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可惜
    “老子的费一番功夫,就是需要多凿穿几次啊!”杨刚笑道。

    “哈哈!”众人都是大笑起来。显然此时大家的心情,都还是颇为轻松的。

    云中天也是笑了:“这一战,的确是没有悬念。我们得到的情报,南冈城里面已经没有了烈豹队。这样的一座城市,我们还拿不下来,那还不如抹脖子自杀算了!”

    南冈城外,数千步兵列成了整齐的方阵,盔甲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烁着寒芒。

    步兵的身后,是数百名重甲骑兵,虽然不是道纹之路套装,可也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城头之上,一座座床弩早已准备好,巨箭闪烁着寒芒。

    城市的一侧,是一个碧波无垠的大湖。湖面尚未封冻,里面有着数十只战船。每一座船的船头之上,都是安放着一座巨弩。

    南冈城城主拓跋山站在城头之上,望着远处一道道狼烟,脸上满是肃杀之气。

    “烈豹队靠不住,咱们便只有靠自己!”拓跋山目光扫视着城下的军队,声音如雷霆般响亮。

    “烈豹队可以退,我们不可以退!因为我们的背后,就是南冈城!”

    “疯狂的战斗吧!像真正的男人那样战斗吧!我们拓跋家的汉子,就算是死,也要像个男人般死去!”

    “吼!吼!吼!”

    城头上下,战船之上,数千名战士同时大吼,声音慷慨而悲壮。

    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个的黑影。大地剧烈颤抖,慈利城轻骑出现在了拓跋山的视野之内。

    轻骑如风,快速的向着南冈城冲来。在轻骑之后,是十名全身狰狞铠甲的重甲铁卫。

    “整整一个队的栖霞铁卫…………师祖,这一仗,恐怕不好打啊!”拓拨山跟前,一个身披轻甲的少女低声道。

    少女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身姿窈窕挺拔,眉眼青稚秀美,一袭轻甲更添了几分勃勃英气。

    “呵呵,翠儿,你怕不怕?”拓跋山爱怜的看了少女一眼。

    “翠儿不怕!”拓跋翠昂然道,“翠儿身上也流着拓跋家的血!”

    “哈哈!得好!”拓跋山铁眉一挑,豪迈笑道。

    “可是…………师祖,我们这样做,值得么?”拓跋翠秀眉微颦道,“昆玉宗是如何对我们的,我们都清楚。难道我们真的要为昆玉宗与栖霞宗的军队拼个你死我活?”

    “我们不是为了昆玉宗,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昆玉宗再如何暴虐,这南冈城还是我们拓跋家的。”拓跋山叹了口气道,“若是把南冈城交到栖霞宗手里,南冈城的主人便不是我们了!翠儿,这是祖宗基业,不能丢弃啊!”

    “翠儿明白了!”拓跋翠轻轻头。

    “倚城背水而战,至少眼下这一战,我们未必没有取胜的机会。”拓跋山道,“至于以后…………先打完这一仗再吧!翠儿,你下去指挥你的水军吧!他们的发挥,对于今日一战的胜负极为重要。”

    “是,师祖!”拓跋翠躬身头,转身向着城下走去。

    南冈城靠着大湖,所以只有三面有着城墙,另外一侧便是湖水。拓跋翠下了城墙,到城内湖岸边登上一艘大船。大船快速的启动,驶向了城外的湖边。

    大船的船头之上,有着两架大号的床弩,巨大的寒铁巨箭已经是安放完毕,随时都可射击。

    …………

    拓跋山看到栖霞宗军队的同时,罗晨也是看到了城外整齐列阵的军队。

    “看来的确是有一场血仗要打了!”马莜咯咯笑道。

    “拓跋山性格暴烈,我就知道他会反抗。”云中天哼道,“不过反抗有什么用?没有烈豹队和我们对抗,只要我们不犯错,他绝对没有任何胜算。”

    “待会儿战斗的时候,大家都心一些,听我的命令。要是这样的战斗还折损人手,我们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

    “你们几个新兵,都要注意。”陈胜冷冷的道,“务必服从云师兄的指挥,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军法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哼!”钟蕊撇了撇嘴,不屑的看了陈胜一眼,“你又不是队长,凭什么发号施令?”

