了。更何况,他在跌落火山的时候就下过赌咒,如果侥幸不死,必杀熊虎!

    罗晨,动了杀机!

    这时,许多路过的弟子纷纷围拢过来,幸灾乐祸地看着罗晨和熊虎。

    熊虎已经武者五层,乃是外院排名第二的天才,平时在外院中横行霸道,外院弟子没有不知道他的,此时见他堵住了罗晨,一个个都伸长脖子,等着看好戏。

    “嘿嘿,这都没死,也不知道是谁救了你?”

    熊虎阴笑着,上下打量着罗晨,仿佛到现在还不能相信罗晨没有死。

    “想知道?满足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

    罗晨淡淡一笑,眼中闪烁着计谋的神色。

    “什么条件?”熊虎下意识问道。

    “三天后,当着全武院上下打赢我,我就告诉你!你若是输了,就跪下来叫我爷爷如何?”罗晨刚刚想了一下,现在想杀熊虎不太现实,只能慢慢再找机会,但侮辱一下对方,还是可以的。

    “什么?叫你爷爷?”熊虎当时就炸了,一双牛眼瞪得老大,死死地盯着罗晨,最后,竟然残忍地笑了:“好,很好,你捡回一条命还不知收敛,竟然还挑衅我,我打赢你也不要知道是谁救了你了,我直接取你性命好了,看谁还能救你!”

    “行,我若败了,随你处置,哪怕是取我性命,但我若胜了,你可要叫我爷爷哦!”罗晨脸色不变,笑着道:“好了,三天后,练功场擂台,谁不来谁是孙子!”

    完,不顾周围人震惊的眼神,罗晨径直朝练功场的方向走去。

    “看到没有,罗晨今天没有穿棉袄!”

    “难道他的寒毒祛除了?”

    围观的人,顿时炸开了锅,议论纷纷,有眼尖的还发现了罗晨身上的变化。

    不过这些,都跟罗晨没关系了,因为他要专心准备三日后与熊虎的决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