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惩罚
    “罗师兄呢?他还好么?”钟蕊叫道。

    “我没事,呵呵。”罗晨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

    “呵呵。”钟蕊开心一笑,美眸中也是现出丝丝泪光。方诗诗也是用力的握住了拳头,心中激动不已。

    话间,两个重甲铁卫从丛林中缓缓走出。二人都是拉起面罩,正是马莜和罗晨了。

    “罗师兄!”方诗诗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罗师兄,呜呜!”钟蕊却是催动铁背马,高速的迎了上去,拉着罗晨的手,泪水夺眶而出。

    “老云,老娘难道信号发错了?我明明发的不是求救信号啊!”马莜开心道。显然对于云中天赶来救援,她既是意外,也是高兴。

    “信号没错。别废话,先告诉老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再!烈豹队呢,难道居然被你们两个打败了?”云中天冷哼道。

    “罗晨这子不听号令,为了让东颍镇的平民撤离,非要引开烈豹队,结果害老娘和他一起陷入绝地!”马莜笑着看了罗晨一眼,继续道,“然后我们两个一起拼了一把,居然把步惊云的人给杀的落花流水,咯咯!”

    “这么…………你们居然击败了两队烈豹队?”云中天的脸庞微微有些抽搐。

    “你以为呢?”马莜娇笑道,“若是败了,老娘早就挂了,又怎么可能再见到你?”

    “起来还是罗晨这子厉害。”马莜赞叹道,“正面碰撞,一枪挑了步惊云,真是威风啊!”

    “不是吧!”袁绍惊疑道,“步惊云可是武者七层的强者,罗晨…………一枪挑了他,怎么可能?”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马莜娇笑连连,“老云,老娘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听了肯定高兴。你知道罗晨是如何枪挑步惊云的么?他用的可是完整的弄浪三重,那可是当年罗刚大人的成名神技!”

    “弄浪三重!”云中天身躯微微一震,深深的看了罗晨一眼。

    “罗刚大人的神技,今日又重现了么……”

    “咯咯!今天真是痛快!”马莜娇笑道,“两个队的烈豹队啊,从我们手底下只走脱七个!”

    杨刚叹息一声道:“现在只剩下六个了。我们刚才捡漏也碰到了一个。”

    “是么,咯咯!这件事情让柳湃知道了,肯定要气歪鼻子不可。”马莜娇笑不已,“他娘的,步惊云和战武才跟咱们斗了这么多年了,终于都是死在了咱们手里!”

    “战武才…………也死了么?”云中天嘴角又是一阵抽搐。

    “战武才死在东颍镇外,虽是老娘干掉的,不过主要的功劳,其实还是罗晨子的。”马莜娇笑道,“老云,这次罗晨也是立了大功,虽然没有听我的命令,可毕竟或者回来了,你就不要难为他了!”

    “狗屁!”

    云中天哼了一声:“战场上不听命令,乃是重罪!功是功过是过,二者岂能相抵?”

    罗晨听了,心中有些不满,不过也没有话。

    毕竟按照栖霞铁卫的规矩,云中天无疑是对的。

    而且云中天毕竟是赶来救援了,这家伙也算是挺带种的,所以罗晨也就不再计较。

    “老云,罗晨是违反了军法,可你呢?你岂不是也违反了军法?我发那样的信号,你自己不应该来,更不应该带他们来啊。”马莜娇笑道。

    云中天哼道:“一样是一样!这些家伙,老子没让他们来,他们自己要来。他们个个都是违反了军法,回去之后再算账!当然老子自己也违反了,可是你呢,老子不让你擅自出战,你难道没有违反军法么?不过谁的责任谁自己承担,从我开始到你们每一个人,谁都逃不掉!”

    “莜姐姐,我还是先去东颍镇看一看吧,我还是有儿不放心。”看着不远处淡淡的狼烟,罗晨道。

    这一次并肩作战之后,对于马莜罗晨也是极为的尊重。毕竟当时马莜大可以一走了之,但因为彼此是袍泽的缘故,马莜选择留下来,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

    “嗯,去吧去吧,我就不去了!”马莜笑道。

    罗晨了头,直接拍马向着密林之外冲去。卧龙山脉上狼烟仍在燃烧,他依旧是放心不下。

    “罗师兄,我们也去!”

