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放弃两地
    拓跋展苦着脸,当先端起大木杯,抖抖索索的喝了起来。另外三位拓跋一族的少年脸色惨白,沉默着端起酒杯。

    拓跋展勉强喝完马奶酒,祈求的看着萧列文。另外三位少年也是喝完了酒,放下木杯,脸上现出惊恐的表情。

    “大人,我们可以走了么?”依旧是最为年长的拓跋展开口。

    “想走,呵呵!”萧列文舔了舔嘴唇,看着几位少年,就如同是看着待宰的羔羊。

    “萧列文,差不多了吧!”一直沉默看着的马莜传音道。

    “哼,算他们走运!”萧列文传音道。

    “滚吧,都给老子滚!”萧列文大手一挥。

    “多谢大人!”拓跋展如蒙大赦,第一个跑了出去。

    “多谢大人!”“谢大人饶人性命!”另外三位少年面露狂喜之色,连忙跟着冲了出去。

    萧列文呵呵大笑,走到靠窗的桌边坐了下来,马莜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

    “要是老云在这里,肯定不会这样做。”看着一片狼藉的酒馆,马莜轻声道。

    “老云在这里,也至少会杀一个,不过肯定不会想着把他们全杀光罢了!”萧列文大笑,“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酒馆的老板是一个中年汉子,此时似乎才是反应过来,连忙端着两个大木杯走了过来。木杯之内,是有着淡淡腥味的马奶酒。

    萧列文端起木杯,冷笑一声,右手猛然挥出,木杯重重地击在酒馆老板的肋部。坚硬的木杯直接轰穿了那汉子的身体,呈现一个触目惊心的破洞,而萧列文则是顺手把一大杯马奶酒全部倒了进去。

    “啊!”那酒馆汉子厉声惨叫,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

    马莜淡淡一笑,把另一杯马奶酒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阵滋滋的轻响,地面被腐蚀出一个的浅坑。

    “失魂草这样的低级毒药,居然拿来暗算老子,真是可笑!”萧列文直接把大木杯丢到了那汉子的腹腔之内,大笑道,“这的滋味,还是你自己尝尝吧!”

    汉子脸上露出不甘之色,重重地倒了下去。萧列文站起身来笑道:“还要自己来,喝个酒真他娘的麻烦!”

    端着马奶酒走了过来,萧列文猛然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在了酒馆中心的木柱上。整个酒馆一阵摇晃,顷刻间四壁倒塌,屋直接飞了出去。不过墙壁和屋,却都是倒向了四周,没有一儿倒在屋内。

    “好脚法!”马莜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如此好雪,岂能浪费?雪中饮酒,岂不快哉!”萧列文大笑,走到马莜对面坐下,把两杯马奶酒放在了桌上。

    “好酒!”萧列文仰头喝下一大口热酒,一声长啸。

    大雪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拓跋成无头的尸体之上,鲜血在地面之上流动,又被大雪轻轻覆盖。

    看了拓跋成的尸体一眼,马莜摇头道:“萧列文,你还是那样爱耍帅。可怜这个少年,白白的送了性命。不过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喜欢你这个样子。”

    “我老萧也就在你一个人面前耍耍帅,在别的女人面前,谁稀得理她!”萧列文大笑道。

    “你这又是何必。”马莜苦笑着摇头。

    …………

    雪夜长街之上,四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路狂奔。

    “好了,那人不会追来了!”拓跋展站住了身子,大口喘着粗气。

    另外三个少年脚下一软,齐齐的跌坐在地上。

    拓跋展想起之前的画面,忽然感觉肚子里翻江倒海,忍不住哇的一声吐了起来。

    另外三人也同时呕吐起来,街道边缘,乱成一片。

    吐了半天,嘴里似乎依然有着拓跋成的鲜血和脑浆,不过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了。四位少年相互看了一眼,都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该死的恶魔!栖霞宗的禽兽!”一位少年边哭边骂。

    “栖霞铁卫,爷操你祖宗!”另一位少年痛哭流涕道。

    “栖霞宗的贱人,我拓跋一族与你们势不两立!”拓跋展眼中燃起复仇的火焰。

    四位少年越骂越起劲,言语也是越来越恶毒,似乎要把心中的恐惧全部骂出去一般。

    忽然,街角走出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少女身穿白色的狐裘,美丽的眼睛微微眯起:“刚才…………似乎你们都在骂栖霞宗?”

