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军功积累
    “云中天和方诗诗都是送了五千金元宝,相比起来,我倒是有寒碜了!”罗晨苦笑一声。

    他给吴元基的,也就一千个金元宝而已。

    倒不是他吝啬金元宝,而是身上只有这儿零散金元宝。别的金元宝,都是在金元宝卡之上。

    “算了,一万金元宝…………应该也够他们用了!”

    “方诗诗看来颇有家底,心地又善良,这样做也是在预料之中。没想到云中天居然也会这么大方,五千金元宝,对他可也不是个数目啊!”

    想起云中天那张猥琐到了极的脸,罗晨摇了摇头。

    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罗晨不再想这件事情,直接向着卫营走去。既然东颍镇的镇民已经得到安顿,现在他需要考虑的,便是自己的修炼了。

    弄浪三重,道纹之路,《天虎烈火拳》…………需要他花费时间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个都无法放弃,所以他也是不敢懈怠。

    要想保护她,至少要实力能够和她比肩吧…………

    …………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云中天走在慈利城的街市之上,正沉浸在这样的喜悦中,猥琐的脸上也是带着一丝笑意。

    虽然是花出去了五千个金元宝,相当于他五个月的俸禄,可是他依然是极为开心。

    “若是罗刚大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也会这么做吧!”云中天心道。

    这八年来,这个当年在铁血百夫长罗刚参与的最后一战中幸存下来的铁卫,一直便是把罗刚当做自己的偶像。虽然没有罗刚大人的实力,可是他处处都是模仿罗刚的行事。

    “像罗刚大人那样活着”,便是云中天的信条。

    也正因为如此,整个云岚队的人,不管是陈胜刘能这样的嫡系,还是杨刚袁绍这样的从别的队补充而来的,对于云中天也是极为的信服。

    云中天转过街角,来到了一个高大的建筑之前。

    这建筑高十丈,分为上下三层,看上去极为气派。一层的门楣之上,挂着一个牌子,写着“正雅阁”三个大字。

    正雅阁,并非是什么文人墨客聚居的风雅之地,而是慈利城最有名的一家医馆。毒医纪正雅的名字,在这一带也是极为的有名。甚至昆玉宗的领地之内,都有人知晓他的名字。

    医馆极为安静,并没有病人出入。这是因为纪正雅的收费之高比他的医术还要出名几分,寻常百姓根本进不起他家的医馆。

    云中天在正雅阁外的面摊上坐了下来,要了一碗手擀面,慢条斯理的吃着。过了一会儿,一个高大健壮的汉子从远方匆匆的走了过来。

    “老云!”一个又甜又糯的女声响起。

    面摊主人深深低下头,根本不敢看来人。就因为有时不心看到这位一眼,他的面摊不知道被这位掀翻了多少次。虽然吃面这位姓云的大爷每次都足额给了赔偿,可是毕竟也是麻烦不是?

    “来了。”云中天站起来道。

    “你居然真的在这里,知道老娘没钱了?”马莜娇声笑道。

    云中天哼了一声道:“你有多少收入,我恐怕比你还清楚。这么多年了,纪正雅这家伙始终不肯便宜一丝一毫,你赚的钱都砸到这里了。莜,放弃吧!”

    “少给老娘废话,把钱拿来吧!”马莜撇了撇嘴。

    “刚才捐出去了五千,现在只有五千多一儿了。”云中天叹了一口气,把一张卡片交给了马莜,“你这次赚了不少军功,很快军功数就能下来,应该能支持一段时间吧!”

    “你不跟我进去么?”马莜笑道。

    云中天哼了一声道:“见到纪正雅这家伙装神弄鬼骗你的钱,我就恨不得一脚踢死他!我要进去惹了他,受苦的还是你。他吗的,想起这家伙,我就来气!”