    陈胜狠狠瞪了钟蕊一眼,不再话。

    “停!”云中天沉声喝道。

    正在高速奔驰的轻骑快速的降下速度,停了下来。

    两位骑兵统领策马绕过人群,来到了云中天的面前。

    “再往前去,就进入床弩的射程了!”云中天道,“你们就留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击!”

    “是,大人!”二人同时躬身。

    云中天了头,带着栖霞铁卫向前缓缓前行。轻骑们策动战马,自动给云中天等人让开了道路。

    “拓跋山,整个昌永郡,将要纳入我栖霞宗的领地之中。你速速献上南冈城,免得白白丢了性命!”云中天在轻骑前百丈处停了下来,望着城头上那高大的老者喝道。

    “原来是云队长。”拓跋山大笑道,“我拓跋家只有战死的男人,没有投降的男人。献城一事,就不用了!”

    “那好。城破之后,你可不要后悔!”云中天冷冷道。

    “最多一死而已,有什么可后悔的。”拓跋山大笑。

    “那好!”云中天了头,回身喝道,“云岚队,跟我来!”完策动铁背马向着左前方的湖边冲去。

    杨刚袁绍分别站在左右,跟着云中天一起冲锋,然后是陈胜、刘能和马莜。而罗晨四人,按照规矩依然是排在最后。

    “步兵压上!”拓拨山大喝道。

    五千步兵迈着整齐的步伐,缓缓地向前逼近。而他们之后,五百重骑则是停在了原地。

    云中天带着云岚队快速的冲到了湖岸边,沿着湖岸向南冈城高速的冲去。

    南冈湖中,数十艘战船一字排开,船头之上,寒光闪烁。见到栖霞铁卫进入到了射程之内,拓跋翠战靴一,轻轻上了桅杆,手上令旗快速挥动。

    得到拓跋翠的命令,战船上的士兵们紧张的调整战船的方位,所有战船的船头都是朝向了云岚队。

    拓跋翠脸色沉静,手中令旗猛然一挥!

    “轰!!”“轰!”“轰!”…………

    数十根巨箭呼啸着撕裂空气,带着恐怖的尖鸣向着云岚队暴射而来!

    “老云停下!钟蕊停下!诗诗停下!其他人保持速度!”马莜的声音无比的急促。

    马莜声音响起的瞬间,云中天和钟蕊、方诗诗同时猛然一勒马缰,铁背马人立而起,站在了原地。

    而另外七人则是保持着原来的速度,继续向前冲去。

    巨大的弩箭呼啸而至,重重地射在了地上,在冰冻的地面上轰出一个个浅坑。云岚队的周围,宛若是生出了一片树林。然而却没有一人被射中。

    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马莜轻松地计算出每一枝弩箭射击的方向,从而指挥众人做出了正确的动作。

    钟蕊的铁背马前蹄落到地上,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两支巨箭正是从黑风的前蹄之前掠过,若是再冲上半步,就危险了。

    方诗诗同样也是有些后怕,这样的战斗经历,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战船之上,就在第一拨弩箭射出的瞬间,拓跋翠的令旗又是再次挥下!

    然后又是五支巨箭呼啸而出!

    为了这一击,拓跋翠也是费了心思。这五支巨箭,便是她的后手。

    恐怖的啸音让云中天心中一紧,同时马莜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人原地不动!陈胜,你…………你要死了!”

    马莜声音极为惶急,这五支巨弩射击的方向,居然是笼罩了陈胜的周围,按照她的计算,不管陈胜如何应对,至少都有一只弩箭落到他的身上。

    被床弩击中陈胜不死也要重伤。

    陈胜心中大惊,脸色也是骤然一变。这时罗晨的声音骤然响起:“陈胜,原地站好!”

    就在第二波弩箭飞来的瞬间,罗晨的天星弓已经到了手上。

    直接用上了局部强化的力量,天星弓瞬间被罗晨拉成半圆,三枝五棱破风箭呼啸而出!

    “嘭!”“嘭!”“嘭!”

