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到齐了
    “流星这家伙,要搞什么!”刘语熙疑惑,跟着站了起来。

    流星回头了看两人,然后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罗晨和刘语熙跟着流星,来到了湖畔的山之下。山跟前有着一个不大的山洞,流星回头望了望二人,进入到山洞之内。

    “这家伙带我们来金这里干什么?”刘语熙讶异道。

    “金是谁?”罗晨问道。

    “也是流星的一个孩子,金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刘语熙道,“金的母亲,也是一匹龙马。不过这家伙长得极为奇怪,一身黄毛,长得完全不像一匹龙马。而且这家伙性格极为古怪,我想要接近它也不容易。它平时也是躲在这个山洞里,从来都不出来。”

    罗晨和刘语熙走进山洞,在山洞角落里见到了一只马驹。

    马驹个子不高,浑身乱蓬蓬的金毛,背部也根本没有羽翼,只有两个的突起,根本看不出来它也是一匹龙马。

    若是别的龙马是最美丽的荒兽的话,这个马驹便是一个丑八怪了!

    虽然刘语熙已经讲过金的样子,罗晨看到金,也是吓了一跳。这家伙……是龙马么?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其弱的家伙,恐怕连血统浓度高一些的铁背马也比不上。

    “金出生已经半年了。”刘语熙道,“别的龙马这个时候,已经有着武者七层的力量了,这个家伙现在的实力,跟森林最外围的铁背马也不相上下。而且它的脾气也是非常暴烈,根本无法接近。”

    马驹金看向罗晨二人,冰冷的目光极为桀骜,似乎是在俯视一切,眼神中有着一丝不屑之意。

    可是它的目光落在了罗晨身上,呆了一呆之后,立马走了过来,温顺的摩擦着罗晨的衣服。

    流星看着金,眼中满是怜爱之色,突然发出一声长鸣。

    “你是,让它当我的坐骑,是么?”罗晨问道。

    流星了头,走到金跟前,蹭了蹭金的脑袋。ok

    金叫了一声,声音极为奇怪,然后看着罗晨驯服的低下脑袋。

    罗晨看着金,它的眼眸中有着一股隐藏的骄傲,而对于罗晨却是显得极为依恋。

    “好吧!”罗晨了头。

    他已经决定,接受金作为自己的坐骑。

    刘语熙叹息道:“金这家伙脾气暴躁,没想到也对你这么驯服。好弟弟,这还真是奇怪!”

    “流星,你放心。”罗晨看着流星道,“我会好好照顾金,把它当做我的朋友的。”

    流星鸣叫一声,显得极为开心。

    “金,以后我们就要一起闯荡了。我给你改一个名字,叫做赛风吧!”罗晨道。

    流星嘶鸣一声,眼中现出哀伤之色,显然又想起了惨死的赛风。

    金了头,也是表示了接受。

    ……

    带着金出了山洞,刘语熙笑道:“金这家伙,现在实力弱,可肯定不简单。流星让它跟着你,一定有它的道理。”

    “嗯。”罗晨也是头。

    金对于他来,的确是不错的选择。现在的金实力弱,正好罗晨也不需要太强大的坐骑,以免影响自己的成长。

    而金显然是有着潜力的,等到将来罗晨成长后,金依然会是极为合适的坐骑。

    “罗晨,你也该回去了!”刘语熙道,“你的那些同伴,应该已经等急了吧!”

    “你呢?”罗晨不舍道。

    “好弟弟,流星舍不得离开这里,我最近也没什么事,就在这里再住上一段好了。”刘语熙浅笑道,“不要舍不得了,我们还会再见的不是么?”

    “嗯!”罗晨脸庞上现出红云,轻声应道。

    “快去吧!那两个美女要等不及了哦!”刘语熙咯咯一笑。

    “刘语熙,我和她们真的没什么的。”罗晨连连道。

    “我知道啊,呵呵。”刘语熙抿嘴一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好了,你快去吧!”

    “哦!”罗晨应道。

    看着刘语熙美丽的身影,罗晨心中万般不舍,终究是转过身来。

    “赛风,我们走吧!”罗晨着,轻轻跃上了马驹的脊背。

    马驹“赛风”发出一声奇异的嘶鸣,回头看了流星一眼,迈动四蹄,向着森林之外疾奔而去。

    “还真是个痴心的家伙。”刘语熙看着少年远去的身影,微微叹了口气。

    “第一次心动,都是这个样子吧!”

