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领悟
    指着手上的古朴卷轴,温申道:“现在道纹师刻画的道纹,都是远古道纹师们创造的。记录道纹的,便是这样的上古卷轴!

    唯有远古的道纹之路大家,才有着把道纹之路真义融入卷轴里的能力,现在大陆上任何的道纹师,都无法做到这一,只是照着卷轴上的道纹勾勒而已。而道纹之路的传承,也是靠着这种卷轴。”

    “正因为这种卷轴越来越少,所以大陆上道纹师的数量才越来越少,地位也是越来越高。道纹卷轴,本就是道纹师最重要的资源!没有卷轴,是无法成为道纹师的。”

    罗晨了头,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既然制作的工艺已经失传,自然道纹师的数量就会越来越少。等到所有的卷轴都损坏了……道纹之路恐怕也就要断绝传承了!

    当然,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罗晨自然是不会为此烦心的。

    “正因为如此,一本最简单的上古卷轴,在拍卖场也会卖到天价。想要成为强大的道纹师,必须要想法获得更多的卷轴。”

    “所以有人道纹师是大陆上最有钱的职业,这话并不准确。对于一个安于现状的道纹师来,自然是财源滚滚。而对于一个想要在道纹之路上走的更远的道纹师来,仅仅是搜罗这些卷轴,便足以让他囊空如洗了!”

    “大人想必就是这样的人了!”罗晨道。

    温申苦笑着摇了摇头:“唉,来也是惭愧!宗门待我不薄,每次制作套装都是付给我足够的报酬,并不因为我是宗门中人而有所克扣。这些钱……我大半都是花了出去,也是买了一些卷轴,只可惜,在道纹之路上,始终是未能再进一步。”

    “子,你可知道,道纹师的等级么?”温申问道。

    “不知道。”罗晨摇头。

    “道纹师一共分为三等九级。最弱的便是一级道纹师。一级道纹师、二级道纹师、三级道纹师,成为低级道纹师。四级道纹师,五级道纹师,六级道纹师,称为中级道纹师。七级道纹师、八级道纹师、九级道纹师,称为高级道纹师。”温申道,“而我,经过这么多年,始终是没能摸到二级道纹师的门槛。”

    罗晨愕然,原来温申居然是最差的一种道纹师。

    不过旋即他便是恢复了平静,毕竟道纹师这种职业,实在是太少有了。

    “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温申淡笑道,“道纹之路传承岌岌可危,如今的大陆之上,道纹师极为罕见。大部分的道纹师,也都是一级道纹师、二级道纹师而已。三级道纹师已然是极为罕见了!中级以上道纹师,更是闻所未闻。”

    “像我栖霞宗,与破云宗和昆玉宗在这大陆一角三足鼎立,唯有我栖霞宗始终有道纹师坐镇,能够自己提供套装。而破云宗和昆玉宗却是托庇于外界的中级宗门,他们军队的套装都是从别的宗门购买,而每年更是要向托庇的宗门缴纳大批供奉。所以三大宗门之中,唯有我栖霞宗最为强势。”

    微微顿了顿,温申道:“我虽然只是一级道纹师,那是我自己资质太差,可不代表我这一脉不行。道纹师的传承,与寻常宗门不同,都是单人传承。我这一脉当年的祖师,可是一位赫赫有名的远古道纹之路大家!”

    “子,你既然有此资质,便应该拜我为师,从此之后你便是我这一脉的传人,你可愿意?”

    完,温申看着罗晨,眼中现出希冀的光彩。

    “我愿意!”罗晨毫不犹豫的道。

    开玩笑,能够帮到栖霞宗,帮到刘语熙,他为什么不愿意?

    “师父!”罗晨向着温申重重叩首道。

    “哈哈!好孩子,起来,快起来!”温申乐得合不拢嘴,连忙把罗晨拉了起来。

    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他是越看越喜欢。他自己只是一级道纹师,他师父也是,他师父的师父……同样也是一级道纹师。可是温申坚信,那是因为大家的资质都不够好的缘故。

    如今有了这么一个天赋异禀的传人,不定未来自己这一脉还真的能发扬光大,重振声威呢!

