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睹物思人
    栖霞城位于云域的中心,是一座方圆超过三百里的大城。距离大城还有数十里,罗晨便可感觉到天地元气从远处汇聚而来,源源不断的进入城中。显然这座大城也是有其奇异之处的。

    据栖霞城乃是被一座巨大的阵法覆盖,当然只是传而已,是否存在罗晨并不清楚。

    罗晨和钟氏兄妹在城外下了马车,一同走入了栖霞城中。整个城门宽百丈,高度也有十余丈,可想而知这座城市是何等雄伟。

    “哇!好大的城市啊!”钟蕊张大嘴,夸张的感叹道。钟麟也是极为感慨,这里他也是第一次来,与栖霞城相比,桑植城简直就是个鸡窝了。

    “那里便是栖霞峰了么?”钟蕊指着城市中心处一座极为陡峭的山峰惊叹道。

    栖霞城的中心处,一峰拔地而起,直插苍穹。山峰半腰处,便有云雾升起,之上更是完全笼罩在云雾之中。

    钟麟看着那山峰,眼中也是现出火热之色:“这次若是能加入栖霞铁卫,那便成了栖霞宗的一员了!虽然只是外围成员,可是也足够威风了!”

    “罗晨师兄,今天是腊月初六,距离开始测试还有一天多的时间,我们在这里先住下来,然后现在城里逛一逛吧!”钟蕊兴奋道,“这栖霞城,我还是第一次来呢!这下一定要玩个痛快!”

    “是啊!”钟麟也是道,“罗晨师兄,你救了我们兄妹二人,这次来到这栖霞城,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我们包了,不用客气!”

    “不用了。”罗晨笑笑,“钟麟,钟蕊,我们这就分开吧!”

    “啊?”钟蕊愕然道,“为什么啊!”

    “就这样吧!”罗晨挥了挥手,转身便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罗晨师兄!”钟蕊叫着,想要追过来,却是被钟麟一把拉住。

    “算了!罗晨师兄也是有秘密的人,不让我们跟着,我们就不要跟着,以免罗晨师兄不高兴。”钟麟道。

    “哦!”钟蕊头,美眸中掠过一丝失望之色。

    ……

    罗晨缓缓漫步在栖霞城内,心中也是有着许多感慨。

    圣螺武院破灭之前,他便是在这里生活,对于这栖霞城极为的熟悉。如今再次来到这里,已经是八年后了!

    八年时间,城内的风物并无多大变化,而当初蹒跚学步的孩童,却已成长为一个弱冠少年。

    在街道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卖棒棒糖的摊。罗晨走了过去,花了一两碎银买了十个,拿在手上慢慢的吃着。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拿着一把棒棒糖边走边吃,看上去颇为可笑。不过罗晨却不在乎,脸上现出一丝幸福的笑意。

    在他的心中,一个拿着棒棒糖逗他的美女和一个夕阳下一袭紫衣,如清莲般淡雅的少女重合在了一起。

    刘语熙!

    那蜻蜓水般的一吻,微凉润泽的唇印在额头美妙的触感,罗晨至今依然是无法忘记。

    ……

    栖霞城内的这座山峰,乃是栖霞宗的山门所在,它的名字,便是栖霞峰。

    此地乃是栖霞城的禁地,擅闯的话,乃是死罪。

    当然这座山峰……根本就无人可以闯上去。

    从栖霞峰山脚下,有着一条丈许宽的台阶通往峰。台阶深入云雾之中,根本看不到端何在。而在台阶的入口处,则是驻扎了整整一个千人队的栖霞铁卫!

    栖霞宗武力的核心,便是五千栖霞铁卫。其中四千人分散在栖霞宗势力范围内的各个城市,卫戍栖霞城的是一千人。而这一千人的栖霞铁卫,则是全部分布在这里!

    栖霞铁卫的驻地,是依着栖霞峰的一大片区域。这里同样也是每次举行测试挑选新的栖霞铁卫的地方。

    在驻地的入口处不远,有着一个不大的酒馆。虽然面积不大,可是在栖霞城内却是名声显赫。因为它有着一个极为特别的名字。

    热血酒馆!

