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赛风之死
    “龙马王!居然是进化出了龙马王!”

    五匹龙马瞬间便到了密林之外,陡然间都是两翼展开!

    白色的羽翼闪烁着金属的光泽,看上去分外的美丽,犹如死神的镰刀。

    面对着丛生的矮树,那龙马王根本没有任何的减速,直接是一掠而过!

    羽翼穿过矮树,几乎毫无阻滞,仿若是那些矮树不存在一般!

    瞬息之间,龙马王便冲到了冷血的身边!

    冷血纵然一跃,身躯拔高数丈,战刀狠狠地向着龙马王斩落而下!

    龙马王猛然一跃,竟然也是跃起数丈,两翼展开,如锋利的巨刃斩向了冷血!

    “蓬!”战刀与羽翼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

    一声脆响,冷血的战刀竟然是碎成了几段!

    要知道这可是道纹加持过的道纹之路兵器,何等的坚固,居然被龙马王的羽翼直接撞碎!

    龙马王的羽翼之上,也是有着几片铁羽掉落,渗透出金色的血液,不过速度几乎没受影响,直接从冷血的腰间一掠而过!

    冷血忽然感觉腰间一凉,再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断成两截!

    龙马王从空中掠过,落到了地上。而另外的四匹龙马也是腾空而起,铁翼切割向了冷血的残躯!

    等到冷血的身躯落到地上之时,已经是成了一堆碎尸!

    “……”罗晨遥遥的看着这一幕,也是无语。

    这荒兽“龙马”的攻击力,当真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一个武者八层强者,居然是被这么轻易灭杀!

    “若是我面对这龙马,也是没有丝毫的机会。”

    “幸好,它们对于我似乎没有敌意。”

    的确是没有敌意,斩杀了冷血之后,龙马王看了一眼罗晨,便是向着森林之外冲去。

    上万匹铁背马和另外四匹龙马,则是跟在了龙马王的身后,也是向外跑去。

    大地颤动,万马奔腾,很快龙马和马群便消失了,唯有罗晨还在这里。

    “看来这下没事了!”到了此时,罗晨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碰上冷血这样的高手,他只能是拼命寻找一线生机。幸好,他成功了!

    冷血死了,而他则是活了下来!

    远远地,陡然响起一声凄惨的马嘶。

    “去看看!”罗晨身躯一闪,又向着来路奔去。

    几分钟后,他又来到了之前冷血斩杀马群的位置。

    密林旁的空地上,密集地站着上万匹铁背马。中心处,五个高大的白色身影尤为显眼。

    龙马王的身前,是那断了两条前腿的公马。公马的身躯已经冰冷,显然已经死了。

    龙马王用巨大的头颅去碰撞公马,公马却是一动不动。

    “希律律~~”龙马王又是一声嘶鸣,听上去极为凄惨。

    “这头公马,可能是它的孩子吧!”罗晨心道。

    不然的话,一个寻常的铁背马的死,怎么可能让龙马这般狂暴?

    “罗晨?”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在罗晨身后响了起来,声音中满是讶异之意,却也有着一丝喜悦。

    那声音,宛若天籁,令得罗晨身躯一颤,灵魂也是一阵颤动。

    “刘语熙!”

    罗晨转过身来,正看到那清莲般的少女飘飘的从树巅落下。

    “刘语熙!居然是你!真的是你!”

    再次看到这梦中的少女,罗晨宛若是在梦中一般。

    就在不久前,他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而他最大的遗憾……便是无法实现守护刘语熙的承诺。

    原本以为再也无法见到刘语熙,如今刘语熙却是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绝世的容颜,依然是美得让人心颤。幽潭般的澄澈眼眸,令罗晨的心更深的沦陷……

    劫后余生,罗晨心中有着千言万语,却是无法出口。

    “好弟弟,这里可是龙马森林的最深处啊,你不是在外围寻找坐骑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被龙马击杀的家伙,又是谁?”刘语熙走了过来,烟眉微颦,疑惑问道。

    “刘语熙,这次的新晋铁卫之中,混入了昆玉宗的奸细。他叫柳宗元,身份是昆玉宗的少主。那个被龙马击杀的家伙,是昆玉宗派来保护他的……”

    罗晨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心神,从方诗诗遇袭开始,把整个事情完全的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刘语熙头,轻声道,“昆玉宗居然把自己少主派来当奸细,所图必然不。罗晨,你这次可是为宗门立了大功啊!”

