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测试开始
    “放开她!”看着那猥琐汉子云中天的嘴脸,罗晨从心底升起一股厌恶之情,怒声喝道。

    “罗晨师兄,是你!”钟麟见到罗晨,脸上现出惊喜之色,连道,“罗晨师兄,快救救蕊儿!”

    “罗晨师兄!”钟蕊抬头见到是罗晨出现,嘴一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啧啧!梨花带雨的样子,老子我更喜欢!”云中天根本就没有转身,看着钟蕊继续道。

    见云中天居然是不理会自己,罗晨哼了一声,一拳向着云中天砸去!

    原本抓着钟麟的两人齐声怒喝,放了钟麟挡在了云中天的身前。

    “滚开!”罗晨脸色阴沉,化拳为掌向着二人扇了过去。只听得“啪”“啪”两声脆响,这两名不过是武者五层的家伙都是被罗晨扇倒在地,掉落了几个牙齿,口中也是鲜血狂喷。

    云中天转过身来,醉意也是消失了七八分,看着罗晨瞪眼道:“你是谁?为什么管老子的闲事?”

    “跟谁当老子,去死吧你!”

    罗晨脸色一寒,右腿如铡刀一般抡起,闪电般扫向了云中天。

    云中天怒喝一声,双拳向着罗晨砸了过来。只听得“喀嚓”“喀嚓”两声脆响,云中天双臂同时耷拉下去,嘴角也是渗出一丝鲜血。

    以武者六层的力量,战胜这个武者五层的家伙,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至于方世玉的留手?看到云中天可憎的嘴脸之后,罗晨已然是把这话抛到了脑后。

    当然,他也算是留手了。至少云中天是不会死的,至于能否参加明日的测试,罗晨可是无法保证。

    酒馆里的铁卫们知晓罗晨是谁,此时看着云中天,也是一脸的同情。得罪一个连百夫长赵猛都敢挑战的家伙,这云中天的确是够倒霉的。

    云中天双臂断折,却是极为硬气,没有痛哼一声,看着罗晨冷然道:“子,这仇咱们算是结下了!敢不敢告诉我你是谁?云大爷会好好记住你的。”

    “爷罗晨,记清楚了?”罗晨冷然一笑。

    “罗晨!很好,很好!”云中天深深看了罗晨一眼,“罗晨,今日之仇,来日我必十倍报之!”

    “我等着。”罗晨不屑一笑。

    “子,你完了!”一个被罗晨扇趴在地上的家伙站起身来,看着罗晨冷笑道,“得罪了云师兄,整个一大队都不会放过你的。”

    “陈胜,你放什么屁!你们的私事,跟一大队有什么关系?”方世玉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大人!”陈胜这才看见方世玉,连忙躬身。方世玉虽然依然退役,可在一大队的铁卫中依然极有地位,毕竟他可曾经是一大队的百夫长,那是仅次于统领的存在。

    “方大人!”云中天也是生硬的向方世玉拱了拱手,然后看着陈胜喝道:“陈胜,咱们兄弟自己的事情,扯上一大队做什么!这个仇,不用劳烦别人,我们自己会报!”

    “是,师兄!”陈胜低头,显然对于云中天极为信服。

    “罗晨!呵呵,罗晨是吧!好子,我们以后再见吧!”云中天再次看了罗晨一眼,带着陈胜刘能二人离开了热血酒馆。

    “罗晨师兄!”钟蕊流着眼泪,扑过来紧紧地抱住了罗晨,再也不愿松开。

    “哦~~~”酒馆之内,响起一阵不怀好意的起哄之声,老铁卫们一个个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

    方世玉也是笑了:“哈哈!怪不得晨如此紧张,原来这姑娘是晨的情人啊!这丫头,长得倒还不差,就是身材差了儿,还得长上两年”

    宁顺也是笑道:“方师兄,看走眼了吧?你刚才可不应该拦晨!将来这丫头要真的进了罗家,晨跟她起今日之事,看你到罗家还能喝上一口水不能?”

