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被你逼的
    “你真的是罗刚的师弟?”柳靖看着罗晨,眼光冰寒。

    “爷就是,如何?”罗晨昂然道。

    “铁血百夫长罗刚,嘿嘿,跟老夫也算是故人。”沈老笑道,“虽然只有武者八层的实力,可是靠着沧浪三叠,连老夫也曾败在他的手下,老夫当时可是武者九层很多年了!想不到罗刚退役八年之后,今日在战场上居然是又见弄浪三重!”

    “老匹夫,你这是想和我叙叙旧么?”罗晨冷笑。

    “罗晨!你这孽种!”柳靖咬牙道,“没想到你落到了我的手里!等把你抓回去后,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罗晨愕然。这子如此强的怨念又是从何而来?

    “八年前罗刚最后一战,逼得宗主夫人使出了噬骨蚀心。虽然罗刚自断一臂,可夫人也是被噬骨蚀心反噬,丢了性命。”沈老摇头感叹,“三少爷,你因为母亲痛恨罗刚,老夫也是理解,不过最痛恨罗刚的,却是宗主他老人家啊!所以我们抓到这子之后,你最好不要自行出手,而是交给宗主发落。不要忘记了我们此行的目标,不忍则乱大谋啊!”

    “也好!父亲炮制过他之后,我再好好炮制炮制他!”柳靖咬牙道。

    罗晨听了沈老的话,心中却是微微一震!

    对于罗刚师兄当年最后一战的消息,栖霞宗上下都是讳莫如深。由于宗主叶林旭下了封口令,从来没有人谈论这件事情。而如今,从这名武师的嘴里,罗晨也是影影绰绰知道了一些当年的事情。

    “原来罗刚师兄的手臂,竟然是自己断掉的!噬骨蚀心!噬骨蚀心又是什么?是一种毒药么?”

    “罗刚师兄这一战,似乎昆玉宗方面损失更重啊,这应该算是胜利了,为何罗刚师兄回去后…………会选择退役回到卧龙山脉?而宗门也似乎在掩饰这一场胜仗?”

    “可惜知道这个秘密,是在这样的境地。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逃走的机会了啊!”罗晨心中叹息。

    武师这种存在,凌驾于所有的炼体强者之上。即便是武者九层的强者,也无法对抗武师。

    二者根本就是不同层次的两个概念!

    沈老看着罗晨笑道:“子,你的资质的确不错,年纪便有了罗刚当年的几分本事。你也算是故人之子了,老夫也不远过多为难你,现在请你自缚双手,跟我们返回昆玉宗吧!”

    “自缚双手?”罗晨冷笑,“你是让我束手就擒么?”

    “面对老夫,你觉得你还有逃脱的机会么?”沈老呵呵笑道。

    “我没有机会逃脱,但是——”罗晨面露一丝狠色,闪电般的握住重剑,挥剑斩向了自己的脖颈!

    既然败了,那就死吧!他是铁血百夫长罗刚的师弟,身上并不缺乏铁血的基因。

    虽然心中有着无尽遗憾,可是自己了断,总胜过比别人擒住慢慢折磨。

    眼前闪过那一袭紫衣的美丽少女,罗晨有着万般不舍,然而重剑根本没有任何的停顿!

    “刘语熙,来生再见吧!”

    罗刚师兄当年断了一臂,换得的是昆玉宗宗主夫人的丧命。这等仇恨,自是不共戴天。罗晨自然不奢望昆玉宗的人抓到自己后会放过自己。

    所以这一刻,他决然的选择了赴死,来成就自己的荣耀!

    “罗师兄,不要!”方诗诗凄惨喊道。

    罗晨歉意一笑,重剑依然没有停顿!

    冰冷的剑刃刚触及到脖子,却是无法再进一步!

    沈老站在罗晨面前,两根手指搭在重剑剑刃之上,脸上满是戏谑之色:“我沈天成虽然是新晋武师,可毕竟也是武师啊。家伙,要是你在老夫面前成功自杀,老夫还有脸做人么?”

    罗晨感觉全身力量都被禁锢,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武师的力量,实在是太厉害了!在一名武师面前,他连自杀也做不到!