    “乖徒儿,你既然拜了我为师,为师便告诉你,道纹师中我们这一脉,称为天灵派。当年的开派祖师,名叫天灵上人,乃是一位上古道纹之路大师。我给你看的这张卷轴,便是他亲手所绘。”

    罗晨头,心道原来那个高冠奇服的老者,名叫天灵上人。

    “道纹师分为九个等级,这记载着道纹的卷轴,也是分为九个等级。像这一张卷轴,便是一张一级的道纹师卷轴。”

    “能够勾勒出几级的道纹,便是几级的道纹师。”

    温申一挥手,又是几个卷轴出现在桌上:“这里面的,有一级卷轴,也有二级卷轴。这些卷轴,你都拿去吧!”

    “可是,师父,你不用了么?”罗晨问道。

    温申道:“一个道纹一旦掌握,便不会忘记,卷轴也就没用了。而且这里面的二级卷轴,实话,我一个也看不懂。我这一生大概是无法成为二级道纹师了,子,就要看你的了!”

    “我会努力的。”罗晨也是头。

    “道纹之路重在领悟,重在实践,你既然已经入门,我也就不多什么了。”温申再次挥手,数十个玉瓶飞了出来,落在了桌子之上。另外还有一张金色卡片,也是落在了桌上。

    “这些都是为师调配的材料,勉强够你使用一段时间。你先用这些材料来进行练习,不过以后你需要自己学会调配材料。”

    “还有,这张金卡里,储存有一百万金元宝。你学习调配原料,需要购买荒兽血液等物,这里面的钱先拿去用吧,不够再来找我。”

    “嗯。”罗晨头。

    他也清楚道纹师前期的时候是一个极为烧钱的职业,因此也是不去客气。

    温申师父毕竟是道纹师,积累儿钱财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再穷的道纹师……也是道纹师啊。

    “另外,子,在你能够独立完成一件完整的套装之前,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一定要保密,任何人都不能告诉!”温申叮嘱道,“道纹师之间的传承乃是极为隐秘的,不要轻易向别人透露你的身份,以免惹来大祸须知即便是一张一级上古卷轴,也会引来别人的觊觎之心!”

    “连宗门也不告诉么?”罗晨问道。

    加入栖霞铁卫,他自然算是栖霞宗的一员了。而栖霞宗,自然便成了他的宗门。

    “等到你出师之后,自然是要告诉宗门的。”温申道,“以后的栖霞宗,还要靠你来坐镇啊!不过现在暂时不要透露这个情况。”

    “是,师父。”罗晨头。

    “呵呵!”温申如释重负的一笑,“好了,这些东西,你好生收起来吧!我先走了,你离开栖霞城后,也要多加练习,争取早日成为真正的道纹师!”

    “我会的。”罗晨再次头。

    温申满意一笑,也是开门走了出去。

    “不送了,回去吧!”温申挥了挥手。

    ……

    温申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罗晨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

    看着桌上的东西,罗晨清俊的脸庞露出一丝喜色。

    “道纹师!”

    “没想到我居然是有着成为道纹师的潜质!”

    “成为了道纹师,即便是没有成为武师,我也有资格站在刘语熙的面前了吧!”

    罗晨深吸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把桌面上所有的玉瓶都是收了起来。而那一张金卡,也同样是进入到了金螺空间之中。

    当着温申的面,罗晨不敢把东西收入金螺空间之内,毕竟储物容器太过贵重。他又哪里知道,温申早已是知晓了他的身份?

    此时桌面上的,便只有那些卷轴了。

    “一张卷轴,包含着那么多的信息!那些上古道纹之路大师,该是多么厉害!”

    “让我再看看!”

    罗晨凝神看向一张卷轴,忽然感觉脑中一阵刺痛!

    “看来……今天是无法重复了,还是等到明天吧!”罗晨暗道。

    他初涉道纹之路,之前凝聚心神画了那一笔,已然是耗尽精神力量,必须等到精神力恢复才可继续。

    而恢复精神力,睡眠无疑是最好的法子。

    “刘语熙,我一定会成为道纹师的!我一定会守护栖霞宗,守护你的!”

