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不跟他玩
    “哼!”那人影冷笑一声,头上的斗笠和脸上的黑纱同时消失不见,露出一张略有些清秀的面孔。

    “罗晨!原本我还想放过你,是你自己送上门来,你若死了,可不要怪我!”柳宗元脸色阴厉道。

    “柳宗元!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你的身上有着空间法器!”罗晨身形暴闪,很快便是到了柳宗元身前十丈之外站住,“你为何要对方诗诗下此毒手!”

    “哈哈!你们这些栖霞宗的笨蛋!”柳宗元大笑道,“爷是昆玉宗的少主,碧血银枪霸王柳宗元是也!爷我真名实姓来加入栖霞铁卫,没想到居然如此简单便过关了,所谓栖霞宗,不过如此嘛!”

    “你是昆玉宗的人!”罗晨脸色一寒,杀机隐现。

    对于罗刚师兄当年的事情,他知之甚少,但是他却是知道,罗刚师兄最后的一战,对的就是昆玉宗。而罗刚师兄的手臂,也是被昆玉宗的强者所伤。

    昆玉宗,既是栖霞宗的对头,也是他罗晨的死敌!

    “不错,爷就是昆玉宗的!”柳宗元狂笑一声,“爷阅女无数,见到这方诗诗,不过是想尝个新鲜的,没想到这娘皮居然不领情,反而跟着你走了!老子得不到的,自然是谁也别想得到!她有此一劫,全都怪你!”

    罗晨面色冰寒,缓缓道:“多无谓,‘昆玉宗’三个字,便足够了!柳宗元,今日你必死无疑!”

    “是么?”柳宗元傲然一笑,“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着什么底牌,居然敢如此嚣张!”

    着天星弓骤然拉满,锋利的箭矢指着罗晨。箭头之上腥气弥漫,这次柳宗元用的正是毒箭。

    十丈的距离,弩箭的速度将会是极为致命的,何况是见血封喉的毒箭。若是罗晨只有着武者六层的实力,这一箭便绝对避不过去,因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柳宗元并没有松手,而是箭矢稳稳地不动,摇摇指着罗晨。他在等,等罗晨拿出自己的底牌。

    他绝对不相信,罗晨敢于追来,仅仅是由于勇气而已。

    罗晨冷笑不语,一脸讥讽的看着柳宗元。

    “罗晨,你去死吧!”等了片刻,见罗晨依然不动,柳宗元心中躁意顿生,暴喝一声,松开了弓弦。

    就在他松开弓弦的瞬间,罗晨也是动了!

    罗晨向左跨出一步,上半身微微一扭。长箭呼啸着从他身侧掠过,把罗晨的黑发吹得飘拂起来。

    “昆玉宗少主,便只有这儿本事么?”罗晨讥讽一笑。

    树巅之上,冷血眼瞳却是猛然一缩:“感知能力超越等级!灵魂天生强大!”

    “栖霞宗居然又是得到这样一个人物!”

    距离如此之近,冷血也是看清楚了罗晨的细微动作。若是让柳宗元把长箭射出,罗晨再去躲避,罗晨绝对是无法避开的。而若是提前躲避,柳宗元便可调整射箭的方向。

    而罗晨躲避的时刻,正是在柳宗元动作已经做完,手指离开弓弦的瞬间!

    这时长箭还在弦上加速,方向却已经无法改变。罗晨选择此时躲避,实在是妙到毫巅。

    这样做,完全就是戏耍对手。敢于这样做,绝对是对于自己足够自信。而能够做到这一必须有着强于对手的感知能力,这样对手动作还未完成,便可作出正确的反应。

    而罗晨身上散发的气息,明他依然是一位武者六层的强者。罗晨能够在感知能力上碾压柳宗元,自然是因为灵魂天生强大!

    “天生灵魂强大!”冷血的心变得火热起来。

    一个灵魂天生强大的人物的作用,冷血可是再清楚不过了。这样的人加以培养,极有可能成为道纹师!

    为何栖霞宗可以傲视昆玉宗和破云宗?正是因为栖霞宗有着道纹师的存在!虽然那不过是一名一级道纹师而已!