    密集的声音响起,破风箭重重的轰击在巨箭的箭锋之上。破风箭直接撞得粉碎,而三枝巨箭的方向也是为之一变。

    “噗!”“噗!”“噗!”

    五支巨箭先后落在了湖边的冻土之上,却没有一枝攻击到陈胜。

    陈胜脸色微微发白,刚才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床弩的威力,即便是身穿道纹之路重甲也是无法抵御的。

    对于罗晨的箭术,众人也是多了一份认识。然而这是在战阵之上,容不下人们多什么。

    大船之上不再有弩箭射出,却是有着弩机装填的声音响起。

    云中天惊出了一声冷汗,歉疚的看了陈胜一眼,看着远处手拿令旗的拓跋翠怒喝道:“好狡猾的丫头!罗晨,把她给我射下来!”

    “是!”罗晨没有丝毫犹豫,天星弓瞬间拉成半圆,破风箭呼啸着暴射而出,直扑桅杆上的轻甲少女。

    “…………这是什么箭法!”拓跋翠遥遥看到一名栖霞铁卫瞬间射偏三枝巨箭,也是震惊不已。

    一弓三箭,而且还要击中高速飞行的巨箭,这样的射术,是何等的强大!

    拓跋翠正惊疑间,忽然感觉眉心一阵剧烈的刺痛!

    “该死!”拓跋翠没有任何犹豫,身躯骤然一闪,绕到了桅杆之后。

    “蓬!”罗晨的破风箭重重的轰在了桅杆之上!

    桅杆一阵剧烈的摇晃,几乎就要倾倒,拓跋翠却是被震得直接飞了出去,脸瞬间惨白,在空中已是鲜血狂喷,重重地跌落在甲板之上!

    “翠儿!”城头之上,拓跋山肝胆俱裂,惨声大吼!

    “师祖,我没事。”拓跋翠艰难地站了起来,遥遥向着拓跋山示意。

    那一箭雷霆万钧,幸好她有着天生的对于危险的直觉,才侥幸躲开了这一箭。她的座船桅杆乃寒铁打造,替她挡住了这一支箭,若非如此,这一箭她必死无疑。

    “居然能够射这么远!而且力道还这么大!”拓跋翠脸发白,心里也是有儿后怕。这个距离,大型床弩才能射得到,而对方居然一箭射到这里,力量该是多么的强悍?

    湖岸之上,罗晨发现居然没有命中,也是暗自惋惜。

    那一箭,他并未客气。这是战场,他可没有什么多余的怜香惜玉的情绪。

    对于敌人的怜悯便是对于自己袍泽的背叛,这是栖霞铁卫的训令,也是罗晨自己的信条。

    “那丫头根本看都没看,直接就躲开了。这份本领,倒也真的诡异…………”罗晨心道。

    “不过…………”罗晨冷笑一声,“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一箭射空之后,罗晨根本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三枝破风箭搭上弓弦,闪电般的射了出去。

    然后,又是三箭!

    再来三箭!

    九枝五棱破风箭连珠般射出,重重地轰击在拓跋翠座船的各处。箭矢落下的地方,顷刻间出现一个巨大的破洞。

    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罗晨自然发现拓跋翠座船的关键部位。这连珠九箭都是射在这样的地方,拓跋翠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大船轰的一声解体了,变成了一堆船板,而船上的所有人则都是落到了南冈湖中!

    “!!!!!!”云岚队的成员都是呆住了,箭术居然可以这么玩么?

    而罗晨的目光却是极为沉静,大船解体的同时,他便又看到那身穿轻甲的青稚少女,而一枝长箭又是搭在了弦上。

    “不好!”拓跋翠根本没有任何的犹疑,直接向着湖水之下潜去。

    “蓬!”罗晨的破风箭重重地落在了拓跋翠消失的地方,带出了一朵凄艳的血花…………

    “可惜。这丫头的直觉实在是太厉害了!”罗晨摇了摇头。

    这一箭不过是擦到了那少女的手臂而已,多断条胳膊,倒不至于致命。

    “翠儿!”城头之上,拓跋山的惨吼再次响了起来,然而却没有人应答他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