    钟蕊三人自然是选择跟了过去。

    “马莜,这件事情的详细经过是什么,你给我详细的讲一讲,一儿细节都不要漏过!”云中天道。

    “咯咯,好啊!我和罗晨赶到东颍镇,发现围攻东颍镇的只有战武才一个强者,于是就…………”马莜详细的叙着。

    …………

    罗晨带着钟蕊三人上了大道,快速的向着东颍镇赶去。

    不到两分钟,四人便赶到了东颍镇外。

    看着空空荡荡的东颍镇,罗晨也是松了一口气,清俊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一次拼命,总算是有了好的结果。

    浓烟依旧是在燃烧,可是里面的平民都已经消失,显然是全部撤出了。

    方诗诗三人看着城墙外遍地的尸体,也是有些震撼。不过钟麟兄妹多次上过战场,方诗诗也是心志坚毅之人,对于遍地的尸体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

    “罗师兄,你和莜姐姐一起,竟然是杀了这么多敌人?”钟蕊惊讶道。

    罗晨想了一下当时的战况,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钟蕊,你不知道栖霞铁卫在面对这种普通士兵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装备着道纹套装的重骑…………对于普通士兵来,杀伤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指了指战武才的尸体,罗晨道:“那个家伙叫战武才,是烈豹队的队长,是我和莜姐姐一起杀的。这些步兵大部分都是我干掉的,只是来回几个凿穿,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钟麟走到战武才的尸体之旁,从战武才的尸体上取下所有的套装,笑道:“这些东西,可都是很值钱的啊!算是咱们的战利品了!”

    “财迷!”钟蕊瞪了钟麟一眼。

    “呵呵。”钟麟笑了起来。

    方诗诗看着遍地的尸体,微微皱眉道:“我们把这些尸体处理掉吧!”

    “嗯!”罗晨头。

    几人把所有的尸体收在了一起,从道旁丛林中找了一些干柴,又进到东颍镇内,在镇上杂货店里取来了大量火油,最后也是燃起了一把大火。

    罗晨又策马到高耸的投石机旁,挥动战枪把投石机拆掉。

    “回去吧!”

    众人策马向着慈利城的方向而去。

    ……

    “罗师兄,你真的学会了完全的弄浪三重么?”方诗诗轻声道。

    “嗯!”罗晨笑着头。

    “那你可不可以教一教妹呢?”方诗诗道。

    “你要学的话,估计很难。”罗晨实话实,“不过你想要学的话,我自然会教你,能否学会,那就要看你的悟性了!”

    弄浪三重,也算是道纹之路的一种,不过和道纹之路还是有着不同。

    弄浪三重,更为简单,却直接而霸道!

    道纹只有天生灵魂强大的道纹师才可学习,而弄浪三重…………罗晨的罗刚师兄当年能使用完整的弄浪三重,可是罗刚并非是道纹师,所以弄浪三重普通人应该也可使用。

    不过那显然会比较困难。

    “罗刚大人可以做到,罗师兄你能做到,妹自信早晚也可以做到,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方诗诗自信满满的道。

    “嗯,我相信!”罗晨笑着头。

    方诗诗有着一颗强者之心,成为强者也是必然的。

    “罗师兄,我也要学!”钟蕊娇嗔道。

    “愿意学,你就学吧!”罗晨笑道。

    不过实话,对于钟蕊学习弄浪三重…………他实在是不看好。钟蕊的性子实在是毛躁,而弄浪三重又最需要心沉气净。

    几人走到之前的位置,云中天几人已经不见,显然是已经离去了。罗晨四人也是直接回到了慈利城。

    …………

    “啪!”“啪!”“啪!”

    校场之上,罗晨赤果脊背,被绑在一根木柱之上。袁绍手上拿着一根藤鞭,向着罗晨狠狠地一次次抽下。

    虽然罗晨身体强悍,可是这种特制的藤鞭每一次下去,都是带出一条深深的血色鞭痕。

    方诗诗三人在旁边看着,都是一脸不忍之色。不过都没有什么,因为现在执行的乃是军法!

