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敌意很深
    乾远郡,烈豹队卫营之内。

    “师兄!连续丢掉铁新、南冈两城,这怎么可以!”柳靖看着柳湃怒声道,“我们就任由栖霞宗欺上门来不成?”

    “老三,放弃这两个地方,是为了集中精力,把栖霞宗的军队彻底击溃。我们选择的决战地,乃是定嘉城。在这里我们才能发挥烈豹灵活的优势。”柳湃指着地图解释道。

    “你们选择的决战地!这一定是无所不能的姨娘的主意吧!”柳靖看了一眼坐在柳湃身边的绝色女子,冷笑连连道。

    “柳靖!你再叫一句姨娘试试?”柳湃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叫错了,大嫂么!不好意思,过去叫习惯了,老是改不掉。”柳靖满不在乎的一笑,“师兄,这作战乃是男人的事情,就算你宠爱姨——哦,大嫂,也不能让她对战事指手画脚吧!”

    “柳靖,我们选择定嘉城决战,是有原因的。”楚如萱清冷道,“定嘉城背靠青山,城外山高林密…………”

    “不用你,你都能看到的事情,我们男人能看不出来?”柳靖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楚如萱,“你们考虑的,只是定嘉城这一,我所考虑的,却是整个大局!”

    “看,我倒要听听,老三你是如何考虑大局的。”柳湃冷笑道。

    “打仗比的就是气势,首先绝对不能失了锐气,让对方以为我们怂了!”柳靖大声道,“我昆玉宗与栖霞宗领地相接之处,可不仅仅昌永郡一处!若是这两个城池失陷,我们不去救援,势必让其他城市的城主寒心。若是他们倒向栖霞宗一方,栖霞宗甚至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这些城市,到时候我们后悔就来不及了!”

    “所以这两座城市必须要救,非救不可!这是关乎双方气势的战斗,我们绝对不能认输!”

    “老三的,似乎也有道理”柳湃皱眉,看了一眼楚如萱。

    “昆玉宗令这些城市的城主寒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楚如萱淡淡的道。

    “大嫂,你什么?”柳靖脸色一沉。

    “你的计划吧,你是准备怎样去救这两个城市。”楚如萱淡淡的扫了柳靖一眼,淡然道。

    柳靖哼了一声,看着柳湃道:“这次也不用师兄你的人出动,我这次从宗门带来一百烈豹队,我便带着一百人趁夜偷袭,一举夺回这两座城市。希望到时候,师兄不要来抢我的军功啊!”

    “如萱,你呢?”柳湃看向楚如萱道。

    “既然柳靖这样了,就让他去做吧!”楚如萱淡淡道,“反正我们已经把指挥权交出去了不是么?”

    “你们兄弟商量吧,我乏了!”楚如萱款款站起身来,转身走入了后面。

    回到后院之内,那头巨大的烈豹走了过来,亲昵的靠着楚如萱。

    “哼!自作聪明的人,通常死得很快!”楚如萱伸出纤纤素手,轻抚着烈豹的毛皮。

    “居然带了一个武师前来,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

    “在这等战争中,出动武师?呵呵!看来柳下惠又要少一个儿子了!”

    乾远郡,夜。

    最近边境之上颇不安宁,作为昌永郡的郡城,乾远郡也是早早就关上了城门。城内虽然繁华依旧,却也是多了一些紧张的气氛。

    忽然,巨大的城门轰然打开,一头头巨大的铁甲猛虎冲出城外,踏着积雪向着远方疾驰而去。马背上的铁卫手握战枪,马鞍上悬挂着重剑,一个个目光凌厉如刀。

    一百名烈豹队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而乾远郡的城门又轰然的关上。

    柳靖坐在烈豹之上,回头望了一眼夜色中的乾远郡,嘴角现出一丝冷笑。

    “楚如萱肯定以为我此次出战极为莽撞,岂料三少爷我自有底牌!”

    想起楚如萱那绝美的容颜,柳靖感觉下腹一阵燥热,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贱人!整天对爷我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哼,总有一日,爷要把你压在身下,狠狠地摧残你!”