    罗晨道:“刘语熙,栖霞宗是你的家。能够为宗门做事情,我也是很开心啊!”

    “呵呵。”刘语熙微微一笑,心中也是一阵感动。当初因为钟蕊与罗晨亲昵而带来的一儿不快也是一扫而空。

    “原来他的心并没有变,他的心里,喜欢的依然是我啊!”

    看着眼前的少年,刘语熙盈盈浅笑道:“好弟弟,这半年,你可是高了不少呢!现在都比姐姐高半个头了呢!现在的你,看上去倒是像个男子汉了!”

    “我本来就是男子汉嘛!”罗晨挺起胸膛,“刘语熙,我会变得更强,我会有着保护你的力量的,你相信么?”

    “嗯!我相信啊!”刘语熙微微一笑。

    这时,那龙马王抬起头来,发出一声长嘶。铁背马如同得到了命令一般,又如潮水一般的散开,向着远方疾奔而去。

    龙马王依然是围着那公马冷却的尸体,不愿离去。

    刘语熙看了,轻轻一叹道:“赛风是流星最喜欢的孩子,如今却被人杀死了,流星肯定要伤心好久的。”

    “这匹龙马,名叫流星?”罗晨愕然。

    “它不是龙马,是刚刚进化的龙马王,你没看它头上生有独角么?”刘语熙道,“流星是我给它起的名字。”

    “龙马王!”罗晨心中惊讶,不过依然是一头雾水。

    “龙马王,是龙马中的王者,由龙马进化而来,实力极强,相当于人类中的武师,就像是王玉昆师兄那样的。”刘语熙解释道,“流星的实力极为强悍,连我也不是对手,不过它是我的朋友。姐姐我可是武者九层的哦!我的实力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实力堪比武师!”罗晨心中惊讶。

    武师,那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这个世界,罗晨依然没有接触到。而这一头荒兽的实力,居然是堪比武师!

    怪不得击杀冷血,不费吹灰之力!

    “对了,刘语熙。”罗晨想起一事,忽然问道,“我知道你是武者九层的强者,可是那第一次见你时……你的实力似乎没有那么强啊!”

    “第一次见我时……”刘语熙脸上忽然现出一丝红云,娇嗔道,“罗晨,那日的事情,以后不许你再提!”

    “啊?”罗晨一怔,忽然想起当日初见刘语熙的情景,清俊的脸也是一红,连忙道,“刘语熙,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啊!”

    “别了!”刘语熙羞恼道,“你这家伙!再人家不理你了啊!”

    “那我不了!”罗晨连忙闭嘴。

    想起当日初见之事,刘语熙心中也是一阵狂跳。忽然又发觉自己似乎是在向着罗晨撒娇,刘语熙微微一怔,脸色更红。

    “天哪!为什么一遇到这个毛头,我就会这样!难道我真的注定是他的女人不成?”

    罗晨见刘语熙突然沉默,也就不再话。静静的看着刘语熙美丽的侧脸,疏而长的睫毛,心中洋溢着温暖的感觉。

    能够在她的身边,就是一种幸福啊!

    若是能天天与她相伴,那该多好!

    刘语熙回过神来,见罗晨正直直的看着自己,不由得也是扑哧一笑:“傻弟弟,看什么呢!”

