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英雄救美
    当然王玉昆给罗晨留下的最深印象,却是他那张绝美的脸孔。

    那张脸实在是太完美了,简直无可挑剔。肌肤之柔嫩细腻,甚至比寻常女子还要强上几分。

    若是这王玉昆穿上女装,定然是刘语熙这种等级的绝色尤物。

    而另外的三位统领,第三大队统领铁峰,第四大队统领莜婉,第五大队统领温申,罗晨则是都听过。八年之前这三人便是这个三个大队的统领了。

    ……

    “钟麟师兄,栖霞城真大啊!”站在栖霞城的街道之上,钟蕊惊叹道。

    “的确是很大!”钟麟也是赞叹道,“不愧是栖霞城,方圆数千里内最大的城市!这一次来,我也是大开眼界!就算是无法加入栖霞铁卫,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钟麟师兄,你我们这次有多大的可能性加入栖霞铁卫呢?”钟蕊一脸期盼道,“若是我们加入栖霞铁卫,又正好分在这栖霞城,那该多好!”

    钟麟摇头道:“这个不好。我们的实力,在参加测试的人中,怕是实力最弱的一等了!首先我们要通过前两层的选拔,第三层选拔时,就要看运气了!和什么样的人分在一组,决定了我们能不能成为栖霞铁卫。当然,这次栖霞铁卫选拔总的名额的多少,也决定了我们的去留。”

    钟蕊了头,这些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栖霞铁卫的测试,分为三层。前面两层是各自为战,看的完全是自身实力。而第三层,则是模拟战阵,进行战斗。输了的话,直接就淘汰。

    而每年最终有多少人能够成功加入栖霞铁卫,还要看上个半年死了多少人。不管如何,栖霞铁卫的总人数是不变的,永远就是五千人。

    “唉!真的希望这半年战死的栖霞铁卫够多啊!那样我们的机会就打了!”钟蕊感慨道。

    “嘘!噤声!”钟麟吓了一跳,连道,“蕊儿,你想害死我们么?这话让栖霞铁卫的老铁卫们听到了,我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钟蕊反应过来,连忙闭上了嘴。看到周围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吓死我了!”

    “好师妹,这里可不是桑植城。就算是桑植城,驻守的栖霞铁卫也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更何况这栖霞城!”钟麟低声道,“我们在这里,一定要心谨慎!”

    “人家知道啦!”钟蕊白了钟麟一眼。

    钟麟苦笑摇头,对于自己这个堂妹,他委实没有什么办法。

    “对了,钟麟师兄,我们去热血酒馆看看吧!”钟蕊忽然道。

    “去热血酒馆干什么?”钟麟愕然。

    “我们这次极有可能被淘汰,未必能够成为栖霞铁卫。听热血酒馆是栖霞城最刺激的地方,聚集了大量的栖霞铁卫的铁卫。我们这次来了不去看看,是不是有儿可惜了?”钟蕊眨了眨眼道。

    “师妹,那个地方,可不是随便去的。跟我直吧,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钟麟苦笑道。

    钟蕊嘻嘻笑道:“我们参加的测试,肯定有不少老铁卫会参与。我们现在去和他们搞好关系,等到明日不定能够受照顾。这样我们通过的机会,岂不是要大一儿了?”

    “可是我们靠什么和他们搞好关系呢?”钟麟看着钟蕊苦笑道,“好师妹,你不是又想用美人计吧!”

    “是又怎么样?”钟蕊白了钟麟一眼,娇哼道,“我这样人见人爱的美女,肯定能把他们迷得神魂颠倒的。到时候请他们测试时照顾我们一儿,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啊!”

    “蕊儿,栖霞铁卫的老铁卫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们为好吧!”钟麟苦笑道,“那些大爷们可不是好惹的,搞不好把我们自己搭进去,可就不妙了!”

    “哼!我们只是去和他们话而已,恭恭敬敬的,能出什么事?再了,真要是有麻烦,我们再亮出我们的身份。毕竟大哥是桑植城的城主,他们总要给面子,不会难为我们吧!”

