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否则死
    “翠儿姐姐!”拓跋翠的身后,一个甜甜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子!今天城里这么乱,你跑出来干什么!”拓跋翠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少女,脸上露出一丝关切之情。

    身后的少女比拓跋翠略一些,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娇的身躯裹在雪白的狐裘之内,一双眼睛极为灵动,正笑嘻嘻的看着拓跋翠。

    这个少女,乃是不久之前南冈城投亲的孤女,由于亲戚已经不在,只好在南冈城内乞讨。拓跋翠见姑娘聪明伶俐,便是带她回了城主府,和自己住在了一起。

    虽然是以侍女的名义,不过拓跋翠可没有把叶子当做侍女看待。二人本就年龄相若,很快就成了极好地朋友。

    “听栖霞铁卫进城了,我来看看啊!”叶子可爱笑道,“翠儿姐姐,你见到栖霞铁卫了么?他们是什么样子?”

    “栖霞铁卫…………有什么好看的,那些家伙都不是好人。”拓跋翠恨恨的道。

    “是这样的么?”叶子睁大眼睛,样子不出的可爱。

    “当然了!栖霞铁卫那些家伙,就是一群败类,跟烈豹队一个德性!”拓跋翠道。

    “叶子,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到湖上散散心吧!”

    “嗯,好啊,翠儿姐姐。”叶子了头。

    两位少女一起走向了湖岸,登上一艘战船。大船驶向了湖水的深处,两位美丽的少女站在船头,低声的这话。

    “叶子,我告诉你,栖霞铁卫中有个叫罗晨的家伙,最是可恶!”拓跋翠看着幽蓝的湖水,认真的道。

    “罗晨…………他为什么可恶?”叶子美丽的眼睛眯了起来,里面似乎有着光芒闪动。

    “反正他就是一个坏人!”拓跋翠恨恨的道,“将来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

    “…………”叶子沉默,目光却是更亮。

    “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跪在我的面前,求我饶恕他,而我,绝对不会饶恕他!”拓跋翠握紧了拳头。

    “翠儿姐姐…………我突然很想回去了!”沉默片刻之后,叶子轻声道。

    “为什么?我们才刚出来啊?”拓跋翠道,“叶子,再陪我一会儿,好么?”

    “再陪你一会儿…………”叶子松开了握紧的拳头,摇头道,“翠儿姐姐,算了,送我上岸吧!我这个人…………嗯,脾气不是很好的。”

    “啊?”拓跋翠愕然,“你要回去——这和脾气好不好有什么关系?”

    “翠儿姐姐,我真的很想上岸。送我上去,好么?”叶子苦着脸道。

    “那好吧!”拓跋翠头,“我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回来好了!”

    “好。”叶子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

    大船靠上了岸,叶子跳下了船,急急的走入街巷之中,消失不见了。

    “这丫头,搞什么鬼!”拓跋翠摇了摇头,战船又是驶向了湖水深处。

    …………

    叶子探出头来,见到拓跋翠的大船离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呼!”丫头可爱的拍了拍胸脯。

    “罗晨师兄是坏人,翠儿姐姐你居然这么!再两句,我恐怕就忍不住要打你了啊!”

    “翠儿姐姐你对我这么好,我可不想打你,可是我差就没有忍住…………”

    “我的罗晨师兄是最好的人,他怎么是坏人呢?”

    “若是不是罗晨师兄来到慈利城,我又怎么会遇到姐姐你呢?翠儿姐姐你要是没有遇到我…………今日拓跋家族恐怕就不存在了啊。所以你应该感谢罗晨师兄才是,又怎么能怪罪他呢?”