    蓦然,一个声音在雪原之上响起:“沈天成是么?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新晋武师啊!你一个的新晋武师,凭什么在我栖霞宗领地如此嚣张?”

    “谁?”沈天成心中一惊,这强者的出现,他根本就没有觉察出来!

    这明什么?明对方的实力,乃是在他之上!

    “当然是本大帅哥了!”远处一个身影快速的飘来,身形闪了几闪便是到了众人跟前。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一张脸庞美得不像话,一手拿着一把长剑,另一手无比自恋的摸着自己的下巴。

    “王玉昆师兄!”罗晨大声道。

    这俊美得近乎妖异的青年,赫然就是王玉昆!

    “是我。”王玉昆向着罗晨微微头,温和一笑道。

    “栖霞铁卫第二大队统领,王玉昆!”沈天成面色微微发白。

    “沈天成,你已经成了武师,居然在这样的战争中出手!这件事情,我一定要禀报宗门,你们昆玉宗就等待着迎接我们栖霞宗的怒火吧!“王玉昆看着沈天成,声音冰寒无比。

    沈天成目光闪动,却不话。

    “这个若是我没记错,应该是柳下惠的三儿子吧?可惜了,柳下惠的儿子,今晚之后又要少了一个!”王玉昆的目光扫向了柳靖。

    被王玉昆的目光一看,柳靖顿时面如土色,根本不出话来。

    “放了我们的人,你们全部自缚双手,跟我走吧!这样或可免于一死,听凭我们宗主发落!”王玉昆笑道。

    沈天成握紧双拳,怒声道:“王玉昆,你太狂妄了!你是一级武师,老夫也是一级武师!老夫现在还有近百烈豹队骑手!真要一战,胜负尚未可知,你凭什么让我们投降?”

    “近百名烈豹队骑手么?呵呵,好吓人啊!”王玉昆微微一笑,身躯猛然一闪,便即消失了!

    片刻之后,他的身影再次出现,依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然而所有的烈豹队骑手都是僵在了虎背之上,烈豹也是一动不动。

    忽然一个铁卫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身下的烈豹,也是裂成了两半!

    然后是更多的烈豹队骑手倒下烈豹,座下烈豹也是倒了下去。

    看着面如土色的柳靖和沈天成,王玉昆淡淡的一笑:“现在烈豹队骑手,只剩两个了!”

    王玉昆白衣纤尘不染,手中长剑寒光闪耀。

    数十位烈豹队骑手连同座下烈豹倒毙在雪原之上,热血喷涌而出,浓郁的血腥之气在雪野上蔓延开来。

    沈天成如同见了鬼一般作声不得,半响之后惊喝道:“你不是一级武师!你绝对不是一级武师!”

    “我告诉过你我是一级武师么?”王玉昆淡淡一笑道。

    他的身躯之上,也是现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

    护体灵力!

    然而王玉昆的护体灵力,却是比沈天成的凝实太多!

    “三级武师!你是三级武师!”沈天成惊呼连连,”天哪!栖霞宗之内,怎么会出现了一名三级武师!”

    天南山脉以南这一隅之地,三大宗门能够大致维持势力范围的稳定,靠的就是级武力的相互制衡。若是原本最为强悍的栖霞宗竟然是有了三级武师,这方面的平衡也就被瞬间打破!

    平衡打破的后果,不问可知。想到这里,沈天成心中惊骇无比。

    “呵呵!沈天成,既然知道我是三级武师,你是不是应该自缚双手,跪地请降呢?”王玉昆微笑道。

    沈天成想起尚在昆玉宗山门的妻,用力的咬了咬牙,看着王玉昆嘶吼道:“三级武师又怎么样!老夫随时可以击杀这个姓罗的子!王玉昆,他对于你们栖霞宗的重要性你必定清楚!你若不放我离开,我立马击杀这个子!”

    王玉昆看了一眼罗晨,淡淡一笑道:“这个姓罗的子么?其实我和他也不是很熟,你想动手就轻便吧,你杀了他之后,我再杀了你好了!”