    “那好,老娘进去了!”马莜笑道,大步走入了正雅阁中。

    云中天摇了摇头,拿出一两碎银放在面摊之上,然后快速的离开了。

    …………

    正雅阁内。

    毒医纪正雅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汉子,放到大街之上绝对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他正在柜台之后闭目养神,见到马莜进来,微微一笑道:“来了?”

    “来了,这是五千金元宝。”马莜把卡片拍在柜台之上,没好气的道:“老娘最近手头有紧,就先给你这么多了。”

    “五千金元宝,可以治疗五次。”纪正雅微笑道。

    “你这个吸血鬼!”马莜哼道,“这么多年老娘赚的钱还少了?都花到你这里了!”

    “哈哈!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我可没有逼你!”纪正雅山羊胡子微翘道,“除了我毒医纪正雅,还有谁能够控制你的伤势?”

    “废话少,开始吧!”马莜哼道。

    “好!”纪正雅微笑头,拿出一个铁盒。打开铁盒之后,里面有着一根根细长的银针。

    马莜闭上了眼睛,纪正雅运指如风,把一根根银针扎在了马莜的头上和身上各处。

    “半个时辰之后,便好!”纪正雅笑道。

    “毒医,你这手段当真诡异,我还没有听过别人会你这门技艺!”马莜叹息道。

    “我的技艺,乃是我师父所传授。我的师父,那可是真正的强者!我不过是学得他一个皮毛而已,连一个记名弟子都算不上,已然是足以在这个乱世安身立命了!”纪正雅微笑道。

    马莜头,不再话,脸上渐现痛苦之色,身体也是微微地颤抖。

    而扎在她身上的银针,也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一丝丝黑色的鲜血,从落针的地方沁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腥臭气息。

    黑色鲜血颜色逐渐变得鲜红,马莜的额上汗水隐现,脸上却是露出了舒适的表情。

    身上有伤的事情,除了云中天之外,别人并不清楚。相应的她就要在别的人面前压制自己的伤势。

    那无疑是极为痛苦的一件事情。

    半个时辰之后。

    “好了!”纪正雅一根根拔出银针,心的放回铁盒之中。

    看着马莜变得更胖的大脸,看着那更了一分的眼睛,纪正雅也是叹息一声。

    “马莜,对于当年的选择,你后悔么?”

    “后悔?”马莜微微一笑,“绝不!”

    “唉!”纪正雅摇头叹息,“当年你与那云中天并肩战斗,在战场上身中奇毒。云中天冒死把你背了下来,当时我还以为你们乃是一对!”

    “那时我们本来就是一对啊!”马莜咯咯笑道。

    “痴情的人下场都一样,现在知道撕心裂肺是什么感觉了吧!”纪正雅摇头道,“当初你完全可以选择损伤实力保全容貌,那样云中天也不可能离开你。可是你却非要选择这种法子,实力倒是勉强保下来了,可是你的容貌却是毁了,而且你的性命…………”着也是连连叹气。

    “女人的心思,你是不会明白的。”马莜娇笑一声,“任何一个痴心的女人到了我那个时候,都会做一样的选择。保全容貌,虽然老云不会离开我,可是我永远无法和他并肩战斗了,只能是拖累他。而选择这样保存实力,虽然我中的毒会越来越深,样子越来越丑,性命也不会长久,可是我却是还能和老云一起战斗,经常看到他啊!”

    “可惜啊,你的真正情况,云中天并不知晓。他也不知道你的生命已经快结束了!马莜,等到再过一段时间,你的毒性我也无法压制的时候,你一定会后悔的!”纪正雅摇头道。

    “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若是再也无法睁开眼睛,再也看不到他,我会一个人离开,孤独的死去…………”马莜无限萧索的道。

    “师父的果然没错,痴情的人下场都一样。”纪正雅叹了口气道,“马莜,你的毒伤已经脏腑深处,即便是我全力压制,也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了!”

    “还能维持多久,你告诉我吧!”马莜娇笑道。

    纪正雅苦笑一声道:“最多两年!”