    叶子可爱一笑,身躯迅速隐没在街巷之中。

    …………

    萧列文带着六十名栖霞铁卫,进驻到了南冈城的卫营。

    这里原本是烈豹队的驻地,如今自然是腾给了栖霞铁卫。

    萧列文一人去了城主府,见了一下拓跋山,告诉他南冈城不会有栖霞宗军队长期驻扎之后,又是回到了卫营之中。

    烈豹队的驻地,跟栖霞铁卫的驻地根本没法相比。而且这里原本是一个烈豹队队的驻地,一下住进来六十位栖霞铁卫,自然是显得拥挤了。

    不过按照计划,只是在这里住一夜而已。

    没有人抱怨什么,栖霞铁卫出征之时,对于这些是没有什么讲究的。

    云岚队十人住在一个大院之中,每人倒是有着一个房间。吃完了拓跋家族提供的精美食物之后,众人都是呆在大厅之内闲聊着。

    经过了这一战,云中天几人和罗晨四人的关系也是融洽了些。几位老铁卫证明了他们足够的优秀,而钟麟他们也是证明了自己并不缺乏勇气。至于罗晨,表现出的能力更是让人佩服。

    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各位,都在啊!”

    话音未落,萧列文大步走入大厅之内,笑呵呵的看着众人。

    “大人!”众人都是躬身,连云中天也不例外。他在萧列文面前一向极为恭敬,今天骂娘乃是少有的事情。

    “老云,听这里的马奶酒不错,走,跟老子去喝两杯去!”萧列文大声道。

    “那玩意儿又腥又骚,老子可喝不惯。”云中天撇了撇嘴。

    “老马,你呢,跟我去喝一杯如何?”萧列文转向马莜笑道。

    “好。”马莜了头。

    “诗诗侄女儿,吃好喝好,照顾好自己,呵呵!”萧列文向着方诗诗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老娘去去就来。”马莜庞大的身躯也是跟了出去。

    云中天扫了一眼马莜的背影,沉默不语。

    南冈城外,是肥美的大青川草原,掌控南冈城的拓跋家族,更多的像是一个部落,居住在南冈城的百姓,也大多都是拓跋家的族人。

    今夜的南冈城,注定不会平静。

    暗夜之中,到处传来妇孺的哭泣之声,数千名精锐战士的战死,让整个南冈城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内。

    萧列文和马莜大步从街上走过,战靴踩在雪地之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虽然是身着便装,可是身上自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根本无人敢于靠近。

    街道旁的窗户里,一道道仇恨的目光投射而来,落在二人的身上,落在二人袍服上显眼的云纹标记之上。

    昆玉宗的统治虽然暴戾恣睢,但这并不足以让南冈城的人心倒向栖霞宗这一边。漫长的边界战争,已经使得双方流了足够多的血,积累了足够多的仇恨,而今日这惨烈的一战,更是在这种宿怨中重重地添上了一笔。

    萧列文二人的目光偶尔扫了回去,窗户后面的人便是脸色灰暗,连忙紧紧的关上了窗户。

    “无胆鼠辈!”萧列文不屑的哼了一声。

    马莜淡淡一笑,沉默不语。

    也许是知道了栖霞铁卫入住的缘故,靠近原烈豹卫营地的酒馆,今日都是没有开门。二人只好在城市之内一路搜寻,距离卫营也是越来越远。

    转过街角,空气中传来马奶酒淡淡的腥味,不远处的一家酒馆正亮着灯光,透过窗户影影绰绰可以看到几个个酒客。

    “老马,就这家吧!”萧列文回头笑道。

    “好!”马莜头道。

    酒馆之内。

    五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坐在桌旁,每人面前放着一大杯温热的马奶酒。

    “该死的栖霞宗强盗!”

    一位相貌清秀的少年愤愤的骂了一句,仰头喝下一杯马奶酒。这少年显然很少饮酒,烈酒下肚之后,也是连声的咳了起来。

    “拓跋成,别了!你喝多了!”另一位少年微微有些不安,低声喝道。

    “哈!哈!我的父亲战死了,你的父亲还活着。拓跋展,你可以低下头来给栖霞宗的狗贼当奴才,我拓跋成可不愿意!”拓跋成惨然一笑,大声道。

    “拓跋成,没有人愿意给人当奴才,可是族中精锐全部出动,下场是什么,你也是看到了!栖霞宗这样的庞然大物,连昆玉宗也惧它三分,我们又能怎么办?”拓跋展皱眉道。

    “怕什么,大不了一死而已。城主他已经失去了锐气,居然投降了栖霞宗,真是给祖宗蒙羞!”拓跋成慷慨激昂道,“我明日便离开南冈城,开始在外面闯荡!等到我有了足够的实力,我定然要让栖霞宗彻底覆灭!”

