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情势比人强
    南冈城外。

    经历了半个时辰的鏖战,草甸之上层层叠叠的堆满了尸体。鲜血早已冷却,混着泥土结成了红色的冰块。

    拓跋家的男人们已经损失殆尽,没有一个人活着回到南冈城。

    云岚队的铠甲上满是鲜血,背后飘荡的猩红披风也是被鲜血浸透。不过这些却都是别人的血。

    在他们身后,是数百名耀武扬威的慈利城轻骑。五千余名南冈城战士的死,也是换走了近千名慈利城轻骑的生命。参与此战的一千七百慈利城轻骑,现在也是折损过半。

    不过对于轻骑们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一场大胜。这样的战绩,足以让他们回到慈利城后获得英雄的荣耀。至于战死的袍泽每个男人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都有着随时战死的觉悟。

    对于边界地带的慈利城而言,战斗实在是太过寻常的事情。对于不少战士而言,这甚至是难得的狂欢的节日!

    因为胜利了,所以他们无比的骄傲,遥遥看着南冈城上的守军,发出各种挑衅的声音。

    罗晨手握战枪,遥遥看着南冈城。城头之上,那白衣如雪的少女目光狠狠地盯着云岚队。

    确切的,是盯着罗晨。

    在少女的身边,拓跋山仿佛瞬间老了十几岁,高壮的身子伛偻下来,双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唯有无尽的绝望。

    “大人,我们离开吧!”一位身材魁梧的军官走了过来,大声道,“我们虽然没有了主力,但是水军战船都在。我们还有时间乘船离开南冈城,只要我们上了船,栖霞宗的人便拿我们毫无办法。”

    “离开?离开南冈城,我们去哪里?”拓跋山神色灰暗,嘶哑道,“哪里还有更肥美的草原?哪里还有更美丽的湖泊?”

    “可是,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那军官急道。

    拓跋山落寞一笑:“呵呵!我拓跋一族自老祖拓拔野起,在这南冈城也是数百年了!这里便是我们的家,离开了,我们又去哪里?族中子弟已经流干了他们的血,现在也是轮到我们了!他们死了,我们怎么还有面目活着?”

    “就让栖霞宗的崽子们看一看,我们拓跋家的男人是怎么死的吧!”

    那军官用力了头,侍立在一旁,不再话。

    拓跋山看向站在胸墙上的拓跋翠,苍凉一笑道:“翠儿,你怕不怕?”

    “翠儿不怕!”拓跋翠回头看了看师祖,微微一笑,“死了便是和这山河融为一体,有什么好害怕的?”

    “呵呵!得好,不愧是我拓跋山的孙女儿!”拓跋山苍凉大笑道。

    拓跋翠转过头去,目光又是落在了罗晨的身上。

    她恨栖霞铁卫,恨云岚队的每一个人。正是他们让族中子弟鲜血流干,让拓跋一族陷入了灭之灾。

    而她尤为痛恨这个看上去身形单薄的家伙,不仅仅是因为她差儿一箭被他射死,更是因为在刚才的交战中,这个铁卫杀死了最多的拓跋家战士。

    可惜目光不能杀人,否则的话罗晨早已被她千刀万剐!

    罗晨目光淡淡的扫过拓跋翠,对于这个少女愤怒的目光直接选择了无视。他在卧龙山脉时什么样的目光没有见过,若是这便能让他内心有波动的话,他便不是罗晨了。

    对方痛恨他的原因,罗晨自然清楚。那射向桅杆的一箭,可绝对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这里是生死交战的沙场,对方是对己方有着极大威胁的敌人,纵然你有着绝世风姿,我又怎么可能有一丝的犹豫?

    “你肯定非常想知道我是谁,就让你记住我吧!”

    罗晨轻轻拉起面罩,向着城头上的少女灿烂一笑,又缓缓地把面罩拉了下来。

    拓跋翠看到罗晨清俊的脸庞,娇躯微微一颤。

    “居然是这么年轻的一个家伙!他怎么会有这么一颗冷酷的心?”

