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这个仇一定要报
    情势比人强,慈利城的铁卫们也只有闭嘴。

    城头之上,拓跋山目光急剧闪烁。回头看着守在床弩旁的一个个战士,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他的身上,一个个面露乞求之色。

    能够不死,谁也不愿白白送死。况且投降栖霞宗,拓跋家依然会是南冈城的主人。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死?

    “翠儿,你呢?”拓跋山轻声道。

    “这样的条件…………我们根本无法拒绝啊!”拓跋翠青稚的脸上露出苦涩的笑意。

    “那就是答应投降了?”拓跋山声音微微嘶哑。

    “我们战斗,非是为了昆玉宗,而是为了南冈城,为了我们的家族。”此时的拓跋翠也是冷静下来了,轻声道,“栖霞宗承诺给我们的,就是我们拼命守护的。既然如此,我们怎么能不答应?”

    “可惜——”看了城外拓跋家战士的尸体,拓跋翠咬牙道,“若是开战之前,栖霞宗便是提出这样的投降条件,我拓跋家族的数千精锐也不会死了!这个投降的条件,来得太晚了些!”

    “翠儿,你——栖霞宗开出这样的条件,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这条件太过优厚,老成沉稳的拓跋山依然是觉得难以置信。

    “师祖,你也听到了,这是来自于栖霞宗宗主叶林旭的命令啊!难道你觉得我们的南冈城,值得叶林旭算计么?”拓跋翠轻声道,“栖霞宗里面,肯定是有人在帮我们。师祖你在栖霞宗里认识什么人么?”

    “我?”拓跋山苦笑,“我就认识云中天和他的云岚队!”

    “”

    “这个命令虽然看似没有道理,但必定是有其中的道理,暂时我们还没想明白罢了!”拓跋翠轻声道,“栖霞宗的人再胆大,也不会随意假传宗主的命令,这个命令一定是真的。而且我们也没有选择的余地,爷爷,我们投降吧!”

    “投降…………”拓跋山苦涩的道。这个词对于他来,实在是难以承受。

    “师祖,先祖拓拔野之后,我们拓跋家已经没有人进入昆玉宗的长老会了。昆玉宗对待我们,同样是暴戾恣睢,何曾念过一丝旧情?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保住先祖的基业啊!”拓跋翠轻声道,“昆玉宗如今行事越来越不堪了,师祖不也是早就看不惯了么?”

    “…………好吧!”拓跋山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早知是这样,我们何必和他们死战!我拓跋家所有的精锐啊,唉!”

    “去吧!去开城门!”拓跋山落寞的挥了挥手,缓缓走下了城头。

    大战之后,他依然是南冈城的城主。然而数千精英子弟,却是永久的沉眠在南冈湖畔!

    “去吧!”拓跋翠挥了挥手。

    “是!”一名军官快速的冲下马道,来到城门之内。片刻之后,沉重的城门轰然打开,挡在门后的障碍也是被清除了出去。

    “冲啊!”慈利城轻骑一个个两眼放光,拔出了雪亮的战刀!

    既然已经投降了,他们自然是要接管这座城市。他们这次主要的任务,便是接管栖霞铁卫攻下的城市。像是之前的铁新城,赫连铁新很快投降,铁新城便是被他们的三百兄弟控制。

    “慈利轻骑,原地待命!云岚队随我进驻南冈城!”萧列文大声喝道。

    “!!!!!!”慈利城的骑兵们极为愤怒,感觉无比的屈辱。然而…………周围那些家伙的目光告诉他们,别乱动,乱也是不可以的。

    “去你大爷的!老子的人可不去!”云中天朝着萧列文愤愤的啐了一口。

    他不在乎拓跋家士兵的性命,可是毕竟慈利轻骑阵亡近千。若是命令早到来,这些人自然是不用死的。

    云岚队长期驻扎慈利城,和城主府军队经常配合作战,虽然城主府的军队大多是打打酱油,可毕竟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袍泽。

    之前为了全歼对手,可以不顾惜他们的生命,可是现在,就连云中天也为他们的牺牲感到不值。

    “老云,老子再一遍,我没有大爷!”萧列文瞪了云中天一眼,“我忍你一次,你他娘的还上脸了!云岚队进驻慈利城,是宗主大人的命令,你有种可以不去!”