    “哈哈哈!”另外四名退役老铁卫也是大笑起来。

    罗晨清俊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有些尴尬的推开钟蕊。钟蕊却依然是紧紧拉住罗晨的手,低低抽泣不已,怎么也不愿松开。

    “罗晨师兄,要不是你,我可就……呜呜!”钟蕊哭泣着,粉嫩的脸上满是泪水。

    “罗晨师兄,今天真是谢谢了!”钟麟也是感激的道。

    “没事。咱们都是朋友么,我怎么能看着不管。”罗晨咧了咧嘴,向着方世玉几人挥了挥手。

    方世玉含笑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走吧,这里不是话的地方,我们离开再!”罗晨拉着满脸泪痕的钟蕊,也是快速的离开了热血酒馆。

    酒馆之外。

    “好了,钟蕊,已经没事了!”钟麟看着钟蕊,宽慰的道。

    “呜呜!”钟蕊依然是在流泪,紧紧地抓住罗晨的手不愿松开。

    “钟麟,你们住在哪里?我送你们回去。”罗晨无奈道。

    “不,我不回去!”钟蕊哭泣道,“我要跟罗晨师兄在一起!”

    “好师妹!你这不是难为罗晨师兄么?”钟麟苦笑道。

    “罗晨师兄,你要是离开了,那几个家伙又回来怎么办?我和钟麟师兄可打不过他们啊!”钟蕊可怜兮兮的道。

    “放心,他们不会找你们麻烦的。”罗晨道。

    云中天好歹也是栖霞铁卫,虽然长得猥琐了些,可是行事必不会如此不堪。这一,罗晨还是有信心的。

    “罗晨师兄,蕊儿的也有道理。”钟麟听了钟蕊的话,也是紧张起来,“明天就要测试了,我和蕊儿师妹可不能出岔子。罗晨师兄,今晚厚颜打扰一晚,如何?”

    “那好吧!”看这二人紧张的样子,罗晨也是苦笑,“那就到我住的地方吧!地方简陋了些,两位别嫌弃。”

    “怎么会。”钟麟连道。

    罗晨带着钟麟兄妹,直接来到了问天路三百零一号的老宅。

    “这就是我的住处了。”罗晨淡笑道,“房子有破,钟麟,钟蕊,将就住一晚吧!”

    “谢谢罗晨师兄。”钟麟感激道。

    “罗晨师兄,你的住处……真的是好破啊!”钟蕊却是微微皱眉,脸上现出苦色。

    宅院本就有些破旧,今日罗晨和宁顺等几位大哥交战时,又把院墙都搞破了,这间宅子看上去更加的寒碜了。

    从到大,钟蕊一直是养尊处优,何曾住过这么破旧的地方?

    “蕊儿!”钟麟低喝道,“不可胡!”

    “可是真的是很破啊!”钟蕊撅起嘴,“罗晨师兄,我们要不换个地方住吧!我让钟麟师兄出钱。”

    罗晨微微皱眉,不着痕迹的挣脱了钟蕊依然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淡淡道:“钟麟,明日就要测试了,我就不陪你们了。这里的房间,你们自己随便住吧!”着便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罗晨师兄!”钟蕊想要跟过去,房门却是已经关上了。

    “蕊儿,我的好师妹!”钟麟无奈苦笑,“你这哪里是作客之道!哪有到了主人家,嫌主人家房子破旧的道理?”

    “可是这里的确没法住人啊!”钟蕊委屈道,“罗晨师兄怎么会住这样一个地方?”

    “你还!”钟麟低喝道,“罗晨师兄已经生气了!”

    “不会吧?”钟蕊愕然。

    钟麟不话,无奈的笑了笑。钟蕊眼珠一转,嬉笑道:“罗晨师兄还挺气的啊。不过没关系了,等会儿我去安慰安慰他好了!我这样人见人爱的美女,我就不信他舍得对我生气,哼!”

    “你这丫头!”钟麟无奈摇头,“越是内心强大的人,就越不容易被外表诱惑。你忘记在热血酒馆的情景么?蕊儿,你自以为是的毛病,也该改改了!”

    兄妹两人正话间,外面忽然传来雷霆般的声音:“晨!晨!”