    “好!”另外几名少年大声的喝起彩来,令得拓跋展也是暗自皱眉。

    “喝多了!你们几个都是喝多了!”拓跋展连连道,“快些别了,栖霞铁卫可是就在城内!”

    “栖霞铁卫?老子才不怕!”拓跋成大声道。

    忽然,五位少年脸色都是一变,一股强烈的杀意笼罩了整个酒馆。那杀意之浓烈,令得五人几乎难于呼吸,心中也是无比惊骇。

    酒馆的主人也是呆立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两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兔崽子,好大的口气!”萧列文看着拓跋成,冷冷笑道,“就凭你子,也想让我栖霞宗彻底覆灭?”

    “是栖霞铁卫!”看到萧列文胸口处的金色纹饰,拓跋成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啊,是你要让我栖霞宗彻底覆灭么?”萧列文又是走近了一步。

    “是我的,那又如何?”拓跋成奋力想要昂起头,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办到。

    这大汉给他的气势压制太过沉重,周围的空气如同凝滞了一般。他想要努力表现出他的勇气,然而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熊包一个,只会大话欺人而已!”萧列文不屑的撇了撇嘴,一把把拓跋成给拎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拓跋成大声叫道,奋力的挣扎着。

    “放了你?好啊!”萧列文残酷一笑,伸手轻轻一丢。

    拓跋成只感觉自己手脚僵硬,根本不听使唤,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恐怖的脆响,拓跋成的腰椎瞬间断成两截!

    “啊!”拓跋成凄厉惨吼,声音极为恐怖响亮。

    萧列文冷酷一笑,战靴重重地踏在了拓跋成的脑袋之上,冷喝道:“!栖霞宗无敌,栖霞铁卫万岁!”

    “呸!”拓跋成忍着痛疼,重重地呸了一口。

    “还是个硬骨头,我喜欢。”萧列文笑了起来,战靴在拓跋成脸上轻轻一转,拓跋成的半个脸庞顷刻间血肉模糊!

    “啊!”拓跋成再次凄厉的大叫起来。

    “!栖霞宗无敌,栖霞铁卫万岁!”萧列文沉声喝道。

    “栖霞宗无敌,栖霞铁卫万岁…………”拓跋成肝胆俱裂,含糊不清的道。

    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在这种时刻,求生的愿望还是占了上风。

    周围的四位少年看着这惨烈的一幕,一个个都是惊呆了。

    “再!”萧列文森然一笑。

    “栖霞宗无敌,栖霞铁卫万岁…………”

    “大儿声!刚才骂我栖霞宗声音不是很大么?”

    “栖霞宗无敌,栖霞铁卫万岁!”拓跋成拼了命的嘶吼起来。

    “这位大人,他已经了,还请饶了他吧!”拓跋展鼓起勇气道。

    “饶了他?呵呵!”萧列文森然一笑,“怎么可能?”

    萧列文着,脚下猛力一踩!

    “蓬!”拓跋成的脑袋如同一个熟透的西瓜一般爆裂开来,鲜血混着脑浆喷溅而出,溅到了酒馆的各个角落。不少直接掉落到少年们面前的酒杯之中,令马奶酒更加的浑浊。

    看着地面上整个脑袋完全消失的拓跋成,拓跋展四人面如土色,作声不得。

    “喝!给我喝了它!”萧列文冷酷一笑,嗜血的舔了舔嘴角,指着桌上的马奶酒道。

    “啊?”

    “啊什么啊,快给老子喝!否则,死!”萧列文目露凶光,大声喝道。

    拓跋展苦着脸,当先端起大木杯,抖抖索索的喝了起来。另外三位拓跋一族的少年脸色惨白,沉默着端起酒杯。

    拓跋展勉强喝完马奶酒,祈求的看着萧列文。另外三位少年也是喝完了酒,放下木杯,脸上现出惊恐的表情。

    “大人,我们可以走了么?”依旧是最为年长的拓跋展开口。(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