    “什么?”云中天愕然,“难道老子的威名…………竟然是传到了宗主他老人家的耳朵里了?”

    “是啊,你云中天多牛!”萧列文冷笑道,“老子的名字估计宗主他老人家还不知道,宗主却已经知道了你是谁!老子先进城了,你他娘的爱来不来!”着策动战马,向着城门缓缓驰去。

    四十九名栖霞铁卫不再理会乌林轻骑,跟着萧列文驰向了南冈城。

    “云岚队,跟我进城!”云中天拉下面罩,低声喝道。

    “是!”

    十匹铁背马迈动四蹄,跟在了萧列文他们的后面向前奔去。

    …………

    城头之上,拓跋家残余的士兵们从床弩上取下巨箭,沿着马道奔下城墙,在道路两边站好。湖中的水军也是把战船开了过来,在城内的码头停下,全部登上了湖岸。

    拓跋山已经回到了城主府,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拓跋翠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而拓跋翠则是站在城门之内,代替师祖迎接着入城的栖霞铁卫。

    萧列文带着栖霞铁卫缓缓地驰入城内,到了拓跋翠的跟前,缓缓的停了下来。

    “罪民拓跋翠拜见大人!”拓跋翠微微躬身道。

    萧列文干笑一声:“拓跋姐不必多礼,我叫萧列文,忝为栖霞铁卫的百夫长,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多谢萧列文大人!”拓跋翠再次躬身。

    萧列文身后,铁卫们一阵骚动,传音议论起来。他们的百夫长大人,何曾有过这样温和的时候?

    拓跋翠心思聪慧,自然是看出了萧列文隐藏在眼底的一丝厌憎之意。显然这个家伙,对于自己并无好感。当然了,之前还是彼此敌对,这么快成为“一家人”,的确并不容易。

    “拓跋姐,你在我栖霞宗,可是认识什么贵人?”萧列文笑吟吟道,“我接到的命令,可是最低限度要保住拓跋姐的性命,否则老萧的这颗脑袋就要搬家啊!”

    “啊?”拓跋翠愕然,眉头微微皱起,“我的确是不认识栖霞宗的人啊!”

    “哦,老萧也是随便问问,哈哈!以后老萧还要请拓跋姐好生照应啊!”萧列文干笑一声,策马向着城内走去。

    拓跋翠再次躬身,立在道旁。

    萧列文过去之后,云中天的云岚队也是跟了进来。

    云中天目光如刀扫了一眼拓跋翠,冷冷的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而去。

    拓跋翠站直了身子,对于这些刚才屠戮了大量族中精英的家伙,她宁死也不愿低头。

    罗晨经过拓跋翠时,拓跋翠狠狠地盯着罗晨,冷喝道:“你,站住!”

    众人都是停了下来,一道道目光扫向拓跋翠,有好奇也有不屑。

    “我?”罗晨淡淡一笑,拉起了头盔的金属面罩,向着拓跋翠温和一笑,“有事么?”

    “我叫拓跋翠,记住我的名字。”拓跋翠目光中闪烁着仇恨之色,“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哦?”罗晨淡淡一笑,“可惜那一箭没有射死你,真是可惜!”

    拓跋翠冷冷一笑,轻轻解开衣袖,露出雪白柔滑的手臂。

    春葱般的臂上,有着一个巨大的伤口。

    ”一箭之仇,拓跋翠永远不忘!”

    “哼!”钟蕊娇哼一声,战枪指向了拓跋翠,“居然敢威胁罗师兄,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若是我也是栖霞铁卫,你不是我的对手!”拓跋翠冷冷的道。

    她也是有着武者五层的实力,绝对不是弱者,可是面对着全副武装的钟蕊,根本无能为力。而若是同样是栖霞铁卫,那便不同了。

    “可惜,你并不是!”钟蕊冷哼道。

    “很快就是了!”拓跋翠道。

    既然南冈城归入了栖霞宗领地,那么拓跋翠自然是有着加入栖霞铁卫的资格,毕竟她的年龄,还不到十四岁。

    “加入栖霞铁卫之后,你就会为今天的话后悔的。”方诗诗拉起面罩,秀眉微微挑起,看着拓跋翠冷冷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罗师兄是什么样的人,他有着什么样的实力。他的脚步,你永远也不可能追上。”

    拓跋翠自信一笑,并不理会方诗诗,看着罗晨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罗晨。”罗晨淡淡一笑。

    “罗晨!很好,我记住了!”拓跋翠冷然道,“罗晨,相信我,将来你会为今天做的事情感到后悔的。”

    “妞儿,脸蛋长得漂亮,就可以乱话啦?”

