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掉头
    重甲步兵们眼中染着火焰,重新集结在了一起,排着整齐的阵型,大步向着云岚队走去。

    在他们身后,五百名重骑催动战马,紧握战枪缓缓地开始加速。

    他们都是南冈城的战士,都是拓跋家的男人。

    既然灭亡已经不可避免,就让一腔热血来留住这最后的尊严。

    就算是死,也要像男人一样昂首死去!

    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数千南冈城军队整齐的逼向云岚队,眼中满是决然之色。这一刻,生死已经被他们置之度外。

    一股肃杀之气,笼罩了整个南冈湖畔

    云岚队的身后,慈利城的轻甲骑兵一阵骚动。不少战马不停地打着响鼻,显得很是不安。

    云中天看着缓缓逼过来的重甲步兵,目光淡然。

    钟麟皱眉道:“放弃城市,不依靠床弩,这样和我们决战,这不是送死么?”

    方诗诗淡淡道:“他们本来就是来送死的,你没看出来么?

    面对着蜂拥而来的南冈城军队,几位老铁卫都是在轻松谈笑,根本不把南冈城军队放在眼里。受到他们的感染,几位新兵提起的心也是放了下来。

    “冲锋队形,准备出击!”云中天沉声喝道。

    众人各自策动战马,以马莜为箭头组成一个冲锋阵型站好。

    “杀!”云中天喝道。

    十匹铁背马迈开四蹄,向着装甲步兵冲了过来。

    “杀!”数千拓跋家的士兵同时大喝,加快脚步向着云岚队冲了过来!

    重甲步兵之后,五百重骑同时举起了战枪,战马也是开始了最后的加速。

    云岚队的老铁卫们目光极为平淡,如同重锤一般狠狠地撞入了步兵群中!

    步兵们高唱着古老的战歌,如潮水一般向着云岚队冲来。然而云岚队便宛若是海中的礁石一般,所有的浪花拍击在上面,最终都是无影无踪。

    十把战枪宛若是十把死神的镰刀,肆意的收割着步兵们的生命。拓跋家的战士虽然悍不畏死,却根本无法靠近云岚队。而每一次战枪刺来,都会准确的命中他们的要害。

    老铁卫们对于这样的杀戮显然都是司空见惯,目光中没有任何的一丝波动。

    “噗嗤!”

    方诗诗把战枪刺入身侧一个光头壮汉的咽喉,然后快速的拔了出来。眼见那壮汉重重的倒了下去,方诗诗也是觉得嘴里微微发苦。

    今日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这样做了,倒在她面前的一个个鲜活的面孔,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

    她虽然是百夫长方伟的女儿,却是在栖霞城长大,根本没有真正的上过战场。自以为坚强的方诗诗,忽然发现自己并不习惯这种杀戮的生活。

    “集中精神!”云中天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

    方诗诗神色一凛,微微摇了摇头,摒弃脑海中的杂念,再次握紧了手里的战枪。

    这里是杀戮战场,容不得有半的分神。一个人的错误,便可能对整个队造成无法承受的损失。

    …………

    钟蕊的脸上,却满是兴奋之色,战枪高频率的挥动着,杀人的速度甚至比武者五层的方诗诗还要快。

    在桑植城时,钟蕊便是见过栖霞铁卫在战场上的威风,成为栖霞铁卫一直是她的梦想。而如今梦想成真,她真的成为了栖霞铁卫的一员,跟着队伍在军阵中肆意的来回凿穿,这让她也是极为的开心。

    罗晨的双眸极为沉静,出手依然是简单准确,不肯多耗费一力气。

    在战阵之上,他有着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仿佛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的一般。

    有一种人,是天生的战士。罗晨无疑就是这样的人。

    …………

    依旧是极为完美的凿穿,这一次遇到的阻力,反而是更。

    因为拓跋家的步兵们并非像上次一样,试图来包围云岚队。大部分的战士都是从云岚队旁边闪过,继续向着前方冲锋。

    他们的目标,竟然是云岚队身后的慈利城轻骑!

    而云岚队凿穿步兵的军阵之后,便是碰到了拓跋家的五百重骑!

