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好人圣老
    “不好!”罗晨大惊,奋力向后一跃,然而马莜巨大的拳头却已经是轰了过来。

    这一拳,直如长枪大戟,霸道绝伦,罗晨身在半空,根本就无法避开!

    罗晨无奈之下,双拳齐齐挥出,迎向了马莜的重拳。

    “咔嚓!”

    一声脆响过后,罗晨重重地倒飞而出,落在了地上。他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两手的指骨都是断了几根。

    “王八蛋,老娘让你打老云!”

    马莜痛快的出了一口气,看着罗晨得意的道,“怎么样?还能继续打么?还能打的话,就再来!”

    “我输了!”罗晨摇了摇头道。这个猛犸般的女人,,不用《金螺吞海诀》的话,他是真心打不过。

    “咯咯!”马莜娇声笑道,“你们再敢欺负老云,让老娘我知道了,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罗晨也是苦笑,武者六层和武者七层之间的差距,果然不是盖的。

    在龙马森林中,见到冷血对战铁背马的情形,罗晨也是受到了一些启发。铁背马力量庞大,身体沉重,但是却只能在地上行动,冷血直接跃上高空,那些铁背马便无可奈何了,反而被他一个个杀死。

    这马莜身高体胖,倒是和铁背马有几分相似,罗晨开始直接跃上半空,想靠着高度占据一儿优势。刚开始他的想法,也是收到了一些效果。

    可惜马莜并非是铁背马,她也是身经百战,反应何等之快,简简单单的退一步进一步,便是令得罗晨只能和她硬拼。

    而硬拼的结果,自然是罗晨受伤了。

    这次比拼,罗晨并没有使用《金螺吞海诀》的能力。毕竟只是一次挑战而非是生死决斗。若是每次出手都是使用《金螺吞海诀》的能力,那还如何保密?

    见到罗晨认输,陈胜和刘能相视一眼,极为的得意。

    陈胜更是道:“哈哈!子,莜姐姐的拳头如何?我告诉你,这里是老云的地盘,不管谁到了这里,都得给我老实儿!”

    罗晨淡淡的看了陈胜一眼,站起身来。

    “莜姐姐,气你也出了,妹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何这样恨罗师兄呢?”方诗诗瞟了陈胜和刘能一眼,淡笑问道。

    “王八蛋自己做的事情,你们不知道么?”马莜娇哼道,“这个王八蛋,在校场上居然敢对老云下重手,真是该死!”

    “校场之上,本就是各凭本事。若是仅仅因为这件事,不云队长,就连陈胜和刘能也不会心生仇怨。莜姐姐,你是么?”方诗诗道。

    “啊?也是啊!”马莜愕然,旋即了头,“陈胜和刘能也是爷们儿,怎么可能因为校场比武之事心生仇怨?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不成?”

    “陈胜,刘能!”马莜转向二人,瞪眼娇喝道,“你们到底是为何和这子结怨,告诉老娘实话,不然的话,心老娘揭了你们的皮!”

    “啊?这个”陈胜和刘能对视一眼,张口结舌。

    “莜姐姐,我来告诉你吧!”方诗诗抿嘴一笑道,“其实是这么回事。”

    看了一眼身边的钟蕊,方诗诗轻叹道:“真实的原因,是陈胜和刘能在热血酒馆,怂恿云队长调戏钟蕊师妹,刚好遇到了罗师兄,被罗师兄当众打了一顿。他们二人觉得没面子,这才对罗师兄心生怨愤。若是仅仅因为校场之事,他们毕竟是栖霞铁卫的老铁卫,怎么会这般的家子气?”

    钟蕊听了,想起当日之事,眼眶立马红了。从到大,她都是娇生惯养,何曾受到过那般的欺侮?

    马莜听了,微微一愣,看着钟蕊道:“这位钟蕊师妹,诗诗妹子的都是真的?”

    “嗯!”钟蕊应了一声,用力的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瞪着陈胜二人。

    马莜的脸上瞬间笼罩了一层煞气,转头看向陈胜二人,声音依然甜脆,却是无比的冰寒:“陈胜,刘能!”

