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受死吧
    柳宗元忽然感觉眼前一花,罗晨的手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他便感到胸口一阵剧疼,所有的力气被瞬间抽空,重剑再也把握不住,掉到了地上。

    “怎么怎么”柳宗元看着自己胸口插着的一把巨型箭矢,嘴唇抽搐着,却发觉嘴里黏糊糊的。

    箭矢的另一端,正握在罗晨的手里。

    “噗!”柳宗元张口一喷,黑色的鲜血飙飞而出,落到了草丛之上。

    原本碧绿的草地,瞬间变得枯黄一片。

    “你……你……”柳宗元手指颤抖,指着罗晨嘶吼道,“你好卑鄙!”

    “哈哈!柳宗元,你以为只有你有兵器么?我也有!”罗晨冷然一笑。

    这一杆巨型弩箭,正是得自于横山之上。当日横山土匪想要用床弩狙杀罗晨,床弩被毁后,罗晨便是用这巨弩的弩箭来和韩猛等人战斗。

    横山之战后,这柄寒铁巨箭因为感觉好用,也是被罗晨放入了金螺空间之内。上面的剧毒,依然是横山土匪们所涂的。

    刚才柳宗元以为罗晨愚蠢,罗晨却是瞬间把这寒铁巨箭从金螺空间之内召唤而出。一寸长一寸强是不错,可是柳宗元的重剑再长,又怎么能和这丈许长的巨箭相比?

    巨箭上的毒药见血封喉,即便是划破一层油皮,柳宗元也将丧命,而罗晨这一箭却是直接从铠甲缝隙刺入,直接把柳宗元的身体刺穿。这样重的伤势,柳宗元又怎么可能活命?

    柳宗元双眼黯淡下来,慢慢的失去了生机。罗晨冷然一笑,也是抽回了巨箭。

    “噗通!”柳宗元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身躯很快一片漆黑,化作了一滩黑水,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横山土匪的毒药,居然这般厉害!”见到这般情景,罗晨也是吓了一跳。

    柳宗元毕竟是武者六层的强者,身体何等强韧,然而这般强横的身体,却是被轻易地腐蚀了。

    很快柳宗元的尸骨完全消失,地面之上只有着残存的黑色痕迹。柳宗元的铠甲和重剑却是留了下来,还有一个的戒指。

    “这应该便是柳宗元的空间容器了!”罗晨一挥手,把这三件东西收入金螺空间之内。

    ……

    在罗晨的头,冷血完全惊呆了!

    柳宗元死了!

    昆玉宗的少主,他此行保护的目标,竟然是死在了他的面前!

    原本他准备柳宗元万一遇险,就立马救援。以他武者八层的实力,护住柳宗元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变起仓促,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罗晨的身上,居然也是有着空间容器!

    从巨箭突兀的出现在罗晨的手里,到柳宗元被刺中,几乎就是同时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那巨箭几乎是直接出现在柳宗元的胸口处!

    看到柳宗元被击中,冷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完了!

    这种变故,令他几乎难以置信。所以直到罗晨取走了战利品,他依然是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知道这家伙身上有多少宝贝,以后再看吧!”罗晨微笑,“现在先回去,钟麟他们一定是等急了。”

    “向方诗诗出手的是柳宗元,而不是百夫长甘宁。我就嘛,栖霞铁卫之中,怎么可能会有向袍泽动手之人?”

    罗晨一脸笑容,转身欲走。能够杀一个昆玉宗的少主,他也是极为开心。

    “混账!”在他的头,冷血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该死的,拿命来!”冷血一声暴喝,身体如陨石般急速落下,一脚向着罗晨重重地踏了下去!

    这一脚,速度之快简直难以形容,力量更是大得惊人。冷血的脸上满是狂怒之色,直欲把罗晨一脚踩入地下!

    “不好!”罗晨悚然一惊,“这里居然还有人!”

    能够出现在附近,又不被他的感知能力发现的……至少也是武者八级的强者!

    毕竟他可是有着武者七层的感知能力,武者七层以下的强者,绝对无法避开他的探查。

    抬头看上,便看到那霸道绝伦的一脚,正向着自己狠狠地踩了过来!还未碰到罗晨,那狂猛的劲风,已经刮得罗晨脸上生痛!