    马莜战枪高高举起,铁背马狠狠地冲向了冲击而来的重骑!

    那为首铁卫的战枪同样是高高举起,指向了马莜。

    两人的战枪瞬间撞在了一起,那铁卫手上的战枪居然是直接崩断成两截,半截断枪重重地撞到了他的胸膛之上,直接把胸膛砸得凹陷下去,鲜血狂喷!

    马莜战枪随意一拍,砸到了那铁卫的战马身上。那战马哀鸣一声,直接被砸得趴在了地上。

    铁背马重重地踩踏在那垂死的战马之上,战马直接被铁背马的铁蹄给踩在头部,瞬间便是没了声息。

    而两翼的杨刚和袁绍,同样是毫无悬念的解决了自己的对手。

    “咯咯,真是简…………”

    马莜娇笑一声,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发甜,连忙止住笑声,一丝鲜血却已经是沁入了嘴角。

    ”该死的噬骨蚀心…………“马莜摇头,随手刺死了面前的第二名重骑。

    现在这个时刻,本应该是去正雅阁解毒的时候,而她却是跟着大军在野外厮杀。

    噬骨蚀心的毒已经深入骨髓,每天都需要纪正雅用银针压制。可这次的出征时间短不了,病情也是更加的重了。

    ”还好戴着面罩,老云看不到。”马莜心道。

    “老云以为我去正雅阁是为了恢复容貌,他怎么知道我是去解毒呢?这个秘密,恐怕他永远都不会知晓吧!”

    …………

    同样是“重骑”,拓跋家的重骑和栖霞铁卫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相比栖霞铁卫重达千斤的道纹之路铠甲,南冈城铁卫们的“重甲”根本就是个笑话。而铁背马巨大的体重和惊人的速度更是南冈城铁卫们无法相比的。

    所以云岚队的冲击,依然是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从重骑方阵贯穿而过,居然只是花了不到十息时间!

    而与重甲步兵一样,拓跋家的重骑们选择的目标,同样不是云岚队,而是后面的慈利城轻骑!

    数千人怀着必死之心,自有一股冲天的气势。云岚队不受这种气势的影响,然而慈利城的轻骑们却是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战马了。

    “是战,还是退?云大人怎么还不下令!”

    两位骑兵统领手握战刀,焦急的等待着云中天的命令,而云中天却只是顾着杀戮,似乎把他们完全忘记了。

    眼见南冈城步兵已经扑到了跟前,一位骑兵统领暗骂一声,战刀猛然一举:“杀!”

    此次行动,他们需要服从云中天的命令。云中天没有让他们撤退,那他们自然是不能撤。

    骑兵们纷纷拔出战刀,沿着草甸高速的向下发起了冲锋!

    另有一部分骑兵绕开正面的重甲步兵,策马驰到两翼,拿出弓箭对着重甲步兵一阵攒射。

    在云岚队的背后,慈利城轻骑和南冈城步兵开始了一次真正的碰撞!

    虽然是轻骑,毕竟都是武者二层以上的强者,借着战马高速冲击的力量,手中数十斤的沉重战刀能轻易的砍掉敌人的头颅。

    然而战马和铁卫没有重甲的保护,被对手击中跌下马背之后,下场同样是极为悲惨。

    草甸之上,战马嘶鸣,鲜血横飞。

    “噗嗤!”

    一名轻骑战刀挥舞,刚斩断了一个重甲骑兵的头颅,一杆长枪突兀而来,深深地刺入他的咽喉。

    偷袭得手的步兵刚要大笑,另一名轻骑如飞而至,沉重的战刀直接拍碎了他的胸骨!

    轻骑中的弓箭手箭术都是不弱,混战中居然可以找到重甲步兵的弱,不时有步兵被射中面门或者咽喉,惨嚎着倒在地上。

    慈利城轻骑的伤亡在增加,而重甲步兵们也是同样在快速的减少着,而且减少的速度比轻骑更快一些。

    而这时冲过云岚队的重骑兵也是加入了战团,挥舞战枪冲向了慈利城的轻骑。

    云中天目光冰冷,依然没有给轻骑们下达脱离战斗的命令。云岚队绕了一个弯,调转马头之后再次冲向了拓跋家的军队!