    “只剩两年时间了么?”马莜身躯微微一颤。

    “噬骨蚀心的毒,哪里是那么容易解的。”纪正雅摇头道,“还好你是碰上了我,否则的话早就没命了!这样的毒,也许只有我师父亲自出手,才能解掉吧!”

    “你师父是谁?现在在哪里?请他出手需要什么条件?”马莜目光中露出一丝希冀之色。

    “我师父在哪里,我也不清楚。我不过勉强算是他的记名弟子而已。”纪正雅苦笑摇头,“而且就算是知道我师父在哪里,也是没用。他老人家只会杀人,哪里肯出手救人!”

    “哦!那算了!”马莜神色黯然。

    “老纪,老娘走了啊!拿着老娘的钱,你也该去一笑楼了,咯咯!”站起身来,马莜又恢复了粗豪的样子,大笑着走出了正雅阁。

    面摊老板见到马莜出来,连忙背过身去,生怕惹恼了这个怪物。

    “痴情的人下场都一样,师父的话果然不错,幸好我聪明得紧,虽然是流连花丛,却从来不会让自己陷进去。”纪正雅望着马莜远去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

    看着放在桌上的金元宝卡片,纪正雅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意:“五千金元宝啊,拿去送给欢儿,她肯定开心,我又能留宿几个晚上了,哈哈!”

    卫营之内,校场之上。

    罗晨全身披挂,骑着赛风,在校场上来回的奔驰着。

    赛风行走的并非是直线,而是各种奇异的弧线,罗晨目光闪动,时时现出思索之色。

    此时的罗晨,正沉浸在弄浪三重的推算之中。

    “弄浪三重,当真是妙用无穷。”罗晨心中感叹,“就像是一副描绘了大致轮廓的名画,有着无尽的创造的余地。”

    “这才是真正的道纹之路啊,化繁为简,由简入繁,千变万化,丝毫不受拘泥。”

    罗晨越推算,越是感觉到弄浪三重和道纹之路的契合。不同的是道纹之路是以道纹仙笔作符,而弄浪三重则是以坐骑的步伐作符而已。

    看似简单的弄浪三重之中,却是隐藏着无尽的智慧。

    “那些上古道纹大能,道纹仙笔挥动间,便可移山填海,和这弄浪三重倒是颇有相似之处。那等虚空勾勒而出的神符,同样是不需要刻画在套装之上。”

    一次次的冲锋,心中不断推演,对于弄浪三重的领悟越来越深,而同时罗晨也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量也是在缓慢的增长着。

    练习弄浪三重的过程,也是暗自契合道纹之路,或者,也可以看做是道纹练习的一部分。

    这种练习,精神力的增长自然比不上真正的刻画道纹,不过对于精神力却没有什么消耗,自然不会感觉疲累。

    罗晨练习弄浪三重,为的是提升战阵上的攻击能力,精神力的增长不过是个意外之喜罢了!

    “罗晨,在练习骑术啊!”马莜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罗晨向着快步走来的马莜头道,“早熟悉了,在作战时使用起来也就更方便了。”

    “呵呵,真是个上进的家伙。”马莜咯咯一笑,又道,“罗晨,这次战斗,你获得的军功数可不少啊!”

    “都是莜姐姐的功劳。”罗晨听了,也是开心的一笑。

    军功数,对于栖霞铁卫的铁卫来极为重要。这次战斗,他获得的军功数的确不少。

    栖霞铁卫的规矩,击杀一名武者四层的敌人,可以获得一军功。击杀武者五层的,可以获得十军功。击杀武者六层的,一共可以获得一百军功依此类推。而击杀普通军队的士兵,是没有军功的。

    罗晨与马莜先是在东颍镇外击杀了战武才,那可是武者七层的家伙,足足获得了一千军功。而之后罗晨枪挑步惊云,获得的军功同样是一千。

    这一战二人还击杀武者六层强者四名,武者五层强者五名,武者四层铁卫两名。所有的军功加在一起,便是两千四百五十二军功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