    “莜姐姐,这个,那个”陈胜一脸尴尬,也不知道什么好。刘能一脸苦笑,索性什么也不。

    “你们两个,这下惨了!”袁绍叹了口气道。

    “节哀,节哀吧!”杨刚也是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给老娘滚过来!”马莜寒声道。

    陈胜和刘能对视一眼,苦笑着走了过去。

    “莜姐姐,这么多人,多少给面子。”陈胜低声道。

    马莜冷冷一笑,重拳猛地挥出,砸在了陈胜的腹之上。

    “啊!”陈胜惨叫一声,身躯倒飞数丈,重重地倒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肚子,蜷缩的像个虾米一般。

    他的嘴角,也是渗出了丝丝血迹,显然马莜这一拳,绝对不轻。

    刘能无语,直接闭上了眼睛。

    “装带种也没用!”马莜脆声喝道,蒲扇般的巨掌抡起,直接拍在了刘能的肋间。

    刘能惨哼一声,口中鲜血狂喷,重重地飞了出去。这一掌,生生打断了他几根肋骨!

    袁绍和杨刚苦笑着摇头,他们还没见过马莜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母老虎正在气头上,他们可不敢话,甚至过去搀扶陈胜二人起来也是不敢。

    陈胜躺在地上,恨恨的目光看向方诗诗。方诗诗高傲的一笑,毫不在意。

    罗晨苦笑一声,事情的发展,完全是出乎他的预料。方诗诗的手段,也是让他佩服。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是成功的让马莜这母老虎的注意力转到了陈胜和刘能身上,现在自己是受了伤,陈胜二人的伤势却是更重!

    “你们这两个混球子!”马莜犹自不解气,娇声喝骂道,“热血酒馆那种污七八糟的地方,你们也敢带老云前去,不怕把老云给带坏了么?这还不算,你们居然还怂恿老云调戏女人,你们眼中还有没有我?”

    “莜姐姐,我们错了!”刘能苦笑道。

    陈胜看了马莜一眼,心道去酒馆是云师兄的主意,调戏那丫头也是云师兄的主意,关我们什么事。不过这样的话,他自然不敢出来。

    这样的话,马莜绝对不会信。出来的话,只会引来另一顿胖揍。

    马莜哼了一声,忽然流下泪了:“老云这没良心的,他居然背着我调戏别的女人!他的心里还有我么,呜呜!”

    袁绍和杨刚对视一眼,都是苦笑不已。罗晨看着马莜一张胖脸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心里忽然觉得云中天其实也挺可怜的。

    “闹够了没有?闹够了给老子滚蛋!”云中天这时终于出现了,看着马莜一脸烦躁的道。

    “哦!”

    马莜止住悲声,可怜兮兮的看了云中天一眼,快步的离开了。

    罗晨看着母老虎低眉顺眼的样子,也是心中暗笑。若这两人之间没什么,谁都不会相信。

    云中天皱眉看了陈胜和刘能一眼,冷喝道:“你们两个,真是活该!”

    “师兄,算了,别骂了!”

    袁绍和杨刚两个苦笑着走了过去,一人搀扶起来一个。

    “刚从青岚城回来,又他娘的再去一趟!”云中天回过头来,冷冷看了罗晨一眼,“我要带陈胜他们两个去青岚城,让萧列文大人出手为他们治疗。你呢,要不要紧?用不用一起去?”

    武者七层的强者,便可用灵力为人疗伤了。陈胜二人伤势颇重,马莜显然不会为这二人疗伤,所以要想快速回复,只好去青岚城找萧列文百夫长帮忙。

    “不用了。”罗晨淡漠一笑。打都打过了,现在才出现,罗晨可不会领他这个情。

    云中天不再话,转身便走。袁绍向着罗晨笑了笑,和杨刚二人扶着陈胜刘能也是快速的离开了。

    “罗师兄,你没事么?”钟蕊关切道,“要不要紧?”

    方诗诗也是道:“罗师兄,真的不用去治疗么?”