    古老的战歌依旧在草甸上回荡,城头上白衣少女迎风而舞,凄艳绝望,战场之上,双方的士兵已经是陷入了疯狂!

    云岚队,冲入拓跋家的军队之后,立刻掀起了一番血浪。在他们周围,赴死的战士们一个个倒了下去。

    此时慈利城轻骑与南冈城军队已经完全搅合在了一起,在草地上疯狂的厮杀着。云中天轻轻吐了一口气,低喝道:“散开!”

    云岚队十匹铁背马急速散开,冲向了各个方向。马莜单独冲入人群最密集的区域,云中天。陈胜、刘能三人一组,杨刚袁绍相互照应,而罗晨四人则是冲向了同一个方向。

    这样的分组,是早就计划好的。如今已经陷入了乱战,在来回凿穿已无必要,分散开来反而能发挥出栖霞铁卫恐怖的杀伤力。

    分散之后的栖霞铁卫威力更大,原本处于队伍中央的铁卫只能向着两侧的敌人出手,而如今则是可以向着所有范围的敌人出手。

    罗晨低喝一声,手中战枪一次次轻巧的挥出,准确的命中一个个敌人的咽喉。这样的方式毫无疑问是最为省力的杀人方法,罗刚过,一定不要在低级对手身上浪费过多的力量,这一罗晨记得非常清楚。

    …………

    城头之上,虽然抱了必死之心,可是看着族中的精英一个个倒了下去,拓跋山的心依然是刀割般的痛疼。

    ”云中天不愧是云中天,心肠依然是这般狠辣!”拓跋山一声叹息。

    拓跋家的男人们冲过云岚队,目标直逼慈利城轻骑,而慈利城轻骑居然选择了正面碰撞,他自然知道是云中天的主意。

    慈利城轻骑来去如风,虽然速度比不上云岚队,然而想要避开和重装步兵重骑作战还是极为容易。而云中天用慈利城的轻骑拖住了南冈城军队,目的显然是全部歼灭这些人!

    若是慈利城轻骑选择撤退,数千绝望的拓跋家汉子依然是有着部分撤回城下的可能性。在城头床弩的射程之内,云岚队要破城还需要一些力气。

    而如今双方陷入混战,一方有着栖霞铁卫作为助力,胜负早已定论。在这种混战的态势下,拓跋家的军队想要撤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

    云中天用慈利城轻骑为诱饵,换的是南冈城军队主力被全歼!

    虽然这些战士是来赴死的,但云中天却是足够的谨慎,用这一手完全断绝了南冈城军队回撤的可能!

    “拓跋家,完了!”拓跋山闭上眼睛,老泪纵横。

    等到所有精英被歼,南冈城的失陷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现在他能做的,唯有等待,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胸墙之上,拓跋翠清冷的目光扫向城外的辽阔草原,也是有着一丝不舍之色。

    …………

    冰冷的草原之上,数十名栖霞铁卫急速奔驰。

    五十名栖霞铁卫,乃是留守青岚城的全部力量。为首的高大铁卫,正是百夫长萧列文。

    为了拿下昌永郡,萧列文也是亲自出动,带出了所有的栖霞铁卫。

    陡然,来路上,一声遥远的尖鸣,一道奇异的光华冲天而起。

    “停下!”萧列文猛然回头,看到光华之后,用力一提马缰。

    五十匹铁背马人立而起,齐齐的停在了原地。

    “怎么了,大人?”一名十夫长询问道。

    “掉头,我们去南冈城!”萧列文怒喝道。

    “南冈城?我们不是去铁新城么?”那十夫长愕然道。

    “哪有那么多废话!快跟老子走!”萧列文怒道,调转马头,向着南冈城的方向冲去。

    “他吗的!希望还来得及!”想起刚才接到的那个命令,萧列文心中苦笑,“要是南冈城被云中天拿下了……可是要出大事了!”

    南冈城外。

    经历了半个时辰的鏖战,草甸之上层层叠叠的堆满了尸体。鲜血早已冷却,混着泥土结成了红色的冰块。

    拓跋家的男人们已经损失殆尽,没有一个人活着回到南冈城。(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