    之前在战场之上,罗晨的表现她完全看在眼里。那完全就是一架冰冷无情的杀戮机器,精准而轻快的收割着拓跋家战士的生命,根本没有半的犹豫。

    “他知道我在看他,所以他故意让我看到他的样子。”

    “他这是在向我挑衅!”

    “如果我能活下来,一定要杀了你,为拓跋一族报仇!”拓跋翠的眼中燃烧起愤怒的火焰。

    旋即这火焰也是黯淡下来:“可惜,我已经无法再活下去。”

    栖霞宗虽然在三大宗门中声望最好,可绝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对于这种拼死抵抗的敌人,破城之后同样是毫不留情,至少城主一家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况且慈利城轻骑也是流了足够的血,他们怎么能容许自己活下来?

    …………

    马莜轻轻地咳了一声,压制住胸口翻腾的躁意,娇声道:“老云,磨蹭什么呢?”

    云中天哼了一声,传音问道:“你…………好儿了么?”

    马莜身躯一颤,传音道:“什么好儿没有?老娘没事!这样的战斗,难道老娘还会有事不成?”

    “没事就好。”云中天了头,高高的举起了手臂。

    云岚队的每个人,都是紧紧握住了战枪。

    “从右侧破城!陈胜罗晨,随时弓箭压制,明白了么?”云中天喝道。

    “明白了!”众人都是一声大吼。

    南冈湖位于南冈城左侧,之前第一次出击,云岚队便是选择了这个方向。在战斗的过程中,也是有着几架床弩被紧急调到了这个方向。

    而现在云中天选择攻击右翼城墙,便是避开了更多的城头床弩。

    南冈城三丈高的城墙,对于云岚队而言根本不在话下。虽然身着重甲,但是战枪一便可登上城头。

    云中天的手臂正要落下,忽然远处的天空上,一道光华冲天而起!

    “嗯?”云中天回头一看,脸色微微一变,“萧列文大人的军令!”

    “萧大人的军令!的是什么?”马莜问道。

    栖霞宗复杂的军令系统,乃是最为重要的机密,只有指挥者才能知晓。

    “停止攻击,原地待命!”云中天脸色古怪,缓缓的放下了手臂。

    众人都是不解,松开了手上的战枪。

    陡然,远处的大地剧烈的颤抖起来,几十名铁卫如风驰电擎般疾驰而来,片刻便是到了云岚队跟前。

    萧列文的铁背马身上热气蒸腾,竟然是流出了丝丝汗水,可见奔驰速度之快,连铁背马也是到了极限。

    而身后的四十九名铁卫,也都是如此。

    众人都是大为诧异,铁卫对于战马的爱护,甚至重于性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萧列文大人这般不惜马力?

    “萧大人!”云岚队的成员齐齐躬身。

    萧列文看了一眼远处的南冈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连声道:“还好!还好!”

    回头看了一眼云中天,萧列文怒道:“老云,你他娘的!老子差被你害死了你知不知道?”

    “啊?”云中天愕然。

    “阿尼玛啊!谁让你攻击南冈城的?”萧列文吼道。

    “…………明明是大人你的军令。”云中天不解道。

    “我的军令么?哼!”萧列文愤愤的哼了一声,策马向着南冈城方向走去。

    城头之上,拓跋山苦笑一声:“栖霞宗还真看得起我,居然又来了五十名栖霞铁卫!一个的南冈城,至于这样大动干戈么?”

    城头下,那高大铁卫纵马上前,在床弩射程之外站定,沉声道:“城上的可是拓跋山大人和拓跋翠姐?”

    拓跋山惨笑一声:“老夫便是拓跋山。将死之人,当不起大人二字。”

    拓跋翠冷冷的看了铁卫一眼:“我是拓跋翠。”

    那铁卫大声道:“拓跋老爷子,我栖霞宗愿意再给你们一次投降的机会,还请拓跋老爷子考虑一下!”

    “投降?”拓跋山愕然,“已经打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还让我们投降?”

    拓跋翠也是一脸的狐疑之色,现在的南冈城,仅仅云岚队一个冲击便可一鼓而下。为什么栖霞宗突然允许己方投降?

