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小霸王
    罗晨与马莜先是在东颍镇外击杀了战武才,那可是武者七层的家伙,足足获得了一千军功。而之后罗晨枪挑步惊云,获得的军功同样是一千。

    这一战二人还击杀武者六层强者四名,武者五层强者五名,武者四层铁卫两名。所有的军功加在一起,便是两千四百五十二军功了。

    这些军功数,按照惯例是要平分的。所以罗晨也是获得了足足一千二百二十六军功数。

    军功数,对于栖霞铁卫极为重要。要想获得晋升,必须有着足够的军功数。

    而且这些军功数,还可以直接兑换为金元宝。一军功,可以兑换五百个金元宝。

    五百金元宝,换对方一个武者四层的强者。这个价格,其实是很低的。好在这种兑换金元宝,军功数并不会减少,只是以后不能再兑换了而已。这样的兑换金元宝,完全就是一种额外的收获。

    也就是罗晨这一战,不仅有了一千二百二十六的军功入账,而且还是多了超过六十万的金元宝可以支配!

    当然这些金元宝都是存在栖霞宗的,使用时可以提现。不过若是所有的栖霞铁卫都要求提现的话,栖霞宗根本就无法应付。

    “罗晨,你去兑换金元宝之后,可以借一些金元宝给我么?”马莜笑问道。

    “呃当然可以啊!”罗晨连忙道。

    马莜为了不抛弃袍泽,甘心和他一起冒险。马莜要借些钱,罗晨怎么会舍不得?

    “不用太多,十万金元宝足以。”马莜笑道。

    “嗯,好!”罗晨应道,“等到我去兑换过了,就把金元宝给你。”

    “谢谢了,罗晨。”马莜咯咯一笑,快步的离开了。

    “马莜自己这次也有六十万金元宝入账,居然还要借。她要这么多钱,要干什么呢?”

    罗晨虽然心中疑惑,可是哪个人能没有儿自己的秘密,罗晨自然也不会多想。

    “加上这十万金元宝,一共就有七十万了!”马莜心道,“两年的医治费用,便是差不多了!”

    “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可不想再那么拼命,以后就老老实实的陪着老云吧!”

    栖霞铁卫出动时,未必就会动用完整的编制。比如马莜以前便经常参加一些临时性的任务,或者是增援别的铁卫队,来赚取更多的军功数。毕竟她每日至少需要一千金元宝的治疗费用,消耗也是极大。

    而如今剩余的生命只有两年,需要的治疗费用也是只有七十多万金元宝。向罗晨借了这十万金元宝,缺口就不是太大了。

    剩余的有限的时间内,她只愿安静的陪着自己喜欢的人,安静的等着寂灭。

    “等到我离去的时候,老云,你是否会为我难过?你是否会记得当年的马莜?”

    一日之后。

    校场之上,十名栖霞铁卫再次聚集,铁甲狰狞,披风飘荡,一股浓郁的杀气冲天而起。

    “萧列文百夫长令!”云中天沉声喝道。

    所有人都是握紧战枪,挺起了胸膛。

    “此次昆玉宗窜犯边界,宗门已经决定越境攻击,拿下乾远郡!云岚队将为先锋,扫荡外围,即刻出发!”

    “是!”所有人都是大吼一声。

    云中天顿了顿,伸手从怀中拿出四个令牌,抛给了罗晨四人。

    “你们的军功令牌,刚由宗门制作完毕,这次我顺便领了回来。以后可凭着这令牌查看军功,兑换金元宝。现在先认主了!”

    这令牌同样是道纹之路套装,也是出自温申之手,每一个栖霞铁卫都有一个。

    罗晨四人连忙滴血认主,在令牌上留下了自己的灵力烙印。

    “才一军功”钟蕊撇了撇嘴。

    这次的战斗,他们并没赶上。唯一的战果,便是那名倒霉的烈豹队骑手了。一个武者五层的烈豹队骑手,带来十军功,八个人平分,每人自然是只有一军功。

    “咯咯!我的军功令牌里,可是多了一千多军功数呢!”马莜娇笑道。

    “罗师兄肯定也是一样了!那么多军功数!”钟蕊一脸艳羡的道。

    “军功数都是用命换来的!你想得到军功数,就要靠在战场上努力!”云中天冷喝道。

    钟蕊冷冷的看了云中天一眼,哼道:“云中天,你什么意思!莫非你认为我是贪生怕死之人?”