    “这样绝色的尤物,天生就该属于爷我的。柳湃那个滥好人,他也配拥有这样的女人?”

    柳靖的目光看向身侧一位沉默的铁卫,脸上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沈老,这次的行动,全看你的了!”柳靖传音道。

    “嘿嘿!放心,包在老夫身上。”那铁卫传音笑道,“我们有着一百烈豹队,老夫还是一名武师,要是还吃不下萧列文那子,老夫这么多年岂不是白混了!”

    “这次事成,长老会的老家伙们定然对三少爷刮目相看,宗主大人也会觉得三少爷是个人才。到时候三少爷成为少宗主的可能,也就大得多了!只希望少宗主到了那时,不要忘了老夫啊!”

    “沈老放心!这次若是事成,我会促成沈老尽快加入长老会。等到来日我成为昆玉宗的新任宗主,沈老便替我坐镇长老会!”柳靖信誓旦旦的道。

    “多谢少宗主!还望来日少宗主记得今日的话!”沈老大笑道。

    “哼!边界战争,双方不得动用武师,这是什么狗屁规矩!”柳靖冷笑,“既然是战争,大家打个你死我活,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偏偏加这么多限制!”

    “呵呵!老夫新近才晋入武师,宗门之内尚且无人知晓,栖霞宗就更不知晓了!只要我们全歼了萧列文的人,这件事情就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我们这么多烈豹队,老夫还是武师,栖霞铁卫在我们面前,屁都不是!”沈老嘿嘿笑了起来。

    “哈哈,得好!”柳靖哈哈大笑起来。

    …………

    乾远郡内,卫营之中。

    “如萱,我是真的觉得老三的有些道理。加上老三的一百烈豹队,我们力量上便占据优势,主动出击一次也未尝不可啊。”月桂树下,柳湃看着那梦幻般的女人解释道。

    “若是柳靖带来的只是一百烈豹队,那倒还好,可是…………”楚如萱轻轻摇了摇头。

    “可是什么,如萱?”柳湃问道。

    “湃哥,我们原来的计划,还是要继续执行,而且要提前一些了!”楚如萱咬了咬红润的唇,轻声道,“我们收拢回来的六十名烈豹队骑手,现在立刻出动,前往定嘉城外林中潜伏。等到柳靖他们偷袭失败,栖霞宗方面必然极为震怒,肯定会加快进攻的速度。我们去得迟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你是,老三他们这次会失败?”柳湃愕然道。

    楚如萱头道:“你这位兄弟,你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既然这样,刚才为什么不阻止他?”柳湃急道。

    楚如萱沉默,深深的看了柳湃一眼。

    “对了,你阻止他了,他不听你的。”柳湃拍了拍脑袋。

    “湃哥,你要是相信我的判断,就按照我的话去做。”楚如萱叹息一声道。

    “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柳湃道,“我们现在就走,立刻赶往定嘉城外!老三不听你的,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这样的废物弟弟,死了就死了,我也不会心疼他!”

    片刻之后。

    乾远郡的大门再次轰然打开,又是数十名烈豹队骑手冲入雪夜之中…………

    …………

    南冈城,卫营之内。

    罗晨刚刚进入梦乡,房间之外响起了低低的敲门之声。

    罗晨打开房门,一个一袭蓝衣的美丽少女俏生生的站在门外,脸上的神色却是极为沉重。

    “诗诗,都过了午夜了,怎么还没睡啊!”罗晨道。

    “罗师兄,我睡不着。”方诗诗看着罗晨,轻声道,“可以陪我出去走走么?”

    “现在?”罗晨愕然。

    “怎么,罗师兄不愿意么?”方诗诗失望的道。

    “没有没有,走吧!”罗晨连忙道。

    方诗诗涩然一笑,转身向外走去,罗晨也是跟了上去。

    二人离开卫营,走在南冈城的街巷之中。

    过了午夜,南冈城依然是灯火处处,处处响起哀伤的哭泣之声。

    “罗师兄,今天,是我第一次杀人。”