    罗晨目光沉静,脸色根本没有任何变化。这样的痛苦,对于他来委实不算什么。

    在卧龙山脉最为困难的三年内,哪一次受的伤不比这重多少倍?

    袁绍今日当值,鞭刑便是由他来负责。袁绍显然并没有手下留情之意,罗晨也是丝毫没有埋怨的意思。

    因为在他旁边,云中天正站在那里。云中天的身上,同样是满是伤痕!

    在对罗晨执行军法之前,袁绍已经对云中天先执行了鞭刑!

    “这个家伙,倒还算是条汉子!”

    有了这次的经历,罗晨对于云中天也是高看了几分。那张猥琐的脸,看上去也不那么令人反感了。

    且不率先领受鞭刑这件事情,就之前前往救援,明知是有着巨大危险也毫不犹豫,就绝对算得上条汉子。

    回到慈利城后,罗晨已经是知晓了所有的事情,对于云中天接到求救信号的表现自然也已经知晓了。

    领了一百藤鞭之后,罗晨被从木柱上解了下来。

    “下一个,钟麟!”

    钟麟苦笑一声,自动到木柱下站好。

    袁绍把钟麟绑在木柱之上,藤鞭又是狠狠地挥动起来…………

    “杨刚!”

    …………

    “陈胜!”

    …………

    “刘能!”

    …………

    “马莜!”

    “老云,你他吗的!”马莜怒骂一声,乖乖的在木柱下站好。

    “莜姐,得罪了啊!”袁绍呵呵笑道。

    “来吧,早打完早干净!”马莜撇了撇嘴。

    …………

    钟蕊看着藤鞭落在马莜的身上,带出一条条血痕,紧紧地握着双拳,掌心也是沁出了汗珠。

    那藤鞭仿若就是打在她的身上一般。

    马莜被从木柱上解了下来,怒骂道:“老云,我的!”走到了一旁。

    “钟蕊!”云中天面无表情的喝道。

    钟蕊可怜巴巴的看了罗晨一眼,罗晨歉意的一笑。

    不管如何,这个丫头是为了援救自己才领受的军法。

    可是军法就是军法,栖霞宗的栖霞铁卫不分男女,军法同样是不分男女的。

    “钟蕊!!!”云中天再次喝道。

    “来了!”钟蕊愤愤的瞪了云中天一眼。对与云中天调戏她的事情,她依然是无法介怀。

    钟蕊走到木柱下站好,用力的闭上了眼睛,一脸的紧张之色。

    袁绍看着钟蕊可怜兮兮的样子,手上藤鞭挥了挥,向着云中天苦笑一声:“队长,这两个妮子,我还真是下不去手啊!”

    “你下不去手,我来!”云中天冷哼一声,劈手夺过了藤鞭。

    “不要!”钟蕊一声尖叫。

    “怎么,你想违反军法不成?”云中天看着钟蕊,声音无比冰寒。

    “我违反了军法,甘愿受罚!可是绝不会允许你这个坏蛋行刑!我绝不会让你的脏手再碰我一下!绝不!”钟蕊脸涨红,愤怒道。

    热血酒馆的事件,对钟蕊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耻辱。她在桑植城是众人捧着的大姐,何曾被人那样无力的对待过?

    云中天、陈胜、刘能,钟蕊都是不会原谅。

    马莜听了钟蕊的话,身躯微微一颤,想起了云中天曾经调戏钟蕊一事,脸色便是沉了下来,刀锋般的目光扫向了陈胜和刘能。

    陈胜和刘能对视一眼,同时低下了头,心道不是已经挨过一次打了么,难道今日还要再挨一次?

    云中天脸皮微微一抖,沉声道:“让谁行刑,这可不是你了算!”着藤鞭也是缓缓地举起。

    “罗师兄!”钟蕊急急叫道。

    罗晨脸色一寒,也是想起了当日的事情,看着云中天猥琐到了极的脸,越发觉得厌憎。

    云中天算是个不错的铁卫,可是绝不是什么好人。钟蕊为了援救自己而受到军法惩治,罗晨自然不能看着云中天的鞭子落到她的身上。(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