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都是好人
    “罗师兄!”钟蕊急急叫道。

    罗晨脸色一寒,也是想起了当日的事情,看着云中天猥琐到了极的脸,越发觉得厌憎。

    云中天算是个不错的铁卫,可是绝不是什么好人。钟蕊为了援救自己而受到军法惩治,罗晨自然不能看着云中天的鞭子落到她的身上。

    “住手!”罗晨暴喝一声,身躯闪电般冲出,已经是到了云中天跟前,劈手便是夺过了藤鞭。

    “罗晨,你干什么!”云中天寒声道。

    “云队长,这鞭子,你不能打!”罗晨看着云中天,毫不客气地道。

    “为什么?我是在执行军法,你明白么!”云中天哼道。

    “对于钟蕊执行军法,别人都可以,就你不行!”罗晨向着钟蕊宽慰的一笑,“其中的原因,你我都是心知肚明,我也不再重复。你觉得我们会允许你的鞭子落到钟蕊的身体上么?”

    “罗晨,别胡闹!”杨刚微微皱眉道。

    “杨刚师兄,我并不是胡闹。”罗晨道,“今日本是袁绍师兄当值,这顿鞭子本该袁绍师兄执行。袁绍师兄不愿意,那别人也可以,但是云中天,绝对不行!”

    “强词夺理!云师兄是云岚队的队长,他当然是有这样的权力。作为栖霞铁卫的战士,首要的就是服从,难道你连这也不明白么?”杨刚低喝道。

    “我明白,可云中天若是顾全我们的情绪,就不该拿起这个鞭子。”罗晨冷冷道,“我再次违背了军法,甘愿再次受罚,可是执行鞭刑的人,必须换人,否则我绝不接受!”

    “罗师兄,谢谢!”钟蕊心口发烫,看着罗晨感激的道。

    “没事,我绝对不会让他打你的,我保证。”罗晨向着钟蕊笑笑。

    他曾经经历过人情冷暖,见过形形色涩不同的面孔,对于真正对自己好的人,也是格外的珍惜。

    钟蕊是有一些姐脾气,可是今日知道自己有危险时,明知前去救援有着生命危险,钟蕊却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份情谊,罗晨自然也是极为感动。

    方诗诗和钟麟也是一样,今日的行动,他们也同样是赢得了罗晨绝对的友谊。罗晨自然不会看着他们受到伤害。

    相比较钟蕊为了他不惜搏命,替钟蕊挡下这顿皮鞭又算得了什么呢?

    马莜见云中天有些尴尬,不由得皱眉道:“罗晨,你是立下了大功,可也不能恃功而骄。你这个样子,让老云以后的队长还如何当?你这子,刚才姐姐我挨鞭子的时候,也没见你替我出头,我可是差陪你把命都丢了啊!”

    罗晨尴尬一笑:“莜姐姐,今日之事,罗晨谢谢了!日后莜姐姐有事,我定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可是今日我实在是没有退让的余地,抱歉!”

    “臭子!”马莜摇了摇头,看着云中天喝道,“老云,墨迹什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你这队长是怎么当的?”

    云中天哼了一声,心道他是罗刚大人的师弟,你让老子怎么办

    “罗晨,你自己吧!”云中天脸色一沉,“你违抗上司的命令,总不可能简简单单的就过去了!”

    “我违抗命令,愿再领军法。至于钟蕊的一百皮鞭,我愿意放弃所有的军功数,换你放弃对她出手!”罗晨昂首道。

    “罗师兄!”钟蕊感激道,美眸中也是现出丝丝泪光。

    罗晨这次的军功,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他为了自己放弃这些,却是毫不犹豫!

    “你们为了救我,连生死都不在乎,我放弃儿军功数,又算得了什么?”罗晨向着钟蕊笑道。

    “军功数换取免受军法,那不就是功过相抵么?栖霞铁卫里哪有这样的事情!”云中天沉声道,“既然你执意要阻挡我,那好,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但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微微顿了顿,云中天大声喝道:“罗晨抗命不遵,藐视上司,即处鞭刑一百,立刻执行!钟蕊鞭刑照旧,由马莜执行,与罗晨鞭刑同时执行!方诗诗、袁绍鞭刑皆由马莜执行!”