    看着周围房屋来的一道道蕴含着仇恨的目光,方诗诗沉默良久,忽然开口道。

    “我们别无选择。这是战争,我们是战士。我们若不杀人,将会有更多的袍泽倒下去。”罗晨轻声道。

    “你的,我都明白。可是,我依然无法释怀。”方诗诗幽幽一叹道,“也许,我的心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

    “不管怎么,处于我们栖霞宗的统治之下,肯定是比处于昆玉宗的统治下要好。现在他们恨我们,几十年之后,这份仇恨便会被淡忘,他们记住的,只有栖霞宗的好处。”罗晨轻声道,“任何一个势力的开拓,都不免要流血,整个大陆莫不如此。而时间却能改变一切,彼此痛恨的人们,也终有一日能够亲密无间,互为兄弟。”

    方诗诗讶然的看了罗晨一眼,低头道:“罗师兄,这些都是你真实的想法么?”

    罗晨摇头道:“这些…………其实是罗刚师兄常的话。他这修真界实在太混乱了,在远古时期,整个大陆还是统一在一起的。那时的人们没有这么多彼此攻伐,即便是平民也可以安居乐业。”

    “这些话,我不喜欢。”方诗诗摇头道,“那些有野心的枭雄,在扩张自己势力的时候,都会这样的话。罗师兄,将来的你,会是一个枭雄么?”

    “我?”罗晨失笑道,“我罗晨永远是栖霞宗的一个马前卒而已。我不是什么枭雄,可是宗门势力的扩展,我也是愿意看到的。昆玉宗和破云宗是如何统治的,你也很清楚。我只希望能够帮助宗门,一统这天南山脉以南的一隅之地,让我栖霞宗不再有兵戈之患,这里的平民可以安居乐业。”

    “这将是一条鲜血铺成的道路啊!”方诗诗微微摇头道。

    “我们现在,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不是么?”罗晨微微一笑,“昌永郡只是开始,绝对不是终结!”

    “这话的时候,你真的是很像枭雄啊,罗师兄。”方诗诗幽幽叹道,“这个样子的你,我…………似乎没有那么喜欢了!”

    “呵呵,诗诗,我知道你所追求的,是力量的巅峰,是自身变得强大。而我,更希望宗门变得强大。宗门对我,真的很重要啊!这里——有我必须守护的东西。”罗晨轻声道。

    他的眼前,现出刘语熙清冷淡然的绝美容颜。虽然是在雪夜,依然是感觉心口发烫。

    栖霞宗,是刘语熙的家,所以他守护栖霞宗,别无选择!

    二人都是沉默,踩着积雪向前走去,抬头一看,城门已经在眼前了。

    由于数百乌林轻骑依旧驻扎在城外,所以按照萧列文的吩咐,南冈城城门并未关闭。罗晨与方诗诗二人袍服上有着栖霞宗的标志,因此没有受到任何阻拦,轻松地走出城去。

    南冈城外已经没有了白日战斗的痕迹,惟有茫茫雪原。远处一片密集的帐篷,里面驻扎着数百乌林轻骑。

    南冈湖上,有着一艘战船,在湖面上轻轻的游荡着。

    战船船头,一个白衣如雪的稚龄少女倚栏而立,目光冰冷的看着远处的慈利轻骑营帐。

    方诗诗目光一闪,看到了湖中的拓跋翠,俏脸也是猛然一沉。她自然忘不了拓跋翠白日里对罗晨过的那些话。

    拓跋翠也是看到了两人,却是微微一怔。

    罗晨微微一笑,看着拓跋翠,两手做了个弯弓搭箭的动作。

    “咻!”罗晨轻声道,松开了并不存在的弓弦。

    “哼!”拓跋翠俏脸冰寒,转身走回舱室之内。

    “走吧,我们回去!”拓跋翠吩咐道。

    “是,大人!”

    大船不再在城外巡弋,开始缓缓驶向城内的码头。

    “罗晨!我拓跋翠一定有一天把你死死压在身下,一定!”拓跋翠愤怒想道。

    “这个丫头,对我们敌意很深啊!”方诗诗寒声道。

    “就当她是个蝼蚁吧,不用理她。”罗晨淡淡一笑。

    两人继续在雪原上走着,逐渐里城市越来越远。城墙之上,一个娇的身影现出身形。(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