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疗伤
    “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解散!”云中天着,当先策马离开了校场。

    罗晨四人相顾愕然,所谓训练…………这样就算完了?

    另外几名铁卫在一旁看着一直没话,显然到了正儿八经的时候,云中天这个十夫长的威望还是极高的。在正式训练的时候,没有人敢插言。

    此时云中天离开了,马莜第一个憋不住了,看着方诗诗赞叹道:“诗诗妹子果然是家学渊博,居然知道弄浪三重这种奇特骑术。不过想要运用于战场,可并不容易。”

    “没试过怎么知道?”方诗诗也是拉下面罩,向着马莜笑道,“不尝试,永远不可能成功!”

    “弄浪三重?难!实在是太难了!”袁绍摇头叹息,“铁血百夫长罗刚,可是咱们一大队的传级的人物。这种骑术,虽载于典籍,可是真正用于战场的唯有他一人,连那些统领大人们也都无法掌握。不过诗诗你能用来攻击固定目标,已经是颇为不错的了。”

    “谢谢袁绍师兄夸赞。”方诗诗抿嘴一笑,“我的目标,便是沿着罗刚大人的道路走下去,下一个铁血百夫长,未尝就不可能是我啊!”

    罗晨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极为震撼。

    “弄浪三重!骑术发展到极致,居然可以有着这般的威力!”

    “当年罗刚师兄,竟然是已经强到了这个地步!”

    “仅仅靠着战马速度和路线的调整,便能引动天地灵力为己所用!这弄浪三重…………实在是太厉害了!”

    “为什么我感觉这弄浪三重…………和道纹之路有着相通之处呢?”

    作为一名道纹师,罗晨靠着精神力强大,也是看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之所以方诗诗战枪刚触及木靶,木靶便炸得粉碎,是因为战枪之上凝聚着天地灵力的力量!

    冲锋之时,方诗诗人与马、套装完美的融为了一个整体。而靠着战马的奔跑,便宛若是在地上勾勒了一条道纹。随着她的冲刺,天地灵力在她的战枪尖端急速凝聚,一的叠加着,最后战枪触及木靶的瞬间,“道纹”完全成型,战枪上凝聚的天地灵力达到极限,直接在木靶上爆裂开来,才有着如此的效果。

    诚如云中天所言,若是不是一个固定目标,而是一个移动目标的话,便无法达到这样的效果。因为最后一瞬间吸收天地灵力最多,威力也是最大。而面对一个移动目标,重复这样过程毫无疑问是极为艰难地。

    “奇怪,为什么我会想到了道纹?”罗晨摇头,“这或许只是一种特殊的骑术而已,和道纹有些相似罢了!”

    “哈哈,子,你猜的不错。这弄浪三重的骑术,完全可以归为道纹之路!”圣老的声音又是响了起来。

    “真是可以归结为道纹之路么?”罗晨愕然,传音问道。

    圣老笑道:“你理解的道纹之路是什么?是不是无论如何练习,最终都要归结于用道纹仙笔蘸上荒兽之血,在套装上勾勒道纹?”

    “不是这样的么?”罗晨微微错愕。

    即便灵魂资质强大之人练习道纹之路时可以虚空勾勒道纹,可制造道纹之路套装时,总是还是需要荒兽之血和套装本身,不然不就成了无根之萍了么?

    圣老笑道:“罗晨,你还记得么?我告诉过你,那些上古道纹之路大能,比如你的祖师,天灵派的天灵上人,道纹仙笔凌空一挥,便有着移山填海的威力?难道他们此时还需要道纹仙笔上蘸上荒兽之血,然后把所要刻画的道纹画到一件套装上?”

    罗晨一怔,传音道:“那自然是不需要的。”

    圣老笑道:“所谓道纹之路,归根结底,利用的是天地灵力。道纹由一条条道纹组成,道纹引动天地灵力进入道纹,由于这些天地灵力的存在,才使得套装有了各种各样的能力。”

    “而道纹是什么?道纹便是能够引动天地灵力的特殊线条!是模拟出来的天地灵力流转的痕迹!”

