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再选一次
    “怎么会这样!”

    带着无尽的不甘,战武才的意识坠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哈哈,死了!”马莜娇笑连连,狠狠地一枪砸在了那烈豹身上。

    烈豹惨叫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

    虽然是有着一丝荒兽的血统,但烈豹毕竟不是荒兽,如何能够抵抗马莜的巨力?这一枪,直接把烈豹的内脏都震得粉碎。

    罗晨沉默,却也是用力的握了握拳头。

    弄浪三重的威力,他也是真正地体会到了。

    这种利用天地灵力的方式,本是极为简单的,但是却是极为的霸道,强悍!

    强上一个等级的对手,大意之下也是被自己一招轰飞兵器。

    而且自己还没有使用《金螺吞海诀》的力量。

    “这弄浪三重,我还要多加揣摩。罗刚师兄当年可是可以用来攻击移动目标的!”

    “若是我也能做到的话,在马战之时即便不用《金螺吞海诀》的力量,也是可以越级而战了!”罗晨暗暗地道。

    ……

    “什么?”

    “大人死了!”

    “这怎么可能?”

    战武才的死,让昆玉宗的士兵们几乎惊呆了!

    武者七层的强者,烈虎军的十夫长,居然被对手瞬间格杀!

    战场之上,瞬间也是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马莜击杀烈豹之后,根本没有任何的停顿,催动坐下铁背马,向着远处昆玉宗的轻骑扑去。

    枪芒爆闪,热血喷涌!

    马莜接连击杀数名轻骑之后,昆玉宗的军队才终于反应过来。

    面对着两名全副武装的栖霞铁卫,即便是最为彪悍的军官,也是没有了任何的斗志。

    “逃啊!”

    “快跑!”

    轻骑们慌乱催动战马,向着大道旁的密林之中狂奔。步兵更是拼了命的四处逃窜,只恨爹娘少给长了两条腿。

    马莜不再话,只是在人群中肆意冲杀,而罗晨则是催动战马,冲到了城墙之下!

    “哈哈!赢了!”

    “栖霞铁卫的大人,太厉害了!”

    见到敌人退却,城墙之上一片欢腾,镇之内的人们听到消息,更是个个开心不已。而吴元基的脸上也是现出笑意。

    敌人退去了,自己的家园,也就算保住了!

    “大人,谢谢,谢谢了!”吴元基看着罗晨感激的大声道。

    罗晨挥了挥手,沉声喝道:“东颍镇的人们听着!大量烈豹队正在赶来,我们也是无法抵挡!大家快些离开这里,找地方躲避一下!”

    他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镇,刚才还在欢腾的镇瞬间变得一片寂静!

    “大人,这么多人,去哪里躲避啊!”吴元基苦笑连连。

    “要么去躲避,要么就等死吧!”马莜寒声道,不再追击溃兵,催动铁背马跑了过来。

    镇之内,不少镇民哭泣起来。罗晨听了,心中也是极为难受。看着东颍镇的惨状,他又想起自己的家乡卧龙山脉。

    “打开城门!能走的都到后山去躲避一下!从后山直接赶往慈利城!”吴元基当机立断,大声喝道。

    守卫们快速的打开城门,镇民们扶老携幼哭泣着走了出来。

    罗晨眉头微微一动,他的感知范围之内,已经是感觉到了十九道强大的气息疾扑而来。

    马莜自然也是感觉到了,沉声喝道:“都快些!你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昆玉宗的手段你们都清楚!”

    镇民们哭泣着快速离开,开始攀上镇的后山。这座山极为陡峭,东颍镇便是依着这山的岩壁而建的。

    “这么多人……肯定是无法全部逃脱了!”罗晨沉声道。

    马莜摇头:“能有一半人逃走就不错了!烈豹队那些家伙对待平民,绝对不会手软。”

    “走吧,罗晨,我们离开这里。”马莜调转马头道。

    “莜姐姐,再等一下吧!”罗晨央求道。

    “……新兵就是新兵。”马莜叹了一口气道,“好吧!”