    这一脚,已经是无法躲开!

    罗晨的心,忽然变得无比的平静,没有做任何犹豫,手中寒铁巨箭一摆,重重地插在地上!

    巨箭插入地下尺许,箭头直指那从天而降的一脚。若是对方继续踏下,首先便是要踏到箭锋之上。

    然后罗晨身子一矮,一个翻滚向后急退。

    “哼!”冷血霸道的一脚,丝毫没有停顿,重重地踏在了寒铁巨箭之上。然而锋利的箭头,却根本无法穿透他的防御。

    巨箭陡然向下弯折,然后咔嚓一声,直接崩断为两截,冷血这一脚,也是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蓬!!!”

    如同重锤砸在鼓面上一般,大地一阵剧烈的颤抖,周围的古树一阵乱摇,木叶簌簌而下,在林间飘荡。

    而借着巨箭的阻挡,罗晨也终于是摆脱了冷血的踩踏,退到了数丈之外。

    “你是何人?为何对我出手?”罗晨看着冷血,一脸的警惕。

    “子,我乃昆玉宗冷血!你竟敢伤我家少主,我必要你血债血还!”一击不中,冷血倒也没有追击,站在地上冷冷地道。

    “原来你是昆玉宗的!所有昆玉宗的,都该死!”罗晨冷喝道,同时伸手一抓,一柄重剑便是出现在了手上。

    这还是适才柳宗元所用之物,现在罗晨也是直接拿来用了。他原本自己也有武器,可是却没有经过道纹加持的武器。

    重剑在手,罗晨也是感觉到了道纹之路兵器的不同。这一柄重剑原本应该重逾百斤,现在拿在手中,重量感觉却只有原来的一半。

    “哼!不自量力!”

    冷血冷笑一声,“遇到了我,还想反抗?”

    “杀!”罗晨暴喝一声,眼中寒芒暴闪,猛然重重地一踏地面,连人带剑向着冷血疾扑而去!手上重剑高高抡起,向着冷血当头斩下!

    “可笑!”冷血不屑一笑,站在原地不动,挥拳随意的向着罗晨重剑砸了过去。拳风震荡间,一股滔天杀意笼罩了罗晨全身。

    武者六层,有着八千斤的力量。而武者八层……则是有着三万二千斤的力量。力量的差距,让冷血对于罗晨的攻击根本不屑一顾。

    虽然不是用尽全力的一拳,可也不是罗晨能够抵御的。冷血有着绝对的信心,一拳把罗晨连人带剑轰飞!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罗晨此时心神空明,完全不受对方气势影响。他的眼睛变得无比的明亮,感知能力瞬间提升到巅峰,看着冷血重于万钧的霸道一拳,心中一声狂吼:“就是现在!”

    《金螺吞海诀》的力量,顷刻间全部爆发!

    右臂内潜藏的力量暴涌而出,灌注到重剑之内!

    重剑一阵剧烈的颤抖,似乎随时要炸裂开来,整个剑体泛起妖异的暗红之色,而速度更是瞬间飙升一倍有余!

    这一剑……便是罗晨现在能够发出的最强一击!

    同时使用了《铁螺掌》和火属性的力量,又是全力的一击,罗晨这一击使用的力量……绝对超过了冷血随意的一拳!

    两万四千斤力量!这是罗晨如今能够爆发出的力量极限!而且他是用重剑来对抗冷血的拳头!

    圣老过,《金螺吞海诀》非到生死存亡的时刻不可使用。而现在显然就是生死存亡的时刻。

    单独对上一个武者八级的强者,除了突然袭击,罗晨没有任何的机会!

    对于时机的把握,罗晨做的也是妙到毫巅。此时冷血的招式已经用老,再想增加力量已经不可能。

    “什么!”冷血心中骤然一惊。

    “这子的力量,怎么会突然这么强!这还是武者六层的力量么?”

    罗晨这一剑突然爆发,让他也是感觉到极为的危险!

    继续硬拼,绝对是会被斩成两段!

    “退!”

    冷血反应也是极为快捷,拳头闪电般回缩,然后奋力向后一跃!