    对于云中天,钟蕊依然是极为痛恨。而且有着罗师兄撑腰,她才不会怕这个猥琐的家伙。

    云中天听了钟蕊的话,脸皮微微一抖,心道自己的话的确是没有道理。昨日战场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个丫头虽然骄傲了儿,但是的确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对于钟蕊,云中天也是感到极为头痛。

    多年来他一直按照罗刚大人的行事要求自己,云岚队从来都是铁板一块儿,而因为当初在热血酒馆调戏钟蕊,搞得这几个新兵个个对自己不满。

    “他娘的!当日我干嘛要调戏她!”云中天心中暗自后悔。

    钟蕊见云中天不再话,重重地哼了一声,用力的拉下了面罩。

    罗晨看着军功令牌上显示的数字,也是有些震撼。令牌之上,足足是有着六千多军功数!

    “宗门的军功统计,算的还真详细。连当日剿灭土匪,也是给我记录在案,得到了十个军功数!”

    栖霞宗对于境内的盗匪势力,并不会去干涉。修真界的宗门基本也是如此,对于领地的控制,大体上还是比较松散的。

    不过栖霞宗也有底线,盗匪势力若是有了栖霞宗明令禁止拥有的物品,则栖霞宗也是会派栖霞铁卫毫不留情的剿灭。

    这群盗匪盘踞横山多年,也没招致栖霞宗的围剿。然而他们在对付罗晨时,先是动用了床弩,又来又使用了血云露,这两样东西都是禁忌物品。而这件事情恰好被王玉昆大帅哥撞见,所以盗匪便自动成为了栖霞宗剿灭的对象。

    而罗晨对盗匪出手,后来又加入了栖霞铁卫,这份功劳自然是算在了罗晨头上。

    通过这一块军功令牌的记载,罗晨自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剿灭盗匪,对于罗晨乃是一次生死历险,而对于真正的栖霞铁卫来,却是一个极为简单的任务。这个任务得到十个军功数,算是不错的了。

    而罗晨得到的大部分的军功,则是来自于在龙马森林内的战斗!

    龙马森林一行,昆玉宗先后折损了两人。

    昆玉宗少宗主柳宗元乃是武者六层的强者,他的死为罗晨带来了一百军功。

    而武者八级强者冷血的死,原本价值一万军功,不过由于冷血并非是罗晨亲手斩杀,而是龙马王流星出手,所以军功被打了个对折,得到了五千军功。

    再加上新近一战的一千二百多军功,罗晨如今的军功总数,也是达到了六千多了!

    这样多的军功,能够兑换的金元宝也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当然罗晨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有多少军功。一千多军功已经让人足够羡慕了,六千多军功…………这让别人情何以堪?

    “把军功令牌收起来,现在,我们出发!”云中天命令道。

    “是!”

    罗晨四人把令牌收入怀中,罗晨的令牌自然是直接收到了金螺空间之内。

    所有人都拉下金属面罩,跟随着云中天向着卫营之外驰去。

    卫营之外,两千名轻骑轻甲闪亮,正等在那里。这些轻骑都是来自城主府的军队,同样是要参加这次的战斗。

    这些还是此战的先头部队,而大量的步兵则是会随后跟来。

    显然萧列文对于昆玉宗的挑战极为窝火,这一次也是要出口恶气了。

    “出发!”云中天勒住战马,沉声喝道。

    两名骑兵统领一挥手,骑兵们同时一抖马缰,策动战马沿着长街疾驰而去。

    而十名栖霞铁卫,则是缀在了后面不远处,距离轻骑越有百丈的距离。

    在栖霞宗的势力范围内,栖霞铁卫有着极高的地位,是寻常士兵根本无法比的。让轻骑在前,栖霞铁卫在后,也有着保护栖霞铁卫的意思。

    寻常战士的生死,栖霞宗可以不用太在意,可是栖霞铁卫的生死,自然不同。

    罗晨跟着大军缓缓行进,心中有着无穷的战意。

    血与火的生活,终于是又要开始了!