    “谢谢了!”罗晨感激道。

    烈豹队暴虐成性,他绝对不愿看到这些平民被他们追上。

    ……

    大道之上,十几头烈豹疾速奔驰着。

    “快些!再快些!”步惊云拉起面罩,英俊的脸庞看上去有些狰狞。

    “玛德!云中天这王八蛋,居然给老子来这一手!”

    “居然抄路!不知道来了几个?玛德,等老子这次抓住你,一定一个也不放过!”

    步惊云看到烟火信号之后,便立刻全速赶往东颍镇。不过他也是谨慎之人,不敢单人前去,而是带着所有的人一起去。

    同样是烈豹,速度却也有快有慢,所以步惊云的速度也是快不起来。

    “老战,你他娘的一定要坚持住啊!玛德,这次要是不捞儿好处回去,柳湃大人不揭了咱们的皮!”

    ……

    步惊云接近了东颍镇,眉头猛然皱了起来。

    “一个武者六层,一个武者七层!”

    “那些普通士兵呢?怎么一个没影了?”

    “老战搞什么鬼!”

    步惊云也是武者七层的强者,感知能力同样强大。马莜感觉到他的同时,他自然也是感觉到了马莜的气息。可是原本应该众多的低级强者的气息,却是无影无踪了!

    显然昆玉宗的军队,已经不在这里了!

    “老战,莫非是……”步惊云忽然感觉有些不妙。

    他的脸色,也是骤然阴沉下来。

    “尼玛的!老战,你要是死了,老子就惨了!”

    一个武者七层的强者,若是陨落在这里,柳湃大人将会如何的暴怒,是可想而知的。

    “快!快!”步惊云拼命催促着。

    ……

    “罗晨,不能再等了!”马莜感觉着越来越近的气息,沉声喝道。

    “莜姐姐,再等一下!再等一会儿!”罗晨连连道。

    此时镇之内,还有不少镇民没有及时离开,而还有众多的镇民,正在努力的爬上后山。现在自己离开,这些人的性命肯定不保。

    “跟我离开,这是命令!”马莜怒哼道。

    “命令?”罗晨愕然。

    “老娘是云岚队的副队长,你子不会不知道吧?”马莜冷喝道,“这样的事情,你以后就习惯了!保存自己最重要,我们已经尽力了!现在,跟我离开!”

    罗晨心道,我还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马莜这样,自然是真的了。

    “快走!你他娘的磨蹭什么!”马莜也是急了。

    罗晨咬了咬牙,催动赛风向着烈豹队的方向疾冲而去。

    “莜姐姐,你先回去吧,我去看一下!”罗晨冲过山脚,声音远远的传来。

    “尼玛!”马莜娇声怒骂,愤怒的一挥马鞭,“驾!”也是高速的跟了过去。

    罗晨听得身后马蹄声响,回头道:“莜姐姐,这是我的选择,你不用跟来的。”

    “王八蛋,要是这次能活着回去的话,你就等着领军法吧!”马莜脆声喝道,声音里蕴含着无尽的怒气。

    “”罗晨无语。

    前面大道上尘土飞扬,大地剧烈颤动,十几头重甲烈豹咆哮着扑了过来,马背上十九名重甲铁卫,一个个杀气滔天。

    见到罗晨二人,步惊云猛一挥手,也是停了下来。

    “马莜,你居然跟我玩这一手!”步惊云沉声道,“老战呢?”

    “老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战武才自然是死了!”马莜哼道。

    “老战死了!”步惊云怒喝道,“那好,今日我便让你为老战陪葬!”