    热血酒馆一侧是栖霞铁卫的卫营,另外一侧则是居住着退役栖霞铁卫的老卫院。而这个酒馆里,招待的也只有这两种人:现役的栖霞铁卫和退役的栖霞铁卫。其他人纵然是再有钱,也不会受到酒馆的招待。

    当然,热血酒馆里的酒也是烈到难以想象,那种可以直接燃的烈酒,寻常人根本就无法承受。

    热血酒馆里进出的都是一脸杀伐之气的铁卫,他们身上的疤痕便是他们的勋章。而这里本是提供给他们发泄的地方,因此里面也是混乱不堪,打架斗殴是常事,只要不出人命,自然没人理会,损坏的财物则是要照价赔偿。

    不过今日酒馆内倒是极为的安静,与平日里喧闹嘈杂的境况完全不同。里面只有寥寥几个酒客在安静的喝着酒,看他们一一儿抿酒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个娘们儿。而后来走入酒馆的,则是干脆直接扭头就走!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酒馆里靠着柜台坐着的两人,一个身材高大、英俊得不像话的青年,和一个一袭紫衣,清冷梦幻的少女。

    并非是因为他们的样貌,而是因为他们的身份。

    栖霞铁卫虽然跋扈,可是内部等级分明。而这两人,正是栖霞铁卫中地位最高的人。

    栖霞铁卫共分为五个千人队,分别由五位统领统帅。而这两人,正是其中的两位。

    身材高大的绝美青年,正是栖霞铁卫武力最强的统领,号称武痴的王玉昆。而那一袭紫衣的清冷少女,则是新上任的也是唯一的一位女统领,刘语熙。

    刘语熙在五大统领中,武力值排名第二。能够坐到这个位置,可不仅仅因为她是栖霞宗的掌门爱徒兼义女。

    “好酒!”王玉昆颇为豪气的喝干了面前的烈酒,把酒杯放下,看着刘语熙微笑道,“师妹,不知道这次招收新的栖霞铁卫,能够招来几个像样的家伙。”

    “谁知道,希望比上一次强吧!”刘语熙轻轻摇头,“半年前招收的栖霞铁卫,到如今居然折损了一半!虽然新手容易挂,可是也实在是太多了儿。”

    “这次来的新人中别的不,其中有一个,绝对不差!”王玉昆微笑道。

    刘语熙轻声笑道:“能被师兄不差的,肯定是差不了。不知道是哪里的少年,居然能被师兄如此看重呢?”

    “这个子你肯定听过。”王玉昆脸上挂着招牌性的迷人微笑,“他的名字,叫做罗晨!”

    “罗晨?”刘语熙娇躯猛然一颤,“哪个罗晨?”

    “还能有哪个?自然是时候被月儿赠送定情玉坠的那个家伙了!”王玉昆微笑道,“月儿丫头人鬼大,年纪,居然就喜欢上了那个子。回来后宣称长大后要嫁给那个子,哈哈!还什么定情玉坠送给罗晨,正是天意!不过丫头的眼光倒是不差,罗晨这个子,我很喜欢!”

    刘语熙想起胡闹的师妹,不由得也是苦笑。月儿身份特殊,从被娇惯坏了,经常把栖霞城搅得鸡飞狗跳。不到十三岁的丫头,居然宣称看上了别人,这样的事情,也只有赵月儿这魔女能做得出来。

    不过罗晨……似乎喜欢的正是自己……想到这里,刘语熙也觉得微微有些烦恼。

    ……

    “师兄对这罗晨评价颇高啊!这又是从何起?”沉默片刻,刘语熙微微蹙眉道。

    “这个么,师兄就卖个关子,不告诉你了!”王玉昆微笑道,“不过实在的,罗晨这子真的不差,我很看好他!估计现在他已经到栖霞城了,三日之后,我们看他如何表现吧!”

    “不算了!”刘语熙白了王玉昆一眼。

    ……

    从酒馆独自出来,王玉昆正欲向前走,忽然听得对面街角传来嘈杂的叫骂声,隐隐还有着女孩的哭声。

    “该死的臭丫头!这么就会偷东西了,长大了怎么得了?你家大人呢?这是谁家的孩子?”