    “王玉昆,你休想骗我!他是罗刚的师弟,他的身上有着空间容器!我就不信你们栖霞宗会这么轻易的放弃他!”沈天成怒吼道,“让我离开!否则,我杀了他!”

    王玉昆潇洒一下笑道:“宗门如何对他,是宗门的事情。你若是杀了他,跟我可没有任何关系,宗门也追究不到我的头上。”

    “哼!”沈天成脸露狠色,便要动手。

    “哈哈,开个玩笑。在我一个三级武师面前,让你杀了他,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王玉昆哈哈一笑,沈天成只觉得眼前一花,罗晨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师兄,谢谢了!”罗晨感激道,“你又救了我一次!”

    罗晨苦笑,这个王玉昆,从在横山第一次见到开始,便是感觉怪怪的,现在还是这样。

    沈天成见王玉昆似乎没有注意自己,身躯一闪向着远方狂奔而去,连柳靖也根本不顾了。

    “还想跑?”王玉昆大笑一声,手中长剑剑芒一闪,刚跑出百丈的沈天成惨嚎一声,从头到脚被劈成了两段!

    “王师兄!”方诗诗轻声叫道。她依然是坐在雪地之中,无法动弹。

    “王师兄,帮帮诗诗师妹吧!”罗晨连忙道。

    王玉昆一挥手,方诗诗便是脱离了束缚,提着重剑快速的站了起来。

    柳靖面如土色,看着王玉昆,忽然跪在了地上:“王玉昆大人饶命!”

    “居然向我求饶?柳下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王玉昆笑了起来。

    柳靖满面羞惭,咬牙不语。他也想表现的带种一些,可是为了活命,只好低下了头。

    “求饶,也没有用。”王玉昆淡淡一笑,手中剑光又是一闪。

    柳靖的头颅高高的飞起,又落到了雪地之上。他的双眼圆睁,似乎极不甘心。原本以为必胜的行动,怎么会全军覆没,自己也送了性命!

    …………

    “今夜的事情,你们不必理会,快回南冈城吧!这件事情,就当没看见过,没发生过,宗门那边,我会禀报的。”

    “好了,我走了!”

    击杀柳靖之后,王玉昆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留下两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这个家伙,还真是神秘。”罗晨摇头道。

    “罗师兄!”方诗诗忽然扑了过来,用力的搂住了罗晨。

    “罗师兄,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死了!你要自杀的时候,我真的好害怕!”一向坚强的方诗诗,此时完全一副儿女情态,抱着罗晨哭得梨花带雨。

    “好了,已经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罗晨拍着方诗诗的肩膀,轻声安慰着。

    “吓死我了,呜呜!”方诗诗泣不成声道。

    “你这丫头!”罗晨着,一只手从方诗诗领口深入衣底,握住了那初具规模的美丽蓓蕾。

    “罗师兄,你干什么?”方诗诗娇躯猛然一僵,呆在了那里。

    “啊,这个…………”罗晨的手在那美妙的凸起上微微一捻,这才依依不舍的伸了出来。

    “罗师兄!”方诗诗看着罗晨,俏脸上几乎要滴出血来。

    “诗诗,我不是有意的…………”罗晨清俊的脸涨得通红,急急的道。

    不是有意的?摸了一下不是有意的,捻了一下也不是有意的?方诗诗看着罗晨,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罗晨脸臊得通红,心中怒喝道:“圣老!你混蛋!”

    “嘿嘿!怎么样子,手感还不错吧!”金螺空间之内,圣老邪邪的笑了起来。

    “什么还不错!”罗晨怒道,“你害死我了!”

    “你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圣老笑道,“控制你的身体,需要耗费我多少能量知道不?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老夫能量不够,现在就让你和这丫头玉成好事!老夫这样做,都是被你逼的!”

    “被我逼的?你什么意思!”罗晨恼火道。

    “老夫刚刚醒来,便见你使用了《金螺吞海诀》。《金螺吞海诀》不能轻用,你不知道么?”圣老脸色一沉,“若是有人认出这《金螺吞海诀》,肯定要联系到老夫身上。到时候不仅你有危险,老夫也有危险知道么!”(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