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拳脚无眼
    “咯咯!战家子,你的对手是姐姐我哦!”马莜娇声笑道,同时传音给罗晨:“罗晨,你先在步兵群里来回凿穿几次,然后再来帮姐姐我。”

    “好!”罗晨回应道。

    罗晨轻勒马缰,赛风略略放慢了速度,马莜当先冲了出去,娇笑着冲向了战武才。

    战武才无奈,只好转向马莜,咬牙向着马莜冲击过来。

    “通!”的一声巨响,马莜和战武才的战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两人的坐骑都是瞬间降下速度,擦肩而过。

    “哈哈!战家子,去死吧你!”马莜咯咯娇笑,手上战枪一摆,带着万钧之势向着战武才拦腰砸来!

    “哼!怕你不成!”战武才冷冷一笑,战枪同样是一个横扫,狠狠地砸向了马莜。

    二人力量相当,都又是降下了速度,瞬间便是陷入了缠斗,一时间谁也无法奈何对方。显然短时间内分出胜负完全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罗晨已经是从二人身边一掠而过,冲向了蜂拥而来的步兵!

    看着那寒芒闪烁的巨大战枪,冲在最前面的昆玉宗步兵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嚎叫着扑了上来。罗晨并未做任何多余的动作,依然是保持着战枪紧贴马身的姿势。

    “哧!”

    战枪刺破一名步兵的轻甲,洞穿了他的胸膛,把他身后的另一名步兵也是挑了起来。同时赛风带着万钧之势冲入人群之中,几个被撞到的士兵瞬间被撞击的飞了起来,在空中便是狂喷鲜血,重重地倒了下去!

    罗晨一抖战枪,把上面挑着的两人给甩了出去,然后枪身如长鞭般挥动,把数名靠近的步兵直接拍成了肉泥!

    赛风根本没有任何的减速,依然是向着前方高速的冲刺。所有挡在它身前的的步兵,都是被它轻松的撞飞,简直如同吹走一片纸片一般。

    罗晨战枪挥动,战枪闪电般刺入一个个步兵身体,然后高速的拔出。虽然用力并不大,但是却是极为精准,每一击都是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势。

    此时真正站到了战场之上,罗晨立刻想起了罗刚师兄的话。击杀低级对手,一定不要耗费过多的力量,能够击败对手便可。要把力量留下,对付对方的高级强者。

    “拦住他!”

    “杀啊!”

    步兵们绝望的嘶吼着,嚎叫着冲了过来,然而他们的牺牲根本无法令罗晨减速,而弓箭手射出的重箭落在重甲之上更是如同挠痒痒一般。

    “给我下来!”一个光头壮汉暴喝一声,抡起一个大锤向着赛风砸了过去。

    “可笑!”

    罗晨冷哼一声,战枪随意一甩,就把壮汉直接拍成了两段。

    武者三层,在城主府军队里算是不错的强者,可是面对栖霞铁卫,则是什么都不是。即便是一个武者四层的栖霞铁卫,也不是这些普通士兵能够对抗的。除非对方力竭,否则便是无敌的存在。

    冲过数十丈后,出现在罗晨面前的,乃是一排巨大的塔盾!塔盾之间,一杆杆长枪寒光四射。

    这排盾手是最靠近东颍镇的,原本是遮挡城头上的箭雨的,如今罗晨从背后杀来,他们反而成了最后的一段防线。

    塔盾加拒马枪,本是步兵对付重骑的最好手段。可是那是指的寻常的重骑,而非使用道纹套装的、本身又都是强者的重骑,比如栖霞宗的栖霞铁卫,或者是昆玉宗的烈豹队。

    “通!”

    战枪狠狠地撞在塔盾之上,硬木制成的塔盾瞬间破裂,后面的盾手则是直接被生生震死。而赛风对于脚下的拒马枪,也是直接选择了无视,铁蹄直接把最近的拒马枪踩成了麻花,然后便是带着罗晨冲了出去。

    随手两枪刺死了两名蹲在拒马枪跟前的枪兵之后,罗晨的面前便是东颍镇的城墙了!

    一次完美的凿穿!