    把卷轴也是收入金螺空间之内,罗晨脸上满是笑容,倒在了大床之上。

    很快他便是进入了梦乡,嘴角依然是含着笑意……

    ……

    栖霞峰上,一处崖畔。

    靠着悬崖,有着数亩见方的平地。上面植着藤蔓等物,显得颇为清雅。靠着悬崖,一座精致的二层楼,此时灯光全无,楼的主人显然早已睡下。

    这里是栖霞铁卫第四大队统领莜婉的住处。第四大队如今并不在栖霞城内,而由于这次的测试,莜婉一个人回到了这里。

    “终于是解脱了!”温申顺着山道向着这边走来,脸上的线条也是柔和了许多。

    “有了这个子,重振我天灵一脉的威风不是问题,以后他成了道纹师,我也不用这么忙了!”

    “我也该为自己活上一次了!”

    走到了楼之前,站到台阶之上,温申向着紧闭的大门伸出了手,忽然又是顿住。

    “莜婉……肯定已经睡了!算了,我明天再来找她把!”温申轻声道,转过了身子。

    “温师兄!”一个略有些意外的女声在身后响起。

    温申转过身来,发现门无声的开了,一个温柔娴雅的女子站在那里,俏脸上满是惊诧之色。

    “温师兄,你怎么来了?”莜婉讶异道,“这么多年,你可是从来不会来我这里的啊!”

    “咳!咳!”温申老脸一红,咧了咧嘴道,“莜婉……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啊?”

    “今晚有月亮么?”莜婉愕然,旋即也是揶揄一笑。

    温申抬头望天,发现繁星满天,却哪里有月亮的影子?

    “咯咯!”莜婉轻轻的笑了起来,“吧,温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看着面前女子美丽的脸庞,温申咳了一声,轻轻道:“莜婉,这些年……苦了你了!”

    “温师兄,你什么?”莜婉惊呼一声,娇躯陡然一颤,玉手轻掩檀口道。

    “莜婉,你的心意,我也明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年我躲着你,也是有苦衷的啊!”温申看着莜婉,怜惜道。

    “呵呵!”莜婉笑了起来,泪水却是簌簌而下,打湿了莹洁的面颊。

    “莜婉,我已经想通了!”温申伸出手来,轻轻握住莜婉的手,“我已经决定,不再躲避。我负了你半生,不想负你一世!”

    “温师兄!”莜婉泪流满面,依偎到了温申的怀里。

    ……

    精神力耗尽的疲累,与身体的困倦完全不同。这一次,罗晨睡得分外的香甜。等到他再次醒来,已然是第二日的中午了。

    “罗师兄,吃饭了!”钟麟拿出从卫营中领取的食物来。

    由于钟蕊的要求,所以对于罗晨的称呼,也是由“罗晨师兄”变成了“罗师兄!”

    按照钟蕊的话,方诗诗那狐媚子都可以这样叫,我们和罗师兄更熟,凭什么不能这么叫?

    “嗯,好!”罗晨头。

    随便吃了儿东西,与钟麟兄妹随意交谈几句,罗晨便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直接把房门关上。

    “罗师兄在里面,做什么呢?”

    过了许久听不到拳风的声音,钟蕊也是好奇道。

    “个人都有个人的事情,罗晨师兄不愿让咱们去,就不要打扰好了!”钟麟连道。

    “哦!”钟蕊也是头。

    房间之内。

    罗晨坐在桌前,身前放着一块钢甲,而他的手里,正捏着一杆道纹仙笔。

    他的心神,早已沉浸到“识海”之内。在那个虚无空间之内,正有着一个高冠奇服的老者拿着道纹仙笔挥洒自如。

    看着这幅画面,罗晨的嘴角微微翘起。他对于道纹之路的理解,也是渐渐深刻起来……

    ……

    三日后。

    卫营门口。

    一队全副武装的栖霞铁卫站在门外,在他们身后,是十几辆巨大的马车。每一辆马车都是由铁背马来拉。(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