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章 黄鼠狼拜年
    彭怀君走了,罗晨的性命危机暂时解除了。

    之前围观看热闹的弟子,也带着一个月后武院大比上彭怀君要取罗晨性命的劲爆消息散去了。

    可以想见,不出半日,这消息将弄得璇玑武院人尽皆知,就算是整个卧虎山脉,想必也会掀起惊天波澜。

    “没事吧?”司马昂走到罗晨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递到他手中,没有多什么,看了一眼旁边的刘语熙后,便径直离开了。

    这一下,罗晨的院里,只剩罗晨跟刘语熙两人了。

    气氛沉默,罗晨看了刘语熙一眼,眼中饱含复杂之色,嘴唇动了动,最后叹息一声,只吐出两个简单的字:“谢谢。”

    随后,也不管刘语熙的反应,转身就要朝自己的屋走去,他受了不轻的伤,得抓紧时间疗伤了。

    “你非要和彭怀君死磕到底吗?”刘语熙略带恼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难道你想让我一直活在你的庇护下?让人耻笑我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罗晨停下脚步,没有转身,淡淡自嘲的声音从他嘴里发出。

    “你……”刘语熙顿时语塞。

    “你还是快离开璇玑武院吧,你不会是彭怀君的对手,他实力突飞猛进,连我都不一定敢轻易言胜,而且他过要杀你,就一定会做到。”沉默半晌,刘语熙再度开口,声音中透着丝丝的担忧和紧张。

    “男子汉大丈夫,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他彭怀君想杀我,那也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毕竟离武院大比还有一个月呢!”罗晨冷笑一声,并没有回头,而抬步继续朝自己屋走去。

    走到屋门口,罗晨停下脚步,背对着刘语熙,冷漠的声音传来:“你既然派陈蓉过来让我离开你,现在干嘛还关心这些?你放心,虽然我赢了陈蓉,但我还是会离你远远的。”完,罗晨走入屋内,再也没有了声息。

    刘语熙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院里,脑海中还想着罗晨刚才那孤傲的身影,眼神闪过一丝痛苦之意。

    “你,还在因为那事而耿耿于怀吧!”刘语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嘴里呢喃道:“也对,谁都不可能就这样轻易释怀,也许父亲真的不该那么做!唉——”带着一声长叹,刘语熙也转身离去了。

    罗晨回到房间,喉头一甜,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血,将地面染得一片血红,之前彭怀君那一掌,对他的伤害实在太大了,刚才都是一直强忍着伤势,这会儿放松下来,终于是伤势爆发了。

    他抹去嘴角的血迹,扶着墙走到床榻边,艰难地爬上床,费力地摆出盘膝而坐的修炼姿势,掏出司马昂临走前赠送的丹药,仰头服了下去,顿时一股暖流在体内化开,罗晨于是运转《金螺吞海诀》,引导着这股暖流修复着体内的损伤。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只听得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罗晨,在么?”

    此时的罗晨已经恢复了一半的伤势,从外表看起来,除了脸色略显苍白以外,已经看不出什么端倪了。只见他快速下床,打开了房门一看,原来是外院长老洪七,一个和他平日并不亲近的人,他微微抱拳道:“洪师叔驾临,不知有何指教?”

    洪七盯着罗晨的脸色看了两眼,眼底一丝精芒一闪而过,随后微微笑道:“药田长老听闻你被彭怀君打伤,所以让我请你过去疗伤。”

    药田长老?那个和璇玑武院掌门,刑罚长老并称“璇玑三巨头”的药田长老?他平日不是高高在上,看都懒得看我一眼吗?今天怎么主动邀请我,还要替我疗伤?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罗晨内心十分清楚,自己从一个武者一层的废物,几天内一跃突破到武者三层,并且一掌击败武者五层,不仅在和陈蓉对抗时突破到武者四层,更是在比试后晋升武者五层,这一系列反常的现象,就是傻子也知道其中必有什么蹊跷。

    药田长老不傻,反而精明得很。

    现在很多人在猜测自己是继承了圣螺武院的遗产吧!罗晨内心微微苦笑,这一切都是从几天前挑战熊虎引发的,不过他并不后悔,他已经忍受太久了,他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不是活了几十上百年的老狐狸。被人推下火山口这种生死大仇,自然是忍不了,再忍下去,就真成缩头乌龟了。

    虽然脑海里转过了许多念头,但现实中其实只过去一息时间,在洪七看来,罗晨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头道:“还请洪师叔稍等片刻,我换身干净衣服。”

    半晌后,罗晨出门,跟在洪七身后,朝璇玑武院内最大的灵药田行去。

    不多时,在穿过几条道后,罗晨便跟着洪七来到了药田长老的豪华大院外,远远地,他便闻到空气中飘散的浓浓药草香味。

    随洪七走进豪华大院,穿过一片片种着奇花异草的药田,来到了一间大型会客厅。

    踏入会客厅的第一秒,罗晨就注意到一位青衣老者坐在最中间的座位上,双目含笑地看着自己的到来。这老者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派仙风道骨,颇有得道高人的气质,让人见了极易生出好感,但罗晨不敢掉以轻心,这正是“璇玑三巨头”之一的药田长老,一位老奸巨猾的存在。

    果然,只听得药田长老呵呵一笑,招呼道:“来来来,罗晨师侄,快快请坐!”这话听着热情,但罗晨却浑身如遭雷击,因为这声音中蕴含了类似狮吼功的音杀之术!

    好深的心机,对方在试探自己的实力和伤势!

    顿时,罗晨下意识地运起《金螺吞海诀》,来化解这狮吼功对自己身体和耳朵的冲击,凡是冲击接触到他身体的音波,无一不被《金螺吞海诀》无声吞噬掉了。

    罗晨在音波激荡中稳如磐石,这一幕看在药田长老眼里,让他双眼放光,看向罗晨的目光,好像在看一株万年绝世灵药!

    “快请坐!”药田长老挥挥手,指向一个座位,这次没有再使用狮吼功。罗晨硬着头皮,道了一句谢,坐在了座位上。

    这时,洪七也躬身朝药田长老告退,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罗晨一眼。

    一时间,偌大的会客厅中只余罗晨和药田长老两人,药田长老只是不住地从头到脚地打量罗晨,还时而不时地头,好像在打量一件让他越看越满意的商品。

    这一幕看得罗晨头皮发麻,脊背直冒冷汗,心道自己若再不做什么可就要被吃得渣滓都不剩了!

    “药田长老,不知今日叫我来,所为何事?”罗晨直接开口道。

    闻言,药田长老眼中笑意不变,并没有回答罗晨的问题,而是端起自己身旁桌子上的茶杯,然后指了指罗晨身边的茶杯,笑道:“先不急谈那些事情,我找你来不是为了替你疗伤吗?你身边的那碗茶可是几百年的灵药以特殊手法泡制而成,对你的伤势会有很大修复作用!”

    既然对方要卖关子,罗晨也没办法,不过这个茶,他是不敢喝的,只得抱拳婉拒道:“多谢药田长老赐茶,不过罗晨向来不喜喝茶,长老的心意心领了。”

    “呵呵!”药田长老眉头微皱,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压抑着怒气道:“难道你还怕本长老下毒不成?”

    “药田长老,你叫我来为了什么,你我心知肚明,你如果不肯,那我可要回去了。”罗晨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不复刚来时候的紧张,从容不迫地道。

    “呵呵,爽快!既然来了,那就留什么东西再走吧!”药田长老淡淡笑道。

    他的话音刚落,从会客厅四周窜出一群黑衣人,个个手持白晃晃的砍刀,将罗晨包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