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虎口夺食
    会客厅四周窜出一群黑衣人,个个手持白晃晃的砍刀,将罗晨包围了起来。

    罗晨似乎没看见周围的黑衣人一般,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对着药田长老道:“长老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我身上的哪个零件不成?”

    “罗晨,别给老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这几日修为一飞冲天,一招重伤熊虎,还能在武者三层时就能对抗陈蓉,而且你在练功场上所使用的气功,你肯定得到了某种奇遇,我猜应该是传承了你圣螺武院的一些遗产,有什么气功法宝什么的,都交出来吧!”

    完,药田长老直直的盯着罗晨,等着罗晨的回答,似乎罗晨一句话没回答好就会被乱刀砍死。

    心中秘密被拆穿,罗晨却没有多少惊讶与害怕,而是很平静的对着药田长老道:“长老睿智,不过长老想我让将圣螺武院传承千年的秘密气功写出来而又不想付出什么是不可能的,反正我一个月后在武院大比上就会被彭怀君杀死,早死晚死没多大区别,只是可惜了我脑中封印的气功,谁也得不到了,彭怀君以为学了噬魂之法就能得到我记忆中的气功,那是痴心妄想。”

    药田长老听得罗晨亲口确认继承了圣螺武院的秘密,心里激动万分,但脸上却是脸上不露声色的道:“你无非就是想要丹药疗伤,然后提升修为,争取能在武院大比上活下来,这是事,只要你将气功写出来,我可以保你在武院大比上活下来。”

    罗晨听完笑道:“长老莫不是把罗晨当成三岁孩了,我现在给你把气功写出来,不就离死不远了?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但必须是我在武院大比活下来之后,否则,一切休谈!”

    “子,你敢讨价还价?!”药田长老阴笑着,一双老眼死死地盯着罗晨,直盯得后者毛骨悚然,脊背发凉,心里担心这老东西会不会铤而走险,弄个鱼死网破。

    半晌后,就在罗晨的心脏几乎要跳出嗓子眼的时候,药田长老终于开口了,他用阴沉的语调道:“我可以替你疗伤,还替你提升修为,让你在一个月后的武院大比中活下来!不过为了防止你过河拆桥,你必须服下这枚‘七日丧命散’,这毒药会潜伏在你体内,平时没有任何影响,但是每隔七天,你要服下我特制的解毒丹,否则就会全身腐烂而死,还有,我这里有一枚养气大还丹,你也拿着,这段时间你就暂时住在我这里吧!哪都不许去!”

    药田长老完一挥袖子,桌子上出现两个玉瓶,随后吩咐道:“洪七,带罗晨到偏院住下来,盯着他将‘丧命散’服下去,而且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他踏出院子半步!”

    “是!”洪七从门外走了进来,对罗晨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式。

    罗晨将桌上的玉瓶拿在手里把玩,并没有起身随洪七离开的意思,正当洪七要发作时,他转过头对着药田长老笑道:“药田长老,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现在养气大还丹给我疗伤还行,但已经提升不了我的修为了!一个月后,我对上彭怀君还是必死无疑!长老,您想要我的秘密,不拿出一好东西,只怕到时候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咯!也好,被彭怀君打死,保住了圣螺武院的秘密,我也对得起列祖列宗了、”

    闻言,药田长老面色阴晴不定,罗晨得没错,自己假如保不住他的性命,自己今天的算计可就全部落空了!那自己力压刑罚长老,然后夺取掌门之位的野心,几乎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实现了!

    但是,真的要把那东西拿出来吗?那东西可是花了自己十年的心血啊!准备是给自己突破境界用的!真要便宜这子?

    对了,只要保住了这子,将他控制住,挖出圣螺武院的秘密,自己以后境界还怕不能突破?到时候自己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这十年的心血算什么?而且,那东西中含有影响人神智的东西,让他服下去后,等到武院大比结束,我就有办法让他就彻底变成一个受我控制的白痴!

    药田长老内心念头急转,不愧是活了近百年的老狐狸,算计得面面俱到。

    但是他表面上还是作出了肉痛的表情,双手颤颤巍巍地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个紫色的玉瓶,依依不舍地递向罗晨道:“这是由龙涎香为药引炼制而成的‘龙涎丹’,这龙涎香为我以前费了好大力气的得到的,这次就便宜你子了,你可别耍花样,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接过药田长老手中的玉瓶,罗晨面露兴奋之色,待在璇玑武院这几年,他可是没少听闻这“龙涎丹”的传,如今被自己弄到手,哪有不激动的道理?

    “好了,现在我可是连龙涎丹都给你了,现在可以服下‘丧命散’了吧!”药田长老看着罗晨兴奋的模样,不由得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闻言,罗晨面露难色,思索片刻后,毅然道:“药田长老的诚意我感受到了,为了让你放心,我便服下这‘丧命散’!”完,毫不犹豫地将玉瓶中的黑色药丸仰头服下。

    看到这一幕,药田长老满意地头,吩咐洪七领着罗晨,朝偏院去了。

    望着罗晨离去的背影,药田长老脸上露出一丝阴鸷的笑容:“子,你既然服下了‘丧命散’,就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几乎同时在璇玑武院的另一头,罗晨居住的院里。

    在罗晨被洪七带走之后不久,一位黑衣蒙面的不速之客在潜入院中,屋里屋外,翻箱倒柜,搜寻了半天,又悄悄离开了。

    不一会儿,这个黑衣人出现在刑罚长老的豪华阁楼内,跪在了刑罚长老面前,向其禀报着什么。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刑罚长老狠狠的一掌拍面前的桌子上,桌子应声四分五裂,愤怒道:“什么,没找到罗晨,也没找到关于圣螺武院秘密的线索?这子被彭怀君打伤,此时应该在房内疗伤才对!算了,我已经派人守在武院的大门了,只要罗晨想要逃出去,就立即扣押下来,送到我这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