    “好师妹”

    “钟麟师兄,你不去我就自己去了哦!”钟蕊嬉笑道。

    “那算了!”钟麟无奈苦笑,“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你是我们钟家的心肝宝贝,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也回不了桑植城了!”

    “知道就好!”钟蕊得意一笑,“走吧!”着柳腰一拧,袅袅婷婷的当先向前走去。

    钟麟苦笑一声,也是跟了上去。

    钟蕊与钟麟二人来到了栖霞铁卫卫营之外,看到了角落里那的酒馆。

    进进出出的铁卫们一脸的杀气,看得二人也是有些胆战心惊。

    “师妹,我们真的要进去么?”钟麟苦笑道。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钟蕊用力抿了抿红唇,声音也是微微有些颤抖,“钟麟师兄,跟我来吧!”

    钟蕊心中砰砰乱跳,壮着胆子向酒馆走去。钟麟一脸的无奈,跟在了钟蕊的身后。

    热血酒馆没有任何的守卫——事实上也根本不需要——所以钟蕊和钟麟也是顺利地走了进去。

    进到酒馆之内,看到里面混乱狂野的情景,钟蕊也是呆了一呆,鼻尖上渗出一丝冷汗。

    钟麟毕竟是男人,苦笑一声拉着钟蕊到角落里坐了下来。

    “两位,要儿什么?”一个身材极为火辣的女招待扭动着娇臀走了过来,一脸戏谑的看着二人道。那胸前大片袒露的雪白,让钟蕊几乎要惊呆了!

    “来两杯酒。”钟麟轻声道。

    “好的。马上就来。”女招待扭着娇臀离开了,路过旁边一桌时,一个老铁卫顺手把大手深入女招待的胸衣之中,狠狠地揉搓了几下。女招待咯咯一笑,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就走开了。

    老铁卫放过了女招待,讥讽的目光看向了钟麟兄妹。钟蕊脸发白,深深地低下头去。她毕竟不过是个刚满十四岁的少女,哪里见过这种情景,此时的她早就忘了自己来这里是想干什么的了。

    “你们的酒。”女招待走了回来,托盘上放着两杯烈酒。把烈酒放在桌上,女招待又扭着身子离去了。

    钟蕊无措的端起酒杯,钟麟连忙道:“别喝!”然而钟蕊却已经把酒杯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烈酒。

    “咳!咳!”酒刚入口,钟蕊立马便是跳了起来,粉嫩的脸涨得通红,大声的咳了起来。

    “哈哈哈哈!”酒馆之内,立马响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热血酒馆是栖霞铁卫的地盘,任何人进入这里,都会感觉自己和环境格格不入。连罗晨都有这种感觉,更何况是钟麟兄妹了。

    钟蕊好容易止住了咳嗽,脸色通红的坐了下去。这种时刻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哪里还记得自己是来这里施展美人计的呢?

    二人的到来,宛若是给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酒馆里的气氛也是变得怪异起来。女招待们更多的受到老铁卫们的揩油,胸衣里的金元宝也多了起来,交谈的老铁卫声音也是大了几分,内容也是更加的不堪入耳。

    二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无比尴尬的坐在那里。特别是钟蕊,脸涨得通红,宛若是一只可怜的鹌鹑。

    罗晨目光看向了钟麟兄妹,心中也是奇怪:这两人闲的没事,怎么来这里了?这里是你们能来的地方么?

    “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方世玉见罗晨目光看过去,淡淡一笑道,“热血酒馆虽不明文禁止外人进入,可只招待栖霞铁卫也是惯例。栖霞铁卫之外的任何人,都是不受欢迎的。不受欢迎的人,大伙儿自然是要排挤出去。看着吧,这两个家伙一会儿自己就受不了了!”

