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路见不平
    三天后,罗晨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修为也有所精进,因为有了目标,所以整个人显得格外有精神。

    “时间紧迫,赶紧收拾一番,便直接去栖霞城,赶上栖霞宗的入门考验。”圣老看了看外面的渐渐大亮的天色,提醒道。

    “对,罗刚师兄动身回到了狂战门,专门去追寻圣螺武院灭亡的秘密,我现在还是先赶到栖霞城为好。”罗晨喃喃自语道。

    再过不多久,便是栖霞宗举行加入栖霞铁卫测试的时候。这种测试一年两次,另外一次乃是在六月。栖霞铁卫,就相当于是栖霞宗的外门弟子,只不过还要承担许多任务,比如管理栖霞宗势力范围内的治安,剿匪等等。

    想拜入栖霞宗,正常渠道就是参加栖霞铁卫的测试。

    “这次到栖霞城,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呢?”

    半日后,罗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走出了石屋。

    人影一闪,圣老虚幻的身形又是出现在罗晨的面前。

    “臭子,到了栖霞城,老夫要沉睡一段时间,以免被人发觉。所以这段时间,就不能帮你什么了!”

    “嗯!”罗晨头,“我会照顾自己的。”

    “还有,一定不要使用《金螺吞海诀》的力量,《铁螺掌》也不要轻用,知道么?”圣老严肃的道。

    “我知道了。”罗晨再次头,“栖霞城高手众多,不定就会有人认出《金螺吞海诀》来。”

    “不光是这个原因。”圣老正色道,“臭子,你想一下,要是每次都是靠着强大的力量压制对手,有意思么?击败和自己力量相当的对手,或者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才是真正的本领!”

    “哦!”罗晨若有所悟:“我明白了!”

    圣老满意一笑,身形一闪回了罗晨丹田内的金螺之内。罗晨回头看了一眼屋,大步向着山谷之外走去。

    漆黑的夜晚,天上唯有星光闪烁。

    溪流之畔,有着一堆篝火。一个身材消瘦的少年坐在火堆之旁,闭目观想。

    时间已然是腊月,夜间寒气湿重,少年只穿着一件单衣,却并不觉得寒冷。

    蓦然,少年睁开眼睛,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马上就要到栖霞城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她呢?”

    与半年前相比,现在的罗晨要高出半头,肩膀也是宽了不少。这一切与他力量的提升有着极大关系,当然罗刚师兄临走为他准备的固本培元的灵药也起了不的作用。

    如今的罗晨褪去了稚嫩,显得沉稳而干练。

    “这次我一定要通过栖霞宗的测试,一定要成为栖霞铁卫的一员!”罗晨轻轻地握了握拳头。

    虽然已然是有着武者六层的修为,可是他依然是不敢大意。

    ……

    “继续修炼!”罗晨在篝火之旁,又开始演练起《天虎烈火拳》来,因为圣老了因为他圣螺武院唯一传人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去栖霞城时算是隐藏了身份,虽然名字没有变,但却不再适合使用《金螺吞海诀》,所以就需要《天虎烈火拳》来掩饰身份。

    对于修炼,他一儿也不敢懈怠,因为他这几天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他不会放弃刘语熙,他要像一个男人一样去保护她,呵护他!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依然是不是刘语熙的对手,更不用是保护刘语熙了。

    所以,他必须要有着更强大的实力!

    练了一会儿拳,罗晨心有所感,复又坐在地上,盘腿观想起来……

    过了午夜,罗晨才在篝火旁沉沉睡去。只休息了两个时辰,罗晨便是准时起来,抖搂精神,熄了篝火,向着栖霞城的方向而去。

    从离开山谷开始,每日里罗晨便是这样,白日里赶路,夜晚休息练功。这其中练功的时间,倒是要占据一大半。

    以他现在的实力,在大道上随意行走速度也是迅若奔马,在腊月初八之前赶到栖霞城,自然是毫无问题的。

    离开山谷的第五日,他已然是离开了柳域,而进入了云域境内。云域便是栖霞宗所在之地,到了这里,栖霞城已经是不远了。

    到了这里,道路上的行人也是多了起来,其中气息强大的强者也有不少。那些年纪轻轻却已达到了武者四层的弱冠少年,不用便是前往栖霞城参加测试的了。

    罗晨正在大道上高速行进,忽然眉头微微一皱,停下了脚步。

    他的感知能力远高于修为等级,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不远处正有人交手。从散发的气息来看,应该便是武者四层的强者。