    话间,方世玉带着十几个人便是进入了院子之内。

    “你们这是?”钟麟见到这杀气腾腾的一群壮汉,也是吓了一跳。

    “我们是晨的长辈,都是老卫院的退役铁卫。”方世玉呵呵笑着,“丫头,长得不错啊,倒也配得上我们家晨了!”

    “啊?”钟蕊愕然,旋即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羞的笑意,“谢谢大哥!”

    “哈哈!”方世玉等人都是大笑起来。

    “方大哥,你们怎么来了?”罗晨打开门走了出来。

    方世玉笑道:“这些都是咱们一大队的老兄弟,听罗师兄的儿子回来了,都要过来看看。另外我们知道你这里来了客人,也想过来帮你整理一下。人家丫头第一次来咱们家,院子还是破的怎么成?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老哥几个了!”

    方世玉身后的老铁卫们也都是笑着向罗晨头。

    钟蕊听了,面红过耳,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钟麟见到自己师妹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暗自叹气。

    罗晨愕然,旋即苦笑道:“方大哥,你误会了。我跟钟蕊只是普通朋友。”

    “嗯,是普通朋友,哈哈,我也没不是啊!”方世玉大笑,挥了挥手道,“好了,老哥几个,晨你们也见到了,咱们开始干活吧!”

    十几个老铁卫干就干,立马便是到院墙边上忙活起来,有几个则是到外面去购买一些材料。罗晨苦笑一声,看着钟蕊一脸娇羞的样子,也是微微皱眉。

    ……

    半个时辰之后。

    破旧的外墙已经焕然一新,大门也是被完全更换。里面二层楼也是被全部粉刷了一遍。十几个武力至少是武者五层的老铁卫干这儿活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好了!’”方世玉看着崭新的宅院,也是满意的一笑,“晨,我们哥几个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哈哈!”着又向钟蕊笑道:“丫头,好好对我家晨,知道么?”

    “我知道了,方大哥!”钟蕊乖巧应道。

    “哈哈!”方世玉大笑,向着罗晨挥了挥手,带着老铁卫们快速的离开了,真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罗晨师兄,你还真是厉害!”钟蕊两眼放光的道,“你居然在栖霞铁卫中有着这么深的背景,这么多老铁卫来给你帮忙!你和方世玉大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罗晨淡淡一笑:“他们都是我罗刚师兄的朋友。”

    “那你的罗刚师兄呢?也是栖霞铁卫的铁卫么?他一定很厉害吧!”钟蕊继续道。

    “好了,不这个了。”罗晨道,“钟麟,钟蕊,早些歇息吧。明日我们还要起早,可不能误事。”着又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哼!气鬼!”钟蕊鼻子一皱。

    钟麟唯有摇头苦笑。

    ……

    翌日清晨,罗晨带着钟氏兄妹,早早的来到了栖霞峰下栖霞铁卫的卫营。

    加入栖霞铁卫的测试,便是在这里举行。

    卫营大门之外,少见的站了两排栖霞铁卫的铁卫。铁卫们都是全身披挂,座下是高大的战马,脸部掩藏在金属面罩之下,只有一双眼睛射出冷冽的寒芒。战甲四射寒光,猩红的披风在晨风中飘荡,那散发的杀气更是浓郁得如同实质一般。

    显然这些并非是军中的新手,而都是经历过多年厮杀的铁血老铁卫。

    来自栖霞宗势力范围的少年英杰,都已经聚拢在了卫营之外。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少年,只有十几位少女。面对着这些一身杀伐之气的铁卫,少年们都是心中凛然,同时目光中也是有着些许艳羡之意。

    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本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朝阳升起,卫营的大门缓缓打开,少年们排成一排,一个个走向了卫营之内。

    一个脸色阴沉的老者站在大门口,目光如鹰隼一般盯着进入卫营的少年。这个老者罗晨依稀记得,应该便是栖霞铁卫五大队的大队长温申。

    “你,站住!”温申忽然开口道。

    正从他面前走过的瘦少年身躯一颤:“大人!”

    “你的年龄,已经过了!”温申淡淡道。

    “怎么会?”少年叫了起来,“我是六月初九生的,距离十四岁半还差一天呢!”

    “你的生日不是六月初九,而是六月初六!”温申阴沉道,“所以你应该参加的是半年前的测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