    “若是王玉昆那个木头,能够如此对我,又该有多好……”

    ……

    赛风毕竟是流星的后代,虽然身形瘦弱,但速度并不太慢,全速前进起来,跟寻常的铁背马也差不了多少。而且它身形瘦,在森林中奔跑反而更为灵活。

    从龙马森林中心处的硫磺湖,到钟麟三人所在的区域,二百多里的路程,很快便到了。

    “这么久了,罗师兄怎么还不回来。”钟蕊有些担心的道,“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别胡!”钟麟瞪了师妹一眼,“罗师兄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出什么事情!”

    “可是那个家伙可是有武器的啊,罗师兄却是手无寸铁……”钟蕊蹙眉道。

    “看,罗师兄回来了!”方诗诗指着远方,兴奋地道。

    三人望过去,只见一人一骑在林中疾驰而来,那马背上的清俊少年,不是罗晨却又是谁?

    “罗师兄!”钟蕊欢呼一声,连忙跑了过去。

    罗晨笑着跳下马背:“这次追那个家伙,耽搁的时间久了,让大家担心了,呵呵!”

    钟麟道:“罗师兄,你追上那个家伙没有?——这匹马长得还真奇怪!”

    赛风冷漠的看了钟麟一眼,钟麟脸色微变。这马驹的眼神,居然如刀锋般锐利,让他不寒而栗!

    罗晨笑道:“已经解决了!方姑娘,这次你可是猜错了,偷袭你的可不是咱们栖霞铁卫的人,而是柳宗元!”

    “柳宗元!是那个家伙!”方诗诗惊呼道。

    “原来是柳宗元!”钟麟道,“那家伙对诗诗有着觊觎之心,我早就该想到是这个家伙的!”

    “可是……柳宗元怎么可能把天星弓带进来啊!”钟蕊疑惑道。

    罗晨笑道:“这个柳宗元,可不是个简单的家伙。他真实的身份,乃是昆玉宗的少主。能够把武器带进来,是因为他的身上有着一个极为罕见的空间容器!”

    “昆玉宗的少主!”钟麟脸色一寒,“原来这家伙是个奸细!”

    “罗师兄,那个柳宗元呢?现在怎么样了?”方诗诗问道。

    “已经死了!”罗晨道,“在龙马森林里,还有我们栖霞铁卫的高手。柳宗元便是被那人斩杀了!”

    “死得好,哈哈!”钟麟拍手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方诗诗摇头道,”我还以为是甘宁派的人呢,看来是我想错了。”

    罗晨头道:“有位前辈过,栖霞铁卫内部虽然争斗,可到了战场上,依然是可以把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兄弟。甘宁身为百夫长,怎么可能对一个新晋铁卫施行这种手段?”

    方诗诗头。

    “罗师兄,这就是你选的坐骑么?”钟蕊看着赛风道,“长得好丑啊!不过眼神看着还真吓人!”

    “它叫赛风,以后就是我的伙伴了!”罗晨拍了拍赛风的脑袋笑道。

    方诗诗道:“挑选坐骑,铁卫和坐骑之间,乃是一种缘法。这个家伙肯定是和罗师兄有缘了!”

    罗晨头一笑,这里面的事情,讲起来太过匪夷所思,他也不准备告诉这几人。

    “好了!偷袭者已经解决了,我们继续挑选坐骑吧!”钟麟道,“罗师兄已经有了合适的坐骑,我们也要赶快找到适合自己的坐骑。”

    “嗯!”钟蕊、方诗诗皆是头。

    ……

    一日之后。

    龙马森林,一个湖泊之畔。

    钟麟拿着一把鲜嫩的青草,一匹高大的铁背马张开大嘴,把青草全部吞了进去,慢慢地咀嚼着。咀嚼完后,铁背马摇头晃脑一声长嘶,显得很是满意。

    “怎么样,跟我走吧,我带你去看外面的世界。”钟麟拍了拍铁背马的脑袋,微笑道。

    铁背马打了一个响鼻,脑袋在钟麟身上亲昵的蹭了蹭。

    “哈哈!它同意了!”钟麟开心的笑了起来。

    远处遥遥看着的罗晨三人也是走了过来。

    “钟麟,恭喜了!”方诗诗微笑道。

    “师兄,你这么快就找到坐骑了,居然比我还快!”钟蕊撅嘴道。

    “哈哈!”钟麟开心笑道,“罗师兄的坐骑名叫赛风,我也要给我的坐骑起个响亮的名字。”