    “刘语熙,你真的很好看”罗晨喃喃道。

    “咯咯!我还记得你过我又黑又丑呢!”刘语熙轻笑道。

    罗晨挠了挠头,难为情的一笑。

    刘语熙完,忽然想起这是自己主动提起初见之事,瞬间又是霞生双颊,看上去分外动人。

    看着刘语熙娇羞无限的样子,罗晨感觉大脑一阵空白,不由得又是呆了一呆。

    “希律律~”

    旁边的草地上,龙马王“流星”终于是放弃了努力,仰头发出一声凄惨的哀鸣。

    显然它也是明白,它的孩子无法活过来了。

    “我们去把这赛风埋了吧!”罗晨提议道。

    “嗯!”刘语熙头,“让我先问问流星的意思。”

    “流星,过来!”叶子向着龙马王招了招手。

    龙马王悲伤的看了已经冰冷的赛风一眼,然后慢慢地走了过来。

    罗晨看着这龙马王,心中也是暗自警惕。这龙马王看上去美丽神骏,可是却不是什么温顺的家伙。刚才它可是铁翼一甩,直接腰斩了一位武者八层的强者!

    “咯咯!弟弟,你不用怕。流星可是我的朋友哦,它不会伤害你的。”刘语熙笑道。

    罗晨尴尬一笑。这流星身上自有一种王者的气势,身上也是散发着剧烈的灵力波动,要是随便一翅膀甩过来,自己就完了!

    “流星,来我这里,别吓住了罗晨弟弟。”刘语熙招手道。

    流星一声长鸣,似乎是明白了刘语熙的意思。

    不过它却没有走到刘语熙的身边,而是慢慢的走到了罗晨的身边。

    流星抬起头来,哀伤的目光看着罗晨,却有着一丝奇异的眷恋。

    “好了,流星,别难过了。”罗晨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拍了拍流星的脑袋。

    流星低鸣一声,摆了摆巨大的脑袋,在罗晨的身上轻轻摩擦着。

    “……这是怎么回事?”

    刘语熙讶异道,“好弟弟,你知不知道我和流星交朋友,花了多少时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得到它的认可。奇怪,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啊!”罗晨摇了摇头,“反正我感觉这里所有的铁背马看到我都非常温顺。”

    “真是奇怪!”刘语熙摇头。

    罗晨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冒险来到这龙马森林的深处,本是想觅得一线生机,他心里抱的可是和冷血两败俱伤的想法。没想到赛风突然对冷血发难,帮助他阻挡冷血,为它自己惹出了杀身之祸。

    森林外围的铁背马对于罗晨的出现没有什么反应,而越是靠近森林深处的铁背马,似乎见到罗晨表现得越温顺。而这些龙马,甚至对罗晨表现出了依恋!

    似乎是荒兽血统越浓,对于罗晨就越亲近一样。

    这时另外的四匹龙马也是走了过来,把罗晨围在当中,脑袋蹭着罗晨的身体,显得极为亲热。

    罗晨壮着胆子,拍了拍四匹龙马的脑袋。这些龙马摇头晃脑,显得颇为开心。

    “真是真是”刘语熙脸上满是惊异之色,“这怎么可能?它们和我也没有这么亲近啊!”

    罗晨摇了摇头,也是觉得极为不解。

    “流星,赛风已经死了,不会再活过来了!”刘语熙开口道,“我们把它埋了,好么?”

    龙马王晃了晃脑袋,眼中泪光闪动。

    罗晨见了,也是极为诧异。

    “它们几个,可都是非常有灵性的呢!”刘语熙道,“硫磺湖畔的龙马一共有十八匹,它们五个是一家的。流星是所有龙马中最聪明的,我也最喜欢它。”

    “开始吧!”罗晨走到空地上,拿出那把黯淡无光的长刀,在地上挖掘起来。

    “这把刀真是奇怪!”刘语熙看着长刀道。

    “这是我罗刚师兄亲手打造的。”罗晨道。

    “对了,罗大哥呢?现在好么?”刘语熙问道,“我义父可是一直惦记着他呢,只是怕罗大哥生气,所以不敢去拜访。罗大哥的骄傲,可是出了名的。”

    “师兄暂时离开了。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罗晨神色有些黯然。

    “哦!”刘语熙头。

    她的心思何等聪慧,见罗晨似乎不想多,也就不再问。

    “我也帮帮忙吧!”刘语熙拿出一把短剑,也是挖了起来。

    很快土坑挖好,罗晨把赛风的尸体放入坑中,把两条断掉的马腿也放到里面,然后掩上了泥土。

    “谢谢你了,赛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帮我,但是谢谢你救我一命。”罗晨道。(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