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注定的结局?
    罗晨就这样住进了药田长老豪华大院的偏院。

    进入偏院的房间,罗晨立即开始修炼,不敢有一丝懈怠。因为现在的他,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境地,刑罚长老,药田长老,彭怀君,个个都是强大的敌人,个个都对他心怀不轨,不是要他的命就是要彻底控制他。

    幸好,经过他的一番周旋,他也获得了一线生机,只要他在一个月后的武院大比上赢了彭怀君,刑罚长老和药田长老的计划就会落空,他也能暂时安稳一阵子。

    因此,住进药田长老的偏院后,罗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头扎进房间中忘我修炼,就连吃饭都是洪七按时放在门口的。如果不是每次去送饭时都能看到一副空空如也的碗筷,洪七甚至都怀疑罗晨是不是不在房间里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罗晨由彭怀君造成的伤势,也慢慢恢复,刚刚突破的武者五层修为也逐渐巩固了,而且还稳步增长,朝着武者六层迈进。

    对此,罗晨感到十分满意,因为只要达到武者六层,他就有了抗衡彭怀君的资本,许多《金螺吞海诀》中的厉害招式都可以使用了,打败彭怀君,也不像之前完全没有希望。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罗晨的修为却卡在了武者五层峰,始终迈不出踏入六层的最后一步。

    “哎……”经过一夜的修炼,罗晨长叹一口气,一夜过去,修为还是没有突破的迹象。

    “明天就要举行武院大比了,只剩最后一天,我到底能不能踏入武者六层?”罗晨暗自喃喃道。

    这些天来,早早就达到五层巅峰的他,尝试突破无数遍,却无一成功,修为仿佛螺丝一样死死地卡在了五层巅峰,眼看第二天就是武院大比的时刻,罗晨的内心也越来越焦急起来。

    “莫非,天要亡我?圣螺武院覆灭,真的是天意?”

    ……

    “熊虎师兄,你的伤都好了吗?”璇玑武院深处一座豪华大院内,响起殷切的问候声。

    这个大院,亭台楼阁,雕梁画栋,美不胜收,正是刑罚长老的炼丹赏花之地。

    “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有罗晨那废物的消息?”厢房内,传出愤恨的咆哮声。

    “罗晨?不晓得他躲在哪个角落去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还在武院之内!只要他敢现身,我们师兄弟几个就会让他好看!”厢房门外一个少年谄媚道。

    厢房内,熊虎躺卧在床,胸前缠满纱布,脸上显露虚弱之色,虽然将近一个月过去了,也服用了刑罚长老给的上好丹药,但罗晨当初那一招造成的伤势依然没有痊愈。

    “师兄不用担心,明天就是武院大比举行的日子,他不出来也得出来!嘿嘿,怀君师兄可是早就放过话了,要亲手取他命!虽可能会被其他长老阻拦,但怀君师兄要断他四肢,将他再次变成废物,还是轻而易举的!”又一个少年谄媚道,他们都是普通的外院弟子,熊虎要实力有实力,要背景有背景,是个非常好的巴结对象。

    “这一个月外面有什么流言蜚语没有?”熊虎阴着脸问道。

    这一个月来,他几乎都是躲在这间厢房内疗伤,其实他早就恢复了行动能力,可以出去走走了,但他却没脸出去,毕竟被罗晨以弱胜强、一招重伤的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

    别人都骂他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呃……这……”

    “熊虎师兄,别担心,事情早就过去了!”一个少年谄媚道。

    “该死的,肯定是罗晨那废物吃了圣螺武院留给他的丹药,不然实力不可能暴涨那么多!不然怎么可能打败我?”

    熊虎怒吼道,想起自己当日的失败,他就羞愤欲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而且他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失败,最后的结论就是罗晨吃了让实力短时间内暴涨的违禁丹药,不然他不可能输。

    现在的他,非常想要参加武院大比,亲手打败罗晨,找回自己的颜面,只可惜他重伤未愈,没有资格参加。

    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他的怀君师兄,在他看来,怀君师兄只要出手,罗晨就绝没有幸免的道理,不死也得残!

    想着罗晨被彭怀君吊打的画面,熊虎眼中流出了解恨的怨毒神色。

    同时,在璇玑武院深处另一座豪华大院内。

    “语熙,明天就是武院大比举行的日子,你有多少信心进前三?”

    一位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满眼宠溺地看着眼前的一位绝世美少女。

    “父亲放心,语熙不会让您失望。”刘语熙嫣然一笑,显现出无比的自信,吹弹可破的娇嫩脸蛋,在月色下蒙上了一层朦胧薄纱,给人一种圣洁的美。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开口道:“你也不要轻敌,遇到你怀君师兄,你就干脆认输吧!他虽然是我的弟子,但却也是个下手没轻重的家伙。”

    随后顿了顿,他语气渐渐变冷,道:“而且,我已经答应他,只要他能帮我挖出罗晨身上的秘密,就把你许配给他。圣螺武院的气功,必须达到武者六层才能发挥其强大威力,那时候的罗晨方可有自保之力。只可惜他虽然和药田长老做了交易,得到了后者的‘龙涎丹’,但到现在依然没有突破到六层,圣螺武院最后的血脉,明天注定是要彻底消亡了。”

    完,中年男子深深地看了自己宝贝女儿一眼,想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最后他摇摇头,转身离去。

    刘语熙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眼中有泪花闪烁,此时她的脑海中,全是年少时的回忆: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整天跟在一个男孩的屁股后面,含着棒棒糖,一口一个“罗晨哥哥”地叫着……

    唉,那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刘语熙低头,望着地上雪白的月光。

    随即,她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恍惚间,月亮中浮现出一个坚毅不屈少年的身影。

    “你,还能继续创造奇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