    “叫什么名字,想好了么?”罗晨笑道。

    “你们看,我的宝贝通体发青,毛色油亮如霜雪,我看就叫‘诗诗’吧!”钟麟坏笑道。

    “钟麟,你敢!”方诗诗秀眉一挑,寒声道。

    “哈哈!”罗晨和钟蕊都是笑了起来。

    又过了三日。

    一条澄澈的河之畔,方诗诗骑在一匹高大的铁背马上,俏脸上满是开心的笑意。依然没有找到合适坐骑的钟蕊则是不满的撅起了嘴……

    五日后。

    “过来吧,马马,做我的坐骑,好么?”看着一头神骏的铁背马,钟蕊近乎哀求道。

    铁背马高傲的看了钟蕊一眼,不屑的打了个响鼻,转身缓缓地走开了。

    “马上就要到时间了,这些家伙都不理我,怎么办啊!”钟蕊无奈,脸上也是现出焦急之色。

    罗晨摇头,走到了那铁背马的跟前。

    “听话,去做她的坐骑吧。我保证,她会把你当朋友的。”

    拍了拍铁背马的脑袋,罗晨道。

    “希律律~”那铁背马不满的一声嘶鸣,转身走向了钟蕊,驯服的低下脑袋。

    “马马,你是答应了么?”钟蕊脸上现出一丝激动之色。

    “罗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方诗诗愕然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罗晨摆了摆手。

    这种和铁背马亲近的能力,他自己也是觉得莫名其妙。

    “走吧!既然都找到了合适的坐骑,我们赶快回去吧!”钟麟道。

    ……

    龙马森林边缘,栖霞铁卫的卫营。

    罗晨四人骑着各自的坐骑,从森林中走了出来。

    十天期限将近,他们也是最后离开龙马森林的人,而其他的人,则是已经找好了自己的坐骑了。

    早已找到坐骑的少年男女都是等待在卫营之中,见到罗晨四人出现,目光都是瞬间被赛风吸引了。

    那奇怪的马驹,自然是引起了一番议论。

    “看哪!你们看那个叫罗晨的家伙。他的那个坐骑……长得好丑啊!”

    “那是铁背马么,是驴子还差不多!”

    “龙马森林里,怎么会诞生出这种怪物?”

    “这个罗晨也是武者六层的家伙,怎么这么糊涂,带出这么个东西来当坐骑!”

    人们的议论,也是落在了罗晨的耳中。他淡淡一笑,毫不在意。方诗诗含笑看了罗晨一眼,心中暗自头。钟蕊的脸上则是显出一丝难堪之色。

    “够了!”百夫长甘宁脸色一沉,“都他吗的放什么屁!”

    新晋铁卫们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嘴。栖霞铁卫等级森严,一个百夫长的威压,可不是他们能够冒犯的。

    “铁卫和坐骑,讲的是一个缘分!对待自己的坐骑,要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甘宁沉着脸训斥道,“这马驹成为罗晨的坐骑,那是他们之间的缘分!至于长什么样子,与你们有关系么?”

    “等你们去服役时,谁敢这样品评袍泽的坐骑,那是重罪!到时候自己的兄弟要和你生死决斗,我看你们怎么办!”

    众皆默然,心中也是思索着甘宁的话。

    方诗诗看了甘宁一眼,这个坏脾气的家伙在她眼中可爱多了。想起自己冤枉甘宁暗算自己的事情,她也觉得有些可笑。不过这件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出来的。

    “人已经到齐了,都给老子过来领你们的套装!”甘宁喝道。

    “大人,和我一组的柳宗元似乎还没出来……”一个瘦少年心翼翼的道。

    “老子到齐了就是到齐了,哪那么多的废话!”甘宁瞪眼道。

    “是,大人。”那少年吓了一跳,连忙闭嘴。(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