    “尼玛老云,为毛是老娘!”马莜娇声骂道。

    云中天烦躁的挥了挥手,直接离开了校场。

    “罗师兄,谢谢了!”钟蕊咬了咬红唇,脸上现出开心的笑意。仿佛不是将要挨鞭子,而是迎来了一个盛大的节日。

    罗晨微微一笑,随手把藤鞭抛给袁绍,然后自己走到另一根木柱跟前站好。

    “”你这子!我还是第一次见老云服软呢!”

    袁绍苦笑着走了过来,把罗晨简单的绑在了木柱之上。领受军法自然无人逃跑,这不过是个形式而已。

    马莜拿了一把藤鞭,摇头走了过来,对着钟蕊低声道:“忍着儿。”

    “嗯,我不怕!”钟蕊甜甜一笑,看上去居然极为开心。

    “奸情!一定有奸情!”马莜笑骂一句,手上藤鞭已然是落到了钟蕊身上。

    钟蕊脸红如血,娇躯微微一颤,看向另一根木柱上的罗晨,脸上现出开心的笑意。

    另外一边袁绍的鞭子也已经落下,不过对于罗晨来,身体上的痛苦完全可以无视。在卧龙山脉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做到这一了。

    陈胜和刘能对视一眼,直接离开了校场。他们对云中天最为忠心,云中天到哪里,他们就在哪里。

    “罗师兄,其实这鞭子一都不疼,嘻嘻!”钟蕊笑道。

    “你这丫头!”罗晨也是无语。

    方诗诗看着二人,美丽的脸上掠过了一丝阴影。钟麟看了方诗诗一眼,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师兄,那个罗晨实在是太嚣张了!就算是立了功那又如何?咱们兄弟可是拼了命的去救他们的,他凭什么不把你放在眼里?”陈胜追上云中天,不满的道。

    “他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他那是有情有义,懂么?”云中天淡淡道,“陈胜,如果你是罗晨,这个丫头拼了命不要也要去救你,你会如何对她?”

    “这个”陈胜目瞪口呆。

    “师兄,今天我们去救援,确实是有些冒失了。”刘能道,“以师兄你的脾气,要是以往,未必会下这样的命令。”

    “刘能,你什么意思?马莜我怎么可能不去救她?”云中天瞪眼道。

    陈胜也是道:“刘能,你难道是老大无情无义么?老大对莜姐姐一片真心,难道你不知道么?”

    刘能闭上了嘴,心道你哪只眼看到师兄对莜姐姐一片真心了?

    云中天淡淡一笑,继续向前走去。

    “若是今日被围的只有马莜我还会去救她么?可惜,没有如果。不喜欢,终归是不喜欢啊!”

    “若是今日被困的只有罗晨,我肯定是别无选择,不仅仅因为他是我的袍泽”

    “弄浪三重!一弓四箭!”想起当年那个山岳般的身影,云中天也是有些惘然。

    八年的时间,就这么快的过去了么?

    “八年前八年前我的长相并没有这么猥琐,马莜还称得上是一名美女”

    “铁血百夫长罗刚在战场之上救过多少铁卫,恐怕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吧!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救过我,他自己恐怕也已经淡忘了!”

    “可是那个被他救过的普通铁卫,却根本无法忘怀!”