    “天地灵力充斥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它们无处不在。它们最为温顺,也最为恐怖。它们温顺时,可以滋润万物,它们狂暴时,可以毁天灭地…………”

    见到金螺空间里圣老摇头晃脑的样子,罗晨忍不住打断道:“圣老,莫非你还会作诗?”

    “嘿嘿,老夫也就是那么一,拾人牙慧罢了!”圣老嘿嘿笑道,“天地灵力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根本,万物皆需要天地灵力。腾云致雨,雾霾蒸腾…………皆是天地灵力的作用。”

    “那些上古大能们,有着超绝智慧,观春风化雨,花开花落,从中体悟出一道道天地灵力流转的轨迹,把它们记录下来,这便是所谓的道纹。而一个个道纹,则是构成了道纹!”

    “所以,道纹之路,道纹,道纹,都是天成之物,大智慧者妙手偶得罢了!天地之间灵力流转,所过痕迹皆可成为道纹,所以道纹无处不在,道纹之路也是无处不在的。”

    “原来是这样。”罗晨头,旋即疑惑道,“可是这跟这弄浪三重有什么关系?”

    “啊?老夫扯远了!”圣老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老毛病犯了!在我们老家那一带,学习任何一门学问都要先讲一讲这门学问的由来,老夫习惯了,哈哈!”

    “好,我们继续这弄浪三重。这弄浪三重,便是一种自然之符。它尚未形成道纹,靠着战马的轨迹来刻画道纹。这种法子简单至极,却也霸道之极!像刚才姓方的妞儿,虽然是只是领会了皮毛,可是冲击力也是至少增加了三成!”

    “子,那妞儿只是跟着典籍模仿而已,也亏她灵性不错,有着足够的毅力和悟性,才能做到这一步。你是道纹师,学起来应该更加的容易。好好学一学吧,这对于你在战场上的战斗力也是极为有用的。”

    罗晨无语,传音道:“圣老,你啰嗦了这么多,不就是一句话,让我学着弄浪三重么?就算你不,我也要学。这可是我罗刚师兄的成名技啊,我又怎能不学?下次有话直接,别这么多废话!”

    “靠!”圣老一瞪眼,骂道,“你这臭子,居然这么跟老夫话!难道你以为老夫刚才告诉你的都是没用的么?”

    “那你,知道道纹之路的来源,有什么用?”罗晨不客气的道。

    “肯定有用!”圣老瞪眼。

    “有个毛用!”罗晨嘿嘿一笑。

    “…………臭子,你懂什么?”圣老恼火道,“任何知识的获得,都是有用的。很可能你会暂时遗忘这些知识,可是等你用到的时候,就会想起来的。而且我们家乡还有这样一句话,当你遗忘了所有的知识,剩下的便是素质!”

    “狗屁不通!”罗晨嘿嘿一笑,“你们家乡哪里的?怎么这话如此古怪?”

    现在他和圣老越来越熟了,知晓圣老心性,因此话也是相当的随意。像这样蹬鼻子上脸,也不是第一次了,圣老也是完全不以为意。

    “我们家乡…………了你也不知道。”圣老哼道,“臭子,我也不跟你废话,赶快把弄浪三重学会吧,老夫提醒你一句,你们上战场,可是很快的事情。”

    “这个我自然知道,还用你。”罗晨撇了撇嘴。

    “…………尼玛的!老夫睡了,不管你子了!”圣老哼了一声,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罗晨。

    …………

    心神交流与话不同,速度极为快捷。与圣老交谈完毕,罗晨目光看向方诗诗。

    “诗诗姐姐,这弄浪三重的骑术,我也要学。”钟蕊正围着方诗诗连连道。

    如今的钟蕊对于方诗诗也已不再戒备,反而是成了不错的朋友。当然,这与方诗诗美丽的脸上多了一条伤疤,容颜有损也是不无关系。

    “诗诗,要是你能把这骑术传给我,那就太好了!”钟麟也是道。

    马莜几人却是笑而不语,他们都是老铁卫,自然知道这骑术学起来是多么困难。

    “弄浪三重骑术的典籍在栖霞铁卫中其实是公开的,不过我也有一些自己的心得。等回去之后我抄一份送给你们好了!”方诗诗盈盈浅笑道,“不过要想学会这骑术,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嗯!”钟蕊开心一笑。她只记住了方诗诗的前半句话,至于后面半句则是直接给过滤掉了。

