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原来是你
    能够有着储物容器,柳宗元自然不是寻常的新晋铁卫。

    他的身份,乃是另一个宗门昆玉宗的少主!

    在修真界的这个角落里,破云宗、栖霞宗、昆玉宗鼎足而立。其中栖霞宗最为强势,靠着五千栖霞铁卫,死死地压制着破云宗和昆玉宗。

    而这两个宗门也是结为盟友,才能够和栖霞宗勉强抗衡。

    柳宗元此次来参加栖霞宗的测试,目的便是执行昆玉宗的一桩计划,在栖霞宗内潜伏下来,伺机而动。没想到测试之时,却是见到了方诗诗!

    方诗诗独特的潇洒气质,顷刻间便是吸引住了柳宗元!

    柳宗元在昆玉宗中极受宠溺,虽然刚满十四岁,可却也尝试过很多女人。在他的眼里,他的那些女人们,没有一个能够和方诗诗相比。

    所以在测试的最后一场,在方诗诗提出加入罗晨的组被拒绝后,他便是邀请方诗诗加入了他的组。

    获胜之后,柳宗元满以为将会和方诗诗一起服役,正在盘算如何把方诗诗搞上手时,今日方诗诗却将会和罗晨一起服役!

    方诗诗敢爱敢恨,对于罗晨的喜欢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看上的女人喜欢别人,这让一向被人捧在掌心的柳白自然是极为的恼火。

    他的信条,便是我得不到的,谁也不能得到!

    所以他跟在罗晨一行身后,找到了出手的机会后,也是毫不犹豫的出手,想要把方诗诗置于死地!

    没想到由于罗晨发现了箭头的闪光,才使得他没有得手。

    “虽然没有死,却也给我毁了容了!方诗诗,你现在一定很伤心吧!哈哈!”

    “下次我再次出手的时候,便是你的死期!”

    ……

    清晨,罗晨四人继续向着森林深处缓缓而行。

    钟蕊虽然不愿意和方诗诗同行,可是罗晨和钟麟都根本不考虑和方诗诗分开,她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她对于这片森林也有了一些畏惧,根本不敢单独行动。

    一夜过去,方诗诗的脸上,那一道伤痕已经恢复大半,只留下一条浅浅的伤痕。可是这一条伤痕,却显然是无法恢复了。天地灵力自动疗伤,只是尽可能的修补,可不会考虑样貌是否好看。

    这一条伤痕,对于方诗诗容貌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然而方诗诗并不在意,或者,暂时还无暇在意。她的眼底,隐隐有着怒火燃烧,显然对于出手的人也是恨极!

    那一匹铁背马,已经沟通的差不多了,几乎马上就可以成为她的坐骑了,却是被人一箭射死!

    而且铁背马是为了救她而死的,若非如此,铁背马就根本不会死!

    所以方诗诗如今想的,便是复仇,对于自己容貌受损,倒是毫不在意。

    罗晨脸色平静的走着,感知能力却是提升到了极限。

    昨天他也是大意了,才让方诗诗受到了伤害。同样的错误,他自然不会犯两次。

    蓦然,他的眉头微微一跳。

    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一个武者六层强者的气息正早快速接近。

    “居然还来!”罗晨在心中冷笑一声。

    一个武者六层的家伙,他根本不会畏惧。若是对方和他近战,罗晨绝对保证可以一击致命!

    即便不用局部强化的能力,靠着感知能力的强大也可以做到这一。

    “心,那人又来了!”罗晨神色不变,向着方诗诗传音道。

    “嗯!”方诗诗头,脚步丝毫不乱。

    至于钟麟兄妹,罗晨却未传音告诉。钟麟是关心则乱,告诉他他必然是要急眼的。至于钟蕊……对于这个丫头,罗晨实在是有儿无语了。

    那昨日那种情况下,怎么可以提出丢下方诗诗呢?

    “走吧!我们走这边!”罗晨大声道,然后转了方向,向着那能量波动传来的方向行去。

    感知能力范围之内,那高速移动的气息也是停了下来。

    ……

    柳宗元轻轻一跃,上了一颗高树,遥遥的看着林间时隐时现的罗晨四人,目光中满是冷酷之色。

    “罗晨,你不过也是武者六层的强者,感知能力和我一样。”柳宗元冷笑,“我在你感知能力范围之外放箭,看你如何抵挡?”