    “放心吧,我没事的。”罗晨笑笑,看着方诗诗道,“诗诗,你还真厉害,随便两句话,便让这两个家伙挨了一顿痛打,这份工夫,我是大大不如啊!”

    “罗师兄这是笑话妹用阴谋么?”方诗诗抿嘴一笑道。

    “不是,我是真的。”罗晨笑道,“我们和陈胜他们彼此敌视,能够用的手段都要用上,况且你的大部分都是实话,多只能算是阳谋。”

    “呵呵!”方诗诗开心一笑,“我还怕罗师兄生气呢!”

    看着方诗诗开心的样子,罗晨心中也不由得暗赞一声。当日柳宗元的一箭,在方诗诗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如今伤势虽然痊愈,可方诗诗的脸上依然是留下了一道无法根除的浅浅疤痕。

    天地灵力修补伤痕,可不管原来是什么样子。而即便是强者出手,也无法复原了,因为她的伤处已经是“完好”的。

    这个年龄的少女,对于容貌本就是最看重的。而方诗诗对于这道伤痕似乎全不在意,依然是那样的潇洒自信。面对变故这般从容,内心之强大令罗晨也不禁佩服。

    “这个丫头,的确是有着一颗强者之心!”

    罗晨回到自己的营房之内时,伤势已经基本痊愈,断骨也是生长到了一起。这便是《金螺吞海诀》的厉害之处了,能够操控天地灵力直接修补伤口,这种能力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回去之后,罗晨立马在大院之内开始练起《天虎烈火拳》来。营房的院落极为宽大,用来练功也是最好不过。

    “嘿嘿!子,看来你最近命犯桃花啊!这么短时间,又勾搭上了两个妞儿了!实话,这两个妞儿长得还真不赖!”罗晨刚刚摆开架势,一个猥琐的声音忽然在罗晨心中响了起来。

    “圣老,你醒了?”罗晨惊喜道。自从离开山谷前往栖霞城,他可是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

    心神探入金螺空间,正看到圣老盘坐在虚空之中,已然是睁开了眼睛。

    “什么醒了?老夫根本就没睡!”圣老笑道,“在栖霞城老夫屁都不敢放一下,就怕被人发现了。他娘的,差儿憋死我老人家。如今到了这种地方,总算可以出来透口气了!”

    “你老人家还能放屁么?”罗晨嘿嘿一笑。

    “臭子,你他吗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圣老笑骂一句,旋即又贱兮兮的笑道,“不过实在的,你勾搭的这两个妞儿还真不赖!身材样貌都是一流,一个个嫩的能够掐出水来。子,不若你半推半就把她们直接拿下,先好好快活快活再。你子都十四岁了,连个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老夫像你这个年龄的时候,用过的处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罗晨无奈道:“圣老,我知道你明明是个好人,可不可以不要表现的这么下贱?”

    “好人?你老夫是好人?”圣老微微错愕,旋即又哈哈笑了起来。

    “你当然是好人!”罗晨认真道,“圣老,罗刚师兄离开后,你对我的那些教诲,我都铭记在心。能够出那些话来,你怎么可能是坏人呢?”

    “嗯?”

    圣老愕然片刻,苦笑一声道:“你这子!被你这么一,老夫以后想口花花也不行了!没意思,真是没意思!”

    “对了,圣老。”罗晨问道,“我现在也算是一位道纹师了,为什么我能够成为道纹师?我的灵魂,可不是天生的强大啊!不是天生灵魂强大的人才能成为道纹师的么?”

    “哈哈!老夫正想告诉你这件事情。”圣老嘿嘿一笑道,“子,你本来就是天生的灵魂强大!而《金螺吞海诀》,只是让你的灵魂更加强大!《金螺吞海诀》,可不是谁都能练的,只有天生灵魂强大的人,才能够修炼我的《金螺吞海诀》啊!臭子,你难道以为老夫选择依附在你的身上是偶然的么?”

    “你是”罗晨愕然。

    圣老笑道:“《金螺吞海诀》,唯有天生灵魂强大的人才可习练。老夫被人暗算,勉强保下魂魄,逃窜数十万里,来到了这蛮荒之地。”(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