    对面馒头铺的门口围了一大群人,人群中央一个肥胖的妇人正叉着腰大骂,在她面前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姑娘。姑娘衣衫破旧,满脸泪痕,手里紧紧地抓着一个热腾腾的馒头,正在那里低低的哭泣着。

    “大娘,行行好吧!我饿!”姑娘脸上满是泪水,低声哀求道。

    “饿了就能偷东西么?我这是本生意,可供不起吃白食儿的。不行,你家大人不来,你就不能走!”胖妇人再次提高了嗓门。

    “是这个祖宗!”

    王玉昆看到姑娘,脸皮一阵剧烈的颤动,连忙转过身去,快步走入巷之中。

    同时他也为那个胖妇人捏了一把汗,不用她今天是要倒霉了,铺子被魔女给拆了都算是轻的。

    “嘻嘻!王玉昆师兄,这么急是要去哪儿啊?”一声嬉笑之声传来,在王玉昆的面前,一个粉妆玉琢的姑娘现出身来。

    姑娘眼角满是泪痕,手上还拿着一个雪白的大馒头,馒头之上犹自冒着热气。身上的破旧衣衫却是全然不见,换做了一身漂亮的长裙。

    “啊是月儿师妹啊!”王玉昆脸皮一阵抽搐,无奈笑道,“月儿,你不在栖霞峰上好好呆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哼!王玉昆师兄,刚才有人欺负我,你明明看到我了,为什么不来救我?”赵月儿嘴一撅,不满的道。

    “有人欺负你?”

    王玉昆腹诽道,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你啊?

    不过这样的话,他可不敢出口,唯有苦笑不已。

    “王玉昆师兄,过来!”赵月儿嘻嘻笑道,清澈的眼眸中却是闪烁着一丝危险的光芒。

    “喔!”王玉昆苦着脸走了过去。

    “不许反抗哦!”赵月儿甜甜笑道。

    “知道。”

    王玉昆苦笑着了头。

    赵月儿紧握起秀气的拳头,清叱一声,挥拳重重地砸在王玉昆的肚子上!

    “啊!”

    王玉昆发出一声极为夸张的惨叫,高大的身躯倒飞而出,连续撞穿了两栋民房,这才是停了下来。

    “有那么疼么?”赵月儿嘻嘻笑道,“王玉昆师兄演戏的功夫,可是越来越好了啊!”

    王玉昆一脸苦笑,心道演不好还得再吃一拳,自然不如投入一儿。

    “王玉昆师兄,知道我这次为什么打你么?”赵月儿嬉笑道。

    王玉昆摇头连连:“不知道啊!月儿师妹你打人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哦?那你是我蛮不讲理了?”赵月儿眯起眼道。

    “啊?没有,绝对没有!”王玉昆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月儿师妹是最可爱的女孩儿,怎么会蛮不讲理呢?”

    “你知道就好!”赵月儿轻哼道,“王玉昆师兄,你先在酒馆里我的坏话,后来又在外面见死不救,你以为我听不到么?”

    “这个”王玉昆被抓了个现行,唯有苦笑摇头。

    “不过你总算是夸赞了我罗晨师兄,所以嘛,这件事情,我便是原谅你了!”赵月儿摆了摆手道,“你看,我是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啊!”

    “是,确实是!”王玉昆连忙道。

    “嘻嘻!王玉昆师兄,我走了哦!记住哦,以后再人是非时,要声一些。”赵月儿微微一笑,顷刻间便是不见了踪影。

    “真是倒霉,怎么会遇见这个煞星!”

    栖霞铁卫统领王玉昆苦笑连连,也是捧着肚子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罗晨在栖霞城内逛了半日,把手上的棒棒糖都吃完了,这才来到了栖霞峰下。

    栖霞峰上唯有栖霞宗内门弟子才可上去,其他的人则都是居住在栖霞城内各处。

    栖霞城内的产业,也都是属于栖霞宗所有。所以在靠着栖霞峰的区域,也有着栖霞宗设立的一些机构,来管理这些城中的产业。

    这些地方时候罗晨也都来过,因此现在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背靠着栖霞峰有一栋两层楼,上面没有牌子,只有一个栖霞宗的金色云纹徽记,徽记旁又刻着一个房屋的图案。这里便是栖霞城出售城内房屋的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