    武者六层强者,有着八千斤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天星弓可以完全承受。

    这样的力量射出来的一箭,足可到数里之外,里许距离内开碑裂石,也是不在话下。

    柳宗元目光冰寒,伸手一抓,天星弓便是被他握在手中,另一只手上则是抓着一支长箭。

    长箭箭头黝黑,黯淡无光,散发着淡淡的腥味。显然这是一支毒箭了。

    “昨日若是用上毒箭,方诗诗哪能活到今天?不过现在死,也是一样!”

    柳宗元把毒箭搭在弦上,挽弓如满月,遥遥的瞄准着远处的方诗诗。

    他虽然纨绔,却不是不学无术。十四岁便成为武者六层强者便是明证。而箭术同样是柳宗元一直引以为傲的。

    罗晨带着四人在林间曲折而行,他的身影永远是在最前方,把方诗诗三人挡在身后。他的目光始终是在水平线上,并不向上看上一眼。

    眼见罗晨四人越来越近,柳宗元也是有些焦躁起来。等到他的感知能力范围内出现罗晨时,罗晨也将能够感觉到他,那么这次的偷袭又将失败了!

    忽然,罗晨挺了下来,转过身去。

    “方姑娘,你好些了么?”罗晨微笑问道。

    “好多了,谢谢罗师兄关心!”方诗诗抿嘴轻笑道。

    “嗯?”钟麟和钟蕊相顾愕然,他们根本搞不清这两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就是现在!”柳宗元眼前一亮。

    罗晨的转身,却正是把方诗诗给暴露了出来。

    没有任何迟疑,柳宗元松开弓弦,毒箭离弦而出,高速旋转着向着四人暴射而去。

    然而柳宗元却没看到,罗晨的手已经抓住了方诗诗的手。

    “过来!”

    罗晨微微用力,方诗诗便是被他拉了过来。

    “轰!”

    毒箭带着恐怖的啸音,穿过方诗诗原来站立的位置,从钟蕊和钟麟二人中间掠过!

    钟蕊只感觉面如刀割,狂猛的劲风直接把她的头发吹散开来。而那毒箭则是重重地轰在了一块巨石之上。

    “蓬!”一声巨响,巨石四分五裂!

    “什么!”柳宗元脸色一滞。他自信必杀的一箭,居然又是被罗晨给避了过去!

    而他的目光,则是迎上了罗晨略带嘲弄的目光。

    “不好,有古怪!”柳宗元倒也果断,立马身躯一跃,落到了地面之上,向着林中狂奔起来。

    显然罗晨早已发现了他。而对方敢这么做,自然是因为有着绝对的自信。

    什么时候人才会有绝对的自信?

    自然是强者对上弱者的时候。

    “还想跑?”罗晨冷冷一笑。

    “你们在这里呆着不动,我去抓住他!”罗晨喝道,猛力一蹬地面,已然窜进了密林之中,消失不见了。

    ……

    “该死的!怎么还在追!”

    柳宗元心中恼怒,回头看着在林间时隐时现的身影。

    “同样是武者六层,为什么他的速度比我更快!”

    其实罗晨的速度,并不比柳宗元更快。可是罗晨自幼在山中长大,在这种地形奔跑的速度自然是比柳宗元略胜一筹。

    “混蛋!”柳宗元咬牙,从罗晨的速度,他也完全可以确定,对方同样是武者六层。他完全想不明白,罗晨为何敢这般对他穷追不舍?

    他的手上可是有着天星弓的,他的空间容器内还有着各种武器,而罗晨明明就是手无寸铁!

    “他一定是有着底牌的,一定是!”

    “该死的!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柳宗元猛然顿住身形,咬牙弯弓搭箭,一箭向着后方射去。长箭呼啸着穿过层层枝叶,飞向了罗晨。

    “切!”

    罗晨只是上半身微微一摆,便躲过了长箭的攻击。而他的脚步,竟然是没有收到任何的影响!

