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最后的尊严
    “可惜。这丫头的直觉实在是太厉害了!”罗晨摇了摇头。

    这一箭不过是擦到了那少女的手臂而已,多断条胳膊,倒不至于致命。

    “翠儿!”城头之上,拓跋山的惨吼再次响了起来,然而却没有人应答他了。

    南冈湖里的水军乃是拓跋翠的部属,失去了拓跋翠的指挥,战船上的床弩此时虽然已经装填完毕,但是却都没有发射。

    而在这时,南冈城的重甲步兵也是冲到了云岚队的跟前。

    云中天目光复杂的看了罗晨一眼,沉声道:“凿穿队形,冲击!”

    众人挥动战枪,扫开周围林立的巨型弩箭,快速的集结在了一起。

    不过此时位于队伍最前端的,却是变成了马莜。

    马莜的左右,袁绍杨刚稍稍靠后,比马莜落后半个马身。

    而罗晨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所以他站在了最后,为整个队断后。

    十柄战枪都是稳稳地握在手中,紧贴马身斜斜向下。铁背马四蹄翻滚,向着疾冲而来的步兵重重地冲了过去。

    拓跋家的步兵们面露疯狂之色,迈动着整齐的步伐,迎向了十名恐怖的杀神。

    “噗嗤!”

    马莜的战枪毫不费力的刺穿一名步兵的重甲,把他直接挑在了战枪之上。而铁背马更是直接把当面的三名重装步兵撞成了肉泥。

    铁背马加上铁卫,一共数千斤的重量,全速冲击之下,是何等的恐怖?

    两边的杨刚和袁绍同样是冲入了步兵阵中,战马把身前的步兵撞击得抛飞起来!

    撞入到了步兵阵中,铁背马的速度也终于是缓了一缓。

    马莜挥手把战枪上的尸体抛了出去,然后挥动战枪,荡出一片迷茫的枪影。只听得利刃入肉的声音不断响起,挡在她面前的步兵一个个接连倒了下去。

    这些士兵最多不过武者三层的实力,面对马莜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马莜的出手,他们根本看都看不清楚!

    而杨刚和袁绍也是如此,战枪挥动间,快速的收割着挡路的重装士兵的性命。

    士兵们徒劳的挥动着武器,然而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沉重的武器落在战马重甲之上,都是被轻而易举的高高弹起!

    整个云岚队终于是全部冲入了军阵之内,保持着密集的冲锋队形,中间方诗诗等人战枪都是向着两侧刺出,扑上来的步兵一个个倒了下去。

    “噗嗤!”“噗嗤!”

    令人牙酸的声音不断响起,栖霞铁卫如入无人之境,重装步兵们根本就无法靠近,阻挡更是根本不可能。

    不过重装步兵毕竟是足够的多,栖霞铁卫虽然是在冲锋,但却是陷入了重围之中。

    云岚队的铁卫并不在乎,只要铁背马的速度没有降下来,完成一次凿穿依然是毫无问题的。

    城头之上,拓跋山紧张的望着湖面。

    忽然一个的脑袋从湖水中冒出,向着他挥手示意,又是钻了下去。

    拓跋翠浮出水面,只是怕师祖担心。她可不敢待在水面上,罗晨的箭术已经把她吓惨了。

    “翠儿没事!”拓跋山心中略略安慰了些。

    目光转到城外战场,拓跋山的目光瞬间变得森寒。

    “该死的家伙!没有翠儿指挥,便不会放箭么?”拓跋山朝着湖面愤怒吼道。

    他原本的计划,是用步兵缠住栖霞铁卫,然后用城头上和大船上床弩的攒射,来杀伤对方的栖霞铁卫。这样己方自然是会出现极大的伤亡,可是能够击杀一个一个栖霞铁卫,便是值得的。

    然而云中天并未正面向着城门冲锋,而是沿着湖边冲锋,摆在城门正面的床弩便没了用场。所以他命令步兵出击,希望湖里面的水军床弩可以发挥作用。

    而现在的情况是,步兵正在付出极大的牺牲,阻碍着栖霞铁卫的冲击,水军的巨弩都已装填完毕,却还在等着拓跋翠的命令!

    拓跋翠已经落水,又怎么有命令给他们?