    “去看看!”罗晨当即转身,折向了道旁的山林之中。

    山林中。

    “卑鄙人!亏我们拿你们当前辈!”一位锦衣华服的少年怒声斥道,同时挥舞着手中的重剑,竭力抵挡着敌人的攻击。少年的身边,是一位一袭淡绿衣衫的美丽少女,也是拿着一柄长剑,咬牙苦撑着。

    攻击他们的,是三位身体彪悍的中年人。三把战刀刀光霍霍,把这一对少年男女围在正中。

    “我们是桑植城钟家的子弟,我父亲便是桑植城主!你们敢伤害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少年额角渗出汗水,大声叫道。

    “桑植城城主的儿子?我好怕啊!”一名虬髯大汉哈哈大笑道,“你父亲不会放过我们?请问,你知道我们是谁么?”

    “哈哈哈!”另外两名大汉也都是放肆的笑了起来。

    少年绷紧脸皮,咬牙苦斗。此时他也是暗自后悔,为何要听信这三人的花言巧语,来这荒僻之地!

    武者四层的实力,让得他对于自己极为的自信,加上这三位一脸憨厚的样子,令他对于对方的话毫不怀疑。

    “钟麟师兄,我们两个,可真傻!”绿衫少女挥剑荡开一名中年汉子的战刀,懊恼的道。

    “蕊儿师妹,我也没想到啊!”少年闻言,苦笑连连道。

    原来他和这少女结伴离开桑植城,为的乃是参加腊月初八的栖霞宗测试。进入云域境内,碰到了这三个中年人。

    三人先是对他和钟蕊大加恭维一番,什么少年英雄,前途不可限量云云。又言附近山中发现一个荒妖洞穴,需要人手帮忙围剿,得到利益双方均分。

    此地已然是在云域,最靠近栖霞城的地方,二人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歹人,被人一番吹捧之后便是跟着三人来到这里。没想到对方突然翻脸,直接便是向着二人出手。

    同样是武者四层的实力,以三对二,三位中年汉子很快占了上风。钟麟和钟蕊只能苦苦支撑,根本就无法逃脱。

    “子,告诉你也无妨。”那虬髯汉子呵呵笑道,“我们三人乃本地斧头帮的三位头领,每年栖霞宗测试时,我们都要发上两次这样的大财。像你们这样的公子哥儿,狗屁不懂就敢单身出来,死在我们的手里,也怨不得别人。杀了你们,得到的财物又够我们快活一段了,哈哈!”

    “哈哈哈!”另外两名大汉也是狂笑起来。

    “不跟他们罗嗦了,快儿解决!”虬髯汉子喝道。

    三人同时加快了攻势,瞬间钟麟兄妹险象环生,钟麟更是被一刀砍中大腿,顿时鲜血淋漓,而钟蕊的肩头也是挨了一刀。

    “这下完了!”二人都是无比的绝望。

    陡然——

    人影一闪,一个少年从山林中闪现出来,眼眸中满是冷酷之色,一腿如长鞭一般劈向为首的虬髯汉子。这一腿快若闪电,虬髯汉子根本来不及躲避,便是直接被一腿踢飞,在空中鲜血狂喷,眼见是不活了。

    另外两名中年汉子脸色大变,这位少年的实力实在太强,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这位英雄——”一名中年汉子反应过来,连忙抱拳道,“不知阁下是——”

    “土匪都该死!”少年根本不给这两位话的机会,双拳闪电般分袭两位中年汉子。两人惨吼一声,都是被轰得胸口塌陷,仰面倒了下去,转眼便是消失了全部的生机。

    “多谢这位师兄相助,我们兄妹感激不尽!”钟麟惊魂初定,心中暗叫侥幸,向着少年深鞠一躬,感激的道。钟蕊也是连忙弯腰行礼。

    “不必客气!”少年淡淡一笑,“我路过此地,见到这三位歹人抢劫你们,随手就解决了。”