    而回身射出这一箭后,罗晨与柳宗元之间的距离也是近了不少。

    “又是这样!怎么会这样!”柳宗元无奈咬牙,继续向着前方跑去。

    罗晨脸上满是坚定之色,这个对手,他也是决定今日一定要将其干掉了。

    加入栖霞铁卫后,罗晨已经是栖霞宗的人。每一个栖霞铁卫,都算是栖霞宗的外门弟子。而且由于刘语熙的缘故,他自认对于栖霞宗,也是有着一份责任。

    现在在龙马森林里的少年男女,都是栖霞铁卫的新血,所有人都没有携带武器,若是任由这个祸害在这里存在,对于每个人都是威胁。

    若是新晋铁卫们被他杀了几个,那可是栖霞宗的损失!

    所以这个祸害,必须得死!

    在这种地形下,罗晨也是发觉了自己的速度优势的。这样下去,早晚自己可以追上对手。而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击杀对手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他也是有着足够的信心。

    只要对手敢战,则必死!

    “少宗主真是被吓破胆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家伙,也把他吓成这个样子!”

    在距离二人不远的地方,一个灰色的人影如轻烟般在树飞掠着,每一个起落都是数十丈。看着下面拼命逃跑的柳宗元,灰衣人撇了撇嘴,轻声道。

    “平日里在宗门内自大惯了,让他吃苦头也是好的。我且不管他,等到他战败的时候再出手不迟。”灰衣人想道。

    灰衣人名叫冷血,乃是一名武者八层的强者,若是按照栖霞宗栖霞铁卫的标准来算,也是百夫长的级别,而且是最为强大的百夫长。

    栖霞铁卫的百夫长,有武者七层的,也有武者八层的。而统领,则至少是武者九层的。

    柳宗元此次奉命打入栖霞铁卫内部,昆玉宗宗主柳下惠并不放心,所以也是派冷血暗中跟来护卫。

    对于柳宗元的自大任性,冷血极不满意。比如这次他参加栖霞宗的测试,居然不改个名字,依然是用原名“柳宗元”来参加测试。万一被栖霞宗察觉,可就危险了!

    而进入这龙马森林,为了一个女人,居然是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冒险出手,这在冷血看来,自然是愚蠢了!

    “少宗主想要在这栖霞宗里面呆下去,这般冲动可不行。这次让他吃苦头,我再救他。”冷血也是打定了主意。

    对于罗晨的表现,冷血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狭路相逢勇者胜,少宗主已经被对方吓破了胆,表现失常也是正常。

    对于一名武者八层强者的存在,罗晨显然并不知情。他靠着强悍的感知能力死死锁定着前面的人影,一一儿的接近着。

    这般高速前进,也是极为耗费力气。可是他的身体原本就天生恢复能力强悍,再加上又经过罗刚师兄带回来的灵药的固本培元,恢复能力更是强大。虽然他的速度略略下降,可是前面的人影速度下降的更快,他与前面的人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距离很快拉近到百丈,罗晨哈哈笑道:“藏头露尾的鼠辈,可敢与我正面一战?”

    话间他并没有减速,经过方世玉的指,罗晨早已明白,在战斗中要使用一切手段。这般喊话,也不过是为了扰乱对方的心神而已。

    前面的人影忽然站了下来,怒喝道:“靠!打就打,老子怕你不成!”

    柳宗元平日里飞扬跋扈,哪曾受过这等闷气。罗晨挤兑的话,却是激起了他的桀骜之气。

    都是武者六层,而且我还有着多个底牌,凭什么要怕你?

    “柳宗元!原来是你!”听着前面传来的声音,罗晨眼中精芒一闪,沉声喝道。

    “哼!”那人影冷笑一声,头上的斗笠和脸上的黑纱同时消失不见,露出一张略有些清秀的面孔。

    “罗晨!原本我还想放过你,是你自己送上门来,你若死了,可不要怪我!”柳宗元脸色阴厉道。

    “柳宗元!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你的身上有着储物容器!”罗晨身形暴闪,很快便是到了柳宗元身前十丈之外站住,“你为何要对方诗诗下此毒手!”(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