    …………

    昆玉宗领地边缘,乾远郡。

    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郡城,与青岚城差不多大。在乾远郡内,也是驻扎着一个烈豹队的百人队。

    烈豹队卫营之内,百夫长柳湃面色沉郁,满是愤怒之色。

    在他的面前,跪着六个烈豹队的铁卫。

    “大人,他们已经跪了两天了,再跪下去…………”柳湃跟前,一位十夫长一脸无奈的道。

    “继续跪着!跪不了的话,那就去死吧!”柳湃厉喝道。

    那十夫长垂下头去,不敢再。

    “哼!两个队的烈豹队,面对着对方的两个人,居然是折损大半!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有什么用!”柳湃愤怒道。

    “大人,原本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我们已经截住马莜那个臭婆娘了,谁料她跟前那个神秘的家伙突然爆发,一枪挑了步队长,才导致了这次的溃败!”

    “这话你们过几十遍了!”柳湃皱眉冷哼,“一群饭桶!你以为你的理由,我会相信么?”

    那开口的铁卫低下头去,不再话。

    “继续给老子跪着!”柳湃猛一摆手,转身回到了后院。

    “湃哥,都过去两天了,还在为这件事不开心么?”一个柔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庭院一角,月桂树下,正站着一个白衣如雪的窈窕女子,肌肤赛雪,眉目如画,正含笑看着柳湃。

    女子的身边,一头体型巨大的烈豹站在那里。女子的手正排在豹子的脑袋之上。

    “哎!”见到这女子,柳湃的气也是消了大半,摇头道,“这些饭桶,看着我就来气!两倍的人手,本想直接杀到慈利城,没想到居然败得这么惨!萧列文那家伙现在肯定是在青岚城里笑话我,想到这里,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已经发生的事情,生气也没有用。”女子抿嘴笑道,“这一段时间,边界之上肯定是不会平静,柳宗元在栖霞宗丧了命,宗主极为震怒,边界之上少不了一番干戈。与其在这里生气,还不如把心思放在应付当前的局面上。”

    “如萱,你的是,边界很快就要开始动荡,我的确是应该好好准备了。宗元异想天开,想要到栖霞宗当暗探,结果害得自己丧了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栖霞宗必然会有所动作。我们就算不去找他们,他们也肯定会来找我们了!”

    柳湃走过去,拉起楚如萱柔腻光滑的手,柔声道:“如萱,我放弃继承宗主之位,来到这边界城,为的就是和你一起过儿平静的日子。父亲七子二女,我那些弟弟师妹们为了宗主之位一个个斗得不可开交,看着我就心烦!宗元成了继承人,倒是清静了两年,没想到宗元这家伙又惹出这等事情,真是…………哎!”

    楚如萱抿嘴笑道:“外人都你这个当师兄的最疼弟柳宗元,原来这件事情不是真的啊。”

    “哼!”柳湃冷笑道,“这子乖张无状,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年纪,祸害那么多女子,什么碧血银枪霸王,简直就是个败类!这样的家伙,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我做出一副喜欢他的样子,不过是因为他终于当上了少宗主,我那些别的弟弟师妹们不会再把目标指向我罢了!”

    楚如萱轻叹一声道:“如今山门之内,一片乌烟瘴气。宗主这几个孩子…………哎,不也罢。唯有湃哥你与他们不同,若是由你来整顿昆玉宗,肯定又是另外的一番局面了。”

    “如萱,可不要这样的话。”柳湃苦笑道,“现在宗元死了,父亲一心想着报复栖霞宗,我那些弟弟师妹们,却又为了继承一事争斗起来。他们的目光,都又是盯上了我这个做哥哥的。我已经够烦的了,你还提这件事情。我的心你还不知道么,我的心里唯有一个楚如萱,可是装不下别的任何东西。”(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