    随着拓跋山的大喝,湖面上的水军终于是反应过来了。

    “轰!”“轰!”“轰!”

    机簧声中,一根根巨弩呼啸着飞向了正在鏖战的军阵。不过没有统一的指挥,这些巨箭的目标显然比较随意,而且发射的时间也是各不相同。

    “莜,全力杀敌!罗晨,弩箭交给你了!”云中天沉声喝道。

    “放心!”罗晨从背后拿出天星弓,一根根弩箭连珠般的射出,把所有威胁到栖霞铁卫的弩箭一一射歪。

    这次的弩箭并非齐射,到来的时间各不相同。靠着强大的感知能力,罗晨完全可以做到这一。至于那些飞向重装步兵的巨箭?他自然不会管了。

    巨箭带着恐怖的力量飞入阵中,惨叫声密集的响起,步兵方阵之内,血花四溅!

    一位步兵挥舞战锤,砸向方诗诗的坐骑,便在此时,一枝巨箭呼啸而至,直接洞穿了他的铠甲,把他和身后三名步兵重重地钉在了地上!

    一名步兵刚刚躲过了铁背马的铁蹄,又是一枝巨箭径直轰碎了他的头颅!

    …………

    这一波巨箭射下来,密集的步兵顿时变得稀落落的,超过二百名重装步兵死于这一次的射击之中,而栖霞铁卫却是毫发无损!

    “哈哈,成功!”马莜娇笑一声,座下铁背马撞飞两名重装步兵,已经突入到了军阵之外。

    剩余的人也都是跟了出来,向前一个加速,便是脱离了军阵。

    一次完美的凿穿!

    十名栖霞铁卫奔出数十丈,然后一个转身,回头向着步兵军阵高速扑去。

    拓跋山看的脸都绿了,愤怒喝道:“撤退!全军撤退!”

    听到拓跋山的命令,重甲步兵们转过身来,向着南冈城的方向奔去。

    拓跋山的目的很明显,湖中的战船他已经无法信任,想让步兵收缩到南冈城下,给城头的床弩发挥的空间。

    云岚队完成一次凿穿之后,已经是转过了马头。望着潮水般冲来的步兵,马莜咯咯娇笑着,当先冲了过去。

    其余的栖霞铁卫则是紧紧跟在她的身后,保持者密集的阵型,逆着步兵败退的方向杀了过去。

    再一次的轻松凿穿重甲步兵,又带走了百余名重甲步兵的性命。

    同时云中天大手一挥,等候在远处的轻甲骑兵呼啸而至,追着重甲步兵的身后一阵砍杀。

    慈利城的轻骑,也都是有着武者二层以上的力量,轻骑的冲击力同样不可觑,手上战刀一阵乱砍乱杀之后,足足千名重甲步兵倒在了他们的面前。

    当然到了此时,伤亡已经是不可避免。也有近百名轻骑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拓跋家的步兵终于是回到了城头床弩的射程之内。

    轻甲骑兵们不再追击,快速的退到了原来的位置。

    而在这个过程中,云岚队又是连续两次凿穿重甲步兵的军阵,杀伤了二百余名重甲步兵。

    陡然!

    “轰!”“轰!”

    沉寂了许久的战船之上,两支巨箭向着云岚队高速的飞了过来。

    不过这样的攻击,自然是无法影响到云岚队。巨箭狠狠地钉在地上,轰出两个浅坑,云岚队依然是毫发无伤。

    “所有人把破风箭给罗晨!”云中天大声喝道。

    包括陈胜在内,每个人都解下箭壶,交到了罗晨的手里。

    “四棱破风箭”罗晨心中叹息一声。

    这样的箭矢,跟自己亲手刻画道纹后的五棱破风箭相比,威力还是逊了一筹。

    罗晨策马奔到湖边,一支支箭矢搭在弦上,如连珠一般射了出去。

    片刻之后,一艘战船又是被罗晨射得千疮百孔,在水中轰然解体,所有的战士都掉到了水里。

    这般的连续射击,对于罗晨来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不过他本就有着异乎常人的恢复能力,加上有着《金螺吞海诀》的帮助,恢复起来也是极快。

    云集水面的战船之上,一支支弩箭密集的向他射来,却是根本无法命中他。赛风与罗晨的配合,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罗晨策马在湖岸上来回趋避,一支支破风箭连珠射出,依然是无比的精准!