    “这段往事,我会永远埋在心底,可是,永远也不可能忘怀”

    “八年过去了,罗刚大人的师弟,又成为了新的铁卫。现在的他,与当年的罗刚大人何其相似”

    一百藤鞭,每一鞭五百斤的力量。这样的刑罚,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不过十名栖霞铁卫的铁卫还都是轻松的挺了过来。即便是领受了二百藤鞭的罗晨,也是毫无问题。

    云中天还是网开了一面,不然的话,战场抗命的惩罚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受刑完毕之后,大家都是散去休息。这样的伤势,虽无大碍,但毕竟是体表伤势不太好看,休息一下还是必要的。

    靠着《金螺吞海诀》的能力,罗晨的伤势几乎可以是瞬间痊愈,体表的伤势则是特意留下来的,不然的话未免有无法解释,《金螺吞海诀》的秘密他也不想暴露。

    罗晨换了一身衣衫,便是离开了栖霞铁卫的卫营。栖霞铁卫的铁卫,平时是允许自由活动的,当值除外。不过平日里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呆在卫营里。都是努力追求力量的强者,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其他事情之上。

    罗晨在慈利城内转了一圈,在城主府附近成功的找到了东颍镇的平民们。

    东颍镇的平民们惊魂未定,现在也是不敢回去。城主府按照惯例,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帮助,不过也是极为有限。

    罗晨大步走了过去,平民们看了看他,却是毫不在意。脱下重甲的他,已经是无人认识了。

    “你便是东颍镇的镇长么?”罗晨看到吴元基,轻声招呼道。

    “嗯?”吴元基一愣,“你你是救我们的那位大人!”

    “是我。”罗晨冷漠的了头,把栖霞铁卫的架子摆了个十足。

    “真的是大人!多谢大人救了我东颍镇!”吴元基连忙跪了下来,叩首不已。

    “起来!这样像什么样子!”罗晨皱眉喝道。

    “是!是!”吴元基连忙站了起来。

    罗晨从怀里拿出一袋金元宝,递给吴元基道:“拿着吧,把镇民们好好安顿一下。”

    “大人,这钱我可不能要!”吴元基连忙推辞。

    “拿着!”罗晨皱眉。

    “好好好!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吴元基一个哆嗦,连忙接过钱袋,感激的道。

    “这才对么!”罗晨头,“这些钱不是给你个人的,而是给所有镇民的,你可不能贪墨!”

    “贪墨?绝对不会,大人请放心。”吴元基连连道。

    “那样最好。”罗晨淡淡道。

    “大人,实话,其实真的不用你给我们钱。安顿大家的钱,已经够了!”吴元基苦笑道。

    “你们恐怕需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城主府给的钱能够用么?”罗晨低喝道。

    “大人,是这样的。”吴元基连忙道,“在下不敢隐瞒,在大人之前,已经有两位好心的贵人来资助过我们了!”

    “哦?”罗晨心头微微一动,“你看,是什么样的两个人?”

    “第一个来的那位贵人,长得…………实在是不敢恭维,刚一看,我还以为是个坏人。”吴元基苦笑道,“谁料那位大人出手便是给了我们五千金元宝!”着拿出了一张白色的卡片。

    这样的卡片,正是栖霞宗发行的储存金元宝大的凭证卡片了。

    “那位贵人,是不是长得有儿…………猥琐?”罗晨心中微微一震。

    “不是有儿猥琐,是非常猥琐!”吴元基道,旋即又不好意思的道,“该死,我错话了。那位贵人心底那么好,我怎么还去品评他的样貌?真是该死!”

    “第二个贵人是什么样子,你吧!”罗晨淡淡的道。

    吴元基连道:“第二位贵人,是一位姐,年纪和你差不多大。那位姐长得极为好看,就是脸上有着一道很浅的伤疤,不注意倒也看不出来。这位姐也是给了我们五千金元宝。加上城主府给的,暂住一段时间,肯定是足够了。等到大人们赶走了昆玉宗的崽子们,我们还是要回东颍镇的,那里才是我们的家啊!”

    罗晨了头:“好了,我知道了,就这样吧!”着也即是转身离去。

    “好人呐,都是好人呐!”看着罗晨的背影,吴元基连连道。

    “云中天和方诗诗都是送了五千金元宝,相比起来,我倒是有寒碜了!”罗晨苦笑一声。

    他给吴元基的,也就一千个金元宝而已。

    倒不是他吝啬金元宝,而是身上只有这儿零散金元宝。别的金元宝,都是在金元宝卡之上。(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