    从开始到结束,不过几息时间,断送在罗晨手里和赛风铁蹄下的昆玉宗士兵,足有百人!

    这样的杀戮,对于罗晨来极为轻松。杀死这些士兵,甚至还比当日击杀横山群盗简单。现在他的身上全副的道纹套装,完全不需要考虑任何的防御。

    实力悬殊,罗晨却也不会手软。这些侵入栖霞宗领地的强盗,他绝对不会客气。

    而这时,昆玉宗军队已经是乱作一团。面对着这样的强者,他们也是感到极为无力。虽然军官们嚎叫着催促,可是步兵们却没有几个人愿意上前。而轻骑更是远远地躲开了,不愿靠近这个杀神。

    罗晨策马冲向城墙,然后一个急转,转过头来之后,再次开始了加速。而城墙之上,东颍镇镇长吴元基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哈哈!栖霞铁卫!是栖霞铁卫!我们有救了!”吴森天狂喜大喊。

    城墙之上,一片欢腾。虽然是只有两名栖霞铁卫,却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希望。

    “快!快放箭!”经验老道的吴元基可不会放过这等捡便宜的机会,随手拿起一把硬弓,轻松地射死了一名背对城墙手持塔盾的昆玉宗士兵,大声喝道。

    城墙之上,活着的守卫们一个个拿起弓箭,或者从阵亡的同伴手里取下弓箭,向着城墙下的昆玉宗军队射击起来。

    原本为了防御罗晨的冲击,站在前排的塔盾战士和拒马枪手都是转过身去,背对城墙,现在被守卫们一顿乱射,居然是折损大半!

    “哈哈!好!”吴元基大笑,“继续射!射死这些狗娘养的!不要担心射到那位大人,他的铠甲完全可以防御住!”

    这时罗晨已经完成了转身加速的过程,再一次的高速冲入了昆玉宗的步兵之中,战枪寒光闪烁,收割着一个个步兵的性命。所过之处,残肢抛飞,鲜血泉涌!

    罗刚师兄的手臂,便是折损在对昆玉宗的战斗中,所以对于昆玉宗的人,罗晨不会有任何的怜悯。

    战武才一边和马莜激战,同时目光看向在普通士兵中耀武扬威的罗晨。

    对于这些士兵的死,他根本不在乎。对于昆玉宗来,一千名这样的士兵,也不如一名烈豹队战士重要。

    “等到老步赶到,我看你还如何嚣张!今日你们两个,一定得把命留到这里!”战武才恨恨的想道。

    马莜的心中,却是赞叹道:“每次出手都是恰到好处,不肯浪费一儿多余的力量!这份控制力…………罗晨这子,真是不一般!”

    …………

    连续两个凿穿之后,昆玉宗军队已经是乱作一团。步兵几乎伤亡殆尽,而轻骑则是策马远远地跑开,既不敢逃跑,也不敢围上来。

    昆玉宗八百余人的军队,居然是死了将近一半!

    这里面,有着罗晨的作用,也有着守卫们的不少功劳。罗晨在城墙下势如破竹的来回扫荡,而吴元基则是带着守卫们在上面拼命的倾泻着箭雨。已经无比混乱的昆玉宗军队哪里还顾得上还击,一个个惊惶如丧家之犬一般。

    而罗晨一边攻击着这些毫无还手之力的普通士兵,同时目光不时看向马莜和战武才的方向。

    “这个战武才,倒是颇为不弱,跟马莜勉强能平分秋色。若是战到最后,怕是还是马莜会获胜,如果他不逃跑的话。”

    “可是显然他已经发出了信号,过不了多久,那十九名烈豹队肯定会到来。”

    “所以现在必须解决掉这战武才!”