    云岚队的成员听了萧列文的话,相互看了看,都是一脸的古怪之色。不过并没有什么,栖霞铁卫需要做的,便是遵从命令。

    而云岚队的身后,慈利城轻骑却是大声鼓噪起来。

    “投降!打到这个份上,居然还让他们投降!他吗的,兄弟们的血白流了么!”

    “开战前不投降,要拿下来让他们投降,栖霞宗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规矩?”

    “栖霞铁卫也太欺负人了!我们兄弟的命就不是命,可以这样糟蹋的么?”

    萧列文脸色一沉,大手一挥。数十名栖霞铁卫目光冰冷,缓缓向着慈利城轻骑逼了过去,战枪也是缓缓地举起。

    在这等现实的威胁下,慈利城轻骑们也是闭上了嘴。死在战场上倒没什么,那是职责所在,可是死在栖霞铁卫的战枪下,那可就太冤枉了!

    萧列文看着城上,继续道:“拓跋老爷子,你没有听错。我们栖霞宗愿意再给拓跋家一个机会,再给你们一次投降的机会。希望老爷子为家族考虑,为南冈城百姓考虑。”

    拓跋翠冷冷一笑,指着城外遍地的尸体怆然道:“拓跋家的精英子弟,都在那里了。就算我们苟活下来,又能有什么用?”

    拓跋山沉默不语,目光闪烁不定。

    萧列文冷冷的看了拓跋翠一眼,对于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实在是看不过眼。不过想起接到的命令,萧列文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又换上了一副笑脸,继续劝道:“老爷子,拓跋家的子弟毕竟没有死绝,而且妇孺都在。休养生息数十年,同样是南冈城第一家族。而且老爷子若是同意投降我栖霞宗,我栖霞宗依然是会任命老爷子为南冈城城主,世代替我栖霞宗镇守这大青川!”

    “你什么!”拓跋山身子一颤,急急问道。

    “我奉命来传我家宗主之命,只要拓跋家投降我栖霞宗,以后便是一家人,拓跋家依然是这南冈城之主!”萧列文大声重复道。

    萧列文的话音在南冈城上下回荡,听到了他的话,四野俱寂!

    良久,云中天重重的拉起面罩,狠狠地啐了一口:“萧列文我草你大爷!这是什么狗屁命令?”

    “老云,的,老子没有大爷!”萧列文回头看了云中天一眼,冷冷的道。

    “咯咯!”马莜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似乎是笑得太厉害了,连声咳了起来。

    “靠!”云中天向萧列文撇了撇嘴,转头看向马莜传音道,“你没事吧?”

    “老娘能有什么事?咳咳!”马莜的声音从面罩之下传了过来。

    自从离开慈利城,马莜的面罩便从没拉起过。

    萧列文目光扫过马莜,又回过头去,等待着拓跋山的回复。

    对于萧列文传达的命令,罗晨也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居然会有这样的命令,而且命令直接是宗主发出的。”

    “这样的边界战争,双方的武师都不会出动,又怎么会惊动了栖霞宗的宗主?”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对于命令也是有些不满,可是罗晨自然不会像云中天那样,直接就对萧列文爆起粗口。

    现在的他,还没有那样的资格。

    慈利城轻骑们听到这个命令,立马又是一阵骚动。

    数百袍泽血洒疆场,此仇已经是不共戴天!而现在已经注定失败的拓跋一族,居然依旧是要做南冈城的主人!

    那数百袍泽的鲜血,岂不是白流了么?

    而慈利城轻骑鼓噪的结果,只是令得数十名铁卫更近的围了上来。那一道道冰寒无比的目光告诉他们,惹怒了栖霞铁卫,他们是真的会动手的。

    情势比人强,慈利城的铁卫们也只有闭嘴。

    城头之上,拓跋山目光急剧闪烁。回头看着守在床弩旁的一个个战士,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他的身上,一个个面露乞求之色。

    能够不死,谁也不愿白白送死。况且投降栖霞宗,拓跋家依然会是南冈城的主人。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死?(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