    “噗嗤!”

    剑锋从他胸前划过,虽然他极力躲避,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印记。一道血口从前胸直至腹,深约寸许,鲜血淋漓。

    身躯还在空中,鲜血洒下,如同下了一场血雨。

    “可惜!”罗晨眼中,却是掠过一丝失望之色。

    “时间的掌握,还是不对!爆发的时间,还是早了一瞬啊!不然的话……这个冷血就要被我给诛杀了!”

    “看来我毕竟不是个合格的杀手。若是圣老这样的,在同等条件下,肯定已经得手了吧!”

    对于没能斩杀冷血,罗晨的心中也是极为遗憾。

    ……

    这一击,乃是他目前最强的一击。若非是有着这个底牌,在见到冷血的第一时间,他就要立刻逃跑了。

    力量差距太大,逃走的机会也是渺茫。所以罗晨才留了下来,搏这一线生机!

    然而这一击,却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冷血虽然轻敌,可毕竟是武者八层的强者,反应何等快捷。虽然这一剑没能完全躲开,但受的不过是皮肉伤而已,看上去恐怖,却是没有大碍。

    而这一剑之后,罗晨感觉全身疲累,似乎所有的力量都被掏空了一般。

    拄着重剑站在那里,罗晨冷冷地看着冷血,心中却是希望自己的力量快儿恢复。

    这种全力的一击,本就是搏命的手段。罗晨此时极为虚弱,已然没有了再战的能力。甚至是站立,也要靠着重剑来支撑。

    可是他单剑拄地,脸上现出冷笑,在冷血看来,却是似乎对自己极为的不屑。

    “该死的子!”

    冷血也是一阵后怕,若是稍有迟疑,这一剑便不是划开血肉,而是要给自己来个开膛破肚了!

    现在伤口看似恐怖,却没有伤到筋骨,不是什么大问题。

    冷血心意一动,伤口肌肉牵引,瞬间连在一起,鲜血不再流出。

    抬头看着罗晨,冷血冷哼道:“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手段,连老子也差着了你的道!”

    “没有死,算你走运!”罗晨拄剑而立,冷冷地道。

    不过他心里想的却是,力量恢复能不能快一儿啊……

    他的身体天生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而使用了固本培元的灵药后,恢复能力更是惊人。然而他依然是觉得恢复的速度不够快。

    按照罗刚师兄讲的栖霞铁卫的法则,确定无法战胜敌人时,那就要逃!

    不逃,就是等死。

    逃跑,才有着一丝活命的机会。

    此时的罗晨,已然是随时准备跑路了!

    “呵呵!虽然你手段诡异,可实力还差儿。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一次。”冷血着,伸手一抓,背上背着的一把战刀便是到了手里。

    栈道上有着丝丝灵力波动,显然也是一把道纹之路兵器。

    “子,看招!”冷血喝道,双手紧握战刀,向着罗晨疾冲而来,战刀带出一道璀璨的刀芒,如惊虹般划破长空,向着罗晨劈了过来!

    这一次,冷血绝对是用尽了全力!

    “来吧!”

    罗晨暴喝一声,重剑一挥……却是转身即走!

    此时他的速度瞬间提升到极限,闪身便是钻入了密林之内!

    “……奸猾的子!”冷血哼道,跟着钻入了密林之内。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冷血的速度何等快捷,不过数息时间,便已经到了罗晨的背后。

    罗晨的双腿并未经过强化,他的速度依然是武者六层强者的速度。和冷血之间的差别,已经无法用技巧来弥补了!

    感受着身后那急速而来的强大气息,罗晨的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丝绝望。

    难道真的要死了么?

    他的眼前,又是浮现出一个人影来。

    那幽潭中清莲初绽般的少女,那低头一笑的绝美风姿……

    “刘语熙,我过要保护你呢!可惜……”

    “受死吧,子!”

    身后传来一声大喝,然后是利刃破风之声。

    罗晨的汗毛根根立起,咬牙回身,重剑狠狠地挥出!

    “砰!”

    重剑与战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罗晨只感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袭来,虎口瞬间撕裂,重剑高高的飞了起来。(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