    “我叫钟麟,这是我的堂妹钟蕊,不知师兄是——”钟麟连道。

    “罗晨。”少年微笑道。

    原来罗晨发觉道旁山林中的打斗气息,赶来时发现时土匪抢劫。他毕竟少年心性,对于土匪本就恨极,自然不肯置之不理。以他武者六层的实力,灭杀几个武者四层的土匪,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云域斧头帮的名头,罗晨也听罗刚过。栖霞宗对于自己的势力范围只是大致掌控,境内势力之间的争斗从不过问,更不会去理会土匪,所以即便是在靠近栖霞城的云域,土匪也是存在的。不过土匪遇到罗晨,那自然是倒霉了。

    “罗晨师兄真是厉害,我和钟麟师兄两个人也打不过他们,罗晨师兄一出手就灭杀他们了!”钟蕊看着罗晨,一脸崇拜的道,“罗晨师兄也是去参加腊八测试的吧,不知罗晨师兄是什么等级的实力?”

    “武者六层。”罗晨实话实。

    “……”钟氏兄妹顿时无语。

    “呵呵。两位还是赶快包扎伤口吧!”罗晨微笑道,“若是耽误了,对于这次的测试可是会有影响的。”

    两人这才是醒悟过来,这才觉得伤口极为痛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在都是皮肉伤,并不致命。二人连忙拿出伤药洒在伤口上,又细细包裹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走吧,我送你们到大道上。”罗晨道。

    “罗晨师兄不是也去栖霞城么?我们三人何不同行呢?”钟蕊美眸闪动,可爱的眨了眨眼道。

    钟麟干咳一声,心道这不明摆着求人保护么?他毕竟是男人,这样的话可不出口。再这位少年虽然年轻,但毕竟是位强者。强者大多脾气不好,他可不敢惹这位生气。

    当然此去栖霞城还有两三日路程,若能够跟这位陌生强者同行,二人也是求之不得的。

    “也好。”罗晨微微一笑。

    “太好了!”钟蕊开心的跳了起来,牵动了肩头的伤势,疼得立马蹙起了柳眉。

    罗晨见了,也只是淡淡一笑。

    三人向着大道的方向行去,钟麟的伤势在大腿上,走路不甚方便,到了最近的村镇,钟麟也是高价雇了一辆马车,三人一起向着栖霞城的方向而去。

    原本一日便可赶到的路程,由于遇到了钟麟兄妹,变成了三天时间。好在时间足够,罗晨又是宅心仁厚之人,也是安心陪护着二人一起赶往栖霞城。

    一路交谈,罗晨对于钟麟二人也是多了几分了解。钟麟的父亲乃是桑植城的城主,钟蕊的父亲是钟麟的亲大哥。桑植城是靠近栖霞宗控制区域边缘的一座中型城市,与栖霞宗的死对头破云宗领地接壤,区域之内战事不断。

    钟蕊二人也都曾经上过战场厮杀,都是见过血的,对于三名斧头帮土匪的死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应。

    钟麟和钟蕊的年龄都刚过十四岁,钟麟比罗晨了一个月,而钟蕊则又比钟麟了七天。二人对于罗晨极为佩服,一路上都是一口一个“罗晨师兄”的叫着。特别是钟蕊,一双美眸始终是盯着罗晨,叫师兄时的声音极为柔媚,连钟麟看了也不由得一脸苦笑。

    罗晨对于二人渐渐有些好感,感觉二人并不像寻常的贵族子弟那般骄横,加上年纪相仿,很快也和二人成为了朋友。

    三日之后,栖霞城到了!

    栖霞城位于云域的中心,是一座方圆超过三百里的大城。距离大城还有数十里,罗晨便可感觉到天地元气从远处汇聚而来,源源不断的进入城中。显然这座大城也是有其奇异之处的。

    据栖霞城乃是被一座巨大的阵法覆盖,当然只是传而已,是否存在罗晨并不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