    “这个子的天赋若是被栖霞宗发现的话,栖霞宗再多上一名道纹师我昆玉宗很快就会面临灭之灾!而若是把这子掳到我昆玉宗的话,那可是奇功一件了!”冷血站在树巅之上,目光闪动,心思急转。

    在这等由宗门统治的混乱世界中,道纹师的地位怎么高都不为过。作为昆玉宗的元老,冷血自然是明白这一切的。

    此时他的心思,已经转到如何把罗晨掳走了!

    “天生灵魂强大!”柳宗元也不是傻子,这么近距离的对战,也是明白了为何罗晨这般有信心。

    原来罗晨的强大,不在武器,而在灵魂!

    “现在明白了么?晚了!”罗晨冷酷一笑,“柳宗元,今日你必须死!”

    “罗晨!没想到你居然是天生灵魂强大之人!”柳宗元收起天星弓,连连道,“罗晨,我以昆玉宗少宗主的身份,诚恳邀请你加入我昆玉宗?”

    “什么?”罗晨愕然,旋即失笑,“柳宗元,打不过我,你居然想要拉拢我?”

    “罗晨,你在栖霞宗中,即便再如何努力,又能如何?多不过栖霞铁卫一百夫长而已!”柳宗元急切道,“你若是加入了昆玉宗,我在这里可以保证,长老会中立马便有着你的一席之地!等到将来我成为宗主,你便是副宗主,这昆玉宗,以后就是我们兄弟的!”

    “真是很优厚的条件!”罗晨冷笑。

    “不仅如此,在昆玉宗,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像方诗诗这样的娘皮,比她漂亮的我也能给你找上几十个来!甚至我自己的宠妾,只要你喜欢,我都让给你,如何?”

    冷血听了,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意。看来少宗主也并非是以前想的那般不堪。他虽然任性了些,倒还并不糊涂。

    加入昆玉宗?

    看着柳宗元一脸热切的样子,罗晨冷冷一笑。

    栖霞宗是刘语熙的家,而她是他此生想要守护的人。让他背叛栖霞宗,加入栖霞宗的对头昆玉宗,怎么可能?

    “柳宗元,不要跟我废话了!若是没有其他的手段,那你就准备死吧!”罗晨冷然道。

    柳宗元面色一沉:“罗晨,你当真不答应?”

    “不但不答应,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与昆玉宗有深仇,此仇,不死不休!”罗晨冷冷道。

    “你这样的人,不能为我昆玉宗所用,便是祸害。今日拼着一死,我也要除掉你,为我昆玉宗灭一祸患!”此时此刻,柳宗元反而变得无比的清醒起来,眼中闪烁着灼灼战意。

    “这个子,我平日里还是看他了!”冷血看着柳宗元,心中也是微微一动。

    昆玉宗宗主柳下惠七子二女,这柳宗元在修炼上最有天赋,却是最不受高层待见之人。

    柳宗元性格骄横跋扈,年纪便仗势欺人,胡作非为,从十二岁开始更是好色无度,祸害昆玉宗众多女眷,自号碧血银枪霸王。

    柳下惠宣布将由柳宗元继承宗主之位时,几乎没有人敢于相信。就连冷血自己,当时也是坚决反对。

    然而现在看来,冷血倒是觉得柳下惠的选择颇有道理。

    至少这子此时的表现极为不错,宁可舍弃性命,也要除掉宗门未来的祸患,这可不是随便一个二世祖能够做到的。

    现在冷血再想起柳宗元真名实姓参加栖霞宗测试的胡闹行径,也觉得是有胆有识的作为了!

    “少宗主居然是个可造之材,以前真是看走眼了!昆玉宗交到他的手上,不定真的能发扬光大。”冷血心道。

    柳宗元伸手一抓,一柄重剑便是握在了手中。而身体之上,也是被一身轻甲覆盖。

    看着对面傲立的罗晨,柳宗元大喝一声,快步向着罗晨冲了过来!

    罗晨哼了一声,铁足猛然一踏地面,也是向着柳宗元高速冲去!

    “死吧!”柳宗元一声暴喝,手中重剑高高举起,然后向着罗晨迎头斩下!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招,却是一往无前,带着一股悲壮决绝的气势。那架势,倒是真的要和罗晨搏命一般。

    “少宗主可不是随口,他是真的在为宗门拼命啊!”冷血看得也是微微动容。

    这一剑气势霸道绝伦,气势的压制,令得罗晨的身形也是微微一滞。

    “哼!”