    “是啊!”一位少年哭泣道,“栖霞宗与我拓跋一族不共戴天,我们正是在这里骂它。师妹,你要是不开心,也和我们一起骂吧!”

    “咯咯,好呀!”少女眼睛更亮,身形一闪便即不见。

    喧闹声戛然而止,四位少年同时倒了下去,殷红的鲜血从他们的脖颈之上流出,染红了洁白的大地。

    恶魔赵月儿现出身形,不满的撅起了嘴:“哼!骂栖霞宗也就罢了,居然…………居然诅咒我和姐姐生孩子没真是该死!”

    “生孩子…………我和罗晨师兄,会有一个孩子么?”赵月儿低声道,忽然嘤咛一声,害羞的捂住了脸。

    “丢死人了…………”

    赵月儿身躯一闪,便即消失了。四名拓跋一族的少年热血静静流淌,又被纷纷扬扬的大雪掩埋…………

    …………

    雪越下越大,落在萧列文和马莜的身上。

    杯中的马奶酒已经冰凉,萧列文看着马莜,目光却是越来越热。

    “无聊!”马莜的胖脸之上,罕见的泛出一丝红晕。

    “呵呵!”萧列文一笑,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金色的卡片。

    “老马,这里面的金元宝,是用你上次与战武才、步惊云一战的军功兑换的。我知道你急用钱,所以没经你同意,自作主张帮你兑换了!”

    “谢谢。”马莜接过卡片,收入怀里,轻轻的咳了一声。

    “这样出来作战,你的伤势,要不要紧?”萧列文皱眉道,“要不要我派人去一趟慈利城,把毒医直接带过来?”

    “没事,我还撑得住。”

    马莜拭去嘴角的一丝鲜血,摇头道:“若是纪正雅出现在这里,老云肯定会怀疑。我还是不想让他知道。”

    “难道云中天还不知道你的身体状况?”萧列文瞪大了眼道。

    马莜轻轻一笑:“老云…………我告诉他的是,噬骨蚀心的毒早已经解了,我去找毒医是为了恢复容貌。”

    “这样简单的谎言,云中天居然相信了么?”萧列文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马莜头轻笑道:“他相信了啊!所以他见我的样子越来越难看,便骂毒医是骗子,让我不要去了。好几次还要到正雅阁找毒医理论,都是被我拦住了。”

    “去找毒医理论?就凭他?他要是敢进去,恐怕就出不来了!”萧列文冷笑道。

    “为什么这样,纪正雅医术是不错,不过他的实力很一般啊!”马莜讶异道。

    萧列文哼了一声道:“对于纪正雅,我了解的比你们都多,此人绝不简单。——愿意为你出头,看来云中天还是很关心你的啊!”

    马莜神色黯然道:“他是很关心我,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是把我当兄弟了!他或许已经忘记了,当年曾经想成为我的男人这件事情了!”

    “云中天竟然这样对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萧列文眼中寒芒一闪,酒杯重重地砸在了桌上。

    “尼玛!你敢动老云,老娘跟你拼了!”马莜脸色骤然一沉,寒声道。

    “玛德,老子就是这么一。”萧列文苦笑一声。

    “也不行!”马莜冷然道。

    “好好好,老子错了行了吧!”萧列文咧了咧嘴。

    马莜脸色稍缓,轻轻摇了摇头:“其实这也不怪老云,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老云过见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根本就硬不起来,又怎么做我的男人?现在没有男人看到我这张脸,还能硬起来吧!我已经不算是个女人了!”

    萧列文咳了一声,目光闪亮,看着马莜一字一顿的道:“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在我的眼中,永远都是当年的马莜。云中天看着你硬不起来,我,可以!”