    罗晨了头,也不再什么。毕竟并没有人对钟麟兄妹不利。

    原本酒馆里的焦是那十几个可能被淘汰的落魄铁卫,现在钟麟兄妹来了,顿时变成了新的焦,人们的目光大多都是落在了这两个家伙身上。

    原本正在喝闷酒的落魄铁卫们的注意力也是被钟麟兄妹吸引了过去。这些家伙本就有了七八分醉意,看到了钟氏兄妹之后,其中三人忽然是站了起来,向着钟麟兄妹走去。

    “妞儿,长得不错啊!陪老子我喝一杯如何?”为首的是一名一脸猥琐之色的汉子,看着一脸紧张之色的钟蕊,晃了晃酒杯道。

    “对不起,这酒太烈了!我我”钟蕊心慌意乱的低低道,哪里还有以往骄傲自信的钟家大姐的样子。

    “不给我面子是么?”那猥琐汉子脸色一沉。

    “不是。不行真的不行啊!”钟蕊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脸涨红,泪水已经是在眼眶中打转。

    “这位大人,这杯酒我来陪你喝,如何?”钟麟连忙站起身来,挡在了钟蕊的前面。

    猥琐汉子斜了钟麟一眼,冷笑道:“细皮嫩肉的,倒是像个娘们儿。可惜你又不是真的娘们儿,老子对男人又没有什么兴趣。你给我让开,这杯酒,我就要让她陪我喝!”

    “钟麟师兄,我们走吧。”钟蕊终于是反应过来了,拉起钟麟的手道。

    “现在想走,晚了!”那猥琐汉子嘿嘿一笑,低喝道,“陈胜,刘能,给我看住这子!”

    另外两名汉子冷冷一笑,同时闪电般出手,不待钟麟反应过来,已经是抓住了他的双臂。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钟麟大惊,连连怒喝道,奋力想要挣脱束缚。陈胜和刘能二人只是冷笑,手臂如同铁钳一般,钟麟如何挣脱得掉?

    “妞儿,我也不难为你。端起酒杯,把酒干了,我就让你走!”猥琐汉子看着钟蕊,猥琐的舔了舔嘴唇,如同是看着猎物一般。

    钟蕊眼中含泪,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酒馆里的酒客们见了,都是肆无忌惮的狂笑起来。

    “哈哈哈!”

    “妞儿,喝啊!”

    “必须得喝!不喝不让走,哈哈!”

    “喝吧!不就是一杯酒么!哈哈!”

    罗晨眉头一皱,站了起来。

    “晨,坐下!”方世玉一把把罗晨给按了回去,“这几个子有可能被淘汰出栖霞铁卫,心里不爽,让他们发泄发泄也是好事。毕竟是咱们一大队的,这等事你就不要管了!”

    “可是——”罗晨急道。

    “放心吧!”方世玉笑道,“云中天这子虽然长得猥琐了儿,可也是老铁卫了,做事还是有分寸的。再这里是热血酒馆,他一个的十夫长,怎敢乱来?也就是吓一吓那丫头而已,放心,她吃不了多大的亏!”

    那边猥琐十夫长云中天见钟蕊乱了方寸,已然是轻佻的挑起了钟蕊的下巴,猥琐的脸几乎要凑上钟蕊的脸了。罗晨急道:“方大哥,他们两个是我的朋友!”

    “是你的朋友?”方世玉愕然,一拍大腿道,“你子!怎么不早!”

    “我要,你也不给我机会啊!”罗晨苦笑道。

    “是你的朋友,那你就去解决吧,不用打我们的旗号。”方世玉笑道,“栖霞铁卫的规矩,你要出头,便只代表你自己。”

    “去吧,晨!不用客气。今天碰到了你,活该这云中天倒霉。”疤面汉子宁顺也是笑道,“以后在栖霞铁卫中混,该狠就得狠,该硬就得硬!婆婆妈妈瞻前顾后,没人会看得起你!你想把云中天干成什么操性,就干成什么操性,哪怕是打成猪头,也没人理会。”

    “去吧!不过还是留手吧!”方世玉道,“真打坏了,无法争取呆在栖霞铁卫的机会,对他也是有不公平。其实云中天也算条汉子,为人并不像他长得那么猥琐,你以后就知道了。”

    罗晨了头,大步走了过去。

    “放开她!”看着那猥琐汉子云中天的嘴脸,罗晨从心底升起一股厌恶之情,怒声喝道。

    “罗晨师兄,是你!”钟麟见到罗晨,脸上现出惊喜之色,连道,“罗晨师兄,快救救蕊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