    罗晨目光闪动,快捷无比的向左踏了半步,然后右手疾探,重重地拍在了重剑的剑身之上。

    柳宗元闷哼一声,顺势握着剑柄猛然一转,锋利的剑刃直接切割向了罗晨的手掌!

    “反应还真快!”罗晨心道。这柳宗元看似平平常常,可显然是一个久经战阵的老手了!这样的反应,显然是在血与火中练出来的。

    罗晨快速缩回右手,柳宗元重剑一抖,划出一道弧线,向着罗晨的胸口横斩,动作的衔接,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自然,却同样是带着霸道绝伦的杀气!

    “咦!”罗晨心中讶异,连忙疾退丈许,才是闪避开了柳宗元的攻击。

    “哈哈!”柳宗元大笑一声,“罗晨,你死定了!”手中重剑挥舞,向着罗晨疾扑而来。

    罗晨目光微寒,腰背瞬间绷紧,右拳带着呼呼风声向着柳宗元轰了过去。这一拳直如长枪大戟,杀气逼人,乃是罗晨能够攻出的最强一拳!

    这一拳,乃是罗晨从罗刚师兄的拳法中领悟而出的。从气势上,完全是压制到了柳宗元。柳宗元被这冲天的气势所慑,身形竟然是微微一顿!

    仅仅是这一顿,罗晨的铁拳便是重重地砸在了柳宗元的铠甲之上!

    “砰!”

    一声闷响,柳宗元闷哼一声,倒退了数步,嘴角也是渗出了一丝鲜血。

    罗晨向后退了半步,也是微微皱眉,这铠甲的防御力,倒是颇为不错。全力一击的一拳落在铠甲之上,却是如同落在了泥沼一般。快八千斤的力道,被这铠甲一吸收,柳宗元承受的怕也只有不到一半。

    “道纹之路套装!”罗晨哼道。

    “哈哈!不错,正是道纹之路套装!我这兵器和铠甲,可都是二级道纹师打造。”

    “罗晨,你灵魂强大,果然厉害!若是没有武器铠甲,我还真的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可惜,今天要死的注定是你!”

    柳宗元伸手拭去嘴角的鲜血,猖狂大笑道。

    “哼!再来!”罗晨冷哼一声。

    “哈哈!”柳宗元一声长笑,再次冲向了罗晨,手中重剑划出一道迷蒙的剑影,向着罗晨斩落而下。罗晨面色不变,又是一拳重重的轰了出去。柳宗元这次却没有受罗晨拳势的影响,手中重剑根本就没有减速!

    一寸长,一寸强,若是罗晨不变招的话,柳宗元的重剑自然是要当先攻击到罗晨。而罗晨若是变招,必然要受到信心大涨的柳宗元连绵不绝的攻击。

    柳宗元看着罗晨,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已然决定不顾罗晨的攻击,只管尽情的攻击罗晨。

    罗晨的拳头虽硬,可对他造成的伤势完全可以承受。而罗晨的身体,毕竟是血肉之躯,又怎么可能承受他的重剑的全力一击呢?

    “或许不用我出手,少宗主自己便能搞定了!”冷血心中赞许,“我现在需要做的,只剩下防止这个子逃跑罢了!”

    “一个武者六层的家伙,连少宗主也敌不过,又怎么可能在我的面前逃脱呢?”

    这一刻,时间似乎也是慢了下来。

    柳宗元见罗晨依然是保持着右拳向前轰击的架势,嘴角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愚蠢的家伙!”

    这一刻,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重剑把罗晨劈成两半,而罗晨的拳头依然没有攻击到自己的画面。

    罗晨看着信心满满的柳宗元,嘴角诡异的现出一丝笑意。

    “不再跟他玩了!”罗晨心道。

    “噗嗤!”利刃入肉的声音骤然响起!

    柳宗元忽然感觉眼前一花,罗晨的手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他便感到胸口一阵剧疼,所有的力气被瞬间抽空,重剑再也把握不住,掉到了地上。

    “怎么怎么”柳宗元看着自己胸口插着的一把巨型箭矢,嘴唇抽搐着,却发觉嘴里黏糊糊的。(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