    杨刚看不下去了,嘲讽笑道,“就凭你现在的话,老子便可以一枪刺死你!栖霞宗的领地上,没人敢跟爷们这么话知道不?不过老子今天不会动手,罗晨这子不是可惜没射死你么?老子现在杀了你,岂不是让罗晨兄弟没有了再射你一次的机会?哈哈!不过到时候是怎样射,射在里面还是外面还得好好考虑一下!”罢也是狂笑起来。

    袁绍也是跟着不怀好意的一阵狂笑,其他人却是尴尬的沉默着。

    这样的话,的确是不好接口。

    “你无耻!”拓跋翠脸色一寒,怒声道。

    她虽然年幼,可草原儿女本就早熟,自然知道杨刚的不是什么好话。

    “杨刚,别乱话,罗晨他们几个还是孩子!”云中天冷淡道。

    “他娘的!居然当面挑衅罗晨兄弟,我实在是看不过眼了!老子最讨厌胸大无脑的蠢女人!不对,这妞儿的胸也够的啊,也就脸蛋漂亮儿罢了!没有实力在我们面前嚣张,真的以为我们不会动手么?”杨刚哼道。

    拓跋翠气得娇躯颤抖,用力握紧双拳,却是不出话来。她不过是个稚龄少女,如何能够和杨刚这等老铁卫痞斗嘴?

    “不用理会她就是了,我们走吧。”罗晨淡淡的道。对于拓跋翠的威胁,他自然是毫不在乎。

    一个武者五层的丫头,根本不配让他把她当做对手!

    “走了!”云中天淡漠的看了拓跋翠一眼,策马向着城内走去。

    众人一个个跟着向前行去,一道道目光扫向拓跋翠,有的只是嘲讽和轻蔑。

    将来有一天要杀罗晨?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可笑了。

    拓跋翠俏脸冰寒,双拳紧紧握起。从到大,她何曾受过这等羞辱!

    “罗晨!云岚队!”

    “今日的话,你们一定会后悔的!一定!”

    “总有一天,我拓跋翠要站在你们之前,看着你们跪下来求我!”

    …………

    云岚队已经远去,拓跋翠站在城门跟前,宛若是一尊雕像。

    腊月的风很是寒冷,而她的心也是变得无比的冰寒!

    那眼神是那样的轻蔑,那样的不屑。这让骄傲的她根本就无法忍受!

    铅云笼罩大地,天幕低垂,大雪纷纷而下。

    残余的南冈城军队走出城外,抬走一具具族人的尸体。

    城外的空地上,慈利城的轻骑们也正在忙碌着,把一具具袍泽的尸体掩埋进冻土之内。

    很快战场之上,已经没有了双方战士的遗体,大地被白雪覆盖,雪中的热血已经被彻底掩埋。

    拓跋翠的身上,也是有着一层厚厚的白雪,然而她依旧没动。

    唯有这刺骨的寒意,能够令得她的愤怒减轻一些。

    南冈城依旧归拓跋一族所有,这个结果拓跋翠倒是满意。她也不痛恨栖霞宗,栖霞宗给的条件已经足够的优厚。

    但是对于疯狂屠戮拓跋一族勇士的罗晨和云岚队,拓跋翠却是极为的愤恨。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拓跋翠眼神如冰。

    “翠儿姐姐!”拓跋翠的身后,一个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子!今天城里这么乱,你跑出来干什么!”拓跋翠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少女,脸上露出一丝关切之情。

    身后的少女比拓跋翠略一些,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娇的身躯裹在雪白的狐裘之内,一双眼睛极为灵动,正笑嘻嘻的看着拓跋翠。(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