    又一艘战船被罗晨解体之后,剩余的战船终于是远远地离开了湖岸。罗晨的天星弓射程比床弩还远,他们无法攻击到罗晨,罗晨却可以攻击到他们,水军面对罗晨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

    罗晨背起长弓,策马离开了湖岸。那些落入水中的南冈城水军,他还不至于对其下手。战船远离湖岸,已经对栖霞宗军队不再构成威胁,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哗!”

    南冈城内,湖水中露出一个的脑袋来。

    拓跋翠脸惨白,奋力的游上了湖岸。

    “那个该死的箭手是谁?云中天的云岚队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人物?”

    云岚队镇守慈利城多年,云中天的名字也是极为响亮。对于云岚队拓跋翠自然是有所了解,可是却是未曾听过这样的一个箭手。

    “一弓三箭!以箭射箭!这样的箭术,简直就是神技!”

    一阵剧烈的痛疼袭来,令得拓跋翠也是微微皱眉。再看手臂之上,轻甲已经被重箭掀开,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手臂之上,有着一个巨大的创口。由于被湖水浸泡,伤口已经有些发白,依然有着鲜血向外渗出。

    “好险!要是稍微偏一儿,我的这条手臂就要被轰掉了!”拓跋翠也是一阵后怕。

    对于她而言,宁肯舍弃性命,也不能舍弃手臂。她一向自负容貌,若是断了一臂,成了残缺之人,那可比杀了她还难受!

    不过这次的伤势,恐怕也是要留下不的疤痕。想到这里,拓跋翠也是很不开心,对那个出手狙杀自己的铁卫也是恨极。

    快速的裹上手臂的伤口,拓跋翠顺着马道,登上了城头。

    城头之上,拓跋山看着回来的稀稀拉拉的重甲骑兵,脸皮一阵抽搐。这可是他多年的心血,而如今近两千重甲步兵的鲜血,只是换走了对方的不到一百轻骑而已,云岚队的家伙却依旧是毫发无伤!

    “没有烈豹队,栖霞铁卫真的是无法战胜的么?”拓跋山心中暗叹。

    “师祖!”拓跋翠轻声唤道。

    “翠儿!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拓跋山回头见是拓跋翠,连忙问道。

    “破了儿油皮,没有什么大碍。”拓跋翠轻描淡写的道。

    “那就好。”拓跋山心中略定,看着城下苦笑道,“仅仅十名栖霞铁卫,我们便是毫无办法,唉!”

    拓跋翠看着城下的惨象,心中也是一颤。

    南冈湖畔,层层叠叠都是拓跋家子弟的尸体,断肢残躯到处都是,鲜血流入南冈湖中,把湖水都是染红了。

    城外撤回来的重甲步兵一个个面色灰败,虽然勉强没有溃散,可是每个人脸上都是写着绝望二字。

    重甲步兵身后,是待命的五百名重骑。看着战场上的惨象,五百重骑一个个脸上也是神色黯淡。

    显然拓跋家的军队已经失去了取胜的勇气,这无疑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更远的地方,十名栖霞铁卫站在那里,衣甲之上鲜血淋漓。但拓跋翠知道,那不是他们的鲜血,那是她的族人的鲜血。

    栖霞铁卫之后,则是磨刀霍霍的千余轻骑。慈利城的轻铁卫气高昂,与拓跋家军队的萎靡不振完全不同

    “我拓跋一族,这在南冈城经营无数代,今日算是要完了!”拓拨弘低沉的道,“既然要死,就让我们轰轰烈烈的死吧!死在这杀戮的战场上吧!”

    拓跋翠微微一笑,泪水夺眶而出,沿着脸颊滚滚而下!

    这里是她的家园,而明日,这里将属于别人!

    拓跋家族的命运,已经无法改变!

    重甲步兵们眼中染着火焰,重新集结在了一起,排着整齐的阵型,大步向着云岚队走去。

    在他们身后,五百名重骑催动战马,紧握战枪缓缓地开始加速。

    他们都是南冈城的战士,都是拓跋家的男人。

    既然灭亡已经不可避免,就让一腔热血来留住这最后的尊严。(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