    此时罗晨的心极为冷静,思考着战场上的形势。现在虽然看起来己方战上风,可是低级战士的作用便是消耗对方强者的力量,拖住对方的强者而已。现在他们的目标,依然不算是失败。

    而步惊云必定是在快速赶来,那可也是一位七级强者,所以这一次…………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一个七级强者。

    罗晨打定主意,同时向着城墙方向来了一次漂亮的凿穿,然后调转马头,再次杀了回去。

    一来一回又是带走了十几条人命,而在他的面前,便是正在缠斗的马莜和战武才二人。

    罗晨催动战马,向着战武才的方向冲了过去。

    “罗晨,你干什么?这样的争斗,你不可参与!”马莜一见,连忙传音道。

    “尽量让他不要动,我来解决他!”罗晨目光闪动,传音道。

    “嗯?”马莜一怔,再看罗晨,正催动着赛风沿着一个奇异的弧线缓缓加速。

    “弄浪三重!”马莜微微一震。

    而此时战武才也是注意到了罗晨,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

    武者六层的家伙,他自然不会畏惧。

    “纵然让你们稍占上风,又能如何?等到步惊云他们回援之后,你们还得死!”

    “战武才,给老娘去死吧!”马莜却是骤然加快了攻势,战枪向着战武才重重地砸来。

    “哼,死婆娘,战某怕你不成!”战武才冷笑一声,挥枪挡住马莜的战枪。

    他的余光注视着罗晨,然而也是仅此而已。对于罗晨的冲击,他可是毫不在乎的。

    毕竟他是武者七层的强者,力量超过对方一倍!这一倍的力量,足以抵挡住对方的冲击了!

    罗晨紧握战枪,目光变得无比明亮。

    赛风不断的调整着步伐,同时逐渐的加大了速度。

    而罗晨身上的气势,也是越来越强。

    “弄浪三重!”

    一道看不见的道纹,在他身下缓缓延伸。无形的天地灵力聚拢而来,在他的战枪尖端凝聚!

    他的感知能力已经提升到了极限,牢牢地锁定着战武才!

    战武才眉头微微皱起,他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然而这种不妥的感觉来自哪里,他也并不明白。

    对于高速冲来的罗晨,他也是心中暗自警惕。

    他却没有注意到,马莜座下的铁背马已经不再动弹,而是死死地钉在了原地。

    而由于要拖住马莜,所以他自己,也同样是钉在原地与马莜对战。

    “居然原地不动作战,那你就去死吧!”

    罗晨目光一寒,赛风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紧贴身体的战枪带着雷霆之势,重重地撞向了战武才!

    战武才冷哼一声,奋力格开马莜的长枪,然后战枪狠狠地向着罗晨刺出!

    虽然对方有着速度,可是他却比对方高了一个等级,多了一倍的力量。

    这一枪即便是无法击退对手,可至少不会败!

    毕竟有着荒兽血统的坐骑都是有着智慧的,绝对不可能真的撞到一起。

    而对方降下速度之后的攻击,他便可以毫不在乎了。

    “就是现在!动手!”罗晨传音喝道。

    在战枪撞上战武才战枪的同时,赛风已经完美的踏出了最后一步!

    周围的天地灵力瞬间聚拢而来,在战枪的尖端瞬间爆发而出!

    “轰!”

    一声巨响!

    战武才只感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大力袭来,虎口瞬间撕裂,战枪把握不住,高高的飞了起来!

    “什么?”战武才大惊,“这怎么可能?”

    对方的力量之强大,简直难以想象。这还是一名武者六层的家伙能够拥有的力量么?

    对方有着速度优势,他则是有着等级优势。这一枪,原本多平分秋色才是。

    然而这一次……对手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是和他的力量极为接近!再加上高速带来的冲击力,他根本就无法抗衡!

    “嗯?”

    战武才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一阵剧疼。

    高手对战,那里容许有半的恍惚?

    对于罗晨这一击的效果,马莜早有预料。在战武才战枪脱手的瞬间,已经是一枪轰向了战武才的咽喉!

    虽然有着道纹铠甲的防护,脖子依然是极为脆弱的地方。

    巨大的力量透过铠甲,虽然减弱了不少,可是依然是轻松的轰断了战武才的颈骨!

    战武才的脖子一软,再看到的便是头上的天穹。

    他想要转动脖子,却在也无法做到了。

    “怎么会这样!”

    带着无尽的不甘,战武才的意识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哈哈,死了!”马莜娇笑连连,狠狠地一枪砸在了那烈豹身上。

    烈豹惨叫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