    方诗诗目光看向罗晨,美眸中满是探寻之色。罗晨向方诗诗了头,二人同时笑了起来。

    钟蕊见了,却是不满的哼了一声。

    “怎么了,蕊儿?”钟麟问道。

    “罗师兄和诗诗姐姐居然可以用眼睛话!”钟蕊撅嘴道。

    “呵呵。这你也知道。”方诗诗眨了眨眼睛,“妮子,那你,我们的是什么啊?”

    “我当然知道。我一看就明白了!”钟蕊娇哼道,“诗诗姐姐的是,罗师兄,今晚我把骑术心得送到你的住处,好么?罗师兄的是,好啊!哼!”

    “啊?”

    罗晨和方诗诗对视一眼,又是大笑起来。

    …………

    夜晚。

    “罗师兄。”轻轻的叩门声,方诗诗的声音响了起来。

    “进来吧!”罗晨打开门。

    方诗诗看着面前的少年,浅浅一笑走入院中,在桌边款款坐下。夜风吹起她蓝色的裙裾,有着一种不出的美丽。

    “罗师兄,这是弄浪三重的步伐要领,还有我自己的一些心得,希望能对你有些帮助。”方诗诗盈盈浅笑,素手伸入怀中,拿出一方的锦帕,递给了罗晨。

    罗晨接过锦帕,微笑道:“谢谢了!”

    锦帕之上,犹有少女的体温。微风一吹,一股淡淡的幽香在夜风中散发开来。

    方诗诗轻轻一笑,坐在那里,也不话。罗晨委实也没有什么和少女相处的经历,一时间也不知道什么好,张了张口,终于是又闭上了嘴。

    “罗师兄,诗诗很喜欢和你这样安静呆着的感觉。就这样不话,安静的看着你,诗诗便觉得很开心呢!”方诗诗见罗晨尴尬的样子,莞尔一笑,轻声道。

    “哦,是么?”罗晨道。他就算是再木头,也知道方诗诗话里是什么意思。不过这样的话,他是无法接的。也根本不会接。

    他的心中,唯有刘语熙。可是刘语熙是那高高在上的星辰,而他如今与她的距离还犹如天堑。

    难道能对方诗诗,我喜欢刘语熙统领,所以,对不起吗?那样的话,罗晨想想就觉得汗颜。

    “虽然她喜欢我,可我还没有和她比肩的资格啊!”罗晨心道。

    方诗诗见罗晨一幅古怪的神色,黯然的叹息一声,手指着自己脸上的伤疤浅笑道:“罗师兄,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样子太难看了?”

    “啊?这个绝对没有!”罗晨急道,“我岂是那等浅薄之人?”

    “呵呵!我就知道罗师兄不会这样想的。”方诗诗开心一笑,如睡莲在夜空中绽放,容光让罗晨心中也是微微一跳。

    “其实…………诗诗,你的伤势,有机会治好的。你相信我,肯定能好的。”罗晨道。

    等他有了武者七层的实力,便可用灵力为他人治伤。而靠着《金螺吞海诀》的能力,自然可以让方诗诗容貌复原。

    《金螺吞海诀》,可以直接操控天地灵力疗伤,回复方诗诗的容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是方诗诗容貌受损之后,罗晨便准备以后要做的事情。原本是准备等到到了武者七层之后再出来,可是今日他发现方诗诗对于容貌受损并非是全不介怀,因此也是提前出来了。

    “真的么?”方诗诗开心一笑,“那我就等着罗师兄帮我解除这个心病了哦!”

    “快则半年,慢则一两年,我便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罗晨道,“所以,现在就不用烦恼了吧!”

    “嗯!”方诗诗笑道,“妹谢谢罗师兄了!”

    两人在庭院中随意的闲聊着,都感觉极为的开心,而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营房门外,钟麟看着罗晨大门的方向,不停地摇头叹气……(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