    “我不信,别骗我了!老云,看着我这张脸,没有男人可以的。”马莜娇笑道。

    “你可以摸摸看。”萧列文目光灼灼的道。

    “好啊!”马莜咯咯一笑,大手从桌下伸入萧列文袍服的下摆。

    入手之处,坚硬如铁。

    马莜在萧列文分身上轻轻弹了弹,收回了大手:“萧列文,谢谢你!”

    萧列文苦笑一声:“用那么大力,差被你废了!——莜,你是真正的女人,在我的眼中,没有人比你更女人了!”

    …………

    赵月儿逃出好远,依旧觉得心中砰砰乱跳,脸上满是红晕。

    “这两个家伙,真是没羞没臊!”魔女低声道。

    “两个不知羞的老家伙。我干嘛要听他们谈话,还是去看看罗晨师兄好了!”

    “罗晨师兄…………”赵月儿目光闪动,学着马莜的样子伸手虚空一抓,自己也觉得好笑,红着脸低低笑了起来。

    魔女满脸娇艳的绯色,身躯微微一闪,便是不见了踪影。

    烈豹队的卫营之内。

    封闭的房间之内,罗晨提着道纹仙笔,面前是两根五棱破风箭。

    战场上使用的破风箭,罗晨并没有收回。所以为了以后使用,便是需要制作一些新的符箭。

    罗晨屏气凝神,道纹仙笔在荒兽血液里轻轻一蘸,然后落在了箭身之上,缓缓的动了起来。

    虽然依旧缓慢,但却是少了以前的艰涩的感觉,运笔的速度也是快了许多。

    一息之后,罗晨提起道纹仙笔。

    箭身之上光芒一闪,一股淡淡的天地灵力波动之后,道纹便是完全隐入箭身之内。

    没有任何停留,罗晨的道纹仙笔又是落在了另一根长箭之上。

    这一道道纹,唯一的作用,便是令得箭身重量减轻一半,以达到增加射程的目的。随着这样的道纹勾勒的越来越多,罗晨的动作也是越来越熟练,花费的时间自然是更短,而消耗的精神力量,也是大为减少。

    “成了!”罗晨再次提起道纹仙笔,额角隐隐有着一丝汗水,清俊的脸庞上却是有着一丝笑意。

    “制作两根符箭,我的精神力已经支撑得住,速度更是快了太多。”

    “这样练习下去,不久之后我也能尝试勾勒完整的道纹,可以打造真正的道纹套装了吧!”

    “真希望能够早帮到栖霞宗,帮到刘语熙。”

    “等到精神力恢复了,再继续吧!”

    把所有东西都收入到了金螺空间之内,罗晨在房间之内打了一会儿《天虎烈火拳》,又盘腿坐了下来,开始了观想。

    修习《天虎烈火拳》的法子,也就是练习和观想两种。为了提升自己的力量,罗晨根本不敢浪费一儿时间。

    房间的角落里,一个娇的身影隐藏在暗影之中,静静地看着那清俊的少年。

    “罗晨师兄…………”

    看着罗晨英俊的脸庞,赵月儿的嘴角微微翘起,现出一丝开心的笑意。

    “见你一次,真的是好难啊!”

    “可惜我没法快些长大,真是的!”

    赵月儿的眼珠转了转,目光缓缓下移,看向了罗晨的两腿之间。

    “应该…………是这样。”恶魔好奇的伸出手,向着罗晨的方向虚空一抓。

    “…………羞死人了!”赵月儿心中笑了起来,羞不可抑的捂住了脸。

    良久。

    “该回去了,不然翠儿姐姐会着急的。”

    赵月儿身躯一闪,便即消失了。

    …………

    南冈城失陷的消息,极快的传到了乾远郡。

    乾远郡,烈豹队卫营之内。

    “师兄!连续丢掉铁新、南冈两城,这怎么可以!”柳靖看着柳湃怒声道,“我们就任由栖霞宗欺上门来不成?”

    “老三,放弃这两个地方,是为了集中精力,把栖霞宗的军队彻底击溃。我们选择的决战地,乃是定嘉城。在这里我们才能发挥烈豹灵活的优势。”柳湃指着地图解释道。(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