    “战武才拦不住老娘,白脸,你也一样!”马莜冷笑一声,拨转马头便是向着道旁的山林之中冲去。罗晨也是立马跟了上去。

    “还想跑?”步惊云狞笑一声,“给我追!”着催动烈豹追向了马莜。

    另外十八名烈豹战士各自拍打身下坐骑,窜向了密林之中,向着罗晨二人包围而来。

    马莜沉默着在林中疾驰,罗晨则是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对于这一个区域,他可并不熟悉,因此只能是跟着马莜了。

    烈豹队显然也是训练有素的,几人在罗晨二人身后紧紧跟随,另外的则是直接高速奔向前方,想要把林风二人给拦截住。

    密林之中,战马行动不便,烈豹却似乎有一些速度优势,很快罗晨等人便是隐隐陷入了包围之中。十九名烈豹队相互呼应,压缩着罗晨二人脱离的范围。

    “莜姐姐,是我连累你了!”罗晨苦笑道。

    “仗还没打完呢,你他娘的废什么话!”马莜怒声道。

    到了一个林间空地,战枪指向远处林中若隐若现的三名烈豹队战士,马莜道:“我们速战速决,先干掉着这几个武者五层以下的。”

    “好!”罗晨也是头。

    马莜沉默着调转马头,向着那几人高速冲去。

    “闪开!”

    “快闪开!”

    见到马莜和罗晨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那三名烈豹队战士都是一惊,连忙向着两边逃了过去。

    “想逃?”马莜咯咯一笑,战枪挥动间,已经是重重的拍在其中一人的身上。那烈豹队骑手一声惨呼,重重地倒了下去。

    不过是武者四层的力量而已,武者七层强者的全力一击,即便是身穿道纹之路铠甲,他也是无法承受!

    而罗晨的赛风速度比马莜的铁背马更胜一筹,高速冲刺之下,战枪也是把一名烈豹队骑手狠狠地撞下了坐骑,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没有了主人的两头烈豹,则是被两人同时挥动战枪,直接生生砸死!

    第三名铁卫终于是成功的逃脱了,却不敢挡在二人的身前,整个包围圈便是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该死!”

    步惊云怒吼连连,向着罗晨二人高速的扑来。

    先是战武才死了,后来又是两个低级烈豹队,这等损失他如何能够承受?

    马莜回过头来,冷冷的看了步惊云一眼。

    “危险!”

    步惊云心中猛然一颤,立马勒住了烈豹。

    全力冲刺之下,他已经距离他的部属有着十几丈的距离。这样的距离,已经是有危险了。

    对方两人依然是并驾齐驱,既然能够轻松击杀战武才,为何不能轻易击杀他自己呢?他步惊云的实力,可跟战武才也是不相上下的。

    马莜哼了一声,回头便是向着密林中疾驰。

    眼见两名烈豹队被轰下烈豹,另外的烈豹队却是并没有犹豫,继续向着罗晨二人包围而来。那个的缺口,也是被很快的封上了。

    马莜再次带着罗晨向一侧发起冲锋,那些烈豹队战士却甚是滑溜,直接便是靠着烈豹的灵活避开,但却依然是把二人包围在其中。

    而身后,步惊云带着四名武者六层的烈豹队形成一个拳头,距离罗晨二人也是越来越近。

    在平地上,烈豹队的烈豹绝对速度自然是比不上铁背马,可是在密林中却显然更加的灵活。对于罗晨二人来,要想逃跑最好的方法,便是从大道上离开。

    烈豹队挡在从东颍镇到慈利城的大道上,二人完全可以选择另一个方向,远离烈豹队,绕别的路回慈利城。

    可是那样等若是把东颍镇让给烈豹队,让平民承受损失,是罗晨不愿意看到的。

    不从大道走,又想引开烈豹队便,必须进入山林,这是唯一的选择。

    而到了这里,则无疑是把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

    马莜看了罗晨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传音道:“罗晨,若是今天死在这里,你后不后悔?”

    “估计会后悔吧!不过若是同样的情况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做的,因为这就是我的本心。”罗晨苦笑道。

    “老娘要是挂在这里,可是亏死了!他娘的,老娘还没和老云亲热过一次呢,这样死了,实在是太遗憾了!”马莜脆声道。

    “”罗晨无语,这样的问题,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让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必须跟过来。因为我们是袍泽啊,我要是丢下你跑回去,老云肯定不会放过我。”马莜感叹道。

    罗晨沉默,对于云中天,他无法什么。马莜眼中的云中天,跟他眼中的云中天,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